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谁主风流:情长路更长 > 第365章 心潮起伏

第365章 心潮起伏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潘钰缓步走到书桌旁,手掩在唇上,睡意未足的打了个哈欠,柔声嘀咕:“大半夜的不睡觉,怎么跑这来了?”

    虽是这样的问,潘钰不难猜到平时沾枕头就着的慕容云不睡觉的原因:一是归国在即,肯定有许多亟待处理的事情压在他心头;其次,也是最主要的一点,精力旺盛的丈夫体内的火山已被她引燃,可火热的岩浆却没有在她女性的深幽之处喷薄和释放,他焉能安枕?

    慕容云脸上还漾着欣赏儿子童趣的笑意,双手举过头顶,惬意的伸了个懒腰,“躺了半天也睡不着,过来上会儿网。”

    潘钰看到电脑屏幕上播放着儿子的视频,登时理解了慕容云的心思,“我去把儿子抱来,和咱俩一起睡?”

    慕容云犹豫了一瞬,摇摇头,拉着潘钰的手,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别去打扰他了,把他弄来了,咱们三个谁都睡不好。”

    “哼,”潘钰头枕着慕容云的肩膀,合上双眸,唇边绽开一丝娇笑,“我估计,儿子不来,我才睡不好呢!”

    慕容云双臂搂住潘钰,调笑:“谁让你刚才又过河拆桥,自己舒服了,就不管我了。”

    潘钰轻拍了慕容云胸膛一下,带着浓浓的困意说:“我自己动了那么半天,累得都快虚脱了,不知不觉睡着了;让你射,你又不射,你要是射了,也早就睡着了。”

    “那多没劲,”慕容云脸上的笑意愈发浓郁,手伸进睡袍揉捏着潘钰绵软的胸脯,“没有你的回应,多浪费我的热情和子弹,我的最高宗旨是‘在你舒服的前提下,我才可以舒服’,你又不是不知道。”

    潘钰眯着眼睛笑,嘴唇凑到慕容云耳边,低声说:“从今晚开始,到你回国前,我不再限制你做爱的次数,你随时随地的可以放马过来;颖梅和婷婷那儿,你也可以随意折腾。”

    “哇!终于开禁了。”慕容云装模作样的低声欢呼,心中暗道:“即使我不想折腾,你们三个又岂能也放过我!?”

    “看把你美的!”潘钰双臂勾住慕容云的脖颈,“好好抱我一会儿,然后去冲一下。”

    慕容云笑着点点头,搂紧了潘钰。

    静夜之中,书房里弥漫着淡淡馨香,花香无此馥郁,洗浴用品无此清幽,自是潘钰的体香了。

    慕容云心潮起伏,他虽不忍心破坏这样一个温馨的夜晚,可那件事如果今晚不和潘钰谈,不知道又要拖到哪天,时间实在是太紧了。

    两个人静静相拥了片刻,慕容云沉下心来,嘴唇摩挲着潘钰的面庞,“宝贝儿,困不困?”

    “放心,”潘钰在慕容云的唇上轻吻了一下,笑着说:“我宁可明天腰酸腿疼,今晚也要和你鏖战到底,我也想看看你的体力和几年前有什么区别?”

    假若心中无烦忧之事,慕容云此时肯定会就地剥光潘钰,先在椅子上来一段儿其乐融融的“琴瑟和鸣”式,然后让她仰躺在书桌上,以一场美轮美奂的“一览众山”式结束荡气回肠的欢爱。

    “钰儿,”慕容云只淡淡一笑,温声说:“我回国前,她们俩那边,基本没有什么需要我特别安排的,你这边,有些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是回国前办,还是回国后办?”

    “有什么可商量的,”潘钰身子无法克制的颤动了一下,语气却一如平常,“老公,所有事我都听你的,怎样办你决定好了,我签字就行了呗。”

    听到“签字”两字,慕容云凝目瞅着潘钰,“你好像知道我要和你商量什么事儿?”

    潘钰轻轻点头,“我只想到了一件。”

    “哪件?”

    “你回国之前,咱俩得把婚离了。”

    慕容云想努力保持平静的面容,而潘钰眼中那个小小的他,却分明是目瞪口呆。

    潘钰笑点着慕容云的脑门,“你这是什么表情,是不是真的不要我们娘俩了?”

    “宝贝儿,”慕容云回过神儿来,不自主的收紧了双臂,“我只是觉得有些惊讶,你怎么想到的?”

    “嘁,做了四年的参赞夫人,岂是白做的?再说,又不是只有你这样做,仅我知道的,你们使馆就有好几位,自己奉调回国,把老婆孩子留在了澳洲;我们如果不离婚,我和孩子在这儿,你不就成了‘裸官’了吗;我还知道,十八大以来,国内已清理了数千名副处级以上的裸官,你们的‘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我也大致看过,其中一条不就说配偶已移居国(境)外,或者没有配偶,子女均已移居国(境)外的,不得提拔和任用吗。”

    “对对对,”慕容云无奈的叹了口气,“在国外工作看似光鲜、神气,一旦回国,为了给孩子提供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许多人都要面临与家人分别的苦衷。”

    “你睡不着,”潘钰指尖轻划着慕容云的脸,“不会是因为这件事儿吧?”

    “当然不是,”慕容云急忙摇头否认,潘钰睡袍里未着内裤,他的手滑到她的桃源之处,嬉笑着解释:“你还不知道吗,就是在你这里意犹未尽,所以才睡不着。”

    话虽如此,慕容云内心里是惭愧万分的。

    当他做出回国赴任的决定,与潘钰解除婚姻关系的决定也同时浮上心头;这件事他原本可以轻描淡写、堂而皇之的向潘钰提出,潘钰也必定不会不同意。

    然而,当他知道她们三个已掌握了他出轨的事实,他才心虚的难以启齿。

    虽然解除婚姻的“堂堂正正”理由正是潘钰道出的“不能以裸官的身份回国赴任”,可他知道自己心里还有不可明说的心思在作祟。

    四年了,沈雪从没说过等他,可实际情形,却依然是形影相吊、孤身一人,他又怎么会不明白沈雪念兹在兹的情深意重?他从没未想过两个人会有未来,可这次回国,他也想以“自由之身”去面对沈雪。

    “除了这件事,”潘钰问:“你还有什么事儿要和我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