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阴倌法医 > 第三十八章 又至蛟鳞河

第三十八章 又至蛟鳞河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见一盒稀饭和一盒咸菜萝卜干都不偏不倚的砸在了我脸上,瞎子终于沉不住气了,抬脚在掐着我的男人肚子上狠狠踹了一脚:“滚你麻痹!”

    “唉,你这不是找事儿嘛。”静海翻着白眼说道。

    男人被瞎子踹的愣了愣,突然捂着肚子,一下出溜在地上,打着滚的像杀猪一样叫了起来:“杀人啦……”

    很快,周围就围满了起早的人。

    又过了不久,明春饭馆的老板娘也赶了过来,只朝着还在满地撒泼的男人看了一眼,就和他一样,捂着心口躺在地上哭天抢地起来。

    整整一天,我、瞎子和静海都待在当地所属的公安局里。

    我可算是知道,周大龙为什么说我要破财了。

    虽然我出示了工作证,虽然当地法医机构验证,楚婆婆是自然死亡。可那两口子还是撒泼打滚的缠着我不放,说到底就是两个字——要钱。

    后来一个比我年纪大点的法医私下告诉我,楚婆婆在当地还是比较有名气的,专门替人问米招魂。

    但楚婆婆有两条规矩,就是想找她问事,必须得先去门前街的明春饭馆吃饭,得先给钱,然后拿着儿子或者儿媳妇写的单子才能找她问事。

    另外一条规矩就是,一个晚上,她只帮一个人看事。

    这个法医对我说:“这两口子就是俩饿皮虱子,眼里只有钱。早些年还算能按照老太太的规矩来办。这几年越来越财迷,只要给够钱,不管去几个,钱到手就写单子,简直就是把老太太当成赚钱的机器了。”

    他叹了口气,“我虽然不大相信问米这回事,可楚婆婆都是白天开店,晚上问事,那么大年纪了,怎么还能经得起折腾?我说兄弟,你也是法医,你也信问米这回事?不是我说,你这就是倒霉催的,刚好赶上老太太油尽灯枯。就是法律不认同,你也得多少赔这两口子几个钱。”

    想到我昨晚经历的、见到的一切,我没有犹豫的说:“那就赔。”

    “赔呗。”静海细眼转动,看向刚从一间屋子出来的男女,半阴不阳的说:“为富不仁还富不过三代呢,呵呵,两个凭祖荫混日子的白眼狼,有钱都未必有福气花啊。”

    最后经过警察的调解和瞎子讨价还价,我掏了一万块钱了账。

    就这两口子还不肯罢休,一直说瞎子打人,后续要是落下什么病,还得再找我们。

    离开公安局的时候,经过那对夫妻面前,静海停下脚步,笑眯眯的对着两人说了我们所住宾馆的名称地址,然后笑着说:

    “这下,你们总不会担心我们跑了吧?记住,要是觉得身子骨不妥帖,就来找我们啊。”

    出了公安局,瞎子忍不住问静海:“你给他们下降头了?”

    “降头?”静海仰天打了个哈哈,“用不着!自个儿家的孩子得自个儿管,那老婆子虽然只懂些皮毛的蛊术,可她走的时候还是留下不少‘好东西’。那些东西我看不上眼,来之前,就都放在那小两口身上养咯。”

    我和瞎子面面相觑,同时打了个哆嗦,都想不出他说的‘好东西’是什么。

    上了车,我给窦大宝打电话,他和王希真已经把季雅云一行人接到了宾馆。

    不过窦大宝告诉我,他接到人的时候,徐秋萍已经又‘变回’了董亚茹。

    我一阵头大,就说回去再说。

    车开到半路,瞎子的手机响了。

    他也是折腾了一夜,没什么精神,随手把电话接通,点了免提,丢在驾驶台上。

    电话是段佳音打来的,一接通就问:“你现在在哪儿?”

    瞎子疲惫的说:“刚忙活完,在回宾馆的路上,我明天一早过去。”

    “你们上次在那列火车上的人现在都在一块儿吗?”段佳音有些急切的问。

    瞎子回头看了一眼:“其他人已经接到宾馆了,孙禄没来。”

    “赶紧让他过来,要不然你们这趟要有大`麻烦了。”

    我和瞎子相对一愣,瞎子问她是怎么回事。

    段佳音却显得很急躁,只让他赶紧通知孙禄赶过来,然后一起去蛟鳞河。

    瞎子挂电话的时候,我已经拿出手机,拨出了孙屠子的号码。

    在接到季雅云第一个电话的时候,我就有种感觉,那个‘徐秋萍’的来历似乎很不简单。后来越想越觉得,段四毛让他们赶着来东北找我,似乎是有什么不寻常的事要发生。

    现在,段四毛的表现明显有些反常。

    她越是这样,我觉得心里不踏实。

    反正局里平常也没什么事,不如就让孙屠子来一趟。

    毕竟上一次的东北之行,是他最后和我一起经历了那段最诡秘的经历……

    回到宾馆,见到季雅云一行,那女人果然又变成了董亚茹本人。问她什么都是懵懵懂懂的回答不上来。

    我只好问季雅云他们,‘有人要杀她’是怎么回事?

