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漫漫婚路 > 第565章 后悔

第565章 后悔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自然不会让自己喝到很晕,喝了一杯后,我就慢慢吃菜,听袁世泽说事。

    心里其实已经很忐忑了,如果我被他带出境了,那将是最糟糕的结果。会面临一些什么,根本无法预测。

    袁世泽举杯,“来,我们喝一杯,敬这个国家,敬这块土地,敬不断崛起的锦城。”

    我又陪他喝了一杯,“所以你是后悔了吗?”

    他愣了一下,“哦,那倒没有,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我也一样。”

    话虽然是这么说,恐怕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到底心里后不后悔,只有他自己知道。

    “当年我接手锦城的时候,那时锦城的GDP排名在相邻的城市中,排名倒数第一。而且离倒数第二的城市都有很大的差距。基建落后,毫无优势。那时老百姓有一句话形容锦城,说的是,城市像猪圈,白天停水,晚上没电。”

    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又喝了一口酒。我知道他会继续说下去,对于一个上了年纪的人,一定会喜欢说过去的事的,因为那里有他曾经的荣耀。

    一个人越是失落的时候,越需要回忆他的荣耀,来恢复他的信心。

    果然,他接着说:“后来我主政锦城,不断地跑京城,不断地要项目,要政策,要资金。那时各城市在京都有驻京办,你知道驻京办是什么意思吗?”

    “各级政府的驻京办事处吧?协调和联络工作的吧?”我勉强应付道。

    他能聊,我就尽量陪他聊,多在国境内呆一分钟,我就多一分钟的机会。

    “基本上就是这些,但最重要的,还是请客吃饭,还有就是向上级送礼。都说老百姓找官员办事,要送礼,但其实你们老百姓不知道,我们下级官员请上级官员办事,也是要送礼请客的。每一个地方首长,经营自己的一个区域,也像是经营一家公司,经营得好了,老百姓日子好过了,上级领导也喜欢,这样我们才有晋升的机会。

    可是我们经营的时候,我们也得往上送礼的,如果上面没人,很多的资源就分配不到我们头上。人家都是驻京办的工作人员去请客送礼,但我都是自己亲自去,找各部委,找各层大领导。不断地要这要那,很多产生的费用,是不能入帐的,因为那是违纪的啊,但那钱如果不花,我们争取不到资源啊,那怎么办,只能自己掏腰包。”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之所以这么需要钱,就是因为,你要把这些钱送给上面,以换来上面资源的优先配置?”我问他。

    “基本上就是这样。锦城在我的努力之下,花了四年时间,就开始腾飞了,GDP从相邻的几个兄弟城市最末一位,一下跃升至前三!在我的扶持之下,锦城有了阳光集团,有了宋城集团,有了神医药业这样的大企业。你以为这些企业都是他们自己创业的功劳,没有我的扶持,他们什么也不是!”袁世泽说着,竟似有些愤慨的样子。

    或许他认为他付出太多,现在落入此等境地,对他来说,很不公平吧,可这不是他自己作的吗?

    “神医药业这个公司,我怎么没听说过?”我问袁世泽。

    “神医药业当时的体量,是阳光集团和宋城集团加上的两倍还要大,是这邻近几个城市的最大集团公司,后来房地产兴起,神医药业的老板有眼光,开始圈地,把大量的资金押在了屯地上。你现在知道的新城区那一片地,几乎都是神医药业的地。后来在我的支持下,用了一些手段,宋城和阳光集团把那些地抢了过来,神医药业从此一蹶不振,听说老板还自杀了。宋城和阳光也就形成两家独大的局面。

    要不是我,你以为阳光和宋城能发展得这么快?你以为申连城和宋期朝是傻子,会听我的摆布?就是我帮他们一路疯狂掠夺和并购,才有了两大财团的兴起。你说,我为他们谋利,他们给输送一些资金,让我去京城搞公关,这有什么不妥?”

    我无言以对,我不知道当时是什么情形,袁世泽说的,绝非空穴来风。所谓一将成名万骨枯,宋城和阳光集团的崛起,一定有一些为人知的历史。袁世泽往说他在背后扶持申连城,我是相信的。不然以申连城的性格,也不会一直忍着袁世泽,甘心为他提供资金支持。

    “既然你取得了成就,都到京城做官去了,你为什么还要牢牢控制宋城和阳光?这就是你的贪念在作怪了吧?”我说。

    “那是我扶持起来的企业啊,他们发财了,就慢慢想摆脱我,我什么要让他们摆脱?而且就算我到了京城,我也一样要花钱啊。他们靠我起家,结果一发财就想彻底摆脱我,我为什么要让他们得逞?他们的家业不是他们自己的,有一半以上我的!他们谁不服我,我就弄死谁!”

    看他那么激动,我也不想说什么了,他说是什么,那就是什么吧,反正我也不知道当时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形。

    但他还没有说尽兴:“没有我袁世泽,就没有锦城的今天!更没有后来阳光集团和宋城集团。他们这些忘恩负义的人,利用我手中的权力的时候,拼命赚钱,结果发了财,就想和我撇清关系,有这样的好事?我岂会让他们摆脱我?他们以为我离开了锦城,就奈何不了他们了,我虽然走了,但我的影响力还在啊,我随便一个电话,就能让他们无法正常经营。”

    我不禁冷笑,“你的这个厉害我倒是知道的了,我的公司几次都被你一个电话就让停业。就是因为如此喜欢滥用权力,所以你才落到今天这个下场。”

    “手里有权力,为什么不用?如果不用,那还要权力来做什么?哪一个有抱负的政治家,不是铁腕?”

    我想说就你这样的,就算官当得再大,也算不得是政治家,但想想还是没说出口,现阶段最好还是不要激怒他为好。

    ……

    天快要亮的时候,我被从房间叫醒,带上了车。离开了桂林。

    我被放下来的时候,到了一个小镇的旅馆。

    这时是白天,女保镖一直守着我身边,寸步不离。午餐也只是吃了简单的螺丝粉。

    吃完之后我就睡下,我感觉我们已经到了边境。袁世泽应该是在准备出境了。他到底以什么样的方式出境,我也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一定不是合法的途径。

    晚饭再次丰盛起来,还是我和袁世泽一起吃,他竟然又喝了上茅台酒。

    “其实你不用担心,就算是出国了,也能买到茅台,在国外你也可以喝得上的。我们如何出境?”我问袁世泽。

    “你表现得很平静,你也知道申俊不会救你了?看来申俊像他妈妈,都一样的狠。”袁世泽说。

    我心里其实有些失落,我本以为,申俊会救我的。

    “申俊不听你的,是聪明的选择。”我平静地说。

    “我的人已经在联系了,会有人送我们出境,你要向这个国家告别了。我也是。”袁世泽一直藏着的伤感,终于表露出来了。

    我舒了口气,没说什么,心里的失落更甚。

    这时袁世泽的人来报告,“老板,那些人来了,说先要和我们谈谈出境的程序和注意事项。”

    袁世泽示意把我带走,“让他们进来吧。”

    “不用请,我已经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我扭过头,看到了罗涛一头卷曲的头发和得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