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官路圣手 > 第294章 关键的女人

第294章 关键的女人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车到县人民医院,何鸿远和王丽雅在急诊室各占了一个床位,值班护士打着呵欠,为俩人挂点滴。

    何鸿远见史冰茹守护在王丽雅身旁,寸步不离的样子,心里暗暗疑惑,向她道:“教官,折腾了大半夜,你也该眯上一眼,过一会儿天就要亮了,有许多事要处理呢。”

    史冰茹面无表情地看他一眼,侧身背对着他,闭目靠在王丽雅身旁休息。她双肩如削,秀背形成一条柔美的下降线条,在纤腰处产生凹陷的弧度,又陡然上翘,将她腰臀处的风姿展现得淋漓尽致,如妙绝的剪影一般。

    何鸿远有着口干舌燥的感觉,想到她在地宫里服了春药后的样子,暗恨自己没多拍两下她的翘臀。以她这样的身手,以后想要抽打她香臀的机会,几乎等于零。

    这女人有着仙子般的面孔,魔鬼般的身材,性情冷若冰霜如冰雕。在他交好的美女中,论长相她能和周荧、肖雪雁匹敌,论气质仅周荧能和她一较上下,论身材她要稍胜周荧、张春月一筹,论个性她比温馨更特立独行。

    他在心里暗暗比较一番,又觉得自己多余,可能她就是他人生的一个过客,此后再无交集,他又何必将她和周荧等女比较。

    想到温馨,他从怀里掏出那把古锁。原本方方正正、平平整整的古锁,中间有一个深深的弹坑,明显地凹陷进去,两头却是翘起,如一条小船一般。它已严重变形,看来想要打开它,是再无可能,不知如何向温馨交待。

    他摸了摸仍在隐隐发痛的胸膛,心里暗暗庆幸,若不是带了这枚古锁,此时他应该躺在太平间里了吧。说起来,这是温馨间接救了他一命。

    他拿出手机,看看时间,才凌晨三点多,便用手机发了一条信息给温馨:你救了我一命。

    然后他又拨打姚大展的手机,让他处理阳光洗浴城案的时候,看看窦虎是否有大问题。这人是条汉子,若无大问题,倒是可以放其一马。

    在阳光洗浴城里,接到屠正伟通报的县公安局副局长缪建勇带着林逢春、孙继平等忠心手下赶到,却被军分区警卫排的战士拦在门口。他拨打姚大展的手机,后者和毕飞宇指派跟着他的一名特战队员一起,从地宫里上来,一边引缪建勇进来,一边汇报道:“缪局,在阳光洗浴城地宫里解救出受贩卖妇女二十八名,目前部队里的同志正设法打开地宫里的一个库房,我们怀疑里边有大名堂。”

    缪建勇没想到姚大展给了他如此大的惊喜。乔海之死,让阳光洗浴城坠亡少女案陷入死胡同。案件由刑侦大队长杨金泉指手办理,便被定性为无名女尸案,实际上就是要撇清阳光洗浴城和死者的关系。杨金泉还故意在局政委施光南面前挑拨是非,将缪建勇插手刑侦大队办案的事,添油加醋地汇报一番。

    施光南活生生被缪建勇抢去了局党委副书记之位,以及其分管的政治、党建工作。而前些时候他从缪建勇手上抢来的刑侦工作,他又不熟悉业务,被杨金泉耍得团团转。因此他这个局政委,成了局里不管事的二把手,只有在和局办主任景小甜一起探讨人体身体结构的时候,才找到局领导的存在感。

    要说施光南最痛恨的人,非缪建勇莫属,又有景小甜、杨金泉鼓动,他便借无名女尸案说事,在局党委会上狠狠怼了缪建勇一把。陈如海更是借机批评个别局领导和部分同志目无组织,工作不科学,严重影响了正常工作开展。

    缪建勇这两天行事低调了许多,对阳光洗浴城坠亡少女案,也不再抱有希望。哪知今夜来了个神逆转,姚大展竟协助军方,将阳光洗浴城这个黑窝给端了,这是从根子上解决了问题呀,阳光洗浴城案、马晓琴失踪案,甚至借机搞倒陈如海,可能都不在话下。

    他暂时不去管姚大展为何有军方这一大援,急切地问道:“抓住阳光洗浴城主事之人了没?”

