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农家夫妇生活 > 108.第 108 章

108.第 108 章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回屋后叫上老婆, 两人一起去了钱家,。

    这半个月钱七都在钱家呆着,毕竟修院墙时,都是一帮男人干活,确实很不方便。

    嗯,这里人讲究这个。

    孙保财跟去, 是昨天岳父听了他要用糯米,说给他两袋, 让他今天去取。

    两人到了钱家, 跟岳父说了会话, 钱老爹让钱五帮着把糯米扛过去。

    等把他们送走后,钱七才被王氏叫过去。

    王氏看着闺女问道:“听说你们把东边那五亩荒地买了。”

    昨天这丫头走了,就有人来家里说这事。

    言辞间都是在说她闺女女婿不会过日子,那地怎么能买呢。

    听着她这个难受, 当即就被她怼回去了。

    她女儿女婿有钱, 爱买啥买啥,管你们啥事, 又没有花你家钱。

    钱七听了,把买地的说了一遍。

    王氏听了直点头:“买地是对的, 就是买的那地不太好, 下次有钱了,在买好地就是了, 你和三娃子经过这事, 也有经验了, 下次买地时,拿不定主意的话,问问我们这些长辈,我们经验比你们足。”

    买都买了还能说啥,在说三娃子有银子没胡花,而是选择买地,那也是知道会过日子了。

    钱七听娘这般说,笑眯眯的挽着王氏的胳膊,她娘有时候也满讲道理的。

    孙保财和钱五把糯米扛回去,放到厨房里,谢过钱五让他先回去。

    他这里都是师傅们干活,他也没啥事,一会打算回屋把书抄完。

    找到老杜跟他说了糯米放在厨房了,要做糯米浆时,让他们自己去厨房做就是。

    老杜笑道:“行,我知道了,有事我会去找你的。”

    孙保财想了下出声问道:“你们中午吃什么啊。”

    当时谈的时候,说好不包吃的。

    他家就俩人,做饭确实不方便,他也不想找别人来帮忙。

    所以当初谈活时,谈的就是不包吃的价格。

    现在想想确实有些欠考虑,这些人都是县城来的,一出来就是一天,这中午要是不包饭的话,他们吃什么。

    老杜听了笑道:“我们都带干粮了,到时喝井水吃干粮就行,我们总在外面干活,都这么吃的。”

    大家都自己带馒头或者饼。

    孙保财听了,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这哪行啊。

    吃干粮喝井水。

    嗯,这不得闹肚子。

    虽然老杜说常年这么吃。

    想了下出声道:“这样吧,我也不怎么会做饭,干粮你们自己带,以后中午我给你们做个鸡蛋汤吧,你看这样行不。”

