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农女要翻身:邪王,慢点 > 第二百一十二章 查账

第二百一十二章 查账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许春花挑眉,看向金萍儿。

    司永安等人也都看着金萍儿,等着她的回答。

    金萍儿解释道,“我都告诉你,这钱是从哪里来的了,你为什么还要带走呢?”

    许春花冷笑,“你两片嘴唇一张一闭,说出的话我就要全信吗?假如说这是张东华给胡文雍的酒楼分红,那就拿出证据来。”

    “这有什么证据呀?这是他们两人之间口头定的,该给分红的时候,就给了,哪有证据。”金萍儿表情委屈,但是说出的话却很强硬。

    许春花道,“要想让我相信这些钱是他的分红,首先要让我看到他们之间的分成协议,还要让我看到酒楼每日的流水,每天能赚多少钱,这样的话,我才能确定这些钱的来龙去脉,而非仅仅你说一声,我就要相信你。”

    金萍儿嘴角浮起一抹冷笑,“大人,你这就有点强人所难了,酒楼每日赚多少钱,只有掌柜的知道,其他的人一概不知,你怎么能要求,给你看酒楼每日赚多少钱呢?”

    许春花眼里闪过一道光,意识到这个时代的弊端。

    这个时代不像后世那般,有着完善的税务系统,一家酒楼或者一个商店,每日能赚多少钱,通过他开了多少发票就能确定,而现在这个时代,没有税务那一套,官府无法掌控任何一家商铺的经营状况。

    许春花意识到,要想以后对所有的店铺有一个统一的掌控,就需要推出税务系统。

    而对一项工作又将是一个长期而艰巨的任务,短时间内是无法完成的。

    不说这些店铺能否答应,就连普通的老百姓,也不一定接受这事。

    就像现代的一些小城市,为了推广发票制度,有关部门为了培养消费者要发票的习惯,推出抽奖活动,消费的发票可以用来抽奖。

    在这个时代,推广这一套,保不齐也要用这一个方法,而且还需要长时间坚持去做。

    许春花暂时没精力做这事。

    许春花冷声对金萍儿说道,“在我没掌握张东华酒楼的经营状况之前,这些银两必须带回县衙,因为,我不能确定,这些钱就是酒楼的分红,万一是通过其他手段,贪污受贿所得呢?”

    金萍儿向许春花确认,“不带走,行吗?”

    许春花肯定的点头,“不行。”

    “万一你把银两带回县衙,有人偷偷摸摸的偷走几块,该如何是好?”金萍儿说道。

    许春花伸出一只手,“我向你保证,但凡进入我县衙的银两,全部登记在册,进去的时候是多少,出来的时候还是多少,不必担心被偷,即使真的被偷了,我赔给你。”

    她语气陡然一转,“所以,你不要再阻止了。”

    不等她回应,许春花对着衙役们一挥手,}把这些银两全部带回县衙。”

    衙役们齐声应了一句,而后就开始把这些银,装箱,往外抬。

    金萍儿表情焦急,说道,“不可不可。”

    她挡在衙役的身前,不让他们离开,两个老妪也冲了过去。

    许春花见此,声音陡然变冷,说道,“金萍儿,你要是再这样的话,就是公然违抗县令的命令,阻碍公务,你会被抓进大牢的。”

    金萍儿还是站着不动,那气势好像在说,想抓就抓,我根本不怕。

    许春花对着衙役们一挥手,说道,“来人,把她押进大牢,既然她如此的倔强,那么就让她尝尝咱们大牢的滋味。”

    许春花没有因为金萍儿是一个弱女子,就怜香惜玉,她的态度很强势,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金萍儿见到许春花雷厉风行的处理手段,知道自己这个方法失效了,连连后退,告诉许春花,她知道错了,求不要抓她进大牢。

    许春花这才放过她。

    衙役们把银两顺利的运回到县衙。

    林氏问许春花,她还要不要再去别的地儿搜查。

    她这两天光跟着许春花跑这事儿了,虽然刚开始的时候不情愿,但是跟着许春花跑了这么长时间,她忽然爱上了这种搜查的感觉,来到一个新地方,搜查一个地方,就像探险寻宝一样,充满了刺激感。

    许春花点头,“当然了,下一个去的地方是客再来酒楼。”

    这件事还牵扯到张东华,在审问胡文雍之前,许春花想把这些问题全部搞清楚了,这样的话,才能更有好地审问胡文雍,不至于审问的时候,陷入被动。

    和胡文雍这个老狐狸交锋,必须做好充足的准备,要不然可能被胡文雍扯偏话题,陷入被动。

    许春花看向林氏,“你也想去?”

