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大唐纨绔太子 > 第613章 乘鹤而去

第613章 乘鹤而去

作者:卖货郎OL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百六十章乘鹤而去

    “殿下,可算是找到您了,孙思邈孙老神仙还在太子府等着您呢。”太监小陈子气喘吁吁地看着李慎和武媚娘有说有笑的走了过来,连忙跑了过来,行礼一礼说道。

    “来了?”李慎微微楞了一下,转过头看着武媚娘说道。

    “说是这几天就来了,没想到现在就到了,还是快点过去吧,别让孙道长给等急了。”武媚娘说道,跟着低声道:“现在人家还不是你师兄,别再乱说了。”

    “这又什么?”李慎毫不在乎的回道。

    武媚娘瞪了一眼李慎,道:“孙道长现在认识你是谁?”

    “行了,行了,说这些东西干什么,还是快点吧,这里距离太子府还有不少的路程,别让师兄他等急了。”李慎无奈地回道。

    感觉现在他真是像苏海棠口中说得一样,不是夫君的存在,而是变成了儿子,动不动就喜欢训斥。

    虽说相聚近十年的岁月,可是孙思邈还是李慎印象之中的他,没有丝毫的改变,盘膝坐在大殿之中,满脸享受的端着一杯茶水,慢慢的品尝着,一副轻松悠哉的神情,感觉好像是这个世界上面所有恼人的事情从来都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其实李慎也感觉孙思邈这样挺好的,没有过多的烦恼,人活得也自在,不像是他活着这么累,又考虑这个,又考虑那个,还要顾及别人的感受,以及世人看待他的眼光。

    真是不想要劳烦他,可是有些事情不交给他来处理,也白白浪费了他对于医术的权利,也只有他才能够更快的将大唐的医疗条件彻底改革,带领着大唐所有的大夫去解决更多的医学难症,将传统的医学和现代的医学结合在一起,让中医继续发扬光大。

    孙思邈微微楞了一下,看着走进来的李慎,连忙将手中的茶杯放了下来,站了起来,行了一礼,道:“老道孙思邈见过太子殿下。”

    “师兄客气了,小弟可是找你找得好苦,你说……”

    李慎被身后的武媚娘踢了一脚,反应过来,看着满脸疑惑的孙思邈,尴尬地笑着道:“孙道长,真是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孙思邈疑惑的看着李慎,微微点了点头,道:“多谢太子殿下关心,老道最近还算是不错。”

    顿了顿,跟着问道:“不知道殿下寻老道这么急着赶来所谓何事?”

    李慎看了一眼武媚娘。

    武媚娘笑了一下,道:“殿下,孙道长,你们聊,妾身还有一点事情需要处理,先行告辞。”眼神狠狠地瞪了一眼李慎,示意他说话的时候,注意一点。

    看着武媚娘转身离去的背影,李慎瘸着腿,走到孙思邈的身边,道:“坐吧,别客气,将这里当初自己的家就行了。”

    对于孙思邈,李慎可是绝对的当成亲人,孙思邈虽然为师兄,可是他也能够感觉孙思邈对于他的关爱,交给他的事情,他也尽全力完成,鲜少来麻烦他。

    看着孙思邈盘膝坐了下来,李慎也坐在他的身边,道:“师兄,我有点话想要问你,师父他老人家现在在何处?”

    孙思邈满脸疑惑的看着李慎,道:“殿下,此话何意?”

    “紫阳真人,他现在身在何处?”

    “紫阳师伯?”

    李慎微微点了点头。

    “师伯他是你师父?为何老道不知?”

    “这个暂时还不是,对了,师父他老人家呢?他现在在何处?还有我三叔。”

    李慎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总是感觉心中有些不太平,一种不安。

    虽然谜底已经被解开,可是李慎知道,真正的谜底始终还是没有解开,当时袁天罡的解释,他还是保持着怀疑的态度,想要解开谜底,李慎感觉很有可能会在紫阳真人的身上寻找一些线索,很有可能会彻底解开他身上的谜团。

    孙思邈满脸疑惑的看着李慎,完全就不明白李慎话中的意思,道:“太子殿下,老道有些不太明白你话中的意思?”

    “你用不着明白,只需要说出师父他们现在的下落即可。”

    “师伯早已乘鹤仙去,至于殿下的三叔,他不是早已被天罚而亡,这个……”

    “你说什么?”李慎满脸难以置信的问道。

    “师伯他老人家早已仙去。”

    “你说什么?你说师父他老人家已经仙去了?”李慎跌坐在地上,跟着道:“不可能,不可能,师父他老人家怎么可能会仙去呢?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

    其实这些都无所谓,李慎有些担忧的就是陷入了无限重生附体,一直重复的在活着,穿越的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不可能无故就能够穿越,已经解开了部分的原因,但是距离事实的真相还有不少的谜底需要解开。

    包括当初在地府之中所见,还有李承乾那个神秘莫测的笑容,那种情况下,就连阎王他们都无法发现到他的踪迹,为何李承乾能够可以,李慎能够感觉出来李承乾的那个笑容是对他所笑。

    “殿下,殿下,殿下。”

    “师父他老人家什么时候仙去的?”李慎深深地吐了一口气问道。

    “贞观三年。”

    孙思邈跟着问道:“殿下,你真是师伯收下的徒弟?为何老道没有听师伯说起过。”

    “贞观三年?”

    孙思邈微微点了点头,道:“老道亲手将他火化。”

    李慎眉头紧紧地锁了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差距这么大?当年他好像记得在贞观六年的时候,他和紫阳真人有过一面,为何贞观三年就去世了?连忙问道:“师父他尸骨埋葬在何处?”

    “在秦岭一处。”孙思邈回道。

    跟着道:“太子殿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

    “这个和你解释也解释不清楚,反正孤是你师弟即可。”李慎眉头紧锁的说道,跟着道:“师兄,你能不能带孤前往师父的墓前看一下?”

    孙思邈微微点了点头,道:“可以。”

    “现在天色差不多已经暗了下来,明日一早还麻烦师兄带孤一同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