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重生之国民婚宠 > 第一百三十章 质问

第一百三十章 质问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末不知道她该说什么,看着林慧抓狂的样子,只剩下沉默了,原来,什么都不做有时候也是种错误。

    “林末,算我求你行吗?帮我这一次,你和张通达说一下,至少让我给刘家一个交代,可以吗?”

    林末这还是第一次看林慧如此低三下气的样子,心里也是不好受。

    “大姐,你,刘家……刘家对你怎么样?”但凡刘家对林慧有一点尊重的话,估计今天林慧就不会和她这样了,林末知道林慧自尊心很强,这句话问的也小心翼翼。

    可是如此,依旧让林慧变了脸色,林慧的声音戛然而止,看向林末的目光变得自嘲和冷意,嗤笑一声,对着林末说道:“怎么?你现在心里是不是很爽,当初陆尽的事情我那么给你难堪,如今,陆尽站起来了,而我的报应也来了,是,我现在在刘家是过得不好,孩子不是我,老公在外面有很多人,刘家人看不起我,可是,那又怎么样?我最起码在外面风光,最起码在我那些亲戚朋友面前风光。”

    “人这一辈子,有几个十全十美的,即便是你,不也是经历了这么多吗?林末,你现在可以嘲笑我,像当初我嘲讽你一样的讽刺我,可是,算我求你,这一次帮帮我。”

    林慧红了眼眶,别开头,不想让林末看见她的表情,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要经历的,如今的种种难堪,也算是还了当初她给陆尽和林末的难堪。

    林末看着林慧,没有继续张通达的事情,而是对着林慧问道:“你的情况,你在刘家的情况,大伯和大伯母知道吗?”

    林慧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这才说道:“知道又有什么用,以前,我不懂什么叫做联姻,现在,我总算是明白了,不过,这样也挺好的,以前亲戚朋友见了我哪一个不是嘲笑我,现在即便是他们背地里说我,也是因为羡慕我罢了,面上,依旧要对我阿谀奉承,那种感觉也是挺好的,现在,我什么都不需要,我只要张通达能够娶了刘玥,圆了刘玥这个心愿,我在刘家也算是功臣了,行吗?”

    林末叹息一声,格外为难的说道:“大姐,如果是我自己的事情,我肯定会帮你,但是,这是张通达的婚姻大事,不是平常生意场上的事情,不是利益交换的事情,那是感情,我没办法。”

    “婚姻大事又怎么样?在他们这种家庭婚姻不过就是联姻罢了,不需要什么感情,只要有利益怎么都好,我知道你能耐,陆尽也是厉害,大不了你多许诺点张通达一些利益,再加上你们这层关系,恩威并施,我不信张通达不会不同意的。”林慧急切的对着林末说道。

    林末看着林慧,看着林慧精致的面容,看着林慧上万的穿着,看着林慧贵重的配饰,这一刻,林末已经无法将记忆中的林慧和现在的林慧重合在一起了,此时的林慧格外的陌生,差别太大了,果然,钱真的会令人迷失吗?

    话不投机半句多,林末拿起旁边的包,站起来,对着林慧说道:“大姐,还是那句话,有些事情我可以帮你,有些事情我帮不了你,我和朋友之间的感情从来没有什么恩威并施,那是你不了解的,就像我不懂你的价值观一样,我还有事,先走了。”

    林末说完,转头就朝着外面走去了。

    “林末。”林慧站起来,大声的喊着林末的名字。

    因为声音太大,周围的人全部都看过来了。

    林末也不理会,如果只有这件事情的话,那么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说的。

    看着林末是真的不打算帮忙,林慧焦急了。

    声音脱口而出,大声喊道:“林末,难道你也想让我走上林玉的道路吗?”

    林末顿住脚步。

    林慧见林末停了下来,继续说道:“林末,当年二十万对你明明不算什么,可是你却置林玉的困境不出手,导致后来一系列的悲剧,最后,林玉死了;如今,你也想要让我陷入这样的境地吗?明明,这些事情对你而言根本就不叫什么事情,不是吗?为什么你就不肯帮我?”

    “你对一个弃婴都能伸手,你对一个同学都能伸手,你对陌生人都能伸手,为什么你总是对我们视而不见,为什么要对我们这么狠心?”

    “林末,我问你,自从你有了钱,有了权之后,可曾为了这个家,这个家里的人做了什么?你什么都没有做过,就连二十万你都不肯拿出来,最后导致林玉死了,林玉可是你二姐,从小跟你一起长大的二姐,你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走到了一条死路,我呢,我是你大姐,可是你现在依旧这样,不过就是让你和张通达说一句,劝一句,都不可以,你这是打算把我们林家的人都给逼死吗?你也想我死在你面前吗?”

    林末背对着林慧,垂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她心底的伤疤就这么被林慧狠狠的撕扯着,沉默的面容上浮现出一道嘲讽的笑容,丝毫不理会朝着她投过来的众多目光,只留下一句话:“我做了什么,你不清楚吗?是不清楚,还是不想清楚?”

    说罢,林末抬步就走了。

    离开了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果然,咖啡厅越来越令人讨厌了。

    走到外面,林末深深呼了一口气,有些冷冽的温度冒着白气,林末抬步,离开了。

    林慧竟不想,林末竟然真的就这么走了,随即,又觉得这很正常,当初的林末,不也是就是这么从林玉面前离开的吗?

