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军爷谋婚:痞妻撩人 > 518 这场地,不错

518 这场地,不错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整个侦察连,全体被罚五公里越野。

    这不是什么大新闻,基本上每天,随时随地,都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对士兵来说,有事没事就罚个五公里,已经是他们生活当中的常项了。

    侦察连每一个人都有心理准备,但是,这对贝奕叶来说,真的是一项最残酷的惩罚。

    虽然她的体力恢复极快,但是,这个时候五公里越野,虽然不计成绩,可是,卡着晚饭的时间,那就是悬在众人头上的一把刀。

    明天就要男女一起训练,史阎王一向严苛,还不知道这位到时候会搞出什么事情来,没有充足的体力,要怎么应对,所以,晚饭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众人几乎是一路狂奔,第一名跟最后一名,最少相差500米,很不辛,贝奕叶就属于最后几人当中的一个。

    “我说女斗士,你还行吗?要不要帮忙?”高格格跑了回来,一脸担心的问道。

    贝奕叶只感觉身体里血液疯狂的流动着,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这是一个全新的体验,不论是在家里,还是在文工团,她都没有经历过这么高强度的训练。

    可以说,今天是她真正意义的自我适应的第一天,只是,这天对她来说,强度有些大,即便是贝奕叶,这五公里还没有跑下来,就跟去了半条命似的。

    “没多远了,我们扶你一把,不然可真的连饭都吃不上了。”齐珊珊也从前方跑了回来。

    贝奕叶对着两人摆了摆手,“你们先走吧,这一关我总要过的。”

    高格格和齐珊珊相视一眼,“我们走了,照你这速度,等你回去,估计连馒头渣都没有了!饿一晚上,明天的训练你怎么办?明天早上也是有五公里的!”

    贝奕叶只是笑了笑,没再说话,她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不过,她的态度已经很明显。

    “走吧,我们先回去,给她留几个馒头比较现实。”潘悦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返了回来,一声令下,三人立刻加速前进。

    贝奕叶依旧挣扎着前行,这个时候,调整呼吸,放慢脚步什么的,对她来说已经不适用了,她已经超过了这个身体能承受的极限。

    “我说女斗士,你行不行?真没见过你这样的,其他方面优秀的跟禽兽一样,最基础的体能竟然这么渣!”

    贺梦琪这回没有争第一的兴致,应该说,她对贝奕叶的兴趣,已经远远超过了对第一的渴望。

    “你不懂,我这是留一项短板,好平衡你们这些被我击败的尖兵的心理创伤。”贝奕叶大喘气的说道。

    “如果我要说所有的一切都完美的无懈可击,那你们这些受过正规训练多年的尖兵们,岂不是会被我打击的体无完肤?心里承受能力低的,可能连自信心都没有了,做人不能太优秀,总要给别人一点儿活路嘛!”

    贝奕叶感觉整条腿就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每一步都仿佛耗尽了全部的力气,但是,毒舌功力不减。

    怼得贺梦琪直接加快脚步,冲到了最前面的一波,一句话也不想跟贝奕叶说了。

    再次大获全胜的贝奕叶,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向着终点努力着。

    几乎整个侦察连都知道,新来的女斗士体能之差,简直可以用垃圾来形容,但是,谁也不敢用看垃圾的眼光看她,除了体能,不论是速度,力度,爆发力,准备性,那都是一等一的。

    不过,正是因为贝奕叶的体能差,其他士兵对她并没有太多的隔阂,疏离,反而觉得她跟他们都一样,都是有缺陷,有短板的。

    夜幕降临,山间的夜晚来的很早,一阵夜风吹过,紧贴着后背的衣服窜进了一股凉意,湿哒哒的,特别难受。

    贝奕叶双手插着腰间,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短发一缕一缕的,垂在眉心—,耳边,好似下一刻就能滴出水来。

    又一阵冷风,贝奕叶打了一个寒颤,冷风从领口灌进身体里,贝奕叶紧了紧迷彩服的领口,缩了缩脖子,快步向着女兵宿舍走去。

    营区明亮的灯光在黑夜中尤为明显,晚饭已经结束,大家很是随意的休息着,贝奕叶甚至能听清楚远处传来的篮球声。

    呼应篮球场的加油声的是贝奕叶小腹里咕噜咕噜的饥饿声。

    这个时候回来,食堂肯定是没吃的了,希望这些战友们能看在她为一班夺得先锋优秀班出了大力的份上,给她偷拿几个馒头。

    不然,她可真要饿着肚子回去了。

    贝奕叶走在阴影里,脚步很快,一路上根本就没有遇到几个人。

    忽然,经过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贝奕叶后退一步,双手握拳,进可攻,退可守。

    一个阴影忽然从暗中窜了出来,直冲贝奕叶而来。

    她后脚后退,微微一顿,以此为中心,突然发力,蹭的就是一拳出击,饥饿缠身的贝奕叶,心里窝着一肚子的火,丝毫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

    对方歪头躲过,但是,拳头还是擦过了他的脸颊,火辣辣的疼,“媳妇儿,你这是要谋杀亲夫?”

