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719章 另一个

719章 另一个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即便秦虎的飞空艇和况大师一边早早地取得了联系,但如今猎场上飞行种肆虐,想要找到一条安全的行船路径,无疑需要花费更多的耐心。连番的战斗过后,小猎团探索队伍四人早已疲惫不堪,索性在船舱里睡了一觉。等到年轻猎人们被螺旋桨的轰鸣声吵醒,时间已经过去了不知多久。

    被雷云笼罩的天空辨不出昼夜,好在猎人们早就习惯了猎场上的作息,也没有人会去计较具体的时辰。贾晓拖着伤腿从舷梯上走下来,睡眼惺忪地朝四周看去,却登时如同被一桶冰水浇落在头顶,整个人清醒了起来,他下意识地反手朝背后的重剑摸去:“这里……是还在战斗吗?”

    “放轻松,战斗早就结束了。”小洋在舷梯下久候多时了。他连忙闪身上前,拦住大剑猎人意欲拔出武器的手。两方的近况前些时候便通过信鸟交换过,奈何二星猎人骤一回到安全的环境,又服下了带有安神效果的回复剂,睡在客舱里直接错过了船上的数次简报,“猎人先祖保佑,大家都还好好的。”

    听到同伴们安然无恙,贾晓的神情才算缓和下来。他打量着飞艇的四周,地上满是坠落的炮弹和野火烧过的焦痕,周遭的遗迹建筑明显是被野蛮地摧残过一番。战斗的痕迹从小猎团的飞艇旁一直拖到几百米开外,更远处还升着猎猎的浓烟,战场似乎不止一处:“见鬼,袭击你们的到底是一头什么样的怪物啊?”

    “既不止是一头,也不止是怪物。”双刀手苦笑一声道,“一个偷猎者的船队,还被他们引来了两头火龙的稀少种。好在有况大师和彭大师两位强者及时赶来救援,否则这里的情况恐怕比现在还要惨得多。”

    “团长!”秦水谣的双脚方一落地,就望见了满面悔意的女弓手,“对不起,全都是我指挥的失误,延误了救援探索队伍的时机,飞艇也被破坏了,还让队伍陷入了危险之中。如果当时不去追击那只偷猎船的话——”

    “好了,妙玲,具体的情况我已经在简报上听见了。你是为了阻止一个更大规模的兽潮,换成是我的话,也一样会这么做的。如今兽潮已经被阻止了,大家也都没有受伤,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不是吗?”重锤手浅浅一笑,出言安慰道。

    女弓手低着眼睛,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即便是五星猎人,在猎场上也无法完美地兼顾人类和怪物。偷猎船遭逢了那样的坠落,货仓中的野兽幼崽在冲击波下大都重伤濒死,等到救援队伍赶到时候已然失去了活性。担心兽血引来更多的怪物,彭大师只好下令就地焚烧。

    幸运的是,暗影猎人们收集来的兽卵倒有相当一部分保持完好。高阶怪物的蛋壳大都异常坚硬,接连躲过了雷击和战斗的余波。此刻大师们正带着队伍分拣兽卵,翡翠之塔这一轮风波结束之后,它们就是重建猎场生态必不可少的一环。

    见到申屠妙玲的脸上的自责收敛了些,小团长上主动上前,拉过她的手,“更何况那群偷猎者若是想要对小猎团下手的话,我们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的,这不是你的过错。”

    “有偷猎者?”熊不二用枪尖撑着舷梯,一步一步从甲板上挨下来,不忘粗声粗气地问道,“在哪里?”

    “你回来得太晚了!”小洋挥了挥手,遥遥地吐了吐舌头,“那群人渣已经被况大师一个人解决了,只可惜你们都没有眼福,没看到那惊天动地的一箭。”

    战场上事后清点,绝大多数的偷猎者都没有逃过龙之矢造就的灾难,侥幸存活的暗影猎人们也大都只剩下了半条命。失去了飞空艇的庇护,偷猎者们自知无法逃脱工会战舰的追捕,投降得一个比一个快,不多时就被工会猎人们聚集在了一起,收押造册,准备择时运往当地的骑士团。

    听着小洋绘声绘色的描述,才从机舱中走出来的卢修却皱起了眉头:“猎神在上,大师她……是处决了上百个偷猎者吗?”

