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帝女难驯 > 第1231章 番外四 帝宠(30)

第1231章 番外四 帝宠(30)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31章 番外四  帝宠(30)

    昭阳轻哼了一声,转开眸子,不再看楚君墨。

    忙碌了好一会儿,李嬷嬷才将东西都收拾妥当了,楚君墨亲自将太后抱着上了马车,昭阳便也跟着坐上了马车。

    外面已经黑尽,马车前面点了一盏宫灯,前后有十二个提着灯笼的宫女,小林子带了一队御林军护卫在前后。

    楚君墨立在马车旁,将马车帘子掀开来同昭阳说着话儿:“我听闻苏丞相将他身边那位本事极其厉害的怀安留给了皇姐,皇姐与母后去了血隐楼,我在深宫之中不得相见,亦会担忧皇姐与母后的安危,皇姐可否让那怀安每日入宫来与我报个平安?”

    昭阳轻轻颔首,眼中满是担忧,轻声道:“我不知你与苏远之究竟在打着什么样的主意,只是你在宫中定然凶险无比,你……一切小心,你既然都知晓让怀安入宫报我们的平安,你也应当明白,我与母后亦会担心你。”

    楚君墨轻轻应了一声:“我也会让怀安把我的平安捎带给皇姐的。”

    “不止是平安,还有,若是有什么无法拿定主意的事情,也可以带话来与我们商量。你虽是皇帝,却也不是万能的,有些棘手的事情没法子办到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昭阳的声音平静,脸色却是十分郑重的。

    楚君墨低头轻笑了一声,点了点头:“在皇姐与母后面前,我不怕丢脸。”

    昭阳伸手摸了摸君墨的脑袋,楚君墨却也没有躲开,立在原地任由昭阳蹂躏了半晌:“时辰已经不早了,皇姐快些出宫吧。”

    昭阳颔首,楚君墨才将马车车帘放了下来,扬声道:“启程吧。”

    昭阳与太后的马车一离开,君墨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如今他最为担心的就是皇姐与母后,如今她们二人离开了,他总算是可以稍稍放下心来了。

    不管如何,只要她们平安无事便可。

    接下来,与南诏国之间,只怕有一场硬仗要打。

    君墨回了养心殿,刚吩咐了宫人准备热水沐浴洗漱,就听见外面传来阿幼朵的声音:“我要见陛下……”

    声音中带着几分哽咽,似乎刚刚哭过的模样。

    君墨轻轻蹙了蹙眉,手握住椅子的扶手,极轻地嗤笑了一声,随即才同小淳子道:“让她进来吧。”

    阿幼朵飞快地跑了进来,跑到君墨跟前便顿住了脚步,委委屈屈地望着君墨。

    君墨抬起手来揉了揉太阳穴,长长地叹了口气:“怎么了?哭什么?”

    阿幼朵小心翼翼地看了君墨一眼,才低声询问着:“我听闻皇姐带着母后出宫了?”

    君墨揉着太阳穴的手微微一顿,复又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苏丞相身边有位神医,他说母后应是中了毒,只是那毒他只在一本毒经上看过,那毒有些凶险,朕此前叫太医看诊已经耽误了不少的时间,若是他再去找那本书来,一来一回地只怕会耽误母后的病,朕就叫皇姐陪着母后一同出宫去诊治去了。”

    “哦。”阿幼朵低低应了一声,复又抬起眼来,眼睛水汪汪地望着君墨。

    “怎么了?”

    阿幼朵垂下眼:“先前我本来是想要去宫外找找看,看有没有巫医在的。之前我听闻母后说,曾有南诏国人用召唤术召唤蛇群攻击丞相府,才起了这样的心思。可是皇姐似乎不信任我……”

    阿幼朵说着,便又哽咽了起来:“陛下哥哥,我真的只是想要治好母后的病,我不是想要害他。”

    君墨却并未看她,只走到椅子上坐了,才抬起眸子来淡淡地望向阿幼朵:“你可知,今日祭天大典上出了事?”

    阿幼朵一愣,呆呆愣愣地望向君墨:“啊?”

    一副茫然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君墨瞧着她那副模样,却是嘴角一勾笑了起来,笑容中带着几分厉色:“祭天大典好好的进行着,却突然有一大群乌鸦飞了过来,铺天盖地的。”

    “你说,这是为何?”

    “臣……臣妾不知。”阿幼朵咬了咬唇,手轻轻绞着绣帕。

    “不知?你不是不知,只是不愿意说而已。好好的,怎会有乌鸦?不过是你们南诏国的召唤术罢了。”

    “除此之外,祭祀用的牛羊肉皆腐臭无比,今日刚刚新鲜屠宰的牛羊,这还未到盛夏,不过两三个时辰的功夫,怎么就腐臭了?”

    “你们南诏国的蛊毒,倒真是厉害。”

    声音中满是讥诮味道。

    阿幼朵自然也听了出来,急急忙忙地跪了下来:“陛下,臣妾是真不知道。”

    “臣妾虽然是南诏国的公主,可是臣妾年岁小,在南诏国的时候,无论是朝中之事还是巫蛊那些,都知之甚少。后来臣妾被送到了陛下身边,心心念念的只有陛下,其它事情便更是一无所知了。”

    “陛下若是不信,可以问一问臣妾身边侍候的宫人。臣妾身边侍候的宫人都是太后娘娘派过来的,陛下一问便知。”

    君墨却只是浅浅笑着看着她,随后站起身来,将她扶了起来:“朕当然是相信你的,正如你所言,你如今是在楚国宫中,楚国这皇宫,可是朕的地方,朕自然什么都知道的。”

    “只是,无论如何,你都是南诏国人,这是无法磨灭的事实。南诏国在我楚国皇城这样肆意妄为,势必引发众怒。到时候,必定百官上书,让朕处置你。”

    阿幼朵闻言,更是惊惧交加:“为什么啊?臣妾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啊?”

    “方才朕已经说过了,只因为,你是南诏国人,是南诏国的公主。即便是你嫁到了楚国,南诏国的一切,却都还是会伴随你一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陛下哥哥……”

    阿幼朵脸上满是焦急,泪珠一滴接着一滴地滑落下来。

    君墨伸手将她脸上的泪拭去,长长地叹了口气:“好了,我知晓你心中委屈,你放心好了,只要你乖乖的,我自然会想法子保住你。只是这些日子,定然许多目光都落在你身上,你就安分守己地呆在永宁宫,等着这场风波过去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