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撩妻总裁365式独宠霸爱 > 第133章 神秘大礼

第133章 神秘大礼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风一阵说的半真半假,无懈可击,丝毫听不出破绽。

    "就......只是这样?"

    "当然不止。"

    伊阑珊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冷哼一声,"还有什么?"

    风一阵笑容可掬,又恢复了以往的痞里痞气,冲伊阑珊暧昧地眨眨眼,一脸坏笑,"萧哥说,若是能换得伊小姐一片真心那就更完美了。"

    伊阑珊面色一僵,有些失神,良久,自嘲一笑,仿佛在自言自语,“真心?那是什么?”

    说完,便无视风一阵一脸诧异的表情,潇洒转身,留下一道美丽的背影,蕴藏着一丝化解不开的悲凉气息。

    *****浪*的*分*割*线*****

    果然不出所料,当天伊氏成功逆袭,被全球最神秘财团SKY国际注资收购的新闻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同一天下午,SKY国际召开记者发布会,正式宣布在A市成立星辰国际,分属SKY下游集团,收购除伊氏以外大大小小十几家公司,产业涉及金融、房产、交通运输、餐饮、娱乐新媒体、电子商务及香水、珠宝首饰等奢侈品品牌,瞬间跻身为A市三大巨头公司之一,与陆氏集团、新宇国际并肩而立。

    更让人意外的是,在发布会上,SKY国际着重强调原伊氏集团将进行资产重组,并正式更名为伊氏实业贸易有限公司,分属SKY&星辰国际的下游企业,有独立的经营权和自主权。

    说白了,伊氏满血复活而且有了SKY这样的大靠山。

    一夕之间,伊氏危机解除,原伊氏集团高层及员工还可继续留用,待遇与总部一致。

    另外,华都大厦也被收购,正式更名为星辰大厦。

    伊阑珊看着财经频道上主持人亢奋到无以复加的报道,内心说不出的滋味,五味杂陈。

    震撼中怀揣着不安,喜悦中又夹杂着一丝忧虑,哎呀,反正,就是,剪不断理不还乱的情绪一股脑全涌上心头,伊阑珊现在是心乱如麻,抑制不住地烦躁。

    对,无比的烦躁!

    关了电视,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这才感觉浑身上下都舒畅许多,正要上床休息,眸光不经意扫向梳妆台上那一只口红,心里仿佛被什么东西挠了一下,痒痒的。

    猝然想起他今天跟她打的那个赌,唇角不自觉往上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他应该是故意的吧,故意用这种方式给她勇气,给她鼓励,给她力量,还帮助她和伊氏度过危机。

    虽然他至始至终都没有出现,但她知道,一定是他在背后帮了她。

    好像从认识他的那天起,他就一直在帮她,虽然他看起来很霸道高冷,而且腹黑深沉,还有那么一点点坏,但是,还算正人君子吧,最起码他没有逼迫她,或者对她不怀好意。

    想到这儿,手指已经不由自主地划开手机,找到那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号码,犹豫不决,一时间思绪万千。

    现在打电话会不会太唐突了?

    打了电话要说什么呢?谢谢他?

    谢谢他给的勇气?谢谢他收购伊氏?

    万一他提出什么过分的条件怎么办?

    算了,还是不打了。

    哎,这样会不会让人觉得我没心没肺,不知感恩?

    就打一个电话,又不会怎么样?

    还是打一个吧。

    这打了以后要怎么说,第一句话该说什么?

    ......

    整整纠结了十分钟,伊阑珊最终选择放弃,可是该死的,手指不小心一抖,号码立马拨了出去,对面几乎是秒接。

    伊阑珊不禁要怀疑,他是不是一直在等什么电话呀......

    这大半夜的,手机都不离身的么?

    伊阑珊默默泪了......

    怔怔地盯着手机,一脸错愕,她现在说打错电话了,还来得及么?

    那边显然有低低地笑声传来,在这静谧的夜晚,显得格外清晰撩人,似乎有扣动心弦的魔力。

    此时的萧蓦然正坐在一辆劳斯莱斯车里,一手拿着手机放在耳边,另一只手翻看着一堆文件,听着手机里面没什么动静,也没人说话,安静地诡异,却没有丝毫不耐烦,反而一脸笑意,如三月春风。

    风一阵透过后视镜看着他脸上春风得意的笑,一猜肯定是小嫂子的电话,内心对伊阑珊的敬意瞬间爆棚,看来,今天能提前睡个安稳觉了。

    终于,不用再连续通宵加班了哇。

    “你......睡了么?”一开口,伊阑珊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睡了还接什么电话,这不是废话么?

