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唐门毒宗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夜,暗涌

第一百三十五章 夜,暗涌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个?”姥姥的眉一蹙。

    “就这么一点毒,子琪能昏倒?哼!”唐九儿眼里闪过不悦之色。

    子琪的天赋可不差,资质平心来说也绝对是上佳,依照她自身的能力,再加上已经开始修习毒功,这毒就是再翻三倍量她也不会昏倒,如今居然能躺在屋里,这不摆明了是装的吗?

    聪明反被聪明误,就是这个意思。

    “想弄清楚无可厚非,可是你这样实在是太冒险了,要是他们在饭食中下的是剧毒,这会儿,我们只怕是损失惨重。”姥姥忧心冲冲,今日这突然的情况真得吓到了她。

    “出了这么个事挺好,整顿有理,防备更甚,他们也不会在这上面绞尽脑汁了,只不过……这次他们根本就没在饭食中下毒,有毒的是餐具,想来你让我以后盯着饭食,怕也是防不胜防。”

    姥姥闻言一拳砸在了桌上:“那……就只能先给他们甜头了!”

    “这是个办法,让他们以为一切都还在掌控之中,就应该还不会到撕破脸的局面。”

    “是啊,撑过了这次试炼,一切都好办了。”

    唐九儿看向姥姥,眼里浮动着隐隐的激动:“您不会是打算……”

    姥姥点头道:“我的身体越发不行了,怕是等不到下一次试炼。况且现在他们太张狂了些,只怕也不会给我们更多的时间。”

    “可是,花柔现在只练到第三层,恐怕……

    “时间不多了,你我没得选。”

    唐九儿咬唇沉默,神情纠结。

    姥姥看着唐九儿那踌躇的模样,突然握住了她的手:“这次试炼之时,我会派一名毒房弟子出去执行任务。”

    唐九儿身子一颤,双眼紧盯着姥姥。

    “先前的药已经吃完了,你亲自配一批‘九日裂心丸’吧!”

    唐九儿闻言不禁眼中泪光山洞,姥姥又捏了捏她的手,喟叹道:“唐门欠你太多,此番……定不负你。”

    唐九儿当即单膝下跪:“门主放心,九儿知道自己的责任,也绝不负唐门。”

    姥姥笑着将唐九儿拉起来:“不过,下次你做这些东西时先给我通个气,还好唐寂没把参蕨放进去,不然搜出两份来,可就好笑了……”

    “什么?”唐九儿惊讶地看着姥姥:“搜出来的那份不是您……”

    “当然不是。”姥姥说完眼里也闪过了不安之色:“这么说那份也不是你……”

    唐九儿摇摇头,此时她与姥姥对视的目光中满是惊讶。

    会是谁呢?

    “真不是你放的?”主厅的密室内,唐九儿抓着琳琳的双肩,神情激动。

    她能够想到的人就是琳琳,可琳琳却说不是她。

    “怎么可能是我?我本身就在闭关,是您喊我出去偷偷把瓷瓶换了就回去,我照做了呀!您压根儿就没提什么参蕨,我更是不知道啊!”

    “不是你,那会是……”话说了一半,唐九儿突然想到了一个人:慕君吾。

    难道,是慕君吾?他看过我毒房的书,更了解过一些毒物,应该是他吧?

    “怎么了师父?这是出什么事了吗?花柔不会还是被陷害了吧?”

    唐九儿皱眉摇头:“别问了,既然不是你放的,这事儿就与你再无关系。试炼的日子近了,咱们抓紧时间,我得再多教你一些……”

    琳琳闻言登时兴奋起来:“您要我参加试炼?”

    “不。”

    琳琳一顿,笑容僵住。

    唐九儿冲琳琳微微一笑:“那是你离开唐门的时候。”

    ……

    唐箫一身疲惫地推门进屋。

    关上房门后,他点燃蜡烛。刚一回身,就看见了一个人,吓得他后退一步,这才看清那坐在座位上的人是姥姥。

    “姥姥您……”

    “参蕨是你放的?”姥姥双眼盯着唐箫,开门见山的问话里已有隐怒。

    唐箫一愣,而后他低下了头一声不吭。

    看到唐箫的默认,姥姥的眉皱了起来:“你是不是已经忘了自己该做什么了?”

    “我没有!”唐箫抬头,一脸正直:“我只是看到有人陷害花柔,就做了我该做的事……”

    “该做的事?”姥姥不悦地打断道:“是四处伸张正义吗?”

    唐箫看得出姥姥已动怒,虽然他心里不觉得有错,但还是闭紧嘴巴不做反驳。

    “箫儿,你可是唐门未来的继承人,不是什么刑堂堂主!你给我听好了,这些事自有人去做,你只需做好……你自己的事!”

    听着姥姥的语重心长,看着姥姥的犀利目光与凝重神色,唐箫心有不甘,但还是点头妥协:“我知道了,姥姥。”

    “别不甘心,也别觉得委屈,你心里得有杆秤,得知道,谁轻谁重!”

    “是,姥姥。”

    就在姥姥训诫唐箫的时候,毒房的东厢房里,子琪和子画也在小声嘀咕。

    “所以,这一次我们又失败了?”

    子画耸肩摊手:“对啊!谁知道那瓷瓶里的毒药怎么就没了?而且灶房里居然还搜出了参蕨,只怕从一开始,就有人在玩我们!”

    “玩我们?”子琪脸色阴郁:“就凭她?”

    “姐,算了吧!”子画撇嘴叹息:“这么多次,咱们没一次得手的,这次……又黄了,我觉得我们还是别和她较劲儿……”

    “你是糊涂了吗?”子琪瞪着子画:“你以为我们放过花柔,就能安生了?”

    子画不解地看着子琪:“不能吗?”

    子琪气恼地捶了子画的肩头:“你傻啊你!毒主这么护着花柔,还私下教她制毒,这摆明了是器重她。如果我们不把她除掉,毒主就不会把我们当心腹,万一我们没机会进试炼之地,凤主会放过你和我吗?”

    子画闻言面露惧色:“那……那我们现在还能做什么啊?”

    子琪沉默着看向西厢房,眼神毒辣。

    ……

    夜虽已深,但今夜注定很多人都无法安然入睡。

    “亏你想到了用取材料说事儿,我以为她会百口莫辩,可惜还不是……”唐诗琪叹了口气,往丈夫的怀里蹭了蹭:“不过,我倒不觉得白搭。”

    “瞧出些端倪了?”

    “嗯,唐九儿那么护着花柔,看来我的推测没错。”

    唐雷此时眯了眼:“参蕨出现在玉参之中,应该是门主出手掩饰。看来,这个花柔对于门主来说,也不一般。”

    “当然不一般了,如果花柔继承了天脉,毒房这个残支就能复兴,门主手里就多了一支重要的筹码,你我可就……”

    唐雷面色凝重道:“你那边查出结果了吗?”

    “运气不好。”唐诗琪叹息道:“当年和她一起出去任务的,全都死了,再往下查,难。”

    “全都死了?什么时候死的?”

    “你问这个干……”唐诗琪不解的表情瞬时变为恍悟:“我懂了,你是怕这些人都是被灭口的?”

    “对于门主来说,保全一个天脉,就算是死上十几个人,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唐诗琪郑重道:“给我两天时间,我会弄清楚的。”

    “不仅要弄清楚这些,还要找找可能和这些人相近要好的,总会有人知道些秘密的。”

    唐诗琪笑道:“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