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七零年代美滋滋 > 45.第045章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045章

    两个骗子倒是商量妥当了, 毕竟只要最重要的利益未损,两人还是可以百年好合的。

    可另一边,堂屋里的唐家人却快要疯了。

    “什么?你还打算娶这个女的?”

    “老四你在想什么呢?她结过婚生过孩子,根本就不像她说的那样!她骗了你!!”

    “你要再娶我不反对,可你倒是挑个好的啊!这世上那么多好姑娘,不行就叫你妈帮你在这十里八乡里挑个能持家的姑娘, 你可不能胡来!”

    “这桩婚事,我是不会同意的!”

    “我也不答应, 绝对不可能……”

    就算亲朋好友都已离开了, 只剩下唐家自家人, 依然可以吵闹成菜市场,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唐家爸妈、爷奶相继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唐红玫虽然没开口说什么,可她的脸色已经说明了一切。至于最小的唐耀祖, 他倒是特别想发表自己的看法, 却被唐红玫制止了,用眼神叫他安静待着。

    总之, 除了两个骗子本身,其他人的意见倒是相当的统一, 全都反对到底。

    见到此情此景, 二桃的面色也是相当得难看,她已经不像刚才那么脸色煞白, 毕竟唐光宗跟她商量妥当了, 至少结婚这事儿是有保证的。饶是如此, 见唐家人一个两个的都摇头反对,她心里除了愤怒和不甘外,还有满满的不屑。

    早先就说了,乡下姑娘都渴望嫁到城里去吃供应粮。可反过来,城里姑娘可不愿意嫁到乡下去。

    就二桃看来,要不是因为唐光宗有个能耐的姐夫,她根本不会将这人纳入考虑的范围之内。结果,现在倒是好,一帮子乡下庄稼汉子,居然还嫌弃上她了。

    不过,二桃还未丧失理智,根据他们刚才商议好的,唐家这头该是由唐光宗自己搞定才对。

    果不其然,就在唐家人吵着闹着反对时,唐光宗示意大家听他说:“爸妈,爷奶,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我好,可我也是真的喜欢安妮,而且她已经怀孕了。”

    怀孕??

    唐妈第一个抢着问:“她不是已经生过了吗?你也有了文哲,她还能再生?”

    “按照计划生育政策肯定是不行的,可她姐姐确实是港城的大富商,我跟她已经商量好了,叫她到时候去港城生,住在她姐姐家里。妈,咱们的政策管不到港城的。”

    “这……”唐妈有点儿懵。

    最近这几个月来,正好是计划生育政策闹得最厉害的时候,不光是县城里人心惶惶,连带乡下地头也没能逃过去。更叫人害怕的是,城里的已育妇女都纷纷结扎了,包括唐红玫。可乡下这边真的做不到,很多女的在这几个月时间里,意外怀孕又被强行拖走打胎,十里八乡类似的情况着实有不少。

    “妈你放心吧,孩子是我的,我还能不为他考虑?对了,她姐姐找人帮她看过了,她怀的是个男孩儿。”

    这话一出,原本就在动摇的唐妈,瞬间改了主意:“那还是生下来吧。”

    一直没怎么开口说话的唐奶奶也跟着说:“对对,男孩儿肯定是要生下来的。生,多生几个才叫好!”

    随着唐妈和唐奶奶的倒戈,唐爸和唐爷爷也开始犹豫起来。本能的,他们不喜二桃,先前是被二桃那华丽的谎言所蒙骗,觉得是自家高攀了她,可现在谎言被戳破了,自然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可她肚子里却怀了唐光宗的儿子……

    别看当初唐光宗前妻未婚先孕,惹得唐家这边很是瞧不上她。可一码归一码,那会儿一来没肯定她怀的是儿子,二来完全没想到后续竟然会碰上这么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现在,一听说二桃怀孕了,还是个男孩儿,唐家这几人纷纷犹豫了起来。

    就唐爸而言,孙子他想要,可这个儿媳却实在是叫人糟心不已。

    “老四,你想没想过怎么跟亲戚朋友说这个事儿?”唐爸实在是狠不下心来不要这个孙子,只得先把话题岔开。

    不提这事儿也罢,一提到这事儿唐光宗就忍不住看了坐在一旁的唐红玫和唐耀祖:“本来自家人知道也就算了,三姐和小弟……”

    说着,唐光宗忍不住低头长叹一声,满满都是无奈和委屈。

    唐爸尤是看重长子,见状不由的再度旧话重提:“我就说他俩一点儿也沉不住气,有什么话关上门来说不行吗?遇到芝麻绿豆大的事儿就到处嚷嚷。现在好了,甭管老四娶不娶她这事儿都没完了,咱们老唐家的脸面都给丢光了。”

    “爸,你说来说去不就是我的错吗?对,我是沉不住气,可你自个儿想想,哥他先前说的有多好多好,我打眼一看,居然是隔壁李二桃!爸你根本不知道,她现在在城南那片名声有多差,猫嫌狗厌的!”

