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快穿之逍遥道 > 第七百三十一章 渡仙

第七百三十一章 渡仙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荒海会如期举行,巽玉阁的阁主站在雾台之上,宣布比试正式开始。

    比试的奖励除了荒海令之外,还有巽玉阁拿出来的一些珍稀灵物与法器,其中,最为引人注意的,是一粒九清丹。

    回清入定,九九归一,能助人直接悟道,而这助人,可助到结元境,也就是除了灵胎明台合真三境的真仙以外,其他境界的修士都可以使用,堪称是真正的仙丹。

    “巽玉阁真是好大的手笔。”成华真人笑眯眯的说道。

    座位比他还上一点的撷英同样笑得温和:“毕竟要赠给荒海会的魁首,不大气一点怎么说得过去。”

    成华真人:“这个自然。”

    除了九清丹之外,雾台之上还放置着一些极品灵珍,这些却不是巽玉阁拿出来的,而是其他的大宗能拿出来的,算是一个鼓励弟子的彩头,太玄宗拿出来的便是一件质量非凡的法宝。

    那法宝听闻还是太玄宗器峰峰主炼制的,功效非凡,只差半步就能够得着仙器之阶。

    巽玉阁的阁主自然不会忘了这位撷英小师叔,颇为自然的向他点了点头,然后道:“师叔安好,不过是一些用来鼓励小辈们的东西,算不得什么,若是师叔有意,不如也来添个彩头?”

    他将手往朦朦胧胧的雾盘上一一,语气带笑的说道。

    撷英面上没有表露出来,心里却有些发愁,师尊赠予他的东西,除了一些品阶极高的用来防身的东西之外,大多都是一些基础的东西,放在这种场合中,有些拿不出手。

    本来他不言明,这些人也不会知道他到底有多少家底,但现在既然的阁主阁主这么问了,他也不能轻易的敷衍过去,毕竟事关面子。

    他斟酌了一会儿,便打算拿出那一瓶师尊特意给他的用来悟道的丹药,这大概是他除了那些防身的法宝之外,最贵重的东西了。

    这一瓶拿了出去,就再向师尊要一瓶,反正师尊一向出手大方……

    可就在他要拿出那瓶丹药的时候,他掩盖在衣袖底下的手突然一沉,手中便突然出现了一样东西。

    他眉头一皱,又很快平复下去,将手伸出,便看到,那赫然是一个玄色的小钟。

    小钟神秘而厚重,隐隐有玄奥的道纹若隐若现,明灭不定的乌光透露出一种万法不侵的气息,正是长离前段时间雕刻的小钟。

    撷英心念一转,就明白了长离的意思,笑容瞬间出现在他的脸上,他拖着这小钟,语气温和的说道:“便以此作为彩头吧。”端的是随意至极。

    小钟一出,雾台之上的所有目光都被吸引而来,众人望着那一个仿佛能阻隔所有劫气的小钟,心中震惊不已。

    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早就听说太玄宗有一样至宝,却无缘亲眼得见,没想到,现在就在这个运势好到能直接超脱的修士手中看到。

    理智告诉他们这是假的,可那小钟隐隐透出来的玄妙气息,却又在告诉他们,这似乎是真的……

    雾台上的气息一时之间浮动起来,气氛安静而又诡异,巽玉阁阁主摸着胡子的手顿了一下,然后脸上带着十二万分惊叹说道:“师叔还说我巽玉阁气魄大,您这才是真正的气魄大,鸿芒钟啊,您就这么拿了出来。”

    鸿芒钟,与寸光笔同位阶的至宝,一直被太玄宗执掌,传言中落在太微仙尊的手中。

    撷英手中这个不一定是鸿芒钟,但即使只是鸿芒钟的仿品,也极为珍贵了,毕竟这个仿品,是太玄宗拿出来的。

    撷英手一拂,那小钟就落在了雾台之上,落于众位修者的视线之中,激起一大片贪婪的目光。

    他们之中,很大一部分人的目标,就是那个钟呢……

    就连一直坐在撷英下首的成华真人心中也不平静,他传音问道:“师叔,您为何将这个拿出来了?”