    鸡蛋汤里打几个鸡蛋,在放些小菜和盐。

    这样怎么的也比喝井水强。

    老杜听了后连忙出声道谢,这吃馒头喝凉水,谁吃谁知道。

    现在孙家这般仁义,他们能回报的,就是好好把活干好了。

    孙保财笑了笑示意老杜不用客气,才往屋里走。

    中午的鸡蛋汤里,放了五个鸡蛋两颗白菜,他看人多就做了一大锅。

    按照每个人两碗的量做的,做好后跟老杜说了声,他们吃饭时自己去厨房盛汤,别剩下就行。

    他自己吃了些剩饭,就开始翻译书。

    农桑通决他已经翻译完了,现在在翻译百谷谱。

    他和老婆商量的结果是,先尝试一下稻田养鱼。

    毕竟这个在现代农业里,做的还是很成功的。

    虽然他们不知道具体怎么做,但是看过农桑通决里的养鱼篇,决定一试。

    关于怎么养鱼,他们已经有概念了,剩下的就是尝试了,在实践中摸索经验嘛。

    反正他们会先改一亩水田,就想先试试稻田养鱼。

    毕竟挖个池塘不太现实,他们现在还没那个资本做这个事。

    挖个池塘也要花不少银子,最主要的是他们没有经验,要是贸贸然的干,还真担心血本无归。

    所以现在稻田里实验,最坏的结果就是,一亩稻子颗粒无收罢了,当然还有鱼苗都死了。

    但这个损失,他们还是能承受的起的。

    至于那些荒地吗,打算先修整出来,明年先种些果树吧,至于其它暂时还未做打算。

    等把这两本书好好在研究研究,看看他们这里的气候,适合什么农作物生长,在做决定不晚。

    老杜看大家伙吃的挺香,眼底也布满笑意。

    他没想到孙保财这么实惠,做的鸡蛋汤,鸡蛋放的多菜也足,看上面的油光知道菜油也放了不少。

    这让大家伙心里暖暖的,相信下午干活会更有劲才是。

    毕竟大家伙心里都明白,人家对咱好,咱们更应该好好干才是。

    孙保财家修院墙的消息,也很快传开了,村里人有那好信的,会过来看看。

    这是正事也没啥好说的,顶多是说些酸话罢了。

    只不过纷纷猜测,这孙保财哪来的钱啊。

    他们有那消息灵通的,已经知道了孙保财买地修墙的银子,不是孙老爹和刘氏给的。

    这就叫大家更想不通了,甚至还有人猜测,是钱家给的陪嫁银子,为了让孙保财善待钱七。

    这话就是钱家的儿媳妇听了,都觉得好笑。

    钱家兄弟这么多,要是小姑挨欺负了,她的六个哥哥一人揍孙保财一拳,也能把他打趴下。

    还用得着另外多花银子让孙保财善待。

    最主要的她们知道,就算公婆在宠着小姑,也不会给她十两银子做陪嫁。

    现在大家也开始忙着要收庄稼了,也没那闲工夫在那扯闲话。

    孙保财跟老杜说了,争取先把晒场弄出来,晒场弄好后,还要暴晒几天,才能晾晒粮食。

    这样等墙修的差不多了,他家就开始收割麦子,到时晒场也好了,正好可以直接晾晒了。

    只不过会比村里的其他人家要晚几天。

    嗯,晚几天收割麦子,晚几天晾晒粮食,晚几天缴纳粮税罢了。

    钱家地多人也多,全家十几口子人一起割麦子。

    五十亩地几天功夫全部割完。

    然后是给麦子脱壳晾晒。

    这个时候家里的女人还好些,男人就要连夜用连枷和磙给麦子脱壳。

    钱家相比别人家还好些,自家有牛能用磙给麦子脱壳。

    牛后面拉着石磙一圈一圈的压麦子,自然省了不少人力。

    其它没有牛的人家,只能用连枷一下一下打了。

    钱七用过连枷打谷,干了半个时辰活,腰疼了一个星期。

    王氏也嘟囔了一个星期,说就没见过她这么娇气的。

    从哪以后在也没让她用连枷打过麦子。

    而是让她在家给大家做饭,毕竟她做的饭,家里人还是很认可的。

    后来之所以少进厨房了,一方面是她嫂子多,她娘给每个嫂子都安排了岗位,并且是轮值!

    另一方面就是,她娘觉得她做饭太费油。

    她做一顿饭用的油,别人能做两顿甚至三顿饭。

    所以后来她也就是农忙时,被允许进厨房做饭。

    因为农忙时最累,大家多吃些油水,干活有劲。

    这几天她在钱家,自然是接过了做饭的活了。

    钱老爹看麦子今天能全部脱完壳。

    把钱五叫了过来道:“你去你妹妹家,帮三娃子割麦子,你妹妹这几天在家里帮忙,现在她家要割麦子了,她不方便回去你去吧。等麦子割完了,你回家把牛和石磙弄去,帮脱完麦壳你在回来。那时正好晾晒的差不多了,到时你跟着去县城交粮税去。”

