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穿越自带神攻略 > 第三百六十章 非她不可

第三百六十章 非她不可

作者:滚粪球的屎壳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百六十章非她不可

    “怎么?那边是什么情况?”太子听林海这么说,忙问。

    “在西江镇养病呢。照乐舞霓裳的规矩,如果在一个地方停留十天,即病中或养伤,这新人就算是废了。护送的人是绝对不会等着超过十天的。十天之内若不见好,会直接杀了了事。算算时间,从这里赶往西江镇,再稍快些的病好,五天已经是极限了。”林海解释道。

    说完,不待太子他们说话,就又补充道:“还有,要进去,只有这一次机会。因为你们的到来,乐舞霓裳已经不再迎新人。这一个,还是之前就调查清楚,是由鸨母亲自选定的。从小养到大,知根知底的一个。”

    “这么说,是非她不可了?”慕容朔没说别的只是问。

    “除非先生有更好的办法。”林海也是实话撂倒这儿了。他当然也信不过小锣,可眼下,只有这一次机会,时间紧迫。明天晚上,必须上路了。

    “那就大家一起商量一下吧。有两位夫人在,有些话也能尽早的说清楚。”慕容朔竟然松口道。不过在那之前,他一定要先弄清楚,小锣脸突然出事的原因。

    “商量?慕容,你真打算让她去那种地方吗?她可还是个小姑娘,你忍心吗?”太子还是不同意道。

    他刚刚不说话,不代表他默许。他知道,慕容朔是在乎小锣的。他怎么忍心让喜欢的人去妓院呢。小锣再怎么样,也是个清清白白的女孩儿。她可是对神树起过誓,是要做他妻子的人呐!

    “如果需要,如果她答应,没什么不忍心的。她做这些,是为了那些受苦的人。”慕容朔淡淡的回答。话说的那叫一个大义凛然,好似只在乎大义,根本不在乎什么人牺牲些什么。

    “慕容,你会后悔的!”太子恼恨道。甚至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他真的不懂,慕容朔怎么能对小锣那么狠心。她为了他吃的那些苦,他就真的看不见吗?

    “后不后悔由我自己来决定。晚上的时候,再商量吧。”慕容朔无所谓道。

    “你……你简直是…….固执!”太子气道。

    林海见此,虽然不知道来龙去脉,但也像上次那样大概猜到了一些。显然,太子反对,不是因为怀疑小锣,而是为了慕容朔。他口口声声说是怕慕容朔会后悔。送小锣进乐舞霓裳,慕容朔会后悔,那就只有一个原因——慕容朔喜欢小锣。

    但如果是这个原因,他也和太子陷入了一样的困惑中。既然喜欢,又怎么会忍心送她去那种地方呢?即使是卖艺不卖身,可他真的能忍受住别的男人对她的别样眼光吗?更别提,还会危机重重。他真的不懂慕容朔到底在想些什么。

    就在他们三个都陷入一片寂静的时候,外面,小锣房间的方向又传来一声尖叫。慕容朔立刻就有了反应,头转向了那个方向。大厅的门开着,院子里的情况是一目了然的。隔墙有没有耳,慕容朔当然也会知道,自然敢说那些话。

    只是现在,小锣突然又惊叫出声,这是什么意思。怀抱着疑问,太子,林海,最后才是慕容朔从大厅中走出。他们正好就看见小岚拉着罗子衿,惜缘拉着罗宁,要把她们两个往外请。但她们都满脸焦急,根本不愿离开。

    知道是出事的三人,立刻就赶过来。太子和林海分别拉住罗子衿和罗宁,先把她们拉离了小锣的房门外。接着,慕容朔就畅通无阻的进去。一进去,他就看见小锣又用被子蒙住了头脸,在里面“呜呜”的哭着。

    慕容朔一听,就知道她并不是真心在哭。因为他听过她难受时,真心的痛哭声,他没办法忘记。所以一听就知道,小锣虽然在哭,但却不是真心的难过,而是为了赶走什么人。

    慕容朔看着她蒙住头脸的动作,就觉得不对劲儿。立刻上前就扯下了她紧抓着的被子。不用扳过小锣的肩膀,慕容朔就看见她又肿起来的脸。明明,之前喝过药已经好了。太子妃和林夫人来时,她也是好好的,怎么说话间又复发了呢?

    还是说,根本不是复发,而是再次中毒?

    被扯开被子的小锣,着急的想抓东西。但见是慕容朔来了,她破天荒的扑向他,哭求道:“慕容先生,慕容先生,我的脸又变成这样了!先生,我是不是得了什么会传染的病?我没办法见人了——先生,救我,先生救我!”

    听了小锣的话,慕容朔心想:“传染?没办法见人?她这是什么意思,在提醒他吗?如果真是传染病,她就会被隔离。正好给了她可以从林府合理消失的理由。而且,她的脸还是当着那几位的面前发作的。她原来是这个意思吗?连离开的理由都找好了。看来,她是真的打算要去乐舞霓裳。既然如此,那就成全她好了。”

    想通了其中的关窍,慕容朔立刻就知道该如何做。不过有一个问题,他还是得先说清楚,于是,他抓住小锣的胳膊,迫使她逼近自己,低声道:“是药三分毒,你如果想治好,想少受些罪,就别乱吃东西。”

    “先生,先生救我!”

    小锣听到慕容朔的话,就知道他听懂了她的暗示。虽然还是会让慕容朔怀疑她,可是没办法,她不能等他主动来问。只能以这种方式提醒。不过看来,慕容朔还是知道了她在吃药的事实。只是他既然不说破,应该还是想利用自己吧。

    唉,即使被怀疑,但有用,就不会被丢弃。

    “你的确是得了会传染的病,而且病情反复。药不能停,而且,暂时不要出房间了。”慕容朔说话前,扬起一丝若有似无的笑,后来才严肃的说道。

    “先生,我会死吗?我不想死啊!我的脸好难受啊——”小锣配合着哭喊,但到了最后,她真的又开始难受了。忍不住就要上手去抓,还好慕容朔顺手把她的手拦下,但她还是越来越难受痛苦。慕容朔看着她这样,也实在不忍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