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唐残 > 第28章 哨粮(下)

第28章 哨粮(下)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因为不远处的四会县城里就驻扎另一只义军所部,管军的将领在级别上还要比将头王蟠高两阶,而石香镇里同样驻留着一队义军负责日常的征收事务;因此,在旅帅邓存前往县城拜会之后,剩下的人因为是在友军的势力范围内,也明显要比在其他地方放松的多。

    这种情绪甚至也感染到了最为副管营的周淮安,而放下大多数的杂务而带着几名跟随继续在这处集镇里溜达和探访起来。

    因为是曾经繁华过的富邑所在,所以虽然看起来已经被义军征收和罗括过好几次,但是作为地方屈指可数大型集镇的底子还是有所存留的,各种设施还是相当齐全和完备的。

    不过,当地所加工最多的主要还是用来供奉和礼敬神佛的旃檀香,也就是熏染用的燃香为主;只是因为海路和陆路的商道皆已断绝,而本地的消费市场也因为义军打下广州之后的直接或是间接影响严重萎缩;

    所以不但是相应的作坊、商铺已经停工日久而匠人尽散,在当地官私的库房仓秉里也已经积压了不少制香原料,因为既不能当饭吃也不能变现城直接使用的物品,而在无人问津的情况下开始发生不同程度的朽烂和霉变。

    所以对于周淮安来说,这些东西几乎就是白捡的结果,只要交涉和打点好那些看守市关和税所的邻部义军,就可以随便进去搬运和挑选;唯一需要担心的不过是哨粮队中能够额外提供的运力明显不够,而需要有所针对性的取舍而已。。

    因此,他甚至还在这里找到了一些雄黄、硫磺之类的辅料和樟脑、薄荷其他散材。

    至于进一步加工所需的人手,当地的制香业迅速衰败之后,有的是大群失业在家而缺少生计或是难以糊口的人;除了部分有家室或是故土难舍的之外,剩下被吃饱饭所吸引来的青年匠人之中,有的是大把可以挑选的对象。

    暂时得到当地的制香手艺、人工和原料之后,他所期待的土蚊香、艾膏和清凉油等制品和后续的相关外用药物,就开始有了着落了。

    不要小看这些在后世无关紧要的小东西,根据后世行走在非洲时留下的一些经验,放在这个颇多蛮荒瘴疫而长期流放过政治犯的岭南之地,同样是大有用处的所在。

    只是正在安排搬运完最后一批库存之物的回程路上,却是突然出现了意外的状况。

    周淮安突然听到远处碰的一声,却是有一名当地义军士卒打扮的身影,从一处闭门店铺扎破的门板和尘灰里甩飞到了街道上,却是哼哼然的再也没能爬起来。

    然后又有两个跌跌撞撞的身影逃了出来,然后就被追出来的人给接二连三的踢翻,踹倒在地。

    这时候呆在附近的几名当地驻留义军,才得以反映过来,纷纷抽刀持刃怒吼叫骂这冲上前去,作为围攻的的态势来。

    只见后面出来的出来的那人,却是骤然加速治下,如雷动又如炮驰的一头抢撞在,其中一名最近义军士卒的怀中;然后对方就像是被迎面狠锤了一把,当即闷哼着倒飞出去而贯摔在对面的墙上,而又像是一张贴纸一般的缓缓滑落下来。

    然后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拍开另一名近身义军挥下的斩击,而将其手肘扭成某种反折之势而扑倒在地。。

    对方在错身腾跃之间挥掌如刀,只要被他砍击在人身上,就自然带出某种空气颤动的细微毕波作响,几乎是没有一合之敌就被干倒不起了;而在正常人的视野下,只留下的一连串乱影绰约的轨迹;如果不是周淮安也开启了耗能较低的辅助视野,甚至没有办法捕捉到对方的具体动作和姿态。

    转眼之间,就三下五除二得将这些松散包围过来的义军士卒,给各个击破而相继放倒在地,横七竖八的将各种兵器丢了一地。然而还没待他转身过来拍拍身上的尘土,却又被新一波嚎叫着赶至的义军,给缠斗住再次激烈交手了起来。

    这是周淮安已经忍不住放出自身的扫描功能,顿时有所发现;虽然在外表上看起来平淡无奇,但对方的生命体征可比普通人要强烈的多,在生体扫描之下与周围所感的大多数人相比,简直就是火苗与打铁熔炉的巨大区别。

    而那些被击倒在地的义军将士,生命体征也很快变的衰微起来和消失不见了,看起来对方虽然是赤手空拳但是下手犀利狠绝,基本就是以让目标失去战斗力或是丧命为目标的;如果在用上合适的武器话,只怕杀伤力和战斗力还会有所提升的,