    林氏点点头,“对呀,带着我一起去吧,我免费帮你做事。”

    许春花点点头,“你跟着去倒是可以,按理说我应该给你钱,可是现在呢,我还真给不了你钱,你只能免费做了,不过,等这件事了结了,你若是有意愿帮我做事,我可以给你工钱,让你像衙役一样当差。”

    虽然许春花刚接触林氏的时候,她们之间发生了一些不愉快,处于敌对的立场。

    但是,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许春花发现,林氏这个人还是可以打交道的,虽然有一些凶悍,但是讲情理,跟她说一些道理,能说明白。

    许春花并不怕这种凶悍的人,她最怕不讲道理的人,有一些人死烂不说理,和那样的人是没办法沟通的。

    林氏满脸喜悦,连连点头。

    许春花指了指自己身后,对林氏说道,“你在我后面跟着吧,等会咱们一起去客再来酒楼。”

    她之所以想要带着林氏,是考虑到自己在林州城势单力薄。

    虽然她现在是林州城的县令,有了一定的势力,可是,她自己的势力还是有些弱小,又没有本地人的帮助,容易吃亏,有林氏这么一个本地人,相对来说好一点。

    林氏欢快的应了一声,站到了许春花的身后,像一个保镖一样。

    许春花转头看向金萍儿。

    金萍儿这时候已经止住了泪水,不过还是满脸幽怨,仿佛受到了天大的委屈。

    许春花瞪了她一眼,对她说道,“行了,金萍儿你不要在这里装可怜了,跟我一起去客来酒楼。”

    金萍儿闻言,惊呼道,“去哪里干嘛呢?”

    许春花道,“当然是找你的表哥张冬华,向他了解一些情况。”

    “这不好吧。”金萍儿说道,“你现在查的是胡老爷的事,现在你把银子搜到了,找胡老爷就行了,干嘛找我的表哥啊?我表哥他的生意很忙的,没时间搭理你。”

    许春花冷冷地看着她,“不管他有没有时间,他都必须搭理我,这件事已经涉及到张东华了,所以,他必须参与进来,到时候他的酒楼能不能正常的开下去,还是两说呢。”

    当初她曾把客再来酒楼没收了,后来搞了一场竞拍,被人以三十万两银子的价格拍下来,而拍下来不久,就转给了张东华。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当时竞拍的人应该是胡文雍,而胡文雍所拥有的那三十万两银子,可能是贪污受贿所得。

    若是这样的话,那些财产是要被没收的,相应的,这个酒楼也要被没收。

    “你这样做是不对的。”金萍儿忍不住的说道。

    许春花笑道,“我做的对不对,不是你说了算的,你现在没有别的选择,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跟着我走,不要有任何的异议,也不要提出反对的意见。”

    “我要是不去呢?”金萍儿问道。

    许春花冷笑,“你可以试试。”

    金萍儿看着许春花带笑的目光,却觉得遍体生寒,不敢尝试,她眼珠一转,提出一个折中的办法,“大人,要不这样吧,我把我表哥叫过来,在我家审问好不好?”

    她不想带着许春花去客再来酒楼。

    因为酒楼是一个生意场,若是带着县令过去搜查的话,那么肯定会引来一些人围观的,这样会给酒楼的声誉带来一定的影响。

    许春花摇头,“不行,在你家是不可以的,我正好借此机会,查看一下他酒楼今日的营业状况。”

    虽然她现在无法准确的掌握,也没有渠道掌握酒楼每日的经营状况,但是这种突袭检查,最起码可以了解酒楼今日的经营状况,而且是了解真实的经营状况。

    “这样不好啊。”金萍儿的眼里又泛起了泪光,“大人,你不能因为民女好欺负,就接连着欺负我,还欺负我的表哥。”

    许春花笑,“你们好欺负吗?我咋觉得你们一点都不好对付呢,而且还非常的狡猾,像胡文雍一样。”

    “没有,我向来很听话的,你说什么我都按照你说的做。”金萍儿辩解。

    许春花打断她的话,“行了,过去的事就不说了,现在你就按照我说的做,跟着我走,不然的话我把你押进大牢。”

    “你这是强迫我……”金萍儿竟然又开始反抗了。

    许春花的声音陡然变冷,“看来不把你押到大牢关押几天,你不知道什么是县令的权威了。”

    金萍儿见她发怒了,这才表示顺从,对许春花说道,“好吧,我听你的,咱们去客再来酒楼。”

    许春花,金萍儿,林氏,司永安,以及来福和刘卫东两名衙役,一起来到了客再来酒楼。

    他们到达客来酒楼的时候,已经是正午时分,这个时段是酒楼生意最好的时候。

    酒楼里人流涌动,生意非常的红火。

    他们酒楼还在做着炒拉面,并且大力向食客推广。

    虽然许春花上次通过设置诱饵的方式,抓住了偷取炒拉面制作方法的胡文雍,但是她并没有打扰这两家酒楼,任由他们继续卖拉面。

    因此,现在不管是宋家酒楼还是客再来酒楼,依然在推广炒拉面这一个全新的美食。

    炒拉面受到食客们的热烈欢迎。

    酒楼大堂里,几乎每一个食客都点了一份炒拉面。

    司永安看到这一幕,心疼的说道,“春花你看看,这本来都应该是咱们的生意,现在被他们抢了。”

    他现在在林州城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把面馆开起来,确保有稳定的收入来源。

    可是,面馆还未开,却牵出了胡文雍这么一个大案件,以至于他面馆的生意,只能一而再地后延。

    许春花对他笑了笑,说道,“别着急,这件事解决了之后,咱们再开始做面馆的生意,你要相信我,有我在,到时候咱们的生意,不会比这两家差的,而且还比他们更好。”

    她指了指自己,“因为有我在,他们都不是我的对手。”

    她说这个这句话的时候,相当的自信,掷地有声。

    因为炒拉面这件事对她来说,完全没有什么难度,以她的实力,可以轻松解决。

    司永安放心的点点头,“到时候就拜托你了。”

    许春花不满的瞪了他一眼,“咱们之间还需要这么客气吗?”

