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和话题女王闪婚后(娱乐圈GL) > 44.第 44 章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补齐百分之八十订阅比例可正常阅读  赵徐归看了下江夜霖, 没有多说什么。不过,自己确实是误会她翻自己东西了。

    没有管那果茶,赵徐归只是伸手去将拼图拿了回来,然后放进了自己的手袋中。

    “徐归,等会儿你打算做什么?”左佳问。

    “没事,大概就是回家待着吧。”赵徐归回答。

    “这样啊,那我们去喝点儿东西吧,怎样?就是上次我和你说过的那个地方,那里挺能让人放松的。”之后,左佳又挽住赵徐归手臂,“反正你现在也没事做。”

    闻言,赵徐归不动声色地抽出了手臂, 本想拒绝, 可是看见不远处有记者以及一堆杂人,她又不好拒绝。

    毕竟, 左佳和她, 是公司策划的商业CP, 两人之所以一起出演这部电影,也是上头的想法。这样, 两个人还可以炒一下热度。

    虽然她是个实力演员,向来都不屑于炒那些, 但随着网络发展, 现在已经逐步变成了一个流量时代。

    当初赵徐归和左佳出演了一部偶像剧, 剧中她和左佳其实并不是什么情侣,而是好闺蜜。但是可能是因为中期男主太渣,所以群众之中就逐渐衍生出了一大堆邪教,站赵徐归和左佳的邪教。

    加上两人的闺蜜戏略显暧昧,然后左佳平时又总是“微博示爱”,而且还在一同参加的一档综艺中对赵徐归百般照顾,所以两人的CP粉越来越多。之后,公司也开始顺水推舟,经营起了她们这对CP。

    毕竟公司是会做出将利益最大化的,有这个机会不用白不用。

    何况,公司一直觉得赵徐归太跟不上时代了,这个综艺不参加,那个真人秀也不参加的,总说什么她只是个演员,负责好演戏就行了,不想去搞小花边。但是其他一些娱乐圈老戏骨都在各种活跃地走流量呢,就她不走,太极端。

    好不容易捞到这么个机会,公司就使劲儿用。没想到的是,效果还不错,群众反映良好。

    现在拍的这部电影,也是赞助商指名要她俩出演的,目的就是为了在赵徐归的名气基础上再叠加一层热度。

    最近她和左佳已经被人频频发八卦传不和,如果她再拒绝,那要是被拍到了传出去,岂不就等于是在打赞助商的脸了?

    若有所思地望了地面一会儿,而后赵徐归又望向江夜霖:“小江,你现在有空么?有的话,就和我们一起去吧。我请你喝,刚刚是我冤枉你了,我赔罪。”

    其实,她就是不想和左佳再混一块儿了。

    江夜霖听完,一开始没有回过神来,紧接着微笑道:“好。”

    对于任何一个可能靠近赵徐归的机会,她都不想要放过。

    左佳在一旁抱着手臂看着江夜霖,简直恨不得伸手掐死那个特大号电灯泡!

    “等一下,我去换身衣服。”赵徐归见江夜霖点头后,便指了指换衣间。

    江夜霖听完,点头,随后就目送左佳和她一道去了。

    进入试衣间后,赵徐归刚换完衣服拉开帘子出来,左佳就从自己包中取出了一盒吃的:“徐归,这个是我前几天托人买到的,你爱吃的那种棉花糖,给!”

    然而,赵徐归看了下后,却回答:“最近牙疼,你自己吃吧。”

    “牙疼?为什么牙疼?你要去看一下医生么?先预约吧……”

    “我知道。”然而,赵徐归却是拢拢头发,随后就打断了她的话。

    “徐归,你最近对我怎么怪怪的?”终于,左佳有些忍不住了。

    虽然之前她们也没有亲密到哪儿去,但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别扭吧。

    可是,最近赵徐归却像是在有意疏远自己一样,这种感觉,实在是有些难受。

    其实,她不光是对江夜霖一个人比对自己好,她甚至对她的小助理,都要比自己上心了。

    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呢?

