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采个娘子来养家 > 第244章 244 宋秀秀生产

第244章 244 宋秀秀生产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虽说稳婆见多识广,见过不晓得多少不顾惜儿媳身体,一定要保孙子的人家,可打死她也想不到,这家人想的不是先保孙子,而是先弄死儿媳,后弄死孙子。  既是想不到的事情,稳婆便只当时寻常人家一般处理,说好先保小,但对大的那个也不能不管,救一条人命积一份阴德,到时候大的保不住这家人也不能说她不尽心,若是侥幸保住,这家人还得谢她

    救命之恩。

    她可不晓得,人家完全不想谢这份救命之恩。

    却说宋秀秀自打上晌破羊水,躺在床上白叫唤半日,直到稳婆来才有个人教她该咋办,嘴里咬一条手巾,死扛一波又一波阵痛。

    她原先从来没有这么疼过,就像有人把刀子戳进她肚子里,还要在里头翻滚、捣腾,非要把她的五脏六腑都捣得稀烂才肯善罢甘休。

    疼痛的间隙,宋秀秀早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对她婆婆说:“我要我娘!”

    秀才娘心里有鬼,如何敢请牛氏来坐镇?只哄宋秀秀说:“这就去叫你娘,你忍着些。”

    出来便想到个借口,对稳婆道:“要是请亲家母来,只恐她要保闺女,不顾我孙子性命。我们家香火重要,你明白不?”

    稳婆叹口气,到底是柳家请她来,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宋秀秀已经是柳家人,就是立时死了也得葬在柳家祖坟里,她娘就是来,还能犟得过她婆婆?

    说到底女人命苦,嫁人后就由不得自个儿,运气好生下儿子,在夫家挣个位子,运气不好生产这关先过不去,到时候一领席子裹了埋起来,她儿子打小儿没娘,哪里能记得住她这个人?

    秀才娘一边稳住宋秀秀,一边稳住接生的婆子,两头瞒骗,总算都糊弄过去,宋秀秀以为她娘正在赶来的路上,稳婆以为秀才娘为着孙子不敢请亲家母过来。

    一时宋秀秀又疼起来,宫口慢慢开到四指,稳婆连忙对秀才娘道:“再耽搁不得,我得给她揉肚子去,别的事情你要主持起来!”

    说着洗洗手,赶进去按住宋秀秀的肚子道:“我给你揉一揉。”

    说着便下手在肚子上揉圈子,想改变孩子的位置,叫他头先露出来。宋秀秀这时候正疼得厉害,稳婆手下一用力,登时如同在伤口上又撒一把盐,疼得她眼前一黑,“啊”一声几乎要掀掉房顶。

    秀才娘在门外听得手一抖,暗暗道:莫不是这婆子这时候就要下死手?听这动静,不用我做啥子,她且活不成哩。

    不用亲手杀人当然好,秀才娘也怕损阴德哩,要是宋秀秀熬不过去这个疼,自个儿死了,算她命不好。

    这样一想,秀才娘心里便轻松些,按着稳婆的吩咐去煮一碗红糖荷包蛋,好叫宋秀秀吃了补充体力。

    宋秀秀怀孕期间吃得太多,肚子比人家怀双胎的还大,如今又遇上胎儿脚在下头在上这等麻烦事,稳婆也急得一头汗,不顾她疼得打滚,一把按住宋秀秀双腿,厉声道:“不许动!”  她凶神恶煞,宋秀秀立时给吓住,又被按住挣脱不得,疼得好似有人拿大刀把她一劈两半,也翻不过身去,只得任由稳婆一下下又重又急地按在她肚子上,像是要把早成一滩烂泥的五脏六腑又重揉起

    来再捣烂。

    亏得宋秀秀是头胎,不晓得稳婆给她揉肚子是为这把孩子摆正,还以为孕妇都得经过这一遭,疼急了又叫娘,又哭喊:“我往后不生了,打死也不生了!”

    她自以为叫得大声,实际上稳婆只听见她一声声模糊不清的大喊,全听不清她在喊啥。

    宋秀秀脸上汗水、泪水、鼻涕、口水糊成一团,这模样要是叫小秀才看到,保准又增添一重厌恶。

    小秀才这会儿却看不到宋秀秀究竟是个啥子模样,他正在学里魂不守舍地发呆,一时眼前浮现黄小姐那张娇美的脸,一时耳边又响起宋秀秀杀猪般的惨嚎,手里捏着一册书,半天翻不过一页。

    如今天气已经凉下来,他手里的书却叫汗水洇开一图墨迹,模糊地好似他此刻乱糟糟的心情。

    学里学生不少,有些个学不进去、坐不住的,何先生每常骂他们:“好似凳子上装着针!”这会子柳如龙当真觉得屁股底下坐着的不是好好的凳子,而是一块针毡。

    他心中不住默念:老天爷,你且收了那蠢妇去,叫我得偿心愿。

    许下这等狠毒的愿心,他竟一点儿没觉得有啥不对,只粗重地喘息着,巴望家里突然来人叫他说“你媳妇死哩!”