    大堂正门对立的位置,竖着一个柜台,掌柜兼老板张东华坐在那,满脸笑容,手里拿着算盘,不断的拨来拨去,计算着收入。

    许春花一行人进来后,张东华根本没看到。

    金萍儿向自己左边的老妪使了一个眼色,老妪快步走了过去,在张东华的耳畔,低声说了几句。

    张东华表情变得惊讶,抬起脸来,看到了许春花一行人。

    他连忙站起来,快步迎了过来,脸上带着人蓄无害的笑容,双手抱歉,歉意地对许春花说道,“不知许大人来访,有失远迎,请大人见谅。”

    许春花挥挥手,“客套的礼节就免了,我这次来,第一件事是看看你酒楼今日的经营状况。”

    张东华立刻说道,“我的酒楼经营得还算不错,就不劳许大人您牵挂了。”

    他话语一转,接着说道,“至于我酒楼的经营状况,我觉得没必要告诉你,毕竟这是我自己的事,跟你没关系,虽然你是县令,可是县令应该管的是全县的政事,而不是我经商的事。”

    许春花面色严肃。

    她和张东华之前打过交道,那时候的张东华就非常的傲慢,态度十分的嚣张,她知道这个人不容易对付,已经有了充足的心理准备。

    许春花说,“按理说,我确实不应该管一个酒楼的经营状况,你赚多赚少跟我都没关系,但是你这个酒楼比较特殊,因为这事与胡文雍有关。”

    老妪之前应该告诉过张东华这事,因此,他听了这话后,没有任何惊讶的表情,反而看了一下四周,发现有些食客的目光已经投了过来,毕竟这么一群人在大堂里站着,想不引人注意都困难。

    张东华指了指楼上,“这样吧,许大人,楼上有包厢,咱们去楼上好好的谈一谈。”

    许春花同意,有些话还真不方便让食客们听到。

    到了楼上的包厢,张东华让小二看茶,还给每人上了一份鸡蛋炒拉面,名其曰,已经到中午饭店了,该吃饭了,给众人弄点东西,垫吧垫吧肚子。

    许春花没有拒绝他这个安排,当然她不会就这么吃白食,离开的时候,她会给他银两的。

    炒面上来之后,张东华非要让许春花吃几口。

    许春花观察他的表情,他这样做,似乎有所意图。

    她就借机看看他想做什么。

    于是,她吃了几口拉面,吃了之后,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虽然这个炒拉面做的外表和她做的差不多,但是,火候、油以及各种用料还没有掌握好,因此,做出来的拉面并不美味,甚至还有点糊了。

    “许大人,我家的拉面做得如何?请你点评点评。”张东华道。

    许春花眼神陡然一亮,他这分明是话里有话呀,显然,他知道她会做拉面,而且做的还不错,要不然不会让她点评。

    这应该是胡文雍把炒拉面的做法教给他时,告诉过他炒拉面是从哪里学到的,因此,他知道,炒拉面的源头出自许春花之手。

    许春花却更加的气愤,张东华明明知道炒拉面是她首创的,偷师之后,还让他点评,这脸皮,厚到没边了。

    她没有戳穿张东华,露出沉思的神色,说道,“实话实说,你家这个炒拉面做的一般。”

    “能否请许大人指正呢?”张东华笑着问。

    许春花道,“指正的事以后再说,我先给你说说,你为什么没有做好炒拉面。”

    张东华挺直了身子,用手拍了拍耳朵,“好的,我洗耳恭听。”

    “其实做面和做人一样,讲究的是一个堂堂正正,像你家这种炒拉面,连正确的方法都没掌握好,怎么可能做好面呢,过歪门邪道掌握的方法,是不行的。”

    她又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其实不管什么事,但凡走了歪门邪道,迟早会失败的。”

    说完之后,她直勾勾地看着张东华。

    她相信张东华能听出她话语的意思,毕竟她和张东华接触过,知道这个人并非是一个草包,反而脑子很灵活。

    张东华却做出茫然的表情,“大人,你说的好深奥啊,我听不懂是啥意思。”

    “现在不懂没关系,总会有懂的那一天。”许春花笑呵呵道,“下面我问你件正事,你这酒楼今日赚了多少钱?”

    这个问题她刚才问过,但是被张东华怼回来了。

    张东华态度依然强硬,说道,“抱歉,这个不能告诉你,这是我们酒楼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