    “你给我闭嘴!”唐爸怒斥道。

    唐耀祖并不想闭嘴,他觉得掀了二桃老底不算错,最多最多也就是说得太快了。可这能怪他吗?谁摊上这么荒谬的事情还能绷得住?反正他是没这个能耐。

    “小弟!耀祖!”唐红玫伸手拉了拉,示意他不要跟唐爸吵起来。

    “可就由着她这么骗了我哥?”唐耀祖不服气,“她骗了人还能进咱们家的门?凭什么?”

    唐爸也有这个顾虑,哪怕自家小五说话再怎么不中听,有句话还是对的。哪儿有被骗了还娶她进门的?可偏生她肚子里有了唐光宗的种。

    见家里长辈们又再度陷入了犹豫之中,唐光宗是又气又急,恨不得把多嘴又多事的小弟拖出去狠揍一顿。

    站在他身边的二桃眼神也极度不善,她还不光是痛恨坏了她好事的姐弟二人,还厌恶上了唐光宗。

    唐家人只知道是她编了谎话骗了人,殊不知她也是受害者。要是早知道唐光宗家里是这么个情况,她说什么都不会沾上来的。鹏城别的不说,有钱人还是很多的,只不过多半人形象都不怎么样,也就是唐光宗了,年轻帅气又能说会道,一开始是她自己主动贴上去的,可不得不说,后来她却是被捧上了天,哄得眉开眼笑的。如若不然,也不会叫人轻易的就得了人。

    最叫她左右为难的还有一个原因,现在全国各地都在搞计划生育,假如她不能嫁给唐光宗,肚子里这块肉肯定是不能生下来的。

    可一旦她去医院流了产,只怕回头就能给她戴上环。当然,她也可以去港城那边流产,要命的是,在港城流产是不合法的,只能去一些地下小医馆里。

    别看二桃其他方面无所谓,对于自己的身子骨,她可是很在乎的,决计不会拿来开玩笑。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能傍住唐光宗已经是她眼下最好的选择了。

    唐光宗的心态也差不多,不是不想找好的,而是二桃已经是他所能找到的人中条件最好的了。

    想起刚才的约法三章,尤其是二桃答应过的关于她姐姐的那部分,唐光宗定了定神,再度开口当起了和事佬。

    “爸,您听我说。”

    唐家的情况一直都是以长子为主,等于他只要说服了唐爸,其他人是不会有意见的。反过来说,对待底下五个孩子,唐爸也一贯只尊重唐光宗这个长子。

    “我很喜欢安妮,现在安妮也有了我的孩子,我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还有文哲,他妈不称职,我总得再给他找个妈,总不能叫他真变成没妈的孩子吧?至于咱们家那些亲朋好友,要笑话的,就算这桩婚事最后没成,也仍旧会笑话咱们家。正好,趁着这回的事儿看清楚那些人的嘴脸,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眼见唐爸面上的神色松动了不少,唐光宗再接再厉。

    “爸,你看咱们现在政策那么严,就算我将来再找个,只要政策不变,再想生孩子也难,就算生了也不能保证一定是儿子。你看安妮,她姐姐在港城有房有产业,到时候想生几个都行,你不就盼着咱们家儿孙满堂吗?”

    子嗣这事儿,终于戳中了唐爸的心。

    思量片刻,唐爸长出了一口气,带着满满的无奈妥协了:“算了,你心里有数就好。”

    唐光宗刚松口气,就听到外头的院门被人敲得砰砰作响,伴随而来的还有他二姐的喊声:“大白天的关院门做什么?开门啊!爸,妈!”