    桑岚和她父亲纠结着说:是那个叫徐秋萍的女人自己说的,说她如果再不离开,一定会出事,到时还会连累其他人。

    我听得直皱眉,这叫什么事儿啊?

    季雅云却说,她相信徐秋萍说的话,说自己这几天心里也总不安生,只要一出门,就感觉像是有人在盯着自己。

    她还想说什么,被我不耐烦的打断了。

    现在基本上已经能证明,‘借尸还魂’的根本不是什么徐秋萍。

    这个不速之客究竟是什么人?她在搞什么鬼……

    我说先不管旁的,我去找静海来,看能不能先解了半鬼降。

    哪知道静海进了屋,只看了一眼就说:她的降头我解不了。

    瞎子和窦大宝当场就要翻脸。

    “你他妈的耍我们?不是说好只要我们帮你下矿井找宝贝,你就帮她解降吗?”瞎子说着就想动手。

    静海瞪了他一眼,指了指头上被他敲出的包,又指了指窦大宝,回过头对我说:

    “就算是看在小佛爷的面上,能帮我也会帮她。可她现在的情况很特别,我真的无能为力。”

    我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半晌,只能是颓丧的点了点头。

    静海有可能因为没能得到悬魂索记恨我和瞎子,但他莫名的巴结窦大宝也是真的。

    老和尚无利不起早,他能这么说,估计是真没法子了。

    静海忽然对我说:“你费了那么大力气帮那老婆子,她应该不会骗你。她不是说,只要去了蛟鳞河,借尸还魂的事就会水落石出吗?”

    我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放心吧,我和你们一起去,万一她出了状况,也好有个应对。”静海和尚朝着窦大宝露出个近乎谄媚的笑容,转身晃晃悠悠的走了出去。

    当晚我和窦大宝一起去机场接了孙禄。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除了王希真有事,先乘飞机回去,其余人包括静海在内,分乘两辆车直奔蛟鳞河。

    下了车,我第一时间看向董亚茹。

    她也正用我已经习以为常的眼神看着我,并没有什么异样。

    瞎子站在村头往远处看了一会儿,突然猛地倒吸一口冷气,拔腿就往村里跑。

    “他跟段四毛才不见几天啊,有这么想得慌吗?”孙禄摸着下巴说。

    “他怕是没那个闲心咯!”静海朝着瞎子刚才看的方向看了一阵,回过身,面色竟少有的凝重,“这村子要出大事了!”

    我心里没来由的一紧,忙招呼其他人往村里走。

    进了段乘风家的院门,就见瞎子和段佳音正在堂屋门口说着什么,两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怎么了?”我走过去问。

    瞎子看了段佳音一眼,低声说:“今天早上起来,她什么都算不到了。”

    “怎么会这样?”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意思。

    “算得出来才怪,她自己都要大祸临头了!”静海提着嗓子说道。

    瞎子看了看他,居然没有还嘴。

    “佳音,谁来了?”屋里突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爸,是刘炳和徐祸他们!”段佳音忙进了屋。

    “刘炳?徐什么?他们都是谁啊?”

    我和瞎子面面相觑,都有些愣怔。

    进了屋,就又是双双一愣。

    隔着门,就见里屋的炕上盘腿坐着一个人,正一手拿着烟杆,一手端着酒杯,对着炕桌上的两盘菜自斟自饮呢。

    “哟,老丈人,您今儿这么好兴致,一个人喝呢?”瞎子勉强抬高声音说了一句,快步走了进去。

    炕上的人是段乘风,比起上次,他外表又苍老了许多,但人却显得挺有精神。

    “这些都是你的朋友?”段乘风朝外看了一眼,扭脸问段佳音。

    不等他回答,就大声说:“这妮子,有客人来咋不早说啊。这都饭点了,也没准备。快快,快招呼客人坐,我这就上厨房炖菜去。”

    说着,就要下地。

    段佳音忙把他摁住,说菜早炖好了,在锅里,让他别动,她会招呼我们在外屋吃。

    段乘风一听就瞪眼了,说这大冷天的,哪能让客人在外屋喝穿堂风,让我们都进去,上炕吃喝。

    “大冷天?”孙屠子挠了挠头,小声说:“这老爷子是不是……”

    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等段佳音出来,我忙问她是怎么回事。

    竟和孙禄想的一样,自从上次回来,段乘风的精神就一天不如一天。

    瞎子离开后,忽然有一天,段乘风起床后精神竟好了许多。

    可同时段佳音也发现,他的脑子糊涂了。

    除了认得段佳音,旁人大多认不得。

    而且,据段乘风自己说,自从某一年插队到蛟鳞河,他就在这里安家落了户,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曾离开过东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