    撷英:“这可不是我要拿出来的。”

    成华真人顿时不再言语。

    一个小钟,再次让比试场上炽烈的气氛又紧张了许多。

    空气凝滞,虚空之中似有尖利的剑气在呼啸,一道道气势猛的迸发,让坐在雾台上的人满怀欣慰。

    不管最后胜的是谁,宗门后继有人,就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

    身未苍老,心已沧桑的撷英在不过洗尘境的时候,就体会了一把大能的心境,他在心中感叹道,难怪人人都想成为高阶修士,单单是这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就让人无法拒绝。

    落在他的肩上,却无人看见的长离兴致缺缺的看着比试台上那一个个小萝卜头,这样的比试,他已经看了太多,早就提不起兴趣了。

    不过,他看看那个由他亲手雕刻出来的小钟,又不由得有些期待,他可是花了一些心思的呢……

    一场场比试进行下去,不断的有人奇峰突起,又被人打落下去,热热闹闹一场大戏,让撷英大开眼界。他看着众人你来我往,甚至想要亲自下场了。

    不过也就是想想而已,荒海试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不能使用越阶的法器,但某些规矩是约定俗成的,那些突破了位阶的符篆,法器,灵珍必不能用在场中,若是真肆无忌惮的使用那些东西,那荒海会就变成斗宝会了。

    他固然能够凭借着自己的后台赢了那些人获得魁首,但这也太给自己的师父丢份,还是算了吧。

    最后,赢得比试的是一个沉默寡言的青年,看上去年岁大,但偶然间望向小钟的目光却带着热切。

    他的任务与贺如臻的相同,不管这到底是不是鸿芒钟,他都要拿到手,万一这就是任务目标呢?

    荒海试结束,青年与另外两人上得雾台领取那些灵物,他注意到雾台之上有一个修为极低,看上去也没什么存在感的少年,联想到这些时日听到的一些传闻,便肯定了他的身份。

    他想,是不是可以拿他做些文章……

    早就处于众矢之的,被众人觊觎的撷英神情不变,淡定的喝茶,又不是没见过这种人,早晚都会被他师父收拾掉。

    将那个小钟拿到手之后,沉默青年认真的摩挲了一会儿,也没有看出什么门道来,便珍而重之的收起。

    这里大能太多,他不敢明目张胆的联系主神,等荒海会结束之后,他再向主神提交完成任务的申请。

    小荒境如期打开,持有荒海令的人依次进入。

    入口打开的那一瞬,浓郁的凝成了雾气的灵气便飘荡而成,让许多低级修者心旷神怡。

    果然是小荒境,果真是名不虚传。

    而在撷英肩头的长离眼中则是出现了一些笑意,小荒境,可是他亲手炼化的。

    在小荒境的入口再一次闭上的时候,巽玉阁掌门手中出现了一面光芒耀眼的镜子。

    镜身之上镶嵌着各色灵石,流光溢彩,看上去气派非凡,幽蓝色的光芒飘荡在镜面之上,那是接引而来的星辰之力。

    这面镜子,名唤作星庐镜,是巽玉阁特地从太玄宗定制的法宝,就是为了在荒海会举办的时候拿出来炫耀一把。

    只见镜光一闪,小荒境内的画面便折射成一幕巨大的镜像,现于众人的眼前。

    镜像刚刚出现的时候还十分的模糊,表面上弥漫着一层雾气,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楚,但随着镜光又一闪,那一层雾气便被迅速的抹去,进入小荒境的修士所作所为全部都展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极品灵草,稀有灵兽,大能遗迹,一一刺激着众人的心神。

    雾气迷蒙的小荒境,一轮弯月若隐若现的挂着,清冷的月光洒下,非但没有将雾气荡开,反而也让自己变得更为的模糊。

    撷英道:“怎么会是个没满的月亮……”他也就随便念叨了一句。

    可这时,一句冷淡的回答传到了他的耳中:“因为我不喜欢太阳。”这是长离的回答。

    撷英呆了一呆,居然继续问道:“那为什么是弯的?”

    “因为我懒得捏一个圆的出来。”要捏一个完美无瑕的圆月亮出来,可耗费心力了,他才懒得做……

    撷英:“虽说月满则亏,可世人毕竟向往圆满,月亮是圆的岂不是更好?”