    “没什么好担心的。”小洋无所谓地说道。工会的律例里,偷猎者本就不被算作“同伴”,理论上来说任何一个猎人对他们刀兵相向,都不算做触犯猎人荣耀。在战斗中殒命的偷猎者,骑士团的审判台在尘埃落定后也会为他们开放,但任谁都知道那样的审判不过是流于形式罢了。能出现在偷猎船上的家伙,哪个不曾经手过沾满黑血的素材,能死在猎场上已经是对他们莫大的仁慈了。

    “况且五星猎人都拥有骑士团同等的权力,惩处偷猎者也算是大师们的分内之职。”小团长解释道。可以预见的是这次委托过后,前辈恐怕要在文书工作中埋头一段时间,不过也仅此而已了。

    秦水谣最是清楚,五星徽章并不只代表着无上的力量,还是工会赋予的权力和责任的凭证。依靠这些特权,强者们能更好地为猎人世界谋福祉,也同样能够更加轻易地给工会造成伤害。许多优秀的猎人终其一生也只能止步四星,不是因为他们不够强大,而是无法得到猎人工会充分的信任。

    “比起这些来……前辈你怎么伤成这个样子?”小晴儿从弓手的背后探出头来,朝着熊不二担忧地看去。长枪手的上半身已经被绷带整个裹住了,厚厚的纱布让猎装都无法拉紧,只好无奈地半敞着。女笛手颠颠几步冲上前去,将熊不二一边的胳膊搭到自己的肩头,一摇一摆地担住了前辈小半个身体的重量。

    “跟两只怪物先后打了一场,不小心挨了几击,不碍事的。”提起前时的战斗,熊不二显得兴致缺缺。他有意要把胳膊从女孩的肩膀上挪开,却被对方紧紧地抓住了手腕。大熊担心牵动胸前的伤口,也担心伤到身旁的小姑娘,最终还是由她去了。

    “非要代替漫云出行,结果怎么样?还不是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了?”小洋幸灾乐祸地讥道,“所以说啊,探索的工作原本就不适合你,守在飞艇上的话,说不定还能少吃些苦头。”

    “我会考虑的。”长枪手的脚下一顿,像是心虚了一般,出奇地没有还嘴。双刀手一愣,抓了抓自己的腮边,不知这个大家伙今天哪里出了毛病。

    感觉到了熊不二情绪的异样,小晴儿一边走着,偏过头轻声问道:“前辈?伤口还在痛吗……我的狩猎笛在船上,回去之后奏一首回复曲给前辈听好不好?”

    “喂,这不公平!”贾晓望着自己腿上缠着的绷带,嘴角微微抽动着,“我可是也受伤了啊。”

    “你那是皮外伤啦,皮外伤。”小龙人嗤笑着说道,他拍了拍贾晓的肩膀,伸手扛起他的一只胳膊,也跟上了前方同伴们的步伐。

    “所以,信鸟给的情报太过简略,我们还不知道到底是谁救了你们。”聂小洋仰头望向身畔的高大飞艇,“这艘猎船的徽章是莱恩也鲁的,王国已经这个样子了,还能派出一艘船来救援吗?”

    …………

    “什么?这两位是……你的……还有你的爹爹?”小洋惊叫一声,怔了一秒才察觉到自己的失态。他下意识地捂住了嘴巴,平复了一下呼吸,讪讪地说道,“抱歉,秦大师,熊前辈。我不过是……有些难以置信。”

    十余分钟后,秦大师一方为飞艇做完了最后的整备,况大师等人也陆续结束了战场的清扫工作,两队人马终于正式完成了合流。小猎团的战舰还在修理之中,甲板上和舱室里都是一团乱麻,众人只好在况大师的座舰上落了脚。五星猎人私有的飞艇,指挥舱都比小猎团的更大一些,十余个猎人挨挨挤挤地站在一处,居然也勉强容纳了进去。