    “嗯......没有。”

    “哦,那没事,挂了。”

    萧蓦然,“......”

    电话果然在下一秒直接挂断,萧蓦然摇头失笑,脑海里闪现出小女人一脸窘迫,不知所措的可爱小模样,当即回了一个电话。

    伊阑珊没想到电话居然又打回来了,一时更窘迫了,握着手机的手都止不住颤抖,深吸了口气,按下接听键。

    “还有事么?我要睡了。”伊阑珊僵硬地开口,因为太过紧张语速快了好几个节拍。

    “你难道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萧蓦然语气淡然,听不出喜怒。

    “我有......,呃......没有,就是想问你.......睡了没,不对不对,我没什么想问的。”伊阑珊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脸色驼红。

    妈呀,她是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啊,愤恨地拍了一下自己那只小贱爪,咬牙切齿。

    “我怎么觉得你是想我了呢。”萧蓦然突然蹦出这么一句话,带着些许轻松的笑意。

    谁想你了?做你的青天白日梦吧!

    伊阑珊下意识想反驳,但话到嘴边又被咽了回去,貌似,她刚才的确是在想他来着。

    电话里只隐约传来一句若有似无的哼哼声,萧蓦然唇角的笑意更深了,黑色的眼眸仿佛带着摄人心魄的亮光。

    这小女人,肯定是又害羞了。

    “看在你这么想我的份上,我破例奖励你一下。”

    萧蓦然忍不住调笑,他现在真的是恨不能马上见到她,在接到她电话的那一刻,他已经暗示风一阵将车开往伊家祖宅了。

    “我哪有那么想你,别胡说八道了。”伊阑珊一不小心说了实话,却不自知,还一脸羞愤,理直气壮地反驳。  “呵呵......这么说,的确是想了?”

    听着他戏谑的声音,伊阑珊原地呆愣了几秒,而后十分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小脑袋瓜子,一脸生无可恋。

    你个笨蛋,这么容易就被带沟里去了,你是不是傻缺?!

    吼,伊阑珊,你给我出息点,别那么快弃械投降,别那么容易心动,小心粉身碎骨啊你!

    伊阑珊心里的小人儿已经忍不住跳出来警告咆哮了。

    见她不说话,萧蓦然当她默认了,暗忖,这小傻瓜,现在指不定在哪儿捶胸顿足,满脸羞愤呢。

    收起继续逗弄她的心思,一脸正经地通知她,“你现在下来,我十分钟后就到。”

    “嗯......啊?”

    就在伊阑珊还在惊愕不已的时候,电话挂断了。

    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

    那个男人要来了!怎么办!

    这么晚来干什么?!

    伊阑珊心里立刻拉起了防空警报,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努力回想他刚才说的话。

    他说什么来着?十分钟?哦,对对对,十分钟.......

    伊阑珊抓起手机就要出门,快到门口又退了回去,看着自己一身睡裙,觉得这样十分不安全,果断打开衣柜,换上一套十分保守的睡意睡裤,临走前,还披了一件薄外套,这样,总算放心多了。

    *****浪*的*分*割*线*****

    夜色如水,刚刚入秋的A市褪去了白天的燥热,晚上凉风习习,沁人心脾,让人心情舒畅。

    刚出伊家大门,便见不远处有个黑影靠坐在一辆豪车上吸烟,烟头明灭可见。

    心下一阵疑惑,不是说需要十分钟么?这好像还没三分钟吧?

    又往前走了几步,昏暗的路灯下,男人的身影被笼罩在一片阴影里,让人看不清,但隐约能感受到,周身弥漫着浓浓的哀伤和寂寥。

    仿佛是被谁抛弃了。

    听见身后有动静,傅逸寒下意识转过身,便直直对上一脸错愕的伊阑珊。

    伊阑珊也万万没想到,这么晚了,居然在这里见到傅逸寒,稍微走近一些,混合着烟味和酒味的气息扑面而来。

    不禁皱了皱眉,看着地下已经堆积成小山的烟头,心头莫名一阵闷痛。

    印象中,傅逸寒一直是个不抽烟不喝酒的谦谦君子模样,什么时候学会抽烟喝酒了?

