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水浒逐鹿传 > 第三百七十四章 下马威(求订阅!)

第三百七十四章 下马威(求订阅!)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

    且说高俅派去的官吏在陈桥驿给二龙山的一众将士分发酒肉,赏劳三军。

    谁想这伙官吏,贪滥无厌,徇私作弊,克减酒肉——御赐的酒肉,每瓶克减只有半瓶,肉一斤,克减六两。

    一个小头目,因为作战勇猛,为人义气,侥幸被宋江选入一百单八将之中。

    虽然排名倒数,但这小头目仍引以为荣,处处积极上进,处处维护二龙山这个集体。

    见酒只有半瓶,肉只有十两,小头目指着官吏的鼻子骂道:“都是你等贪官污吏坏了朝廷的恩赏!”

    为头的官员,眼皮一抬,淡淡的说道:“说话要经过脑子,别给自己和二龙山惹祸。”

    小头目呵道:“怕你不成,佛面刮金,也不打听打听俺们是谁,你这等贪官污吏,俺在二龙山时,杀了何止万千,不差你这一个!”

    官员恼羞成怒道:“你们剐不尽,杀不绝的贼,反性不改!”

    小头目大怒,将手中的酒肉向骂他的官员的脸上砸去,随即将刀抽了出来!

    官员被酒瓶砸了一脸血,毫不狼狈!

    其它官吏见状,又见小头目将刀拔出,纷纷呵道:“大胆狗贼,敢伤黄大人,还敢拔刀逞凶,宋江在哪里?”、“腌脏草寇,拔刀敢杀谁?”、“你敢杀我!”……

    小头目也不多话,上前就是一刀,将喊得最凶的那个一刀戳死,然后挥刀连砍带戳,又杀死杀伤了六七人,剩下的官吏吓得四散!

    宋江听闻此事,大骂:“畜生,害我前程!”,然后赶紧将吴用叫来商议对策。

    吴用听了,也是头疼不已,道:“朝堂上的诸位相公,本就不喜我等,如今又出了此事,正好给了他们发难的机会……只得把他斩了,一面缓慢上报、一面派戴宗兄弟速速去找宿太尉斡旋,最为重要的是,勒兵听罪,不可再生事端。”

    宋江道:“理应如此。”,然后命人去将戴宗叫来。

    如此、这般交代了戴宗一番之后,宋江飞马来到陈桥驿。

    那小头目,不躲也不避,就立在那些被他杀死的官吏之间,等待宋江对他发落。

    宋江见状,将小头目叫到馆驿内,道:“怎恁地冲动?”

    小头目道:“他骂咱们是剐不尽,杀不绝的反贼,一时性起,便将他们都杀了。”

    宋江道:“他们是有品高官,我见了尚且得陪笑脸,你如何敢将他们杀了,连累我等?”

    宋江又道:“我等费尽千辛万苦才谋得了这招安,如今寸功未立,你教我怎么保你性命?”

    小头目胸膛一挺,道:“好汉做事好汉当,大不了将命赔给他们便是。”

    宋江哭道:“我等一百零八个结义,说好同生共死,奈何如今入官所管,寸步也由我不得,你为何不灭了强气收敛旧时性格,教我左右为难?”

    小头目跪地道:“只求早死。”

    送小头目上路之时,狄雷不忍,道:“我等兄弟一百零八个,如今一仗未打就变成一百零七个,早知恁地,受甚么鸟招安!”

    秦会也道:“是那些官吏克扣在先,我兄弟何罪之有?”

    张魁道:“这朝廷真教人好生失望!”

    害怕众人复反,宋江道:“贪官污吏横行,方显我等忠良,官家本英明神武,只是被奸佞蒙蔽了视听,他日我等有了功绩,都入朝廷为官,便可扫清这乌烟瘴气,还大宋一个朗朗乾坤!”

    对未来还抱有美好憧憬的二龙山一众人等,听了宋江之言,皆将嘴闭上了——这小头目本是项充、李衮的兄弟,他二人和他二人的老大李逵都没站出来,他们又怎能再多说?

    宋江让小头目吃饱喝足,去树下缢死,得了个全尸,然后让人去买了上好的棺椁将那些被小头目砍杀的官吏盛贮,之后亲写文书上报此事。

    在这之后,宋江吩咐继续犒赏三军,并亲自巡视,以免再生事端。

    再说戴宗。

    离了陈桥驿,戴宗便飞速来到宿元景府中报告了此事。

    宿元景听罢,立即进宫面圣解释事件的原委,免得将小事变大。

    听宿元景说是官吏贪腐在先,又闻宋江已经将正犯诛杀,加上大军出征在即,赵佶只是不痛不痒的给宋江等人记了一过,就揭过此事。

    ……

    等所有军队聚齐,江、淮、荆、浙等路宣抚使童贯升起帅帐,一应头脑俱都来到帐中,宋江也在其列,只不过,还没有官身的宋江只能站在队伍的最末端。

    宋江偷眼一看,咋舌不已,帐中竟然有几百将校。

    当中端坐之人正是童贯,童贯右手之人乃是两浙路制置使谭稹,算是童贯的副手,也可以称他为副元帅。

    往下是都统制王禀和刘镇。

    再往下是,王焕、徐京、王文德、梅展、张开、杨温、韩存保、李从吉、项元镇、荆忠等十节度,以及刘延庆、杨惟忠(原名康炯)、辛兴宗、折可求、姚古等西军实际掌权人物。

    其实,从官职上来说,这些节度使的职位要高过王禀和刘镇一些,西军掌权人物的综合实力又高过王禀和刘镇一些。

    但是,此次统兵之人是童贯,而王禀和刘镇是童贯的心腹,也是帮童贯统兵的左右手,其实还是实际上的统兵之人,所以他们的位置在一众节度使和刘延庆等人前面。

    再再往下就是统领永兴路的范致虚、鄜延路的张深、环庆路的王似、秦凤路的赵点、熙河路的王倚、泾原路的席贡。

    再再再往下,就是一众将校,这其中最惹眼的就是,刘法之子刘正彦,刘延庆之子刘光世,姚古之子姚仲平,以及折家的几员年轻的将领——折可存、折彦野、折彦质等等。

    另外,身为平寇军中的一员,宋江多少也知道一些外人不知道的秘密,像童贯从西北六路调来的,并不是十万大军,而是外人谁也没想到的十五万蕃(羌人)、汉大军,并且将西军能征善战的将领几乎全都带来了。

    由此可见,童贯对此战的势在必得。

    众将站定,童贯抬起眼皮,道:“升帐!”

    童贯体貌魁梧,穿戴讲究,腮下生有胡须,皮骨坚硬如铁,不像宦官,很有统帅的气势。

    宋江见之,顿生畏惧之心,甚至不敢与之直视。

    童贯不可能看宋江这蚂蚁一般的小人物,甚至连他手下的一应大将都不看一眼,而是直接就开门见山道:“这三伙贼寇,先剿哪一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