    不过,他可以明显感受到对方在数次爆发之后,相应的生命体征也变得黯淡和减弱了许多,这不由让他放下心来,果然任何的能力与技艺,都是得付出相应的代价啊,而没法脱出能量守恒定律的基本范畴。

    他不由给对方坐上了响应的标记和备注,毕竟,这是周淮安第一次在这个世界看到了类似武艺之类的东西;只是对方也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一般,茫然四顾的朝着这边看了一眼,就已经在一片叫喊和追逐声中,再次击倒和打翻了了数名追兵后,飞身一跃跳过墙去而彻底消失在了周淮安的感知范围之内。

    而周淮安也稍微回想和稍微评价了下,对方的战斗过程和相应的表现,对方的武力水准大概就是可以同时对付十几个武装士卒,依靠短暂爆发的力量而将其各个击破;

    但是遇到更多聚集在一起的武装士兵,也不可避免要束手束脚的陷入缠斗和拉锯当中。而当这个数量超过四、五十人之后,就算是对方的全盛状态和武器上的加成,也只怕要是暂时避走或又是落荒而逃,才不至于被困住或是活活拖死的可能性。

    不过,如果对方有比较精良的弓弩之类的远程攻击手段,依靠高上高下的地形与之周旋的话,还是有机会击溃或是拖垮、吓跑这半队义军的,

    通过这件偶遇的事态,除了感觉到某种切身的隐隐威胁之外,周淮安也感觉到了这个世界不为大多数人知的某一面,正在对自己掀开一个小小的角落,而让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总算是不那么无趣和缺乏吸引力了。

    这也算是这个时代的江湖人士和高手了,就不知道对方在这个时代的个人武力层次当中,属于什么水准的存在。毕竟,在后世唐传奇里的那个飞剑取人首级,或又是一夜飞拔百里的神奇典故和段子,可是长期的脍炙人口有耳熟能详的。

    不过,他接下来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加强自己身边的护卫,尤其是在没法直接增加人数的情况下,可以利用假公济私的权益之便,多配备几副强劲有力的弓箭,如果能够弄到弩就更好了;

    要知道根据后世流传的《李卫公对太宗策问》,唐代的军队所配备的弩弓比例之高,也是称著于史上记录的。只要多加练习之后,就算是遇到这种个人武力拔尖情况,也有足够的威慑和驱逐的能力了。

    因此他想到什么说干就干,迫不及待的带着老关在内的五名护卫,转身回回到哨粮队辎重临时的

    因为他记得在前些日子募集来的几十名山民、猎户当中,好像有人会制作药弩,这种比较偏门的东西也可以作为防身力量的某种补充,正所谓是射程和杀伤不够的时候“用毒来补”的道理。

    “有谁会配药弩的。。出来说话”

    对着一群留在驻地里接受编管和操练的新卒,队副老关大声的宣称到

    “副管有所差遣。。”

    随即,以周淮安副营管和哨粮队筹备总务的身份和许诺,很容易就让其中两名猎户出身的新卒,自告奋勇的献出自己的额私家方子,不过周淮安很快发现,这些猎户所用的药弩之毒,不过是某种植物类的麻痹成分,而用来对付一些体型较大而性情凶猛的野兽。

    不过,因为这东西不便长期保存和随身携带,他们也没有现成的制品而需要重新调配出来;因此,其中几味主要的成分需要去药店抓取和炮制一二。

    好在十香镇乃是一处大邑,虽然已经萧条了但因为曾经的商旅通衢,作为药铺里的东西还是比其他地方更加齐备一些的;很快马钱子,草乌头还有野麻子等几位主药就咋爱不同的药铺里寻齐了;

    然后就在周淮安饶有趣味的观看下,借着最后一家铺子里的碾轮捣拄等现成工具,就地的加工炮制起来了。当较为年长的那名猎户,郑重其事的用提取熬炼出来的灰色粘稠物,将驻地里带来的几大捆箭头,都染过和熏干之后,才彻底松了一口气道。

    “这下,最少可以维持大半个月的效用了。。”

    “只要不被雨淋或是过水的话,”

    “就算一月后再沾染一次也是无妨的。。”

    “只消能破皮半分的话,就算是较大的山猪也有机会放倒的。。”

    周淮安勉为其难的点点头,作为典型植物萃取制品的通病,在自然环境的挥发和氧化降解之下,也就是这个程度了。

    而在带着这些成品离开之前,为了防止那个逃走的潜伏在既身边和附近,而搞出什么意外的情况来,他再次消耗些许体能发动了一次例行的扫描;

    然而就是这一次极限发动的扫描功能,却让那个他有了相当意外的其他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