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上门女婿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如焚

第二百六十九章 如焚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派出所外。

    杜明礼就等在门口的车内,忙着打电话找关系对韩东进行保释。

    说实话,他特别乐意帮韩东的任何忙。

    这不是说韩东求他,无人可寻帮助。这只代表韩东拿他当朋友,当兄弟。他为此特别高兴。

    事儿对杜明礼来说不大,硬说有麻烦,无非是董义和格外敏感的身份。

    就在韩东进派出所之后,那老鬼随后就在个人自媒体上发表了长篇大论。

    加上一些上赶着的明星推波助澜进行转发。这事,比前次爆出来那些照片威力还要大。

    底下,不知道有多少不明就里的脑残,在被人掌控着智商,要求严惩“打人”恶徒。

    难办的点就在于,有人迫于舆论压力不敢放人。

    又打了一个电话,听对方叽叽歪歪的许不了诺。杜明礼不客气骂出了声,随后打给徐清明。

    他是觉得,徐清明应该会帮忙。

    那天比赛后,能看出来,对方有交好韩东的想法。

    甭管是因为白雅兰还是其它原因,徐清明这人心思一向难测。说不得,就会直接答应捞人,谁知道呢。

    再说,徐清明这边走不通,他也还有别的待联系人选。

    电话接通,杜明礼嬉皮笑脸把事情经过简单介绍了一遍。

    对面的徐清明稍作沉吟:“只是保释?”

    “是的,兄弟这是实在找不到比清明哥你更神通广大的人物了。”

    徐清明笑:“拍马屁也没用,我得先把情况了解清楚。”

    “那我等清明哥消息。”

    徐清明漫不经心应付了一声,随后搜了搜网络上的新闻。

    眼睛很亮,看了电脑屏幕有一会,他叫管家进来吩咐了几句。

    上次韩东打的那场比赛,给出去的钱,杜明礼给拿了回来。

    而他确确实实是在跟蒋沂南的谈判中占据了上风,解决了那条路的归属争端。

    当然,更重要的。

    他觉得韩东有交往的价值,在这种关头帮一把,小事儿。且,一次酒会上碰到过董义和,特别讨厌的一个人物。

    两相考量,不用再过多思考。

    ……

    韩东是快凌晨的时候,从派出所走了出来。

    已经从杜明礼口中得知是徐清明帮忙从中周旋了关系,暗自心生感激。

    他有把握在三天内从这里离开,但时间毕竟太久,势必过多忧心夏明明现在情况。

    “东哥,走吧,兄弟全安排好了,接风洗尘!”

    杜明礼叼着烟,大大咧咧。

    韩东无心聊天,左右观看。暗中,不远处好几辆车里,都有些反常。

    像是记者。

    有的人注意到他,已然拉开了车门,陆续赶来。

    韩东之前职业缘故,最忌讳的就是出现在任何媒体之上。

    顾不上回应杜明礼,招呼他上车,直接启动。让一些连夜守候,要拦车的记者,尽数扑空。

    开出很远,甩掉了最后跟踪的两辆车。韩东才放缓车速,靠着路边停下,换杜明礼来开。

    他自己抽空打开了关掉许久的手机。

    不出所料,电话特别的多。

    白雅兰,夏梦,包括郑文卓欧阳敏沈冰云等人……

    可让人失望的是,没有夏明明的电话。

    算算时间,从他联系不上夏明明,已经整整十个小时。

    越发担心她,韩东再一次拨打了她的号码。结果,仍旧是提示关机。

    杜明礼看他忙个不停:“东哥,是不是有事儿?”

    “先回酒店,快一点。”

    杜明礼不敢怠慢,油门踩到了底。

    轰鸣声中,流线般的车身骤然前窜。

    一个小时的路程,杜明礼差不多二十分钟就到了。

    就是这短短时间,韩东整个人接近被煎熬了一遍,祈祷着人一定要在酒店。

    凌晨都过了。

    夏明明一个女孩,又逢这些变故,很怕她会出什么意外。

    刚到酒店,焦躁的手机铃声不间断又响了起来,是夏梦。

    韩东有心不接,怕她来回的打占线。边往酒店内赶边拿出了手机:“十分钟,我回给你。”

    听她喋喋不休的追问夏明明消息,韩东将听筒离耳朵远了些,然后挂断。

    紧走几步,进入酒店走廊。敲了敲夏明明房门,不消片刻穿着睡衣的蒋盈盈从里面走了出来。

    “明明呢?”

    “她还没回来……我也不清楚她在哪。”

    蒋盈盈对韩东印象很深刻,躲闪着视线,不敢对视。

    韩东心往下沉,偏夏梦电话又打了进来。他吐了口气:“我正在找,别来干扰我。”

    “是不是出事了?”

    “应该不会。”

    “什么叫应该。”

    “那我能怎么回答你,我跟你一样,一直都没有联系上她!你现在冷静点,别再给我打电话,有消息我第一时间答复你。”

    出门,顾不上多言,再次开着杜明礼的车子离开。

    不知道要去哪儿找。

    冷静如他,此刻思绪也出现了波澜。

    夏明明从来都没有闹过这种情况,他也是第一次在熟悉的上京市,想找一个人想到失措。

    是时间逼的。

    他考虑问题,从来都会由最坏开始考虑。显然,这种节点,出事的可能性在慢慢放大。

    很少后悔过,但现在,他后悔自己惹上警察,导致被关了这么久。

    要是因为耽搁的间隙,夏明明出现任何意外,他这辈子也难原谅自己。

    将车子开到了通往录制基地的那条路上,沿途,游魂般寻找。重点观察,酒店,宾馆,等在夜间仍然会营业的场所。

    好几条岔路。

    在觉得开出一定范围之后,再度回到原点,换另外一条路。

    汗渍,渐渐渗出。

    抓着方向盘的右手,太过用力,血迹也将纱布慢慢染红。

    机械开着,不时的会播一遍夏明明的手机号码。

    人便是如此,希望越小,越是乱作一团。

    韩东努力压制着升腾的焦虑,大脑,不停的想象着任何可能性。

    越想越乱,越乱越想。

    最终,手砰的一声砸在了键盘上。

    夏明明一旦出意外,他不打算放过董义和跟李俊立两个人。

    分神之际,电话再一次闪烁起来。

    韩东瞥了眼来电显示,最快速度摁了接听:“你在哪!!”

    夏明明,是夏明明的电话。

    韩东并没有察觉到,他声音隐约在颤。

    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感觉大体如是,他差点翻遍半个西区没能有任何收获,她竟然主动打了电话过来。

    “姐,姐夫。你来接我……”

    夏明明咯咯直乐,声音颠三倒四,像是喝了酒,或者,磕了药的状态。

    韩东直言:“地点。”

    “蓝,好像是蓝……嘿嘿,酒吧。我喝酒了……”

    “具体些!”

    韩东要再问,嘟嘟嘟的盲音随之传来。

    再拨回去,重新提示关机。

    深呼吸,他打开导航,碰运气一样在输入框里输入了三个关键字“蓝酒吧”。随即,窗口弹出了好几个地点。

    但是在附近,只有一个名叫“蓝”的酒吧,符合他刚才听到的那些杂乱的音乐声。

    不用再选择,他将车子掉头,去往锁定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