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总有人逼我和仙君谈恋爱 > 93.情死心灭

93.情死心灭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就是传说中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防盗章别说话吻我!】

    这一句太阳下山了, 可终于是把他那颗贪睡的魂儿给叫回来了。瑶山哼了一声,摆动了一下睡僵的手脚,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便看到了卢文栋带着些许羞意的脸。

    卢文栋见瑶山看向自己,不好意思地退了一步,说:“太阳要下山了,趴在这里容易着凉的。”

    瑶山对他点点头, 发现了身上的衣袍,心中疑惑这衣服是哪里来的。再看卢文栋目光闪烁, 混合着些许羞赧, 便以为是他给自己披上的。他收起衣服站起来, 对卢文栋温柔笑道:“多谢你叫醒我。”

    “不,不用,”卢文栋摆摆手,“我刚好经过这里, 就过来看一看。想不到运气这么好, 就找到你了。”

    瑶山哦了一声,又道:“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记得这两日不是封仙大典吗?”

    卢文栋苦笑一声:“唉, 封仙大典……出事了。”

    出事了?瑶山一愣。

    自己刚祝仙君殿下可以尽揽人才,这封仙大典就出事了。

    莫非我是一张乌鸦嘴?

    “侍主?”

    “哦, 抱歉, ”瑶山回过神来,歉意道:“乍听到这个消息有些反应不过来。我们里面说话吧。”

    卢文栋点点头:“侍主请。”

    茱萸和青麻还没有醒, 瑶山只能自己一个人招待客人。奉上了灵泉水, 瑶山请卢文栋坐下详说。

    “唉, 也是无妄之灾。原本我和师兄弟都在八重天的引门处等待,只管到了时辰就可以封仙了。我闲着无聊,刚想转头和身后的师兄说话。哪里想到眼前一黑,原本站在我身后的仙僚们全都不见了。再一看,地上空中全都是血……”

    瑶山啊了一声,面露惊讶。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旁边的人叫有魔物,然后便是金甲卫把前后都围了起来。之后仙奉仙官都来了,听说仙君也来了。还有受伤的人也被带下去疗伤。”

    “卢兄可无事?”瑶山关切地问。

    触及到瑶山的目光,卢文栋有些不自在地嗯了两声:“我,我没事,我什么都没看清呢,哪里会有事。”

    “那便好,可惜出了这样的事情封仙大典也办不成了。”

    “何尝不是?我也不愿留在八重天,就干脆下界来。等什么时候妥当了,我再回去。”

    “自然如此,”瑶山点点头,立刻安慰说:“以亓涯仙君之威,一定能还你们一个公道的。”

    “公道,”卢文栋苦笑一声,也不知是嘲还是悲,“这公道还不如不还呢。”

    听出他话中有别意,瑶山收轻声音问:“怎么了?”

    卢文栋沉默了一会儿,再说出来的话已经充满了怨愤!

    “我师门伤亡最为惨重,近乎死绝!便是幸存下来的,也是……我一个师弟被咬没了半边身子,只能吊着魂,苟延残喘的等着续命。谁想到,谁想到!”

    他怒恨交加说不下去,瑶山默默将水杯推递过去。卢文栋深吸一口气,压抑着情绪道:“谁想到他们竟然污蔑我师弟是被魔物附身。魔物借他进入天界,害死了其他仙人!”

    卢文栋气得浑身发抖:“分明是他们仙魔不辨,封仙大典纰漏尽出,竟把这责任丢在我那无辜师弟身上。我想要争辩,竟被训斥推开。如今,我那可怜的师弟被带走,生死不明……”

    同门被冤枉带走,简直就是雪上加霜。卢文栋当时好是抗争了一番,依旧没能阻止上仙的铁面无情。然后在周围人的窃窃私语,议论纷纷之带着满心的愤恨离开了。

    听了他的遭遇,瑶山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只能沉默陪坐。卢文栋低着头,吸了一下鼻子抬起头说:“最叫我想不通的不是这个。”

    “那是?”

    “我想不通为何先祖不愿庇佑同门!师弟伤的那样重,她说带走便带走,丝毫不怜惜晚辈!吾等……我这心……难道她成了仙便忘了自己也是身出玄宗门,若无师门栽培也成不了九重天高高在上的仙!”

    听到这一番激愤,瑶山也知卢文栋现在在气头上了。但他此时如此愤怒,瑶山也不知如何安慰,只好顺着他的话头问:“不知……令先祖是?”