    生怕她大喊大叫的又引来别人,唐妈忙急吼吼的去把院门给打开了,又一再的跟她示意,叫她小声点儿。

    二姐一脸的莫名其妙,看了看唐妈,又望向了堂屋那头:“你们在搞什么?对了,我这一路过来,咋老觉得人家瞅我的眼神怪怪的?小婶儿还跟我说啥,叫我赶紧来瞧瞧,别给打起来了……啥意思?”

    这唐家的人,兴许只是把二姐当做自家比较出息的小辈,可对于唐光宗和二桃来说,那可是金大腿。

    尤其是二桃,她姐是疼她没错,可自打上回收到从家里寄过来的家信后,有阵子对她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再一个,她姐本来就是个主意大的,手头松泛点儿愿意给她点儿零花钱,可大头却是永远捏在自己手里的。

    所以说,想要过上好日子,还得靠唐家这头,确切的说,就是靠唐光宗这个二姐。

    就刚才,二桃还暗暗冲着唐红玫瞪眼睛,扭头她就笑脸盈盈的冲着二姐迎了上去,她的分寸向来拿捏的很好,既不显得谄媚,又给足了尊重,边打了招呼边简单的说了下事情,略过了很多关键性词汇,只提了在商量婚事。

    要是没人拆台,二桃这个说法还是很能糊弄人的,毕竟一般人都想不到还能发生这种戏剧化的事情。

    唯一的问题就是,专业拆台的人还没走呢。

    唐耀祖拿眼四下扫了一圈,发现在场的全是自家人,当下大感轻松,并道:“二姐我跟你说,这人不叫什么李安妮,她叫李二桃,就是那个……你也知道的吧?李平原他闺女,就是嫁给了许建民的那个女的!”

    如果眼神能杀人,此时的唐耀祖怕是已经千疮百孔死状凄惨了。

    不光二桃和唐光宗气到脸变形,连唐爸都恨不得给这个棒槌儿子一棍子。

    “不会说话就闭嘴!!”唐爸有心狠狠收拾小儿子,可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先把大儿子的婚事定下来,“红玫家里不是开店做生意吗?卖卤肉的年里该是最忙活的时候,你俩赶紧回去吧,等家里把办酒时间定下来了再去喊你们。”

    唐红玫和唐耀祖面面相觑,一方面是没想到唐爸会这么直白的赶人,另一方面也是惊讶于大家居然这么快就接纳了李二桃的真实身份。

    是说得还不够清楚?

    还是这年头已经大方到什么事情都可以原谅了?

    真不是他俩歧视离异的,事实上,在二桃离异后的一段时间里,她跟唐红玫走得还挺近的,毕竟俩孩子也就只差了一年,俩人本身年岁也相近,因为孩子的问题偶尔也会说上几句话。

    唐红玫不歧视她离异,甚至可以接受她辞职南下,唯一无法接受的就是她在南下之前卷走了家里全部的钱。

    这人太冷血了,叫人忍不住质疑她的人品。

    “爸,你真的要接受这样的儿媳妇儿吗?”唐红玫还想再争取一下,不想她还未把话说完,她二姐就忍不住抢过了话头。

    “等等!什么叫做她是李二桃?”二姐好歹去看过唐红玫好几次,也没少跟唐婶儿闲聊,偏偏二桃在他们那片太出名了,哪怕二姐并未跟她见过面,却也听说了不少关于她的事迹。

    也许用劣迹来形容更恰当一些。

    眼见二姐的脸色变了,唐光宗忙上前和稀泥:“二姐,你跟安妮认识也有小半年光景了,她的为人你是清楚的。这里头吧,其实是有些误会的。”

    然而,二姐并不想听解释,她只想确定事情的真相:“你是李二桃?我妹夫堂弟的前妻?”

    在二姐的注视下,二桃默默的低下了头,面上一阵阵燥热,喏喏的说:“二姐,我先前有什么做的不妥当的,以后一定会改的。可我对光宗是真心的,我还怀了他的儿子,我是真的想跟他好好过日子的。”

    二姐没说话,又拿眼去瞧自家大弟,等着他给自己一个说法。

    到了这个时候,唐光宗已经没退路了,说白了,只要不想放弃二桃,再追究以前的事情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至于强调自己是受骗上当更是扯淡。

