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妖孽总裁冷冷妻 > 第二百五十三章 画册

第二百五十三章 画册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站在病房门口,罗清他们就可以听到里面低声哭泣的声音,声音很弱,表示对方的身体已经有些虚弱,应该是西西的妈妈。

    厉尚深呼吸一口气打开了病房的门,看了看熟悉的摆设,因为西西喜欢,所以有帮忙在病房里装饰了一些东西,都是西西自己折的东西,惟妙惟俏很是生动,就像被赋予了生命,可是,西西离开了之后这些东西再也继续不了它们生命了。

    “西西爸爸妈妈,请节哀…”厉尚心痛看着好像一晚上老了十几岁的西西父母,心里很是心酸,觉得自己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因为自己再怎么说,西西也在也回不来了。

    “厉大夫,你来啦,西西她走了,可是她留下了她的画,都是我的财富,我拿了属于我们两夫妻的画册,您们的,还在枕头下我们还没有动。”西西妈妈抬头看着厉尚,厉尚心里一阵心痛,西西妈妈眼睛通红的看着自己,眼睛周围已经肿的不成样子,本来明亮的头发已经有白发渗出,脸色也苍白了不少,说话也有气无力,看她还想起来拿画册给自己,厉尚赶紧让坐下自己会来。

    “西西妈妈,您休息吧,我们会自己来。”西西爸爸走过来搀扶着西西妈妈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厉尚看着不过三十岁左右的夫妻两,看起来就像是五六十岁的姿态,不忍心再看,把注意力转移到画册上。

    厉尚把枕头拿开之后,取出其中一本画册,翻开了第一页,里面画着的是厉尚帮助西西拿药的场景,第二页,是厉尚帮助西西换药的场景,即使不是很像,但是大概的神态都画了出来,如果还在,长大以后一定是个画家。

    “看,这里是昨天,她给我们画的。”

    安晓梦翻看着其他的画册,找到了昨天西西画的那一页,心里很是感动。

    画里,厉尚和安晓梦站在一起,在海边,面对着彼此,互相带着戒指,画里的彼此都很幸福,都笑的很开心。

    “西西,果然是懂我的心思,这个画的很好,我一定要收藏起来,这是西西给我们画的,以后我们结婚了,就可以放映出来,这是西西送给我们的结婚礼物,我决定了,以后一定要在海边结婚。”厉尚看着那张画,心里很是激动,他想要的就是这样的婚礼,在海边,可以和自己喜欢的各位一起举办婚礼,真的很美。

    “好,以后就这样。”安晓梦意外的没有反驳厉尚,幸福的依偎在厉尚的怀里,她觉得自己很幸福,可以和厉尚在一起,真的很幸福。

    “嗯?这是谁?怎么笑的也很开心。”林夏指着自己画册里的一幅画,里面是一男一女,两个人互相不理会自己,可是第二幅画里,却画着这一男一女在一起的场景,在所有都是花瓣的地方,男的对着女的下跪求婚,很是唯美动人。

    “这,不就是…”安晓梦指了指林夏手里的画,抬头看了看万寻哲和罗清,今天他们穿的也还是昨天的衣服,而且西西画的也是这样的衣服,也就是说,西西看出来了,万寻哲对罗清的心意,而且也预测他们两个最后会在一起,而且还很幸福。

    “咳。”罗清看到那副画之后就知道可能是画的自己和万寻哲可是自己并不喜欢万寻哲,如果西西真的有预测未来的能力,她倒是希望可以预测自己工作前途的事情比较实际。

    “咳,西西这个孩子真是什么都画啊。”万寻哲也有些尴尬的干咳了一声之后,随口说了一句。

    “你们有所不知,西西画的画,几乎都可以中,她画的画虽然有时候有点天马行空,可是有的确实是发生了,所以,有的东西,是可以信得。”西西父母看了看万寻哲和罗清,心里对这两个年轻人很是看好,他们心里都渴望着,自己的女儿可以回来,可以回到自己的身边撒娇,可是已经不可能了。

    “原来是因为西西有这样的能力,所以老天嫉妒了,才要把西西带回去。”安晓梦小声的凑到厉尚的耳朵边说着,厉尚皱了皱眉,对于神话一说,他是不怎么相信的,可是听了西西父母说的话之后,心里多少信了几分。

    “有可能是巧合,有的人就是这么凑巧,可以画出别人的人生,所以有的东西也不能全信。”罗清翻看着其他的画册,心里有些紧张,有着她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慌张。

    “嗯…有可能…看,画的我们多像啊,她这几天就为了画我们而努力着,而我们也是如此,已经没有遗憾的离开了吧。”

    “西西已经没有遗憾了,即使我们很心痛,可是还是要接受她离开了的事实,我们两夫妻答应了西西,要好好的活下去,如果不听,我怕在天国的她,会不喜欢我们了。”

    “请节哀,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都可以和我们说,我们也答应了西西,好好生活,如果需要,我们也可以帮忙。”厉尚坐在沙发上对着西西父母说着,手里不放开那一本画册。

    “谢谢厉大夫您的好意,您已经帮了我们很多了,我们两夫妻还有一些小钱,等把西西送葬了,我们就回老家做些小生意,日子都还过得去的,真的是太感谢您们了。”西西父母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就要对着厉尚磕头,被罗清扶了起来。

    “您们太客气了,对我这个晚辈如此,真的让我不知道如何是好,虽然西西和我才认识不久,可是在我心里,她就是我的妹妹,所以您们不用对我们客气的。”厉尚感激的看了罗清一眼,果然是练过的,手脚就是快,要不是罗清,自己可能就已经受下了这一大礼。

    “厉大夫,您的大恩大德,我们终身难忘,只求您留住西西的画册,好好珍藏,这就是我们夫妻所期盼的,也是西西想看到的。”

    “我会的。”

    厉尚把自己洗好的照片放在画册里,照片里,西西笑的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