3Q中文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 本事

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 本事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俩人去接孩子,这会儿站在门口,一边瞪着小常,一边琢磨该用什么办法教闺女的唐慎也意识到,小常是有事儿跟他说。

    所以,看着林微和王姐从家里关上门出来,他只是笑着朝她挥挥手,并没有跟过去。

    小常刚才那手势……

    他眯了眯眼,“有情况?”

    “嗯。”小常点点头,也没什么指代性,“那个对象的弟弟,一天就花销了二三十块钱,那可是别人一个月的工资。而且,看情况,不像是头一次去。”

    熟门熟路的。

    俩人找了个空旷的地儿,把拂晓往中间一放,小常一边儿跟她玩儿,一边儿把发现的问题跟唐慎说了个清楚。

    “这事儿,我没让他知道。”小常眼睛发亮,“队长,我觉得我们可能发现了大鱼!”

    这事儿小常还没搞清楚,不确定敌我,又怕伤到兄弟情,所以也就没跟汪洋说。

    唐慎默了一瞬,看着拂晓兴致勃勃地捡着树叶子,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开了口。

    “你和汪洋的首要任务是负责你们嫂子和孩子们的安全,这些事儿……”

    他看了一下腕表,“下午两点到四点之间,应该没事儿,我带你去见季局。”

    盯梢的事儿,还是留给季局吧。

    不过,

    “你之前有没有让他们看到你的脸?”

    小常坚定摇头,“我当时带了棉帽。”

    本来就不是干什么光明正大的事儿,自然要把自己往普通了打扮,往露脸少打扮。我

    包裹的那样严实,如果这还能被看出来,那就好笑了。

    “队长,您的意思是,我们不盯了?”

    其实,他和汪洋每天轮换着开车送嫂子上下班之后,就没什么事儿好做了。

    盯梢汪洋那对象的弟弟,他没什么压力,也不累。

    “不用。”唐慎摆摆手,“相较于你们,季局更懂法律,也更知道怎么才能给这些人定罪。”

    当然,还有所谓的民间组织。

    小常点点头,然后还有点儿跃跃欲试,“队长,这大过年的,总得让人家休息好吧?要不,这几天就让我来盯着吧?”

    都年三十了,春联贴好,院子打扫好,吃完饺子,差不多又要准备年夜饭了,哪里有功夫出去?

    再说,队长一回来,几乎把家里所有的活儿都给揽到自己身上了,他和汪洋这样整天无所事事,总感觉自己是一条蛀虫,吃饭都要没滋没味了。

    如今有一个机会能摆脱眼前的状态,何乐而不为呢?

    “小常,”唐慎视线落到他身上,异常认真,“你要明确你的首要任务是什么。”

    他知道,哪怕退伍了,他们一样把自己当成军人看待,遇到这样的事儿,首先想到的就是国家安全。

    只是,在确定可以找人替代他盯梢之后,他想让自己的妻儿更安全。

    小常一怔。

    对上唐慎沉沉的目光,突然意识到自己哪儿不对。

    “这件事儿由公安局来接手最好。”唐慎看他,“但前面几天,需要你去带他们熟悉地方。”

    现在,汪洋那边暂时无法下定论,家里又离不开人。等这件事情了了,他会提醒张忠夏,给他调动一下。

    唐慎是个说话算话的人。

    当初他们来这边的时候,他就说过,如果不想当司机了,可以换一份工作,这边并不是他们的终点,而是起点。

    小常或许自己都不曾发现,他对侦查有着天然的热情和细心。

    当初销假归队,小常还没有来,只是跟张忠夏了解了一下他的个人情况。

    现在回来了,他自然就观察了他几天,也因此发现了他的这个特质。

    “请队长放心,我一定保证完成工作。”

    别说让他带他们熟悉场地了,就是让他跟他们一起行动,他都愿意。

    “嗯。”

    该说的都说完了,唐慎一把抄起正在地上捡树叶,已经捡了一小堆的闺女儿抱紧怀里。

    拂晓楞了一下,看看树叶,又看看抱着自己的人的脸,伸着小手,指着地面她放了叶子的地方,一边挣扎,一边喊道,“巴巴?”

    这好好的,怎么就不让捡树叶了?

    “乖!”

    唐慎把人摁进怀里,咧嘴笑了,“别动了!别动了!再动就掉下去了!你乖乖地,咱们去接妈妈回来吃饭。”

    他一开口,小人儿顿时就安静了,只是到底有几分恹恹的。

    “你这树叶子,没人跟你抢。你要是实在不放心,爸爸就给你再找个地方,放这些东西,好不好?”

    从回来到现在,小人儿都是明媚阳光的,像这样恹恹的情况,还真少见。

    唐慎心里一软,干脆抱着小人儿弯腰,直接把那堆树叶当成闺女的战利品,塞进闺女怀里,才站起来往隔壁的院子走。

    ———

    于此同时,汪洋那前对象家里气氛紧绷。

    小年轻溜达了一上午,中午回来吃饭,却冷不丁被一把扫帚给抽的直叫唤。

    “爹!爹!这大过年的,干什么打我?我做了什么事儿?这一回来不给我好脸色看也就罢了,还动起手来了!”

    小年轻父亲满脸铁青,看见他手腕上的SH表,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你这手上的表哪里来的?!”

    小年轻扬扬手腕,冷笑,“我不偷不抢,用自己的钱买啊,怎么了?有问题吗?”

    “你自己的钱?”小年轻的父亲脸色爆红,拿起扫帚就去抽他,“你有脸说这是你自己的钱?这是卖你姐姐的钱吧!”

    这话一出,小年轻的亲妈脸色一变,压低了声音,“孩子爸,你干什么呀!这么大嫂门,是想让周围的邻居都知道吗?你想想,动动脑子,闺女的清白已经没了,你还想让儿子再因为这个不好娶媳妇吗?”

    小年轻一怔,掏了掏耳朵,“你们说什么?什么我姐姐的清白已经没了?”

    不就是让她去参加个舞会吗?难不成还跟什么人看对眼儿了,不顾礼义廉耻,俩人就这样好上了?

    “哈!你平时说我不成器,吊儿郎当的,给家里人抹黑。可现在瞧瞧,到底是谁给家里人抹黑?”

    小年轻讽刺地看着自家亲姐,“你守不住自己,还告黑状,真是本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