    还是说,他原本就会抽烟喝酒这一套,只不过被他伪装得太好?

    心中越发苦涩,这跟她有什么关系,就算他现在吸毒嫖娼,她也毫不在乎,他跟她,注定不会再有任何交集!

    转身要走,却被傅逸寒用力一拉,她整个人就被傅逸寒紧紧圈住,力气大的惊人,叫她动弹不得,连呼吸都有点困难。

    伊阑珊抬起脚狠狠地踩在傅逸寒的脚背上,足足用了十乘十的力道,但是丝毫没有撼动他半分。

    不禁有些恼羞成怒,吼道,“傅逸寒,你快放开我,我都要被你勒死了!”

    终于,傅逸寒动了,稍微松开了一些,两条健硕有力的手臂紧紧抓着她的肩膀,仿佛是怕她会突然飞走一般,牢牢地锁住她。

    伊阑珊忍不住嗤笑一声,眼里划过一抹讥诮,“傅逸寒,我记得我上次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你这样,让我很难堪,如果要是让你的准未婚妻知道了,说不定会来找我麻烦,所以,本着好聚好散的原则,我们就此作罢,从此天涯陌路人,岂不更好?”

    傅逸寒咬了咬牙,眸中似有火苗跳跃,抓着她肩膀的手不自觉收紧,上面青筋暴跳,极为渗人,沉声,一字一顿,“我不许!我的未婚妻从始至终只有一个,就是你,没有其他人,也不会有其他人!”

    伊阑珊明显有些怔愣,这近乎霸道深沉的告白让她有些错愕,要放在以前,她肯定惊喜万分地扑倒在他怀里,然后一脸娇羞地答应,而现在,他说这些话又有什么目的?

    想让她回心转意重新接纳他?还是觉得害伊家害得还不够惨,还想变本加厉?又或者,现在伊氏被收购,觉得她还有利用价值?

    一时间心思斗转,伊阑珊也没了跟他玩猜猜猜的游戏,冷笑,直截了当地说,“傅总说笑了,我伊阑珊就算再傻也不会在同一个坑里摔倒两次”

    而后,笑意更深,继续道,“哦,对了,忘了告诉你,我现在可是攀上了贵人,你呢,刚好也有了新的目标,念在往日的情分上,我就祝你前程似锦,一路开挂,早日将金盛银行收入囊中,呵呵,不用谢我!”

    傅逸寒,“……”

    傅逸寒气结,下意识地咬了咬后槽牙,表情既无奈又愤懑,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小女人,心中感慨万千。

    以前的她,总是温顺乖巧,眼里心里只有他一个,从没有像现在这般难以相处,浑身上下像长满了刺,只要碰一下,就会被她无情地刺伤。

    也许,从一开始就错了。

    他不该让她靠近他,爱上他,更不该情不自禁接受她。

    如果,从一开始,他们就注定不能相爱,那么,就恨吧。

    至少,你恨我的时候,你心里只有我。

    眸光不经意扫向不远处的两束灯光,傅逸寒冷漠地掀了掀唇角,黑眸闪过一抹狡黠的光,突然低头,距离伊阑珊的唇只有一公分,危险而又暧昧的距离。

    伊阑珊整个人僵住了,心口突突直跳,眼皮也止不住狂跳,直觉告诉她,即将有不好的事发生。

    果然,下一秒,傅逸寒冰冷的唇压了下来,温柔但不缠绵,只是紧紧贴着,嘴角挂着邪恶的笑意。

    伊阑珊蹙眉,下意识想要推开,还没用力,傅逸寒就主动离开她的唇,只是,依旧,低头含笑,默默注视,眸中的宠溺和柔情足以使人溺毙其中。

    从某个角度看过去,真像是深情拥吻......

    伊阑珊一时间心跳如雷,脑袋混沌,难以思考,摸不清他的意图,只得干瞪眼,怒目而视,低吼。

    “你闹够了没有!”

    傅逸寒面色沉静如水,语气深情而又笃定,带着丝丝的蛊惑,“珊珊......我爱你,我能感觉到,你还是爱着我的,对我还是有感觉的,不要否认,也不要欺骗自己,我们重新来过,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