    本想继续攻击的贝奕叶,停下了脚步,诧异的凝视着黑暗中的身影,确定是叶哲琛无误,“你怎么过来了?你不是应该在作战指挥室吗?”

    本想从背后来个热情拥抱,给媳妇儿一个惊喜的叶哲琛,就这本悲催的挨了一下。

    很是憋屈的叶哲琛,将人揽入怀里,就是一记深吻。

    “我这一身汗呢,你也下得去嘴?”贝奕叶哭笑不得。

    “香的。”低沉的声音温柔缱眷,索吻成功的叶哲琛心情很好,连脸颊的伤也不疼了。

    贝奕叶给了他一个白眼,“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来送外卖。”叶哲琛将人拉进了小树林。

    贝奕叶:“……”

    十分钟后,贝奕叶终于明白所谓的送外卖的是什么意思。

    宫保鸡丁,肉末茄子,黄豆蹄花,糖醋排骨,都是贝奕叶喜欢吃的。

    “这些东西你哪里来的?”贝奕叶端起饭盒,吃的那叫一个风卷残云。

    “嫂子,这你得给我和猎鹰记一功,全都是炊事班大厨的手艺!”山猫很是嘚瑟的说道。

    贝奕叶斜了他一眼,一边啃着排骨,一边说道,“不是吧,你们威胁人家了?连战友都威胁,你们还有没有点人性!”

    “冤枉啊嫂子,这都是叶神指示的,叶神知道你被罚了五公里,跑回来肯定来不及吃饭,所以就让我们去炊事班开个小灶。”

    山猫很是冤枉的说道,直接将锅推到了叶哲琛的身上。

    谁知道,贝奕叶转头亲上了叶哲琛的侧脸,“叶美男,你今天真的特别帅!”

    山猫无语望天,“嫂子,咱能不能别这么双重标准!”

    “你自找的,大老远到这里吃狗粮,这日子没法过了。”山猫给了他一个白眼,轻嘲道。

    贝奕叶捧着盒饭,吃得很是开心,“我看部队里女兵很多啊,你们两个还是有很多机会脱离单身的。”

    猎鹰嘴角一抽,“那些霸王花还是算了吧,我可降不住。”

    山猫挠了挠头皮,低声说道,“可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叶神。”

    贝奕叶啃猪蹄的动作一顿,斜了山猫一眼,“我可是都听到了啊!”

    山猫猛地捂上了自己的嘴,立刻改口,“我的意思是,你和叶神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天作之合。”

    贝奕叶不说话了,低头继续吃。

    “行了,时间差不多,开始行动吧。”叶哲琛说道。

    两人噌的一下消失在树林里。

    等贝奕叶放下饭盒,连两人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一盒米饭几乎全都吃完了,贝奕叶打了一个饱嗝,直接摊在地上,“你还没有告诉我,你过来做什么呢?难不成真的只是给我送饭?”

    “顺便看看这边有没有什么好苗子,培养培养送进行动组。”叶哲琛风轻云淡的说道。

    贝奕叶坐了起来,眼角不禁抽动,“你这种心态执行任务,上面的知道吗啊?”

    “知道。”

    “不是吧?那为什么还让你胡来?”贝奕叶诧异的问道。

    叶哲琛将残局收拾好,牵着她的小手,手指轻轻的摩挲着她的指关节,“什么叫胡来?我可是标准的人民子弟兵,根正苗红,从来不胡来。”

    信你有鬼!分明就是假公徇私!

    “那你让山猫和猎鹰做什么去了?”贝奕叶继续问道。

    “去给你们连长送礼,让他在今后的训练里,多照顾照顾你。”叶哲琛继续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贝奕叶站起身来,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俯视着他,“你该不是因为男女混合训练的事情,吃醋吧?”

    叶哲琛双手扶着贝奕叶腰间的两侧,一脸严肃,“绝对没有,我这不是过来挑人嘛,当然要考验一下,才知道谁更符合要求。”

    贝奕叶上身下倾,两人几乎脸对着脸,漂亮的眸子似笑非笑,上扬的唇角妩媚勾人,“真的只是这样?半分报复的心态都没有?”