    好像,就是在愚人节那天自己写了封长信告白后,发生改变的吧。

    可在愚人节的第二天,她就告诉赵徐归,那只是愚人节玩笑了啊……

    不管怎么说,左佳还是有点烦躁和难过。

    江夜霖在外面等了大概十来分钟后,终于听到了高跟鞋由远至近的嗒嗒声。

    过了会儿,一双带有栗色绒布鞋面的脚便出现在了眼前。

    赵徐归的私搭一直都很小清新,而且配色看上去相当温柔,很养眼,今天也不例外。

    江夜霖每次看到她,都会觉得心情变好了。

    三个人离开片场后,便一同去了那家名为“风玦”的清吧。

    进去后,赵徐归就随着左佳一块儿进了一个包厢,江夜霖也自然而然地跟着她们一并走了进去。

    服务生带着和善的笑容接待完毕后,左佳就开始同赵徐归聊起了圈中各种各样的奇闻异事。

    但是作为圈内菜鸟的江夜霖听得不是很明白,也没插嘴。

    就算是能插上嘴,也要慎重,毕竟在圈里也是划分着各种各样的小圈子的,自己要是一不留神“站错了圈子”,那可不太妙。

    何况,左佳不喜欢自己,不能让她抓着这个做文章才是。

    这儿的一切都是藤蔓做的,不过吊顶和桌椅用色不同,但整体色调还是偏棕褐色的。吊灯罩子上上,缠绕着些许枯木枝丫,加上晕染开的暖黄灯光和温柔的爵士音乐,柔情中夹杂着丝丝翻滚的暗潮。

    这种地方,是相当适合用来约会的吧。

    握着放在桌上的玻璃杯子,江夜霖在手中转动着研究起来,却没有喝。

    “这个不合胃口么?我看你好像都没怎么喝。”之后,赵徐归盯着江夜霖玻璃杯中的冰饮料。

    “我其实来大姨妈了……”江夜霖其实是点错了,并且一直到服务员将东西端上来才意识到。但是因为自己不怎么渴,所以就让它放那儿了,也没重新点。

    赵徐归听完后,倒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这一点倒是和网传的不大一样了。都说江夜霖拍戏时幺蛾子和借口都特别多,但这次,并没有。

    “点个热的东西吧。牛奶或者奶茶。还是那句话,你不能把自己身体搞垮了,然后影响到工作效率。”

    赵徐归一边说,一边翻开了点餐簿。

    “好的。你说的话,我一定听。”江夜霖微笑。

    赵徐归看她笑容满面,回答得又十分乖巧,一时间有些哽住,而后展开了另一个话题:“明天要拍的戏,你有好好琢磨么?”

    之后,江夜霖和赵徐归两人就着那些事情聊了好一阵。

    左佳一个人在一边闷头喝着鸡尾酒,赵徐归都不怎么搭理她,只感觉到嘴里的酒越来越苦。

    终于,左佳有点坐不住了,于是拿起包站起身,对赵徐归说了一句:“我明天很早就有事要做,所以今天得早睡,就先走了。”

    “嗯好。”赵徐归闻言,点头。

    左佳没再说话,只是带着包往门外走,走了几步后,又侧过身来望了江夜霖几眼。

    江夜霖知道她喜欢赵徐归,也知道她相当不喜欢自己,大概是怕自己跟她抢赵徐归吧。但是江夜霖并不打算为她绕行。

    除非赵徐归也喜欢左佳,那她肯定不会去插足。可问题是,赵徐归明显也不喜欢她啊,那么,自己还是有必要去给自己争取一下的。

    之后,左佳没再停留,直接离开了这个清吧。

    这时,赵徐归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她的手机套子,也是简洁大方的米色,上头有一朵朵的雪花浮雕。

    看她将手机接起来后,江夜霖就闭上了嘴巴,一声不吭。

    “嗯?那不行,写偶像是我的都筛掉。为什么……因为粉丝给我添加的滤镜都太厚了,我并不如她们想的那么好。而且,粉丝比较疯狂……”赵徐归捏着手机转过头去,压低了声音,并站起身往一边走去。

    但江夜霖天生听力异于常人,还是听见了,不过,仍旧是一脸的懵逼。

    “对,就是这样。她?不,她不纯粹,倘若让她参与到这协议中来,会很难办。两年下来的话,很难剥离。”赵徐归捏着手机,走到一处绿色植被旁边,轻轻舒出一口气。

    不知为何,江夜霖脑子里突然就想到了那个征婚广告贴。

    疯了吧,竟然把这样两件事联系到一块儿来,江夜霖觉得自己脑洞有点大,简直可以去当编剧了。

    “那我先挂了。”之后,赵徐归就挂掉了电话。

    江夜霖越想越觉得有点不对劲。

    两年什么的,协议什么的……总觉得,赵徐归刚刚说的这些话,好像那个征婚广告贴啊。

    “小江,你还要在这儿待么?”这时,赵徐归放下手机,望向她。

    “不了,徐归姐早点回去好好休息吧。”通常对方这么问,也就说明对方想走了。

    “嗯。”赵徐归随后又打量了她一遍:“你和她真相似……所以,我更希望你能把心思放到演技上来,不要搞那些有的没的。”

    “她?”赵徐归口中的“她”,指的是……她还记得医院的事情吗?她说的不会是自己吧?