    他只能帮着二桃把事情圆过去,既非出于爱情,更跟责任无关,只是单纯的因为二桃有个富商姐姐。

    好在,比起家里其他人,二姐因为见多了世面,气归气,倒不至于当场爆炸。末了,她只说知道了,又提议先让唐红玫和唐耀祖离开,她则送送他们。

    离开倒是没啥,在场的家人没一个希望把事情闹大,偏唐耀祖又是个管不住嘴巴的人。

    在离开前,唐光宗特地叮嘱道:“这个事儿就先到此为止吧,千万别再往外传了,白叫人家笑话咱们家。”

    唐红玫没吭声,只垂着眼微微点头。唐耀祖看起来很想再说点儿什么,被他二姐一胳膊肘直接给怼回去了。

    等三人离开唐家后,二姐瞅着四下无人,这才叮嘱道:“你俩别插手这事儿,红玫本来就不会跟人吵嘴,身份还尴尬,那个二桃原是你男人的弟媳妇儿,现在又成了咱们的弟媳妇儿,你说啥都是错的,那还有啥好说的?没的讨不到好处,还平白惹得一身骚。”

    “二姐,我……”

    “我知道你是为了大弟好,可你以为他就是清清白白的?啧,我原先还奇怪着呢,那李安妮又不瞎又不傻的,怎么就叫大弟给哄了去。敢情这俩人是互相骗着玩的?得了,爱咋咋地的,反正就大弟那性子,吃亏的也不是他。”

    “大弟也骗她了?”

    “不然呢?编排出这么好的出身,为的就是嫁给一个已婚有儿子的男的?她图什么?这俩人,半斤对八两,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二姐思来想去,还是不觉得自家大弟会吃亏,这点笃定以后,她就放心了,“反正你俩先回县城里,等回头得空了我进城找你。”

    “那我要把这个事儿跟李家那头支会一声吗?说了感觉对不住大弟,可是不说我心里又过不去。”唐红玫一脸的为难,尤其在看到李二桃穿金戴银的样儿后,愈发为李家感到不值了。

    二姐砸吧着嘴,嗤笑一声:“大弟刚才说啥来着?叫你别往外传?那不就得了,你别跟外人说,跟你自家人提一嘴又没啥。行了,我回去了,你俩路上小心点儿。”

    唐红玫答应了一声,坐到了唐耀祖的自行车后座上,姐弟俩空着肚子慢悠悠的往县城方向赶去。

    一路上,俩人也有沟通交流,就唐红玫感觉,二姐也不乐意促成这门婚事,不过依着以往的惯例来看,只怕最终还是得听唐爸的话。偏生,唐爸最看重的就是唐光宗这个长子的意见。

    及至到了县城里,已经是下半晌了。

    姐弟俩都是饥肠辘辘,看着日头已经快落下了,也就没往卤肉店去,径直回家淘米做饭,顺便盘算着等下要怎么说。

    等唐婶儿回家后,还被吓了一跳:“不是打算住一宿明个儿一早再回来吗?哎哟,连晚饭都做好了,你俩啥时候回的?你大弟的新媳妇儿咋样?真有那么好?”

    离异带儿子的男的,找黄花大闺女结婚的不是没有,可对方的条件也太好了,关键是唐婶儿并没有挖掘到唐光宗身上的闪光点,只觉得对方十有八.九是个傻子。

    不是傻就是瞎。只是这话不好直筒筒的说出来罢了。

    “妈……”唐红玫苦笑一声,索性把今个儿那神奇的经历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唐婶儿。

    二姐说的对,唐光宗只叮嘱了不能外传,可唐婶儿是外人吗?既是老唐家的远方亲戚,又是她唐红玫的婆婆,加上二桃早先还是唐婶儿的侄媳妇儿,于情于理都应该告知前因后果。

    至于唐婶儿知道以后……

    “我的乖乖!二桃要嫁给你大弟?她还穿金戴银的?还编排了那么多?等等,她这会儿还搁你娘家待着呢?我出去下,一会儿就回来!”

    唐婶儿用身体语言完美的阐述了什么叫做风一般的女子。

    对此,唐红玫只能默默的目送她窜出家门。

    也不知道唐婶儿在隔壁说了些什么,反正没一会儿就传来李妈杀猪般的哭喊声。筒子楼本来隔音效果就差得很,加上李妈毫不做作、撕心裂肺般的哭喊了起来,没一会儿整栋楼都被惊动了,顺便被迫听了全程。

    “二桃你个杀千刀的死丫头!我就不该把你生下来,生下来也该直接把你丢尿盆里溺死!!”

