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撕葱侠 > 第62章 欺人太甚

第62章 欺人太甚

作者:笔仙在梦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因为王聪和蜜糖所在的位置太偏僻,所以他们也没看清楚细节,酒吧里音乐吵杂,就算是王聪也不可能听到他们的对话。

    所以他们两人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聪本想起身上前保护百合,却被更为冷静的蜜糖制止了。

    现在那两个外国人的矛头指向的是酒吧调酒师,百合并没有危险。

    这种事情应该让他们酒吧的内保来解决,而不是他们去出头。当然,王聪出头是为了保护百合,理所应当。

    只不过百合现在并无大碍,若王聪因此暴露,那可就不值得了。

    毕竟王聪是被秦淮八艳曾经抓回实验基地的人,她们肯定都认识他。倘若这是秦淮八艳对百合起疑心所设下的一个局,王聪现在站出来就中计了。

    “不要轻举妄动,静观其变。”蜜糖按住王聪的手,“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会马上配合你采取行动的。”

    王聪明白了蜜糖的意思,冷静的点了点头。

    另一边的矛盾正在持续的升温,得知事情起因的维什·布朗也恼火了,脸上横肉颤抖,眼神发出寒光。

    “看来你是不想在这条街上继续工作了……”维什·布朗声音虽然轻描淡写,但却散发着丝丝寒意。

    调酒师胆颤的捂住流血的眉骨,低三下四,卑躬屈膝不断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似乎除了对不起之外,他找不到任何词语来体现他此刻心中的诚恐。

    酒吧其他的工作人员也不敢上前阻拦,他们都见识过租界后裔的蛮横,毕竟自己身份地位不高,根本不可能有力量去对抗这些租界后裔。

    而酒吧的内保也都是怂了,他们就连面对华夏的二世主和富三代都不敢大声嚷嚷,更何况是面对这些洋二代、洋三代呢?

    绝大多数酒吧的内保就是用来威震普通客人和不入流的小地痞的。

    真的碰到二世主和社会上的大茬,酒吧内保充其量就是个赔笑脸的,哪怕他平日再威风,哪怕他平日再飞扬,面对身份极高势力强大的租界后裔也不敢造次。

    所以调酒师直接就成了被孤立的单独体。

    外国人敢在华夏如此欺负华夏人,也有很大一方面原因是这种现状。

    华夏人虽然喜欢看热闹,但是却绝对不希望惹麻烦,这种情况大家都会本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躲的远远的。

    “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从宋朝时的人就明白这个道理。

    虽然鲁迅先生对这句话有过精辟的剖析,说这话是教人要奉公,纳税,输捐,安分,不可怠慢,不可不平,尤其是不要管闲事。

    但绝大多数人都没有记住前面的道理,只记住了最后一句话。

    华夏人被欺负就连华夏自己人都没人站出来,酒吧里其他外国人自然更不会多管闲事。

    越是没有华夏人敢挺身而出,两个美国人就越是嚣张,罗米·怀特甚至是想抄东西打人,只是寻觅一圈也没有找到什么能用的武器。

    “明明是你们不怀好意在先!现在却还这样欺负人?”百合可没办法接受,当时就忍不住心中义愤拍案而起。

    一个女孩子的挺身而出几乎震惊了全场人,没人想到这个柔弱的女孩子会做出这种行为来。

    维什·布朗惊诧的瞪大眼睛,罗米·怀特的表情也是极为僵硬,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这杯酒里你们究竟放了什么!”百合怒道:“信不信我现在就报警!”

    维什·布朗诧异过后便冷静下来,听到百合这话,鼻子里发出一声不屑的轻哼:“报警?好啊,你现在就报警,让警察来鉴定一下这杯酒有什么问题!我好心好意请你喝酒,你竟然如此对我?”

    罗米·怀特更是直接破口大骂:“你们华夏的女人都下贱,你装什么清高!”

    百合闻言脸色十分难看,他居然羞辱所有华夏女性。

    毕竟百合没见过这种世面,一时间对两人竟是无言以对。

    罗米·怀特见百合不说话还以为她怕了,更过分的扯开衬衣的衣扣:“就算我们在这里把你强上,也没有人敢管!警察也都是废物!”

    罗米·怀特的声音很高,王聪和蜜糖也纷纷攥紧拳头,随时都准备要动手。

    维什·布朗也没有阻止同伴的意思,罗米·怀特在这一代的名声很臭,没少做过霸王硬上弓的事情,若是突然被裤裆控制了大脑,真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他所说的事情来。

    “你这个变态!”百合能想到的最恶毒的话也不过如此,因为周围没有人挺身而出,反而都退避三舍,百合也不禁感到紧张和害怕。

    百合担心的神情被罗米·怀特看在眼中,更是激发了他的兽性,他居然真的一把脱掉上衣就要动手强迫百合。

    “不好意思,布朗先生!怀特先生!这都是我们的疏忽!”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中年男子见事态有些无法控制,担心闹出人命的大事,赶紧在吧台一侧的暗门中冲了出来。

    中年男子叫李亨特,是这家酒吧的老板:“今天二位一切的消费都算我的!我再给二位开一瓶路易十三作为赔罪!”