    林慧想不明白,明明他们是最亲近的人,为什么林末能够这么狠心,能够见死不救。

    林慧失神的看着林末就这么离开了,心里唯一的希望就这么没了。

    林慧推开沉重的大门,别墅里富丽堂皇,这本应该是她向往的地方,可是,因为里面的人,林慧竟有一种不想要再踏进去的感觉,她从来都知道,刘家看不起她,她从来都知道,她与她的丈夫并没有什么爱情,而这般的她也确实是不再奢望那些东西了,可是,即便是这样,依旧累的无法呼吸。

    深呼了一口气,林慧走了进去。

    果然,里面一大家子的人都坐在那里,欢快的先聊着,她一进去,气氛就有些变化了。

    刘玥笑着朝着她跑过来,对着林慧问道:“嫂子,你和你妹妹说了吗?”

    林慧低头,面露为难的说道:“对不起啊,林末没有同意。”

    在刘家人面前,她一直是低着头的,就连同谎话也不敢多说一句,林慧有时候也在想,为了那些所谓的表面光鲜,这一切真的是值得的吗?

    刘玥的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直接甩开了林慧手,带着怒意的对着林慧说道:“你林末不同意,还是你压根没有说啊。”

    这样的质问让林慧脸上也有些难堪,毕竟当着这么多人,还有保姆,就这么被自己的小姑子斥责,林慧怎么能不难看。

    而刘家另外的三口人没有一个人开口为她说什么。

    林慧将怒气压了下去,说道:“我说了,也求她了,她不同意,我也没有办法。”

    “不同意,你就继续找她啊,你是她亲姐姐,我就不信这点事情她都不帮你,如果连这点小事情她都不帮你的话,我哥娶你做什么啊?你哥不会下蛋的破鞋而已,要不是因为林末,谁看得上你啊,这点事情你都办不了,还要你干什么?”

    刘玥气的对着林慧直接大骂着。

    这样的词,林慧早就已经听惯了,目光看向她的丈夫,刘洋,听见了自己的妹妹这般,不但没有组织,反而连看向她的目光都带着嫌恶,可是,既然如此,当初为什么还要娶她,为什么不在娶她之前说清楚,如今,到了这种地步,难道还要离婚吗?

    林慧淡淡的说道:“那真是抱歉了,我真的是没有办法。”

    说完,想要回自己的房间,结果被刘玥一个耳光打在了地上。

    林慧猛地抬头,虽然难堪的辱骂声她已经习惯了,可是,她这还是第一次被刘玥打,整个人气的发抖,捂着自己的脸,忍无可忍的说道:“你敢打我?”

    “我怎么不敢,你是个什么东西,敢和我这样说话。”刘玥儿恶狠狠的瞪着林慧。

    林慧目光看向其他仿佛没有看见的三人,嘴角带上了冷笑,站了起来:“既然你们刘家这么看不上我,那就离婚吧,我也受够了。”

    离婚两个字一出来,刘玥刚要说好这个字,结果,刘母就站出来了,对着刘玥故作声势的拍了两下,笑着对林慧说道:“这离婚的事情可不能随便说出口,刘玥也是从小被我们惯坏了,不懂事,你是她嫂子,和她一般见识做什么,她这也是看上了张家的小子,一时没了分寸,行了,你妹妹没同意就没同意吧,你跑这么一趟也是累了,回屋休息去吧。”

    林慧看向刘母的这副嘴脸,心里作呕,可是,这么一会儿的时间她也冷静下来了,是啊,如今的她,离婚这两个字还有资格说出来吗?

    看了一眼坐在那边一直没有什么动作的刘洋,罢了,都是命。

    林慧转头朝着自己的房间走过去了,关上门,外面传来刘家一家人对她的谩骂和评论,林慧顺着门坐在了地上,两行眼泪就这么流了出来。

    紧紧的咬着自己的手,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出来,这恐怕就是她最后的尊严了吧。

    林末并没有直接回到家里,而是打了电话,把张通达给约了出来了。

    张通达过来的时候,林末正在买衣服,各种买,张通达过来赶紧帮林末拿着,看着林末的脸色,得了,这肯定是有事啊。

    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大哥,你这是怎么了?这么情绪化?谁惹你了?”

    “你。”林末直接开口。

    张通达被林末这么一个字给弄的一头雾水,他都好几天没有见林末了,怎么就惹到她了,不过,林末这么一说,张通达更加小心了。

    看向林末,讨好的将自己进来的时候买的奶茶拿了出来,递给林末:“大哥,什么事情,你得让我知道,不知道我没法解释,不解释没法知道错误,不知道错误没法让你出气啊。”

    到底是同桌多年,对于林末的脾气算是摸清了,最起码对于顺毛这种事情张通达可谓是得心应手。

    林末听完,也不逛了,直接坐在人家柜组的沙发上,说道:“还不是你带着我去相亲惹的事。”

    张通达蹙眉,脑袋一转,试探性的问了一句,道:“你大姐找你了?”

    林末点头:“嗯。”

    “什么事啊?”张通达其实大概有些猜测,但是毕竟是猜测。

    林末开口将刚刚的事情和张通达说了一遍。

    张通达只觉得自己的三观都受到了冲击,不禁说道:“我和谁结婚是劝说有用的事情吗?你大姐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估计是被刘家欺负惨了,我常年在京城,对这边的事情也不了解,自从陆尽的事情之后,更是没有和我大姐再有什么联系,就连她结婚的时候我都没有去,对刘家也不了解,你在这边,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林末看向张通达,以林慧的脾气,如果不是非这样不可,肯定不会对她这么低三下四,可想而知,那个刘家在林慧心里不是惧怕就是在意,可是听林慧的意思,显然是惧怕的。

    张通达看向林末,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其实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和刘家没有什么往来,但是刘家在青市的名声不太好,说实话,那天相亲的时候我不知道是刘玥,若是知道我肯定是不会来的,刘玥我也是有所耳闻,不过不多,毕竟,我对八卦也不是很热衷,但是,不得不说,以你大姐的情况,想刘家那种家世是肯定不会娶的,如今娶了,那么为了什么也就可想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