    “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拔长大,你就是这么对待我的吗?把家里的钱全卷走了,一点儿活路都不给我们留,就算你不管我们老俩口的死活,你也不能不管你弟弟你闺女啊!”

    “李二桃你个没良心的东西!你要是有种回来,我一定打断你的腿!你要是敢不回来,我就、我就……”

    因为李妈边哭边骂,骂人的话还是颠来倒去,有些话甚至是自相矛盾的,可不管怎么样,就算只听了个大概,也知道她这是在骂二桃。

    一栋楼的邻居就纳了闷了,虽然大家都知道二桃不像话,可这事儿都过去多久了?咋突然又骂上了?算算日子,可没几天就该过大年了,这是干啥呢?

    同情心大家伙儿都有,就是吧,比起看热闹更想好好过自家的小日子。

    好在,这个点儿其实就是傍晚时候,下午五点多六点不到,因为腊月天黑得特别早,外头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不过也就是饭点,影响不太大。

    李妈哭过喊过又闹过后,慢慢的也就消停了下来。

    唐婶儿告诉唐红玫,她只简单的提了句二桃在哪儿,没说具体的地址,不过那已经不重要了。试想想,唐红玫都嫁过来那么多年了,邻里邻居的,咋可能不知道她娘家在哪儿呢?更别提当初说亲的时候,媒人还当着很多人的面提过永安公社。

    以前的永安公社,现在的永安乡,再问问唐家在哪儿,冬日里正闲着的村民自然会帮着领过去的。

    只这般,没过两天,唐家就再一次遭到了狙击。

    李妈抱着十金杀到了老唐家院门口,扯着嗓子嗷嗷喊着:“李二桃你给出来!别以为你改了名就能不认祖宗了!就算不要祖宗你总得要你闺女吧?我告诉你,我就算是你妈也没的帮你带孩子的!闺女给你,以后你别进我家的门!”

    撂下这番话后,李妈当着聚过来看热闹的村民面,直接把十金丢到了地上。

    当然,十金已经有两岁多了,就算有点儿搞不清楚状况,站得还是挺稳当的。可等她站稳后扭头一看,姥姥居然丢下她跑了,当即吓得哭着要去追:“姥……姥……”

    “你给我站住,找你妈去,你姥我不伺候了!”李妈喝住了十金,紧接着头也不回的走了。

    略慢一步赶出来的唐妈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等十金眼见追不上了,哭着转过身子时露出满是眼泪鼻涕的正脸时,更是把唐妈吓得两腿一软,直接坐了个屁股墩儿。

    讲句良心话,十金是真的丑,丑破天际的那种丑法。就算她看着还算白净,可一张大方脸直接破坏了整体的美感,再配上跟蘸了墨汁画上去的粗浓眉毛,看着就怪渗人的,偏偏这娃儿小时候看着是浓眉大眼的,长大以后眼睛却反而变小了。

    大方脸,粗眉毛,眯眯眼,塌鼻梁,满脸的眼泪鼻涕,再配上头顶的冲天辫和一身八成新的粉色大棉袄,那样子简直就没眼看。

    机械厂家属区的人兴许是看多了,也看惯了,可头一回看到的唐妈却是着实被吓了一大跳。

    这孩子,长得也太随意了吧?

    没等唐妈缓过来,就有热心的村民告诉她,这孩子是你家老四新媳妇儿的闺女。

    一瞬间,唐妈的脸色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有心不承认吧,可人家都把孩子丢家门口了,又听相熟的相亲口口声声说对方提到了“李二桃”,再回想一下前几日听自家那不省事的小儿子提到的事儿……

    得了,这丑孩子大概就是她后孙女吧。

    这么多人瞧着呢,唐妈就算再怎么不情愿都得先把孩子接到屋里来,不然那么冷的天,万一冻出个好歹来,又得落个不是。

    不提唐家那头被这个意外到来的孩子闹得那叫一个鸡飞狗跳,单说李妈这边,在丢下十金跑掉后,她越想越心慌,生怕又跟上回送到许家一样,没把孩子送走还落了个一身毛病。可再一想到,她在家里省吃俭用了这么多年,二桃一转身就把家里全部的积蓄都卷走了,当闺女的这么无情,她这个当妈的又凭什么帮着带孩子呢?又不是她李家的娃儿。

