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春江花月 > 133.第 133 章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晋江文学城欢迎您  但也仅此而已。

    她并没多少兴趣, 听阿弟在自己面前不断地褒扬那个李穆如何如何英雄过人。

    父亲想必已经给予他相应的嘉奖了。无论是什么,都是他应得的。

    她更关心的,还是父亲、叔父、堂兄, 以及……陆家大兄柬之,这些她熟悉的、所关心的人, 他们在战事中,是否毫发无伤, 又到底何日回来。

    她打断了高桓, 问自己想知道的问题。

    “快了!我便是接到伯父的家书,知不日归来, 才来此处接你和……”

    他停了下来,看向一旁的萧永嘉。

    萧永嘉便靠坐在这间水榭窗畔的一张凭几之侧, 张着一只手, 对窗欣赏着自己今早刚染过的一副鲜红指甲, 五指青葱,不逊少女。

    清河长公主不但有悍妇之名,且在嫁给高峤之后, 因生活奢靡而被人时常诟病。

    在洛神幼年的模糊记忆里,母亲一开始似乎也并非如此,后来不知为何, 渐渐沉迷其中。衣裳配饰,动辄花费数万。光是鞋履, 便存了不下百双, 凤头、聚云、五色……各种形制, 锦绣绚烂,金贝踩地,珠玉踏足,奢侈至极,许多放在那里任其蒙尘,根本就未曾穿过。

    平日,她除了偶尔穿着道服之外,其余时候,永远都是光鲜逼人,即便一人独处,也不例外。

    此刻亦是如此。

    阳光从窗外照入,映得插在她乌黑高髻侧的一支蛇形琥珀头金簪闪闪发亮,面庞肌肤,白得透腻,在阳光下闪动着珍珠般的美丽光泽。

    对姐弟俩在一旁的叙话,她看起来似乎浑不在意。

    高桓转向她,恭恭敬敬地道:“伯母,侄儿奉了伯父之命,特意来此接伯母阿姊一道归家去。”

    萧永嘉连眼皮子都没抬:“你将你阿姊接回去便是。我就罢了!来来去去,路又不算近,很是累人。”

    “伯母!实在是伯父信中特意吩咐过的!伯母不回,伯父必是怪侄儿的。何况为了先前那事,伯父对侄儿的气还未消,这回若又接不回伯母,怕伯父更不待见侄儿。伯母,你就可怜可怜侄儿吧!”

    高桓见洛神背对着萧永嘉,对自己偷偷使着眼色,心领神会,急忙又上去哀求。

    这还不算,噗通一声,双膝跪在了地上。

    萧永嘉放下自己那只欣赏了半晌的手,转过脸来,挑了挑一侧精心修过的漆眉,丹唇一抿,笑。

    “六郎,你就知道哄伯母。起来吧,你今天就是跪穿了两个膝盖窝也没用。放心吧,我不回,你那个伯父,不会拿你如何的。”

    高桓虽如同寄养于高峤名下,但在这个有悍妇之名的长公主伯母面前,却也不敢过于肆昵。

    闻言,只好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向洛神,一副尽力奈何的表情。

    “阿娘——”

    洛神咬唇。

    “你要回去见你阿耶,随桓儿同回便是。我这就叫人替你收拾物件去。”

    萧永嘉神色丝毫不为所动,打断了女儿,从榻上站起了身,踩着脚下那片软毛几乎盖过脚背的华丽毡衣,下了坐榻,转身朝外而去。

    衣袖和曳地裙摆上绣着的那片精致金丝花边,随着她的步伐,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洛神望着她的背影,微微发呆,不禁想起数月之前,自己生病后,母亲回来照顾她的情景。