    姚大展道:“唐老三已被击毙,抓住了保安部经理孙建勇,这人是唐老三的一号手下。阳光洗浴城副总季桃红这边,还要请缪局布置抓捕任务。”

    缪建勇道:“我已经让正伟带着青原派出所的同志们过来支援,等他们到达后,和你们一起行动。”

    几人下了地宫,毕飞宇从唐老三的尸身和孙建飞身上找不到库房的钥匙,直接命令战士以微冲将库房厚实的铁皮木门扫射出一个大洞。

    缪建勇对这群军人的彪悍作风暗暗咂舌,向毕飞宇打过招呼后,跟在他身后进入库房。

    库房仅十余个平方,里边灯光昏暗。正对门的木架子上,摆放着一小袋袋味精般的东西,一些呈粉末状,还有一些呈颗粒状,数量足有三四十包。木架子边上摆着两个墨绿色的铁柜子,交叠在一起,和木架子一样高。

    城关派出所副所长孙继平上前,打开一袋袋子,用手指粘了一点袋子里的粉末,又拿起装着白色颗粒物的塑料袋子观察一下,叫道:“天呐,这么多高纯度海洛因和摇头丸。这阳光洗浴城不仅是黑窝,还是个毒窝呀。”

    一名特战队员砸开木架子边的铁柜子,从里边拿出几只火药枪和几把仿六四手枪。

    阳光洗浴城涉嫌贩卖人口、组织卖淫,还涉毒、涉枪,这案子闹大发了,闹不好会成为省一级的跨年度大案。

    缪建勇很庆幸能参办这样的大案。至少在昌隆县的地面上发生这样的大案,他这县公安局副局长从怀疑阳光洗浴城,到参与办案,都是有作为的表现,那是要在上级领导眼里加分的。

    他让孙继平等人立马着手提审阳光洗浴城保安经理孙建飞等人,直接将这库房当成审讯室。离天亮还有两个多小时,他们寄希望于在早上上班之前,能抓获阳光洗浴城副经理季桃红。唐老三死了,季桃红是关键人物,指证阳光洗浴城的幕后保护伞,只能从季桃红身上入手。

    而且部队官兵完成了任务,随时可能会撤离。以县公安局警察队伍现在的战斗力,他少不得要向上级公安部门请求援助,但总得有个说法。

    窦虎作为唐老三的贴身保镖,率先被提审。可窦虎和唐老三签署的雇用合同,仅为护卫合同,窦虎并未参与到贩毒买卖等活动中去。一旦有这些生意活动,都是保安部经理孙建飞陪同唐老三处理。

    饶是如此,窦虎也被在审讯室里见到的毒品给惊吓到了。他没想到唐老三竟敢干这杀头的罪恶勾当,如今他这贴身保镖落到警察的手里,可免不了牢狱之灾。他暗悔之前没有听从何鸿远的劝告,早点从这是非之地脱身。

    这时姚大展接到何鸿远的电话,见他关心窦虎,便道:“我们正在审讯窦虎呢,他没交待啥问题。若是没有人指证他参与犯罪,我们知道该怎么办。”

    他又向何鸿远道:“兄弟,在阳光洗浴城地宫库房里,发现了大量毒品和一些枪支弹药。这案件闹大发了。”

    何鸿远在手机里倒抽了一口寒气,道:“贩毒、杀人、贩卖人口、组织卖淫,唐老三真是死有余辜。一定要将他幕后保护伞黑挖出来,这些人和实施犯罪的人一样可恨。”

    姚大展关心道:“兄弟,你身体怎么样?”

    何鸿远道:“有点疲倦,现在得好好休息。向缪局交待一下,让他向周县长汇报今夜的情况时,得将我删除掉,否则我要吃大批评。”

    姚大展挂了手机,向缪建勇汇报何鸿远的意思,又道:“缪局,方才这位部队里的特战队队长,是何乡长的铁哥们。”

    缪建勇恍然大悟,想当然地认为今夜之事,是何鸿远请部队的朋友帮忙,精心组织实施的行动。这位何兄弟手眼通天,还这般讲义气,送了这么一桩大功劳给他们。这样的朋友,可真是没得说,以后一定要深入结交,处得如姚大展和他一般,能一起爬墙头冒险。

    他看了窦虎一眼,道:“何鸿远看得起的人,自然不会是作奸犯科之辈。待会儿提审了孙建飞,若是没指证窦虎什么事,便可以放他走。”

    窦虎没想到自己竟有可能置身事外,免受法律惩罚。他知道这是谁的面子,心里对何鸿远满怀感激。

    说起来,他和何鸿远仅两面之缘。而且两次见面,各打了一架,几近于生死相搏,而何鸿远却能仗义助他。这让他怎能不感怀于心?

    他被带出去后,姚大展将孙建飞带了进来。孙建飞双腿被史冰茹敲断小腿骨,被姚大展如拖死狗般拖进来,痛得直哼哼。

    今夜这般光景,孙建飞已死了侥幸之心。他方才被拖出保安值班室时,已见到如死狗般横尸地上的唐老三,又见识到全副武装的部队官兵,早已吓得魂飞魄散。

    他如竹筒子倒豆子一般,将他知晓的一切,交待得一清二白。

    缪建勇从孙建飞口中得知季桃红的住处,马上安排孙继平等人会合屠正伟去抓捕季桃红。

    孙建飞仅交待陈如海、杨金泉之流与唐老三、季桃红交往的皮毛,季桃红这个女人,才是关键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