    他就能装出难过得不行的样子,把那蠢妇埋掉,回头便与黄小姐双宿双飞,好不快活……

    小秀才正想得入神,才想到他和黄小姐携手入鸳鸯帷帐,面上露出痴痴笑容,忽然头上挨一下,却是何先生用戒尺敲他一记:“读书!”

    小秀才连忙回神,假作用功模样,没看两页书,心思又飞到不晓得啥地方去了。

    何先生坐在上头,把底下乱纷纷的一群学生看得清清楚楚,有些个不想管,有些个管不过来,他只好不管。

    他也是太平县人,有秀才功名,考不上举人,便在县城里坐馆,教几个学生。柳老爷听说他的名声,请他来教自家族人,期望再出一两个读书种子,好为柳家光宗耀祖。

    镇上人都管柳如龙叫小秀才,他实际还不是个秀才,只是童生,何先生才是正经秀才。

    依何先生看,青柳镇这地方要出读书种子难得,柳如龙算是这学里数一数二的,但比起自己当初还差些,更没法与柳老爷相比。  只是柳老爷诚心请他,他总得做出一番事业给人看,才不算辜负柳老爷一番心意。因此尽管柳如龙资质平平,他还是花费许多精力去培养他,不说期望他金榜题名,好歹考上真秀才,也算给柳老爷有

    个交代。

    资质差些就差些,心性寻常就寻常,他一个积年的老秀才,再加上做过举人的柳老爷,就不信没法叫柳如龙考个秀才回来……

    柳如龙家里,这时候正乱成一锅粥:宋秀秀中间疼得晕过去一次,又叫稳婆掐着人中掐醒,责令她站起来走路。

    这时候宋秀秀浑身骨头都像是叫骡子踏过,碎成一节一节,哪里还走得动?但稳婆不管,一定要她下地走动,又逼着她吃一碗红糖鸡蛋,说这样才有力气生产。

    宋秀秀一边哭,一边被稳婆拉着在房子里走,恨不得死过去了事,心想,这回要是生个儿子,往后再不生了。

    秀才娘也急得不行:那会子看着她都晕死过去哩,咋又醒过来,还有力气走动?  几个人折腾一天,到散学时候,柳如龙回家,宋秀秀宫口还没全开,人已经没了力气,嗓子早喊哑了,嘶喊出的声音不似人声,倒像是啥濒死的野兽,小秀才在家呆不住,到底指一事出去,到亲戚家

    去借住一晚上。

    柳家这里掌起灯,宋秀秀疼得在地上打滚,稳婆不得不把她拖起来,强令她在地上走动。眼看时间一点点过去,三更才过,一股剧痛袭来,宋秀秀一下子疼到失声,面容扭曲。

    稳婆急忙上前一探,宫口已开到八指多,偏生羊水已经快流完,再这样下去不等生产,胎儿先要闷死在肚子里!

    稳婆晓得再耽搁不得,连忙把宋秀秀扶到床上,叫她叉开腿,又叫秀才娘来把人按住,听她指挥。

    稳婆一边叫宋秀秀用力,一边把手直接伸进宋秀秀身体里,摸着什么东西用力一掏,竟掏出来一条白生生、血淋淋、还在动弹的小胳膊!

    这样的情形是在骇人,秀才娘有些腿软,稳婆暗道不好,连忙把胳膊塞进去,好容易摸到胎儿脑袋,顺着往外拉。

    她满手都是血,宋秀秀疼到连晕死过去都做不到,只觉得整个人被无数把刀子剁碎又合起来再剁碎,连手指头都疼得要死,下身那里早没了知觉。

    稳婆急声道:“这娃娃脑袋太大,出不来咋办?!”

    秀才娘大声说:“保小,保小的!”

    这个儿媳妇早就该死,要是为她的儿子死了,她该知足,往后做鬼也不会回来寻她的不是!  稳婆咬咬牙,抓起旁边的剪子,对着肉就剪下去,刷刷两下剪下来两条肉,看得秀才娘心惊肉跳。好在终于开口到足够大,稳婆也顾不得手底下是个女人的身体,两手都伸进去,夹着婴儿的脑袋就把

    他拉出来!

    洪亮的哭声一下子充满室内,宋秀秀只觉身体里有啥沉重的东西滑出去,她再也撑不住,眼前一黑就人事不知。

    那里稳婆飞快地剪短脐带打个结,在脐带断茬处抹上焙烧过的无根黄土止血,顺手把胎儿放在秤上一过:“七斤五两!”

    她统共也没见过这样重的胎儿,难怪生得这样艰难!

    秀才娘一颗心砰砰直跳,喘着粗气在婴儿响亮的哭声里问:“老姐姐,男娃女娃?”  稳婆一愣,往婴儿腿间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