    据她暗中观察,那些天,母亲似是不允父亲与她同居一屋,父亲被迫夜夜都睡在书房之中。內帏仆妇,个个看在眼中,却都装作若无其事。

    好不容易,她终于盼到母亲回来了,还以为父母能同居一屋,没想到阿娘阿耶竟处成了这般模样,丝毫也不避讳家中下人之眼。

    洛神气母亲的绝情,怜父亲的怯弱。此刻见母亲不愿再回家去,虽感失望,但想起上回情景,又有些犹豫了。

    这回若再将母亲求了回去,父母却还是如同上次那般相处,于父亲的处境而言,有些令她不忍。

    阿菊这时插话:“长公主,小娘子的婚事,若不是先前耽搁,早便定下了。如今国事已平,相公一回家中,陆家想必便要求亲于小娘子了。毕竟是儿女婚事,乃头等大事。两家往来之际,还需长公主出面主持诸多礼节。长公主这时不回,怕是不妥。”

    萧永嘉停下脚步,转头,看了眼洛神,不语。

    洛神听到阿菊谈论自己和陆柬之的婚事,便又有些害羞了,低头不语。片刻后,听到母亲道:“罢了,一道回吧。”

    “倘若不是为了女儿,我是再不会回去那人面前的!”

    顿了一下,她又道了一句,语气带着浓重的强调之意,也不知特意是说给谁听的。

    阿菊露出笑容:“自然了。家中嫁女,长公主岂有不回的道理?”

    她附和着,又高声唤人收拾女主人的行装。奴仆立刻忙碌了起来。

    洛神松了口气,上去执住萧永嘉的手,轻声道:“女儿多谢阿娘!”

    萧永嘉的一根雪白手指,轻轻戳了戳洛神的额心:“你呀,阿娘还记得从前刚生出你时,小小一个人儿。那会儿阿娘还在想,我的女儿,何日才能长大,长大了,必是最美的女孩儿。如今一眨眼,你竟就大了。阿娘老了,你也要许人了……”

    她说着,似有些感伤,停了下来。

    “阿娘半点儿也不老!”

    不知为何,洛神忽也有些难过起来,紧紧地捉住母亲另只戴满珠宝戒指的手。

    萧永嘉摇了摇头,自我解嘲般地笑了一笑:“罢了,和你说这些做什么。好在柬之这孩子,我是放心的。走吧。”牵着女儿,出了水榭。

    ……

    洛神随萧永嘉,连同一道回城的数十个仆妇侍女,坐着画舫登岸。

    随高桓一道来接主母的高七早预备好了回城的牛车,一溜七八辆,每辆牛车之旁,跟随了至少四个仆役,尤其最前头,洛神随母亲坐的那辆,车身以香木打造,帷幔绣以金丝银线,气派非凡。

    几十个服侍萧永嘉的仆妇侍女,分坐牛车,首尾相衔,在高家仆役的保护之下,行过前几日城外车道,一路之上,吸引了不知道多少的路人目光。十来个乡间孩童闻声奔来,嬉笑观看,尾随不去。

    高氏本就富有声望,更不用说此次对夏之战,居功至伟。道路两旁那些锄禾农人,知此为回城归家迎接相公归来的长公主车驾,待牛车走了过去,便低声议论了起来。

    “听闻相公惧内,行将半百,膝下却只得一女,至今不敢纳妾……”

    “相公于天下有大恩,皇天若是开眼,怎会叫他绝后……”

    议论声虽低,却还是随风,隐隐约约地传入了洛神的耳中。

    洛神有些不安,飞快看了眼身旁的母亲,见她闭着双目,面无表情,身体随着牛车的行动,微微左右晃动,宛若途中假寐,已是睡了过去。

    高七骑马在旁,也听到了些,皱眉,立刻停马,低声命令仆役过去叱散那些长舌乡人。

    “罢了,天下悠悠之口,你能堵上几张?”