    叶哲琛呼吸渐重,漆黑的凤眸波涛汹涌,眼底依旧一片平静。

    “没有。”

    低醇的两个字从舌尖卷出,性感撩人。

    贝奕叶只觉得心中一痒,纤细的十指拂过他俊朗的五官,从额头,到脸颊,到下巴,唇畔浅扬,魅惑撩人。

    “本来我还想着,我可是有主儿的人,以后的训练要多注意分寸,少跟其他男兵有什么牵扯,不然你肯定会吃醋的。”

    贝奕叶凑近他的耳边,呵呵浅笑着。

    “如今看来,是我想多了。你心胸这么开阔,肯定不会在意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那以后我也用不着费这么多的心思在这些小事情上,省的还会让给别人觉得我冷傲,不好接近。”

    耳边的热气让叶哲琛的体温迅速上升,身体里的冲动彻底被某人勾了出来。

    叶哲琛骂了一句三字经,双手一个用力,贝奕叶顺势坐到了他的腿上,还没等她说话,叶哲琛直接吻上了她的双唇。

    粗暴,疯狂,强势。

    秋夜渐深,带着凉意。

    山里的深夜,格外的寒冷。

    两人的身体却格外的燥热,好似身体燃烧着熊熊的火焰,只能依靠双方的身体,才能慰藉这异常的燥热。

    一阵冷风吹过,肩头的冷意拉回了贝奕叶的神志,双手抵着他的胸膛,很是严肃,“我说叶同志,说好的根正苗红呢?这是一个正直的军人该做的事情吗?”

    叶哲琛低沉的声音,带着些许的沙哑,“我这是在维护家庭和谐。”

    一个白眼飘过,明明是鄙视,却硬是甩出勾人的韵味,“没空跟你扯皮,我要回去了,不然班长她们会上报的!”

    叶哲琛忍着心中的冲动,暗哑的声音好似从牙缝儿中挤出来的似的,“老实交代,你是不是仗着场地不合适,就使劲的撩我?”

    贝奕叶两步退出他的怀抱,巧笑嫣然,“还是你了解我。”

    叶哲琛:“……”

    家里媳妇儿太能撩,而且随时随地撩,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其实我觉得这场地不错,露天席地,多自由!”叶哲琛站了起来,向着贝奕叶走了两步。

    贝奕叶倏地瞪大了双眸,下意识的后退,“你……暴露狂!”

    “和谐的夫妻生活可以让婚姻更稳定,新鲜感更是爱情的保鲜剂,你觉得这个场地很有必要尝试一下,或许你会喜欢。”

    叶哲琛忍着笑意,逻辑严密,极有条理的分析着。

    “鬼才喜欢!你自己一个人呆着吧!”贝奕叶蹭的一下转头就跑,几步就消失在黑夜里。

    叶哲琛拇指擦过唇角,回吻着方才的亲吻,温柔的笑意绽放在唇角。忽然发现媳妇儿的害羞点,可爱的有些犯规。

    贝奕叶精神抖擞的回到了宿舍,一班的几人这才放心下来。

    看着桌子上的三个馒头,贝奕叶有些头疼,她已近快撑死了,这会肯定是吃不下了,不过,这些才认识一天的战友,真的帮她留了馒头,她还是非常高兴的。

    部队,真是一个好地方。

    最后,贝奕叶还是没有为难自己的胃,决定将这三个馒头留到明天早上当早饭。

    一夜无梦。

    贝奕叶起的及早,五公里还等着她呢,突破极限也是要循序渐进的,不然身体扛不住,那就很危险了。

    只是,贝奕叶这边正想办法怎么努力提高自己的体能,史凡那边彻底爆炸了。

    原因恩简单,昨天晚上,竟然有人侵入侦察连的男兵宿舍,在门口留下了两枚手榴弹,外加一张纸条:睡得跟猪一样死,全部阵亡!

    参谋长早上知道这件事情,直接将史凡和指导员交到了办公室,那是一顿狠批!

    还侦查兵呢!

    还营区的尖兵呢!

    被人摸到了大本营,还是人最多的宿舍,甚至留下了纸条和手榴弹,竟然都没有一个人发现?

    一个个的都是死人吗?

    警戒哨是死的吗?

    有人闯进宿舍都没有发现!

    就这样的还做什么侦查兵,全都去农场养猪得了!