    “一个已故的友人。”赵徐归看她好像完全不知道这些事,于是摇摇头,“不说这个了。不过还是想感慨一下,我发现我和名中带霖字的,总是分外有缘。”赵徐归收捡了下东西,再次开口。

    听到这句话,江夜霖慌乱的心又像是被强力胶糊住了一样,和名中带霖字的分外有缘?

    难不成她是在怀念医院那段时光,那个友人说的也真是自己?可是等一下,她们当时也并没有太多往来,还够不上友人吧,而且,自己也没死啊!

    江夜霖听罢,略微偏头,注视着她的发丝,浅笑道:“可以……那样当然也是可行的。”

    虽然她并不满足于此。

    始终感觉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江夜霖说的话做的动作,总让人有种猜不透的感觉。

    究竟是在演戏还是不是在演戏?

    感觉她在说假话,但是却又找不到什么漏洞。觉得她说的是歪理,可又觉得是真的有理。

    赵徐归不由想起了传说中的传/销组织。不行,还是得让自己保持一个清醒的脑子。

    随后,赵徐归抽出手戴上墨镜,就转身拉开车门坐进去。江夜霖见后,也随之坐了进去。

    可是,刚刚低头系好安全带,车窗外就传来了刺破苍穹般的尖叫声。

    “徐归徐归!赵徐归!请问是赵徐归吗?!给我签个名吧好吗?!”

    两个粉丝尖叫完毕后,又激动地索求着签名。

    与此同时,一直跟在后面的保镖也急忙打开车门,第一时间赶到了赵徐归车门前。

    赵徐归一怔,抬头望去,只见有两个女孩子正站在车旁,一个笑着冲她招手,还有一个倒是淡定许多。

    见状,江夜霖扭头望向一边,捋了把头发,又推了下墨镜,拇指搁在唇角处,一言不发。

    “徐归!我是你的忠实影迷,喜欢你好久了,你的每部片子我们都有看!拜托了,给我签个名吧!”尽管已经被保镖拦下,然而粉丝却继续睁着炯炯有神的双眼,欣喜若狂地恳求着。

    但随后,两个女生的目光就又落到了江夜霖身上。

    “这不是……”看到江夜霖后,其中一个女生略微蹙起了眉头。

    “笔和纸拿来吧。”而这时,赵徐归开了口。

    她们已经看见江夜霖了,比起逃走,还不如大方签名。

    于是,两个女孩子就立马将江夜霖给抛到一边去,进而兴奋地将笔记本和一只中性笔递了过来。

    将东西接过来,赵徐归低头签好名后,又递还了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好好好!谢谢!”

    拿到签名后,其中一个女生笑得十分灿烂,另一个女生看起来却是神情复杂,道完别离开时,也是走几步又回头看一下。

    她只是陪朋友来要签名的,本身对赵徐归无感,但是很讨厌江夜霖,是非常讨厌的那种。

    因为她始终认为,自己当初参赛时非常喜欢的另一个大赛选手杨淇就是吃了江夜霖的亏。

    看着自己刚刚偷拍的照片,将其放大后,她眉头蹙得更紧了。脱粉还是不脱,是个问题。

    离开那儿后,赵徐归打着方向盘说:“如果被人说出去,也没事。”

    “嗯?”

    “我想好了。娱乐圈最常见的一个词就是炒作。我和左佳在一块儿,是真的炒。和你在一块儿,在一些人看来,也是炒。就算公开,估计也有人不信。而且对于群众而言,可能关注我们的兴趣还要多于我和左佳。”赵徐归边说边思考。

    “嗯。”江夜霖点头。

    这个道理她当然是懂的。

    “至于赞助商什么的,如果说片子还没拍完,我们违约,他们还可能会中途撤资,可是现在片子已经拍完了,他们能做什么?”赵徐归开着车往自己住宅驶去,“不,就算是片子没拍完,他们也不能做什么。主角是我和左佳,我们并没有违约,只是私人互动上没有到达他们的期待而已。”

    “何况,他们虽然是希望我和左佳炒,但也只有选我们为主角的权利。而且,他们也不是要我们真的在一起,只是觉得,可以将电影炒更热乎一点。所以,不管我是跟左佳还是跟你,只要有炒作效果,就合他们心意。都是商人,可能我们俩的事情带来的效应会更合他们心意。”赵徐归说完后,长舒一口气,问江夜霖,“懂么?”

