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过门女婿 > 第356章 应该高兴

第356章 应该高兴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56章应该高兴

    听到她的话我的整个身子一怔,刚才那一点点可怜的沾沾自喜,只是瞬间便化作泡影。

    我心里有点自卑,要知道唐嫣可是大小姐出身,她是那么高贵,而我是谁呀,一个穷山沟里出来的娃,从小无父无母,又是穷山沟里最穷最穷的一家。

    唐嫣现在还是失心疯,就跟吐酒后吐真言一般,想她骨子里都瞧不起我,真的让我好伤心。

    不过病人为大,就算她拿我当佣人,我都要把她先弄醒再说。不是我贱,就算我的底线吧,谁叫我爱她呢。

    其实说句心里话,真想转头就走,从老宅消失,一辈子再也不想见她,可是现在王胖子的人正在四处搜寻,如果她没有我的保护……

    我有点不敢想象,新婚那天我见过李光环,他虽然贵为一市之长,不过一看他的品行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长得又丑又老,还要用那种异样的眼神盯着我老婆。

    那个时候我就非常讨厌他,心里就有一种想法,李光环,别惦记我老婆,否则让你好看。

    没想到十几天后的今天,这个为老不尊的王八蛋就把触角伸到唐嫣身上。

    我紧紧捏住双拳,咬着后槽牙,从牙缝里挤出,“李光环,就算以后我和唐嫣没有任何关系,我也要与你势不两立。”

    我真的不知道现在什么心情,那种爱恨交织,还有点让我心理自卑的感受真是不得劲。

    黑芝麻糊是甜的,可是在我口中却是酸甜苦辣,不知什么滋味。

    我将这一口黑芝麻糊吞入腹中,心里暗暗的说:“唐嫣,这就算我对你的报复,让你对我那么坏,不给你这一口好吃的。”

    看着她那绝美的容颜,就算与我怼怨,生气的样子都那么好看。

    我不由得扯了扯嘴角,然后一个自信的笑容。

    我再次跟自己说道:“唐嫣,你不是瞧不起我吗,那好,咱们打个赌,不是三年合约吗,如果在合约之内,我不能把你彻底心悦诚服,就算你想做我老婆我都不干。”

    我不是傻,也不是不爱她,都说强扭的瓜不甜,如果他的心揣着别人,就算我比她还富贵,各怀鬼胎,生活在一起又有什么意思。

    我慢慢等起胸膛,然后跟她说道:“唐嫣,我的老婆,从今天开始,又穷又屌的陈峰已经死了,现在站在你面前就是你心目中的英雄。”

    我又重新给她喂黑芝麻糊,虽然心里有点抵触,不过一想到和她赌约,我就斗志昂扬。

    我心里讲话,等她醒来,我就跟她说,要跟她三年之期,三年之后不能彻底把把她的心拿下,我就自动退出,以后再也不会面前出现。

    就算现在一想到有可能失败,我的心都有点不舍,想想三年之后,那得多么深的感情,若是还没拿下她的心,那种割舍的滋味得多煎熬啊!

    我的心如刀绞,可是面上还是露出淡淡的笑容,并且探下身子,给她继续问黑芝麻糊。

    唐嫣这个小妖精,口口声声说让我滚,却像小麻雀一样张着嘴巴,伸着小舌头,还用舌尖在双唇上一圈,舔着嘴唇上的黑芝麻糊,仿佛在告诉我,“真好吃。”

    哎呀我去,我的心哪,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是喜呢还是忧,可以说百味陈杂,喜忧参半。

    看着她小麻雀的样子,不知为什么,心里就有一种想保护她的愿望。

    我又给她喂了一口,然而这个小妖精,一边说着胡话,让我伤心,却要张着小嘴,伸着小舌头,好像不满足,跟我说饿呢。

    这种一个巴掌一个甜枣的滋味真是不好受,给我整的一会想放弃,以后要鼓足勇气,艰信早晚有一天会征服她的。

    不知不觉中,我给半瓶子黑芝麻糊全喂到她的口中,然而这小妖精还有些不知足,张着小嘴儿,省着小舌头,跟我要好吃的。

    我知道她现在的身子太弱,就算胃肠消化功能也弱的不行,别看她那样对我,整天对我非打即骂,可在我心目中领证结婚那天,她就是我的老婆,就算三年后有缘无份,她也是我一生中最爱最爱的女人。

    想到这里我差点没哭,忍着泪水往肚子里咽。

    我再次给她一个微笑,然后轻声的说:“唐嫣,我知道你听不到,不过我要说,就算三年后不能在一起,我也会变成影子,暗中保护你。”

    我抚摸着她那张绝美容颜的脸,跟她说着悄悄话,却不成想她没等到我的黑芝麻糊,却要跟我怼怨,“陈峰,你个穷鬼,我给你那么多钱,你连好吃的都不舍得给我买,滚,赶紧给我滚远点。”

    哎呀我去,这给我心伤的,要知道那还有一大包黑芝麻糊呢,不是怕她肠胃功能弱,谁还舍不得给她吃呢,就算给她养成一个小胖子,看着胖乎乎的她,我心里都高兴。

    我心里想着,等她变丑一点,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桀骜,整天摆着女王的架子,她会天天跟在我屁股后面,一口一个老公叫着,还要给我捶背捏腿,天天为我洗脚。

    想着都想乐,可能是我的梦,或许这一辈子都不会实现。

    就拿唐嫣来说,美丽是她的命,如果有一天失去绝美的容颜,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死。

    别看她跟我怼怨,不过她的声音十分嘤咛,就算说着坏话,都那么好听。

    我的记忆里把她的怼怨全部删去,留下优美的声音,然后慢慢的闭上眼睛,就当唱山歌。

    我想她是病人,病者为大,我一个大男人,为何要跟她一个小女子一般见识,而且还是一个小病猫,一个得了失心疯,满嘴胡话的小妖精。

    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有这么高的心境,居然练到昨晚是近右耳出,根本不需要经过大脑这种境界。

    我知道小妖精还想要好吃的,所以潜意识里那种霸气,让她对我唠唠叨叨,怨个不停。

    想到这里,我突然有些窃喜,跟自己说道:“陈峰啊,你个傻蛋,还有什么可伤心的,应该高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