    卢文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道:“正是八重天的芷螺仙奉。听说她是奉了亓涯仙君的命令来调查这件事。想不到这些上仙……如此冷酷无情。我都不知成仙有何价值了。”

    听到是芷螺仙奉,瑶山也不说话了。

    这姑娘分明是喜欢亓涯仙君喜欢到了是非不分的地步。为了她的仙君,丝毫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待。封仙大典出了这样的事,她大义灭亲,草木皆兵简直就是预料之中的事情了。

    鉴于芷螺仙奉给自己添的麻烦不少,瑶山对卢文栋师兄弟的遭遇可以说非常同情了。于是道:“你既然来了这里,不妨在我这里留几日?散散心,解解闷都好。或者,咱们去找舒元喝酒去?”

    发生这样的事情,瑶山确实意外。他看卢文栋此时神情恹恹,便知一番宣泄后,他依旧心情不佳。于是便有意安慰他几句,邀请他在瑶山留下散散心,又或者一起找好友玩乐。

    卢文栋也不推辞,站起来一拜说:“恭敬不如从命,谢侍主收留。”

    “我可没有收留你,”瑶山替他续了一杯水,“只是你之前说过,想要遨游四海。不若就从我这瑶山开始?我自认此处的风景还是能入眼的。”

    “想不到这等期望开始的竟如此仓促。我尚有遨游的机会,可惜了我那些师兄弟,一朝得到如今却是惨死在魔物手下!”

    卢文栋极是愤恨,狠狠一拍桌子!

    瑶山想了想,也觉此事甚为悲惨可惜,只能尽力安慰他说:“魔物闯入八重天,此事上界必定不会善罢甘休。既然仙君都到场了,他一定会还你们一个公道的。”

    卢文栋并不相信这话,沉默一晌,低头一叹:“那些师兄弟本来会是要替他效忠的。如今失去助力,又损了颜面。若换做是我,也要将这些损害我权威的魔物给斩杀了!”

    听卢文栋这口中许多怨愤,倒像是冲着亓涯仙君去的。

    瑶山眨了眨眼睛,心里觉得亓涯也不是那种为了挽回自己的颜面去决断对错的人。毕竟自己做过那么多冒犯他的事,还在大庭广众之下揍了他一拳,亓涯都没把自己怎么样。还说话算话帮自己找到了茱萸和青麻。

    并非是那等不怜惜弱小之人。

    说起来,我好想还没有与他道过歉……瑶山垂下羽睫暗想。

    不过正在这个当口,说这些话有些跑题也无关紧要。毕竟此事之中受伤的并非自己,而是卢文栋,实在不用多说自己如何,否则听上去倒有些像炫耀自己和亓涯仙君不一样的关系——而这正是瑶山最避之不及的东西。

    没头没脑的胡思乱想一番,瑶山摇了摇头把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摇走,再一次说:“卢兄便在这里留两日,我带你去看看瑶山的好风景。”

    卢文栋大约真是对上界有些心灰意冷,垂着头默然应下,不多说话。瑶山照顾他的情绪,将空间留给他一个人待着,自己走到后头去了。

    方才身上那件衣袍他随意放在石台上,现在他捡起来预备收好。瑶山拿着这袍子,心道:自父神去后,除了茱萸青麻便也无人顾我冷暖。卢兄这一举,叫人心中倒也有一二分暖意。若要找真心人,便要找这般会关怀人的才好。二人彼此体贴,方才不生怨怼。

    想到这里,瑶山笑了笑:“若叫父神知道,他会不会夸我一二句?”

    记忆之中,他总记得父神说过自己调皮爱闹,倒不曾夸过自己会关怀人。然而,父神离开这么久,是否想过被留在瑶山的自己也终于从胡闹样子知道要关怀自己,要关怀他人了。

    “……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想这些作甚。”

    瑶山一叹,将手里的袍子放进柜子里,就像是收起一摞散落的记忆一样。

    “我已经不敬了!”那男子喊道,“有本事他进来咬我啊!”

    见自家侍主这么一副样子,茱萸是真的知道这是劝不动了,只好摇着头上的红果子,委屈地说:“好吧,那我就说你病了,在休养。”

    茱萸期期艾艾地出去了,瑶山侍主的另一个侍童青麻端了一杯山泉水过来,递给榻上的年轻男子,说:“侍主啊,这三世情劫才过了两世,还有一世呢。上界肯定不会让您说不干就不干的。这么拖着不是事儿,您得想个法子出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