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惹火小妖妃:皇上,坏透了! > 第288章 仿佛很享受他的动手动脚

第288章 仿佛很享受他的动手动脚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初欢的手心都掐得出血了,心底也一阵一阵地刺痛传来,可是却没有表现出一点点。

    因为她知道容檀失忆了,她跟他说清楚,他就一定不会再和任何女人纠缠不清了。

    她握紧了手心,一定不会了。

    但她要找到一个适当的时机,现在若跟他说话,肯定会被这个凌儿打断,她就白逃出兰心阁功亏一篑了。

    所以即使再痛,她也要忍下去。

    两人就这么待了一会儿,凌儿凑到他耳边轻声道,“皇上,凌儿觉得这个凌亭有些闷了,不如你陪凌儿去另一个好玩的地方。”

    “去哪?”容檀抱着她,埋入了她颈子里,似乎不愿意动弹地懒洋洋回道。

    凌儿感觉到他对自己的依赖,心满意足地含笑,轻绕着他的发丝,低吟道,“凌儿想去赛马狩猎,好不好?”

    “哦?你还会骑马?”容檀玩味地勾唇,他喜欢的女子果然不同一般女子。

    “不如皇上和凌儿比比看?”凌儿挑眉,笑意里带着北方草原女子般的爽朗明媚。

    容檀望着她的眸子讳莫如深,“既然你这么有自信,朕如何不成全你?”

    一般南方女子擅长琴棋书画或是女红家务,而她难道不是容国女子,而是北方女子?

    “可是……狩猎场在宫外……”凌儿犹犹豫豫地说。

    “无妨,朕改日让人在宫内为你建一个,今日你若有兴致,朕便带你去出宫。”容檀随着她的性子,低冷道。

    听罢凌儿主动吻上了他的唇瓣,他沉默了片刻后,才回应。

    一旁的苏初欢的嘴角都要咬出血丝,她差点没忍住现在就和他说清楚,可最终她的理智告诉他,现在谈不会有好结果的,一定要等他一个人的时候。

    容檀,你知道你在我面前吻别的女人,我的心有多痛吗?

    容檀自然没有注意到身旁那么多婢女之中的一个,他说到做到,带着凌儿离开凌亭,出宫狩猎。

    苏初欢自然也跟着婢女一同随行,出宫。

    **

    狩猎场。

    容檀命人牵来了两匹骏马,任由她选,凌儿笑容灿烂地选了一匹母的,剩下一匹公的留给他。

    见状,容檀不置可否地瞥过身后的婢女,“过来,扶凌妃上马。”

    苏初欢知道他没有看到自己,只是随意叫了一个人,恰巧叫到她而已,她抿着唇走了上前。

    凌儿看着她,爽朗含笑道,“不用扶我,做个马墩子就行。”

    听罢,苏初欢僵硬在那里半响,直到容檀摄人的视线凝着她的背后,她才……缓缓地蹲下。

    任由凌儿踩在她背上,上了马。

    苏初欢面无表情地起身,退下了,没有人注意到她,更没有人在乎她是不是被踩痛,还是……

    见凌儿上了马,容檀没有上另一匹马,而是上了和她同一匹马,从身后抱住了她。

    凌儿愣了愣,皱眉地嗔道,“皇上,你去骑另一匹马,这样我才能好好骑马!”

    “朕在,你就不能好好骑?”容檀见她不肯,他才低声道,“朕刚刚大病初愈,不适合骑马。”

    听罢,凌儿才妥协笑道,“好吧,凌儿就当心疼皇上身体。”

    “嗯。”容檀抱着她的细腰,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熟练的动作,仿佛天生草原里奔跑的少女一样。

    随着马儿奔跑,大风刮起,容檀逆着风,抱紧了她的腰,“凌妃的骑术令朕刮目相看,看起来天生就喜好骑马。”

    “是啊,凌儿从小在草原里长大的,十五岁那年才来到皇上身边。”凌儿骑马的时候笑容异常真切,看得人魂不守舍。

    容檀幽深地凝着她,“哦?这么说是朕剥夺了你的喜好?”

    “以前骑马是凌儿的最爱,现在……”凌儿顿了顿,“皇上是凌儿的最爱,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如果非要二选其一,凌儿选皇上,所以才留在容国皇宫五年。”

    听罢,容檀轻吻了下她的发丝,“你是朕挚爱的女子,朕会好好善待你的。”

    凌儿目光闪过异样,半响才含笑道,“是吗?可凌儿听说皇上醒来,看到的第一个女子不是凌儿,是一个叫苏姑娘的女子。”

    提到这三个字,容檀眸光骤冷,在她看不到的地方闪过一丝厌恶,是极其厌恶,他这辈子最恨被人玷污过的女子。

    她既然跟过容邪,还留在皇宫里企图等他回心转意,这样的女人真恶心,他连一眼都不愿意看,一句都不愿意听到。

    见他沉默,凌儿撇着唇,“说中皇上的心事了?那个苏姑娘是不是皇上的新欢?”

    “朕已经将她关在兰心阁,永远不得再见朕一面!”容檀不愿意提及她,声音都是冷酷的。

    “这样啊,那凌儿姑且相信皇上的真心。”凌儿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跑了一圈马后,她放慢了马速,两人缓缓地骑在马上闲聊。

    这时,凌儿突如其来地停下了马,转过身吻了他一下,笑嘻嘻地道,“皇上下马吧,凌儿想独自骑马狩猎了,皇上身体不适还是在一旁观看吧。”

    容檀听她赶自己走,顿时不舍地搂紧了她的腰,“亲完朕就让朕走?”

    “那皇上想怎么样?”凌儿没有半分抗拒,仿佛很享受他的动手动脚,期待他再对自己做些什么。

    容檀也如她所愿地将手探进她里衣,不着痕迹地问了句,“朕与你五年里为何没有子嗣?难道朕没碰过你?”

    话音刚落,凌儿僵了僵,不一会儿轻笑,“皇上心疼凌儿,凌儿不想那么早有子嗣,每次……完事后都喝太医开的药,所以凌儿才没有怀上。”

    “是吗?”容檀顿了顿手,不解抬眸。

    见状,凌儿只能将他大手移开,转移了话题,“好了皇上,快下马吧,凌儿想狩猎了。”

    听罢,容檀没有半分勉强地收回手,由着太监扶着自己小心翼翼下了马,走到了一旁,目光深邃地望着凌儿在那儿尽兴地狩猎。

    而此刻,容檀却感觉到另一道视线,那种感觉很奇特,令他蹙了俊朗的眉目,转过头去,只看到一群低着头的婢女。

    是他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