    边走边自我安慰着,李妈总算忍住了没回去要孩子。

    可惜,好景不长,就当天傍晚,二桃就又把孩子送回来了。

    这事儿,唐红玫本来还不知道,毕竟她们婆媳二人白日里都是待在店里的,包括唐耀祖也是,忙进忙出的,根本就没工夫回家。尤其帮忙的柳舅妈家里有事儿提前走了,整个卤肉店是忙得不可开交,仿佛食客们突然发现县里头还有如此上等美味,争着抢着也要买到手。

    还是许学军看到了这一幕,他干脆没进家门,转个身儿就去了卤肉店这边。

    许学军是下班回家的途中顺便去接了胖小子,还听了老师好一番叮嘱,直道胖小子太淘气了,今个儿还生生的说哭了班上的一个同学。

    这事儿吧,许学军真没辙儿,除了瞪了胖小子好几眼后,他也只能在心里盘算着待会儿怎么跟亲妈和媳妇儿说这事儿。结果,万万没想到的是,还没回到家就看了这么一出大戏。

    “爸,咱们不回家了?”胖小子有点儿懵,他都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晚上被妈收拾了,兴许还会被罚不准吃肉,可怎么突然变成连家都回不得了?

    只是跟小伙伴吵架吵赢了,顺便把对方弄哭了而已,连家都不叫回了,这是不是有点儿太过了?

    胖小子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中,哪怕他刚才发问了,也不觉得自己能够得到回答。

    事实上,许学军他回答了:“咱们身份尴尬,避开点儿。”

    他的意思是,李二桃原本是他堂弟许建民的媳妇儿,现在又嫁给了唐红玫的大弟,卡在中间的他们小夫妻俩是要多尴尬有多尴尬。更要命的是,按着一般的传统,十金是许家的孩子,应该是由许建民来抚养的,偏偏当时二桃刚生下孩子还不是很久,正是母爱最为泛滥之际,一个舍不得就把孩子留下了,恰好合了许家的心意,却也造成了现在这番局面。

    李家的家事究竟应该怎么处理,许学军不想管也管不着,他只能默默的先避开。

    可惜,他的解释胖小子听不懂,至少在短时间内,胖小子是理解不了什么叫做尴尬的。

    等父子俩赶到卤肉店时,太阳已经下山了,今个儿因为从早到晚生意都很好,唐红玫特地多卤了一锅。饶是如此,现在也已经卖得差不多了,唐婶儿正站在窗口前,高声劝排在后头的人明个儿赶早。

    其实,卤肉店就算平日里生意再忙,真正忙活的时间段也就两个。

    一是午饭前,二是晚饭前。

    这会儿不就是快到饭点了吗?想着就快过年了,也该买点儿好吃的叫家里人高兴高兴,自然而然的,卤肉店的生意愈发兴旺了。

    见许学军领着孩子往店里头挤,还有一些眼生的顾客不乐意了。

    “我说你怎么不排队呢?挤什么挤,都要是跟你一样,还不得乱套了?”

    “还领着孩子呢,也不想想咋给孩子做个好榜样。看啥看!去排队啊!说的就是你!”

    “就是!太不像话了!”

    许学军无奈的看着声讨他的那几人,还没等他开口,胖小子先炸了:“这是我家的店!肉肉都是我妈卤的!”

    唐红玫已经开始收拾厨房了,最近因为天色暗得早,天又冷得很,大家都想忙活完了赶紧回家。因此,在看到唐婶儿和唐耀祖忙得过来后,她就进厨房该洗的洗,该归整的归整,估摸着等她干完,外头的卤肉也该卖完了。

    尽管唐红玫完全不知道外头发生的事儿,可站在店里柜台后头忙活的唐耀祖倒是听到了外甥那熟悉的声音:“胖小子来了?诶,姐夫!”

    有唐耀祖开了腔,几个食客瞬间就改了口。

    “哟,原来是唐婶儿家的女婿啊,小伙儿长得挺精神的,在哪儿上班呢?哦,机械厂啊!”

    “小伙子真是好福气,你丈母娘和媳妇儿都那么能干,小舅子还是个勤快的,还有俩儿子,多叫人羡慕啊!”

    许学军:…………

    等等,大妈大婶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做唐姐家的女婿?