    “我当时也是同样的表情。”卢修掩着嘴巴,朝身旁的双刀手低声说道。

    “你是在想问,来到这里的前辈里,为什么没有你的父亲吗?”女弓手朝小洋轻轻一笑,揉了揉怀中小晴儿的脑袋。相比为两位前辈的身份而惊异的一众年轻人,左晴已经幸福得快要晕过去了。拥挤的舱室中一口气聚集了三名五星强者,光是气息就让小姑娘一阵心驰神往。

    “不,我爹是王国军人,如非必要的话,一辈子都没有机会踏上其它国家的领土。”小洋的嘴角一翘,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音量问道,“还是说……你想见见我的父亲吗?”

    “不!”女猎人狠狠地咳了一声,不知是在掩饰自己,还是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惊到了,“当然不想!”她又加重了一遍语气,紧接着别过头去,嘴唇嗡动着,用细若蚊蝇的声音喃喃自语些什么。

    申屠妙玲的怀中,左晴悄悄抬起头,女孩看见前辈的耳根微微发红,口中说的分明是“还不到时候”。

    小小的插曲并没有让在场的其它人察觉,小猎团众人和前辈们一一见过,彭大师才清咳了一声:“寒暄就到此为止吧。眼下还有重要的事情需要传达给小猎团在座的各位。”

    “在赶来之前,工会的执事层曾经嘱咐过我,务必把猎人工会的感谢亲口说给诸位听。这次委托能够顺利展开,多亏了你们发回斯卡莱特的情报,金羽城几乎出动了待机中的所有五星猎人。”

    “所以,信鸟给的情报太过简略,我们还不知道到底是谁救了你们。”聂小洋仰头望向身畔的高大飞艇,“这艘猎船的徽章是莱恩也鲁的,王国已经这个样子了,还能派出一艘船来救援吗?”

    …………

    “什么?这两位是……你的……还有你的爹爹?”小洋惊叫一声,怔了一秒才察觉到自己的失态。他下意识地捂住了嘴巴,平复了一下呼吸,讪讪地说道,“抱歉,秦大师,熊前辈。我不过是……有些难以置信。”

    十余分钟后,秦大师一方为飞艇做完了最后的整备,况大师等人也陆续结束了战场的清扫工作,两队人马终于正式完成了合流。小猎团的战舰还在修理之中,甲板上和舱室里都是一团乱麻,众人只好在况大师的座舰上落了脚。五星猎人私有的飞艇,指挥舱都比小猎团的更大一些,十余个猎人挨挨挤挤地站在一处,居然也勉强容纳了进去。

    “我当时也是同样的表情。”卢修掩着嘴巴,朝身旁的双刀手低声说道。

    “你是在想问,来到这里的前辈里,为什么没有你的父亲吗?”女弓手朝小洋轻轻一笑,揉了揉怀中小晴儿的脑袋。相比为两位前辈的身份而惊异的一众年轻人,左晴已经幸福得快要晕过去了。拥挤的舱室中一口气聚集了三名五星强者,光是气息就让小姑娘一阵心驰神往。

    “不,我爹是王国军人,如非必要的话,一辈子都没有机会踏上其它国家的领土。”小洋的嘴角一翘,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音量问道,“还是说……你想见见我的父亲吗?”

    “不!”女猎人狠狠地咳了一声,不知是在掩饰自己,还是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惊到了,“当然不想!”她又加重了一遍语气,紧接着别过头去,嘴唇嗡动着,用细若蚊蝇的声音喃喃自语些什么。

    申屠妙玲的怀中,左晴悄悄抬起头,女孩看见前辈的耳根微微发红,口中说的分明是“还不到时候”。

    小小的插曲并没有让在场的其它人察觉,小猎团众人和前辈们一一见过,彭大师才清咳了一声:“寒暄就到此为止吧。眼下还有重要的事情需要传达给小猎团在座的各位。”

    “在赶来之前,工会的执事层曾经嘱咐过我,务必把猎人工会的感谢亲口说给诸位听。这次委托能够顺利展开,多亏了你们发回斯卡莱特的情报,金羽城几乎出动了待机中的所有五星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