    佟修鲜有发火,可是这次,却将史凡和指导员,连喷了半个多小时都不带重样的,整个走廊都听得到。

    侦察连的人,可丢大发了!

    史凡本就一张扑克脸,被这么一顿训,脸色再难看,外人也看不出来,那紧握的拳头,泄露了他心底的怒意。

    “参谋长,发生这样的事情,确实是我没有将连队带好,但是,他们都是我训练出来的,我了解他们的能力,能避过警戒哨,悄无声息的进入男兵宿舍,对方也绝对不是寻常人!”

    佟修没说话,脸色依旧难看,毕竟这是他手下的兵,被对方这么打脸,也是一件非常没有面子的事情。

    这个时候,房门被推开,叶哲琛走了进来,沉声道,“史连长,我们又见面了。”

    “叶神?”史凡下意识的反问,然后高声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既然你知道我的代号,时间就简单了,我是下来选人的,这不过就是一个考核,很遗憾,你们侦察连里过及格线的士兵,一个都没有。”

    叶哲琛语气平静,丝毫没有自己是过来踢场子的感觉,当真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史凡的脸上已经乌云密布,行动组的人,对付他们侦察兵,这不就等于满记大号欺负等级低的嘛!

    叶哲琛走到他面前,“看来,你们侦察连训练的强度,要加大一些了。”

    “请首长放心,我一定会将他们打磨成尖兵利刃!”史凡声音洪亮,气势如虹。

    “期待。”叶哲琛吐出两个字后,就专心跟佟修商量起选人的事情。

    史凡和指导员只能灰溜溜的离开了。

    一天二十四小时,二十个小时训练,应该就没有时间注意他家媳妇,想那些有些没有的吧?

    一石三鸟。

    一来可以考验整个侦察连,筛选适合特别行动组成员的士兵;二来可以发泄一下心中的怒火,小小的报复一下史凡,搞男女训练一事;三来,让侦察连这群糙汉子练起来,没时间关注他家媳妇儿。

    不过,这事情总会有点意外。

    这一箭三雕,前两方面都成功了,这最后一个发生了些许的偏差。

    因为这次的不警觉,造成的全体阵亡,史凡加大了整支连队的训练强度,大家明显能感觉到,训练任务比之前艰巨,不过,众人都没有半句怨言。

    这其中,反应最大的就是贝奕叶。

    没办法,这让她体能最差,再丰富的经验,超强的意识,高超的技术,林敏的伸手,都无法补足体能上的缺失。

    训练强度加大后,反应最明显的,就是贝奕叶。

    秉持着互帮互助的原则,同班的班长徐明,班副盖坤,对贝奕叶可以说是重点照顾。

    没有办法,格斗,障碍,攀岩,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训练之后,又来个极限测试,二十公里,贝奕叶到最后,脑子都不会转了。

    只知道要继续向前,继续跑,整个人思绪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体力早就已经消耗完毕,全凭着一股毅力在支撑。

    最后,徐明和盖坤,两人轮流拉着她,才让她始终保持在队伍中间,没掉下去。

    要知道,这种极限测试,只要你一趴下,一休息,想要再继续,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谢了,改天请你们吃饭。”到了终点后,贝奕叶直接找了棵树靠着,免得直接趴地上。

    “我说女斗士,这可是二十公里,我和班长拉了你十多公里,你一顿饭就想打发了我们?”盖坤喘着粗气,笑着问道。

    “那就再加点酒?”贝奕叶闭着眼睛,调整着呼吸,笑着接了下去。

    盖坤:“……太抠门了吧?”

    “那你说。”

    “怎么不得两顿?”

    贝奕叶:“……”

    你确定你真的知道抠门和大方的意思?

    贝奕叶哭笑不得,连连点头:这人对她胃口!

    ------题外话------

    推荐《前妻归来:邵医生好久不见》格子虫

    她,童欣乐,童家最受宠爱的小女儿。

    他,邵正谦,邵家最骄傲的天之骄子。

    她遇上他,爱上他,都比别的女人晚了一步;

    二十岁那年,她却抢先一步,让他娶了她。

    三年后,她终于明白一个道理,爱就爱,不爱就不爱,努力未必可以。

    明白后的童欣乐放弃了这段婚姻,留下一纸离婚协议,远走国外。

    远走国外的童欣乐,不知道她走后的那一年,邵正谦有多疯狂的寻找她。

    童欣乐还不知道的是,为了让她回来,邵正谦都在背地里做了些什么。

    又一个三年后,童欣乐为了爷爷的病而回国。

    回国后,她主动找了他,想要公事公办,不料,他却势要与她纠缠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