    可怜许学军本来就嘴笨,偏偏开口说话的那两人本来就快排到了。没两句话后,就轮到她们了,生怕后头的人抢了先,她们赶紧跟唐耀祖吆喝要啥要多少,转身就拎着卤肉走人了。

    那动作,怎叫一番行云流水,反正完全没给许学军说话的机会。对了,在临走之前,那几人还不忘向许学军投了个羡慕又带着点儿意味深长的眼神。

    啥意思自个儿领会吧。

    等罪魁祸首走得都没影儿了,许学军更迷茫了。其实吧,哪怕人家还没走,他也不可能跑去质问,就是觉得特别荒谬,又有点儿好笑。

    等这一拨人都走干净了,憋了半天的唐耀祖一个没忍住就趴在柜台上哈哈大笑。要不是生怕把玻璃台面给砸坏了,他还想捶桌大笑呢。

    刚把窗口收拾好的唐婶儿,乍一听到这么疯狂的笑声,被唬了一跳的同时,当下就没好气的喷道:“一惊一乍的这是干啥?捡到金子了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唐耀祖继续大笑,止都止不住。

    听到外头声儿好像有些不太对,唐红玫打开厨房的门,探出头来:“怎么了?”

    “姐……哈哈哈哈姐啊!我的三姐哟,刚才有人说……哈哈哈哈!说我姐夫……哈哈哈哈我不行了!”

    唐婶儿和唐红玫婆媳俩,用一模一样的眼神看向笑疯了的唐耀祖,那眼神似乎在说,这孩子傻了吧?

    最终还是许学军帮着解答了,更确切的说,是复述了一遍刚才那两位大妈大婶的话。

    终于知道了前因后果的婆媳俩,先是对视一眼,而后也跟着大笑了起来。

    还真别说,兴许是因为许学军待店里的时间不多,好多慕名前来的食客真的不知道还有他这个人。

    更巧的是,店里聚集了一窝姓唐的。

    唐婶儿婆媳俩就不用说了,唐耀祖也姓唐啊。柳舅妈倒是不姓唐了,可她男人姓唐,早先就有熟人路过看到了她,管她叫唐大妈。

    撇开还不会说话不会走路的皮猴子,整个店里,简直就是唐家天下。

    再加上唐婶儿本来就特疼儿媳,但凡有啥好吃好喝的,就紧着她。一来二去的,也难怪别人会误会了。

    最初是许学军帮着解释,解释完毕就变成了目睹一场笑声集结,紧接着唐婶儿反过来跟他解释,还是边笑边说的那种。最后……

    许学军一脸的怀疑人生,为了把话题岔开,他不得不提到了在自家门口撞到的事儿。

    提到李家,唐红玫不由的无奈了:“好好过日子不成吗?怎么就非要闹成这样呢?”

    好像整个李家,从李爸李妈到李桃、二桃、李旦,包括最小现在还看不出来品性的十金,似乎都是爱闹腾的主儿。也许李爸是唯一的特例吧,可就算他本人不想折腾,也架不住他媳妇儿太能折腾。

    唐婶儿也是这么认为的,她还提到了已逝多年的李奶奶。

    “他们家就跟祖传的一样,一个两个的就爱瞎折腾。桃儿那孩子就不说了,也是个苦命的,总算现在把日子给过顺了。你说二桃她闹啥?讲人情,十金该是她爸养着,讲法律,既然当初二桃非要,那当然该叫二桃养着。”

    顿了顿,唐婶儿总结道:“不管了,横竖也是别人家的事儿。”

    严格来说,二桃跟唐光宗还未摆酒,可这却是迟早的事儿。好在,上回听二姐那话,大意就是叫唐红玫和唐耀祖只管好自己就成,别掺合进去。

    一个已出嫁性子还软和的姐姐,另一个则干脆是弟弟,确实不好多插手。

    算算时间,那头应该已经消停了,唐婶儿索性就唤大家伙儿先回去。隔壁家的再怎么折腾,总不能叫他们有家回不得吧?

    “妈,我也想吃肉肉。”胖小子先前叫大人们都在说事儿,便凑到了正在摇篮里开心得拍肚子玩爪爪的弟弟皮猴子跟前,可很明显,皮猴子一人就可以玩得很好,并不想理这个傻哥哥。

    得不到弟弟的回应,胖小子转了一圈,直接抱上了妈妈的大腿,仰着小胖脸,可怜兮兮的瘪着嘴,委屈唧唧的央求着:“肉肉,妈妈,胖小子想吃香喷喷的卤肉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