    说完不在理会儿子,径自去忙自己的。

    钱五偷偷在钱老爹背后翻了个白眼,他还以为今天干完活,终于能早点睡觉了,没想到还被外派了。

    知道老爹是心疼小妹,唉,任命的放下手上的连枷,往孙保财家走。

    钱七知道今天孙保财要割麦子,本来不想出来,想帮着割麦子的。

    结果被孙保财亲自送到钱家了。

    这家伙还不经意的跟他爹说了句,今天收麦子。

    当下就明白这厮要干嘛了。

    这是嫌弃她割麦子慢,想换个快的喽。

    但又不能拆自家老公的台,所以只能白了他一眼,才往厨房走去。

    孙保财回来后,直接准备了两把镰刀,拿着去了晒场。

    经过几天晾晒,晒场地面已经结实干燥。

    适合晾晒东西了,他才决定今天收麦子的。

    毕竟在不收割、脱壳、晾晒的话,要是赶上雨季,他这三亩地的麦子就完了。

    看东边荒地被挖的坑坑洼洼,心情更好了,这地终于见到大片的好土了。

    院墙老杜说还有五天左右能彻底完工,那时差不多能晒好麦子了。

    到时交了粮税,就该琢磨赚钱了。

    面对她娘的怒火她能说什么。

    孙家这时分家在她看来未必不好,分了家她和孙保财单独过日子能清净些。

    说实话她的性子,真不适合这里的大家庭生活。

    前世她的工作就是在家里,何曾跟这么一大家子打过交道。

    因成亲的日子定在一个月后,她娘看她看的紧,她现在想出门难了。

    孙保财给她打了几次暗号,她也没能出去见他。

    不过在她娘王氏那里,知道了孙家的分家细节。

    确切的说是知道了孙保财都分到了什么。

    知道他分到老宅和三亩旱地时,她娘跟她又是好一顿说道。

    说孙保财吃亏了,少分了一亩地不说,那房子还破破烂烂的哪里能住人。

    也知道了他们会在那老房子里成亲,而现在孙保财正在修缮那老房子。

    看着纳了一半的鞋底,针脚间隙特大,线还有些不直。

    不懂为何这里要成亲的,非得亲自做针线。

    一只鞋做三天,这得做到什么时候去。

    在说就她这手艺,是不是有点拿不出手啊。

    她娘吩咐她必须做的,还有一大半没做。

    认命的拿起针线继续奋斗吧。

    孙保财这段时间就是忙着修缮老宅,这里太长时间没住人,不只是脏了,还都发霉掉土的,就连屋顶都漏了。

    说实话看到这四处漏风的房子,感觉随时都会塌的房子,他都想扒了重建,奈何钱不够。

    最后只得找了几个玩的好的朋友,来帮他干活。

    把已经快要脱落的墙体,都重新抹了一遍黄泥。

    屋顶重新铺了稻草,总算不漏雨透风了。

    又把院子里都清理一遍,至于院墙把倒了的地方,用石头黄泥垒了下。

    这些朋友帮忙弄好这些,他就没在让他们来。

    他们也要养家,哪能总占用他们时间呢。

    剩下的事他自己慢慢弄。

    看着干净整洁了不少的院子,不由笑了。

    也不知道钱七能不能喜欢这原始的田园风。

    这处房子在红枣村的东北角,北面是紫霞山的一处崖壁,东面离着官道近,从他们这里可以直接上官道,不用在往村南绕去官道了。

    不过离河边远,担水太不方便。

    在加上还有三亩地用水的地方多,不过好在他爷爷当年在后院打了口井,倒是彻底解决了用水问题。

    想到这里打量了下四周,决定争取今年把院墙重修了。

    要是不修的话,钱七一个人在家他不放心。

    至于修房子,明年看看钱够不够吧。

    进屋看刘氏给他们置办的家什,配上这屋子里黄扑扑的墙,不由感叹真搭。

    前世两人家庭条件都挺好,结婚时什么都不缺,哪里像现在简直是什么都缺。

    分家时他分到了一些杂粮,还有后院的菜地里的菜和三亩地的粮食归他了。

    收拾好看了一圈后,记下缺少的东西,打算今天去县城一趟,把东西都买回来。

    刘氏给他的半两碎银已经花完了,以后在花的都是他自己的钱了。

    把门锁好上了官道后,拦了辆去县城的牛车,花了一个铜板到了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