    长离:“你觉得圆满又是什么?难道弯的月亮便不能被称作圆满?”

    撷英陷入沉思,这时又听到长离说道:“我手里的月亮,弯的才是圆满的。”

    难道不是因为您懒?

    撷英没敢将这句话问出口,他道:“我还是喜欢圆的月亮。”

    长离:“那我就再教你一句。”

    “什么?”

    “打不过我的时候,别跟我争月亮是弯的还是圆的。”

    说完,撷英便感觉自己储物袋里的灵石都不见了,他顿时老实了。

    小荒境里的情形瞬息万变,一眨眼,这个人死于凶兽口下,一眨眼那个人又被灵草毒死,又一眨眼一个人陷入了幻境,丑态百出,然后被传送了出来。

    见到被传送出来的那人羞愤欲死的表情,撷英不由得感到庆幸,幸好他没有不自量力的进去。

    这时就听到他那活泼了许多的师尊开口道:“这也算是你为数不多的优点了。”语气中似乎还带着些感叹。

    为数不多?师尊,你就不能更诚实一点?如果我就这么点优点,你会收下我?

    他保持着温和的微笑,乍一看上去没什么架子,却透着一种疏离,让人不敢小瞧。

    他感觉,自从拜师以后,自己越来越能透过表象看到本质了,真是可喜可贺……

    小荒境里的修士九死一生,外面的修士却如同在看热闹一般,点评着他们的行为。

    若是里面的人真的支撑不住,可以捏碎荒海令,自然会被传送出来。可若是里面的人死撑着不放弃,宁死不肯放过这一场机缘,那有能力从小荒境中救人的大能也不会出手,哪怕是他们宗门的后辈弟子。

    既然是自己的选择,那无论造成怎样的后果都自己受着,是死是活全看自己的机缘,在小荒境还有退路,在大千世界,可没有半点退路,修真界的残酷在这里就可见一斑。

    朦胧的雾气中,沉默的青年男子艰难的往前走,他手中的钟散发着灼热的温度,指引着他朝着一个既定的方向前行。

    他神情坚定,或者说是坚定到了着魔的地步,眼神看似冷静,实则眼底已经满是痴狂。

    他似乎无意中中了招,而与他表现的相同的,也有许多修士,这些人,占了入小荒境的修士的七成。

    七成,一个夸张的比例,而这个比例还在扩大,因为不知为何,突然有许多的通道连上了小荒境,然后,一个个形态各异的人走了进去。

    仙尊,仙道之尊,超脱于世,却尚未超脱大道,所以长离总归是是不希望这个世界直接玩完的。

    而随着一场场意外的发生,这个世界的法则缺憾也越来越大,若是再这么继续下去,只怕不只是本源流失,连位阶也要不断的跌落。

    位于至宝之阶的宝物必有特殊,其内必定蕴含着大千世界的本源,它们不断流失,大千世界的本源也不断的损耗,以至于法则的缺陷越来越大,而法则缺陷越大,至宝的流失就越快,恶性循环。

    到最后,这个循环再无力断开,形成死循环,然后,世界玩完。

    所以,该补补了。

    而让谁来填补这个缺口?自然是造成这个缺口的人。

    所以,这群心怀鬼胎的家伙不必一次性清理干净,留着循环使用才好,等时间到了,让他们一并飞升。

    优哉游哉的长离饶有兴趣的看着小荒境内的场景,心中无波无澜,多走走吧,等过段时间,像这样的自由行走的机会就不多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踏入了小荒界,也有越来越多的气息被勾连了过来。

    许多人已经意识到了不对,想要逃脱,却被一道至高至远的气息所镇压住,无力逃脱。

    小荒境里,半空中的弯月越来越亮,越来越亮,直到透过湿冷的雾气,照射到了地面之上。

    嗡!

    这一瞬间,众人心神被摄,晕乎乎不知所以然。

    下一刻,冷月皎洁,一座玄色的灵钟悬于天宇之上,与冷月交响呼应。

    呼呼呼,飘荡的雾气一层层的凝聚,整个小荒境,就只剩下了一具具脆弱的冰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