    李亨特会如此大手笔的赔罪并非为了英雄救美。

    一个开夜店的人眼中,单身一人泡酒吧的女孩也没几个是清纯的货色。

    他会这样做除了是因为不敢得罪租界后裔之外,自然还有一个有关利益的原因。

    如果让这两个美国人在自己酒吧做出这种禽兽的行为,他的生意必然会受到影响,至少会让他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损失三分之一甚至更多的客流量。

    所以他必须在事态还没发展到不可救药的时候,尽己所能的阻止一下。

    “你以为我们会在乎这点钱?”维什·布朗没有因为李亨特的赔罪而平息愤怒,反而眉头一皱:“真以为我们像你们华夏人一样喜欢占小便宜吗!”

    这两个租界后裔每一句话都充满了对华夏人鄙视的意思。

    可即便如此,都没有人挺身而出,酒吧老板李亨特还附和道:“是是是,是我说错话了,布朗先生,您就看在泰勒先生的面子上,给我一道歉的机会吧。”

    维什·布朗闻言一怔,罗米·怀特也皱起了眉头。

    泰勒是美国总领事馆的领事官员,因为领事馆就在东平路的西尽头,距离衡山路非常近。

    所以李亨特认识泰勒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维什·布朗和罗米·怀特作为租界后裔,对领事馆的官员还是要维护的。

    如果李亨特真的认识泰勒,这个关系他们肯定是要考虑的。

    虽然他们并不会顾忌泰勒,但给泰勒一个面子也绝非坏事。

    “你和泰勒先生很熟悉?”维什·布朗疑惑道。

    李亨特连连点头:“很熟悉,很熟悉!都是老朋友了,经常一起吃饭的,泰勒先生也没少来我的酒吧里消遣,哈哈哈,布朗先生,就看在泰勒先生的面子上,别生气了。”

    华夏人在人际关系的事情上总是喜欢“吹嘘”。

    只要对方身份足够高,毫无交际的一面之缘,就能说成非常熟悉的八拜之交,在大酒店碰见过一次就能说是经常一起吃饭。

    泰勒的确途径过“夜白酒吧”,可绝对没有进来过,李亨特也敢说他经常来消遣。

    作为一个领事馆的官员,经常出入的地方都是“外滩8号”,“雍福汇”这类高档的顶级会所,几乎是很少来普通酒吧消费的。

    “好,看在泰勒先生的面子上,我不和你计较什么。”维什·布朗道。

    罗米·怀特显然有些耿耿于怀:“难道就这样算了?”

    “不,当然不!”李亨特一听维什·布朗松口了,现在只要稳住罗米·怀特就可以平息事端,马上将调酒师拉到两人面前:“马上给布朗先生和怀特先生道歉!他们是我们的贵宾,你最好记清楚这一点!”

    “对不起。”调酒师低着头,诚惶诚恐。

    “跪下!”罗米·怀特显然并不接受:“你们华夏人不是最喜欢用下跪来表达歉意的吗!”

    调酒师的脸色愈发难看,面对咄咄逼人的租界后裔,除了接受屈辱,他甚至无力反抗。

    李亨特狠狠的用手下压调酒师的肩膀,希望他尽快做到让罗米·怀特满意,那样事态就算平息了。

    但谁知道调酒师膝盖刚要软下的时候,百合彻底的爆发了:“男儿膝下有黄金!上跪天地,下跪父母!你又没有做错事情,凭什么要跪他们两个!不能跪!”

    李亨特差点就要哭出声来!

    他心中呐喊着:我的姑奶奶啊!能不能不那么作?要知道这事情平息了对你百益而无一害!若不能平息,这俩洋鬼子要玩霸王硬上弓,倒霉的可不只是酒吧,你一个小姑娘也就被祸害了,以后还怎么见人!

    刚想收起怒火的罗米·怀特勃然大怒。

    脾气暴躁的他彻底被面前的华夏女孩给点燃了。

    “他不跪,那你跪!”罗米·怀特恶狠狠的瞪了百合一眼:“你跪下给我品箫,直到我满意为止!这是现在唯一能解决问题的方法!”

    百合面色惨白,愤怒让她忍不住浑身颤抖,她甚至险些唤出落日弓一剑将这个恶心的美国佬射死!

    李亨特是万念俱灭,这姑娘要作死,他也挡不住啊。

    罗米·怀特可不只是说说而已,左手准备解腰带,右手就试图伸过来抓百合的头发!

    “品你大爷!”王聪终归还是没有忍住,一声暴喝便冲上前来!

    猛然蹦出来的身影让罗米·怀特大惊失色,没等他看清楚面前是什么人,王聪的撩阴脚就夹着一股凌冽的厉风送了出去!

    箜的一声,罗米·怀特惨叫,双蛋俱裂!

    撕心裂肺的剧痛从菊部迅速蔓延,罗米·怀特单手扶住吧台,加紧双膝,全身痉挛,两只眼球都快瞪出眼眶了!

    惨叫之后,他便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实在是太痛苦了,痛苦让他的呼吸都变的困难起来。

    这一瞬间罗米·怀特整个人的大脑都空白了。

    王聪绝对给了他这辈子都无法弥补的伤痛,男人蛋爆就好比汽车炸缸!

    那就是废了!

    即便如此王聪仍然没有停手的意思,左手抓起吧台上那杯有问题的威士忌,右手顺势捏开罗米·怀特的嘴巴,二话不说就给他灌进了嘴巴!

    呛得罗米·怀特直接趴在地上,险些将晚饭吃过的东瀛料理都给吐出来。

    整个酒吧除了音乐之外,没有任何人发出声音,这突然杀出来的程咬金实在令人震惊。

    李亨特看着跪趴在地上的罗米·怀特,脑子里只冒出一个念头: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