    在她心里,江夜霖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单纯小宝宝。她甚至有点担心自己说出来的话会让江夜霖觉得理解吃力。

    “懂了。”江夜霖微笑。她的笑容温暖且阳光,怎么看,都不像坏小孩。

    “不过,我们的事情如果爆出来的话,你知道会掀起什么样的风波的。”赵徐归望着前方红绿灯,缓缓停下车子。

    “知道。”江夜霖点头。会被骂死。说不定还会有个别极端人士对她做什么事。

    娱乐这个圈,最不缺的就是疯子。

    “那就做好公开的准备吧。”最后,赵徐归说出了这句话。

    江夜霖听完,将手伸到空中,顿了下,而后比了个OK,又缓缓握起,搁在下巴底下。

    她就没什么好怕的。公开了自己可能会吃不了兜着走,但是,在某一方面来讲,她也有理由不分场合地对赵徐归好了呢。

    美其名曰:不让狗仔抓到小辫子。

    “我晚上要飞梁云市,具体事宜等我过两天回来后再说。我先送你回去。”赵徐归说完后,拿起一瓶水准备拧开,可是拧了两下,没拧开。

    “我来。”江夜霖说完,还不待赵徐归开口,就伸手从她手中拿过矿泉水,啪嚓一声拧开后又递了回去。

    “这种事我可以自己来的。刚刚就是手上有点汗。”赵徐归接过去后说。

    “和自己人还客气什么呢?”然而,江夜霖却是笑了下,“尤其是这种时候。”

    赵徐归听完,有点懵,但又无法反驳。

    晚上,江夜霖刚刚一回去,侯墨音就从房间里冲了出来。

    “夜霖,你和赵徐归……你们俩……”握着手机,侯墨音显得无比惊讶。

    “你俩的事情在网上已经闹开锅了。我刚打算给你发消息问问你来着,结果你就回来了。”侯墨音丢掉胶布,拿起手机,一边翻一边朝她走过来。

    “闹开锅……”江夜霖脑中忽地就闪现出了之前和赵徐归一起遇见的那两个女人了。

    随后,江夜霖二话不说,将包从肩上拉下,把钥匙丢进去后,就拎着回到了自己房间中去。

    放下东西,打开手机,江夜霖就登上了微博。

    只见一个叫做“沉迷游戏无法自拔”的人发微博说道:“关键人物:赵徐归江夜霖。地点:民政局。这具体究竟是什么个情况,诸位自己分析吧。”

    下头还附了一张图。

    黑色的车内,赵徐归和她坐在一块儿,后面的背景正好就是民政局。

    这个人发的东西还被不少营销号大v等等给转发了。

    几乎是一瞬间的事儿,群众们就都奔赴前来,吃瓜围观,讨论得热闹无比了。

    夏天的车厘子:“难道她们两个有一腿?!那么,左佳呢?”

    lol□□ile:“卧槽!不会吧!赵徐归怎么会和她搞在一起的?要死了,我不愿相信!”

    与此同时,左佳发了一条只有一个微笑表情的博。

    没有其他任何文字描述,然而却让人感觉意味深远。

    有一个导演在下面评论问了句“怎么了”,左佳则回了句“就是遇到一朵奇葩,没什么,我缓缓就行了,谁的人生没点坎坷呢?”

    但是,两人的这种互动,就等于是直接将炮火架起来对准了江夜霖。

    大众梳理出来的结果大概就是:江夜霖抱赵徐归大腿——两人好上甚至可能领证了——左佳发博表示不爽,说明左佳和赵徐归两人之前确实是在交往——江夜霖后来者居上,是个撬墙角的小三——江夜霖很坏。

    如果说江夜霖以前只是被人想起来了之后偶尔被黑那么几下,热度不低但也不是特别高,那么这一次,她就真的是黑历史全面爆发了,而且几乎霸占了热搜大片江山。

    #江夜霖赵徐归民政局#【爆】

    #赵徐归左佳#【爆】

    #江夜霖在人间有影后节目后台欺辱杨淇#【热】

    #江夜霖小三#【热】

    #江夜霖左佳#【新】

    ……

    说起来,江夜霖一开始被黑,就是因为杨淇。

    当时杨淇被自己在台上pk掉后,过了不久,网上就流出了一个两人私底下排练的视频。

    视频中江夜霖打了她一巴掌,然后杨淇拿手捂着脸,看上去可怜巴巴的。视频只有短短几十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