    萧永嘉双眸依旧闭着,只忽然道了一句,语气平淡。

    高七听主母如此开口了,只得继续前行。

    一列车队,不疾不徐,终于进入了皇城,朝着御街附近的高家行去。

    城中街坊,两旁路人,见一列达官贵人所乘的牛车迤逦而来,认出出自高家,更是驻足相望。

    洛神早习惯了长公主母亲的奢侈做派,原本坐在车里,也没觉得有何不妥。快靠近御街时,道路两旁行人越来越多,从悬下的帷幔缝隙里看出去时,见路人无不盯着自己和母亲所乘的这辆牛车,想起方才城外那些村人野夫对父母的议论,心底不禁感到微微的羞耻,又有些难过。

    她悄悄往后缩了缩,靠在身后坐背之上。这时,听见对面传来一阵车轮的辚辚之声,接着,自己坐的马车停了下来。

    “怎不走了?”

    萧永嘉睁开眼睛,发问。

    “禀长公主,那头也来了一车,顶在路上,过不去。”高七在外头应道。

    “哪家的车?”

    “郁林王妃。”

    郁林王妃名叫朱霁月,出身朱氏,为当今许皇后的闺中密友,和萧永嘉差不多的年纪,嫁了宗室郁林王。

    郁林王地位高贵,平日却一心修道,不问俗事,朱霁月便时常出入皇宫。论亲,虽中间隔宗,洛神也是要叫她妗母的。

    洛神之前入宫,也曾碰到她过几回。

    朱霁月的容貌,自是比不上萧永嘉,但生就了一双媚眼,亦是建康有名的美人,据说暗中养了不少的面首。

    萧永嘉一听到这个名字,眼中便露出厌恶之色,冷冷地道:“叫她让道!”

    对面传出了一道笑声:“我还道是谁,这等的气派,原是长公主回城。长公主长年居于白鹭洲,难得回城一趟,如同稀客。妾听闻,高相公不日便也要回,得知想必欢喜,倘若因我挡道耽误了夫妇见面,岂非罪过?”

    一阵风吹了过来,恰将前头悬着的两张帷幔吹开。洛神看了出去,见朱霁月坐的那辆牛车,前头帷幔并未遮挡,车内一览无遗。

    她坐在车中,锦衣丝履,只以一张镶嵌珠翠的幕离遮挡面颜。幕离之后,长眉蝉鬓,若隐若现,反倒更引人想要一窥其容。

    道旁路人,无不争相观看,她却浑若未觉,媚铃般的笑声里,只听她不住地催促奴仆将自己的所乘先让到道旁。

    高七见路通了,急忙指挥驭人继续前行。

    车列渐渐行近高家宅邸。

    洛神悄悄看向母亲。

    她双目落在前方那道遮挡着视线的帷幔之上,肩膀挺得笔直,神色冷漠,面无表情,一只手,却紧握成拳,手背那青色的细细蛛形血脉,在皮肤下隐隐可见。

    今早刚染好的几只尖尖指甲,深深地嵌入了她的掌心,她却仿佛丝毫未曾觉察。

    “阿娘……”

    她有些不安,扯了扯她的衣袖,轻轻唤了一声。

    萧永嘉回过了神儿,立刻松开了手,转头,对着女儿一笑,步摇乱颤,艳光四射:“到家了,下去吧。”

    杨宣说不动李穆收回他那个在他看来绝无实现可能的非分之念,答应了下来,确实是出于一番爱护之心。

    在心底里,他早将李穆视同子侄,唯恐他另寻旁人,到时高峤面前说话不周,见怪于高峤。

    更甚者,平日战场之外,李穆虽一向沉默寡言,比之同龄之人,沉稳了不知多少,但毕竟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又遇到这种男女之事,若因年轻不知事,冲动之下,贸然自己前去求亲,到时万一遭到当面羞辱,实在令他于心不忍。故无可奈何,最后只好应承了。

    杨宣出营帐,眺望了一眼远处那顶内中此刻聚集了当朝诸多大人物的营帐,双眉紧锁,一边想着等下如何开口,一边走去。行到近前,远远听到营房内中传出一阵大笑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