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太后的现代纪事 > 442章 济施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今后的几日里,李微都是在道观呆半日,在外面游荡半日。身旁的人对她也不敢有所阻扰。

    在外面游荡的这些时日她深入到了百姓中间去,看见了许多酸甜苦辣,发现了这个王朝贫弱的根由。

    她原可以借着自己的身份地位对这些百姓解决根本的问题,但朝中大臣却千般阻拦,不让她有任何的行动,只让她好好的做太后,当好皇帝的养母。

    李微从外面回来时已经一身的疲惫,兰蕙等看了不免有些担心,小心伺候着她。

    采芝更是配了纾解劳累的药材来与李微泡脚。

    好好的泡了脚,采芝又对她细细的按摩过,身子骨才得到了很好的放松。

    “这些天太后总是匆匆忙忙的,但您的身体可是越来越结实了。这样也能回宫了吧?”

    李微看了一眼跟前这个女孩子道:“回什么宫,住在这里潇洒自在,无拘无束的,我才不要回去。”

    采芝听闻又笑道:“是啊,在宫中多有无趣,还是在外面太后您脸上的笑容多一些。就是觉得您成天的跑进跑出,担心您吃不消。”

    “你刚才不是说我越来越结实了么,这都是这些天我跑进跑出的结果。住在外面我确实心情舒坦,宫里的那些忧心事都可以暂时放下了。只是不知皇上可好,公主怎样。”

    一旁立着的晴香忙说:“下午时魏总管来了一趟,捎了好些东西来。还转达了皇上和九公主的问候,听闻他们都挺好,就是很想念太后您。”

    “得了,我不在他们也要自在一些。”

    被采芝伺候一番的确解除了不少的疲乏,同时睡意也袭来了。

    她拥衾入眠,兴许是白天跑的地方多身体困乏的缘故,这一晚她睡得极香甜,连梦也没做一个就到了天亮。

    隔日一早醒来时,日头已经升上来了。

    她依旧换了粗布衣裳,对魏泰捎来的那些锦衣华服一样也没取,总觉得穿着那些宽袍大袖的进出不方便。

    用过早膳后,李微却没有像往日那般跟着道观里的清华师太一道练剑,而是差人请来了清远观主。

    清远观主很快就过来了,对李微施了礼。

    李微道:“观主请坐。”

    当清远观主坐下后,李微便说:“这次请观主过来主要是和您商量一事的。”

    “太后您有事吩咐一声就成。”

    李微谦和道:“在观里住了这么久,给你们添麻烦了,但还是觉得住在这里舒心。采芝都说我身上好了许多,气色也上来了。可能还要打扰下去。另外这些天我总是往山下跑,让你们担了不少的惊吓,我淘气了些,真是抱歉。”

    听着太后这番略有些小儿女的语句让清远心里有些诧异,接着又道:“太后您无需客气。”

    “那好,我就真不客气了。这些日子来我走了不少的地方,也和不少的百姓有过交流,发现不少穷苦的人家连饭也吃不上,甚至还有活活饿死的,所以心里一直有个想法……”李微顿了一下又接着说:“想让道观在山下搭个粥棚,给过往行人施粥,为期……先来十天吧。”

    这不是什么难事,清远观主答应了。

    李微点头道:“多谢观主配合,”接着她又说:“南面那些地都是道观里的吧?”

    清远观主说:“是,一共一百零三亩地。只是观里人数有限,不能全部耕种,有些地都荒芜了。”

    李微才又说:“地荒了怪可惜的,我替观主想个法子吧。”李微喝了口茶,心里早已经有了主意,含笑着与清远观主说:“观主,要不然这样吧。你把南面的那些地租给山下的百姓种吧,道观有朝廷供奉,不缺香火也不缺吃穿,你们象征性的收点租,别给那些百姓太大的负担就成。”

    太后的旨意其他人自然只有遵从的份,清远观主没有二话,只是道:“与其如此不如送给他们种。”

    李微却摇头道:“旨意不行,田里的赋税他们会吃不消,还不如挂名在道观里,你们又不用交税,这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清远观主没有不答应的。

    接着李微又自己拿出一笔银子来交给了观主,让她去准备粥棚的事。

    到了第二天粥棚就搭起来了,李微也曾亲自到场去给前来讨粥喝的人添碗。

    她只是尽自己的所能给这些人一点点的帮助,除了建粥棚,她又让采芝和道观里另一外通医术的道姑一道搓了不少的丸药,施给那些需用之人。

    李微在骊山施粥、施药的事很快就传入了宫中,不说那些太妃、太嫔那些人的反应如何,就说内阁那些老狐狸们听说了,一个个捻着花白的胡子说:“这个太后到了哪里都静不下来,到底是年轻好动。”完全是一副看小娃娃的态度。

    李微依旧过着练剑和走访的简单的日子,在这里她可以打开胸襟去容纳一切,心情自然越来越好。

    十月很快就要过完了,下个月十八是先帝的周年。周年大祭作为太后,作为先帝的遗孀不能不回去,虽然李微心里不大愿意回去。

    留在道观的日子大概还有半个来月的样子。

    这一日她从一个村落回来,她骑在马背上在林间道上慢慢的行着,少有的扭头看了一眼罗崇,并示意他跟上来。

    罗崇极会察言观色,立马跟上了。

    “太后您有何吩咐?”

    “没什么吩咐,只是今天去的那户人家看着心疼,这阵子心里的难过都还没缓过来,想找人说说话。”

    罗崇有些意外,因为太后向来不怎么和他搭讪的。

    罗崇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安静的听着李微的诉说。李微将心里的那些感受、想法一一和罗崇说起。罗崇只是个身份一般的侍卫,他很少开口表达什么意思,但也会偶尔附和两声。

    “太后您去得太远的,明天还是去一处近的地方吧。”罗崇有些担心。

    “近处的都已经去过了,只有去远处。这些天让你跟着我辛苦你了。”

    “奴才不辛苦。”太后都没喊苦呢,他一个大男人万不敢提辛苦二字。

    经过了一条羊肠小道,正要朝那山上而去,这座山是回道观的毕竟之路,翻过这座山就不远了。

    两匹马并头而行,就在李微扭头和罗崇说话时,突然不知从哪里飞出来一只箭嗖的一声,擦着李微的衣服穿过,正正的刺进了路旁的一棵树上。

    罗崇大惊,抽出了腰间的剑,紧张不安道:“太后当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