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首尔的天空 > 序章时光拭去一切

序章时光拭去一切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四月的风,清明的雨,缠绵悱恻,凄迷低吟。天空雾霭笼罩,青山蒙烟,江水迷茫。景借风,风借雨,解不开,割不断,诉说着思绪,呢喃般清叹。

    忽然,阳光从天空扑撒而下,满地生辉,久雨未晴的天让人没来由地欣喜。然而,片刻的欢愉后,阳光却黯淡下来,大滴的雨粒又开始洒落。天空被闪电照亮,紧跟着雷声轰轰,仿佛近处的山要被闪电劈开,闷雷也将天空炸出了一个个窟窿。

    这天还安不安稳?

    对于天的安稳与否是杞人忧天,只不过由天想到一些人,一些事。

    有些人给你温暖,有些人给你冷漠,有些人让你愉悦,有些人让你沮丧。有的事让人萌生希望,有的事让人顿生绝望,有的事给人信心,有的事给人失落。交织在一起,起起落落,反反复复,不断循环。

    人心的空间是如此狭小,不论是愁绪溢出,还是目光挤满,都会挂在脸上,或垂在心间,重盈盈,沉甸甸。

    越来越深的暮色,将天空渐渐染黑,蓬勃的大雨肆然的舒泻着,目光所及已然无法看透前行的路。只剩下一排排路灯把没来得及落到地上的雨滴照的纤毫毕现,像婀娜的花仙子在春日里挥洒的鲜花,又像儿时守在家门口看到的彩虹,绚丽多姿,目眩神迷。

    绿意盎然的公园小径上,一个曼妙的身影在雨中悠闲雅致的漫步着。似乎是宣泄够了,原本硕大的雨滴慢慢的转成了细细的雨丝,此时那漫天纷飞的雨丝轻如鹅毛、细如花絮,缓缓地在天空中飘舞。女人没有打伞,任由雨丝亲吻着身上每一丝外露的肌肤,在蒙蒙细雨中娉婷前行。

    小径尽头,一个拄着伞的男人正静静的站在路灯下,那人穿着纯黑的西装,笔挺如刀裁,身量中等,却挺拔修长,十分醒目,只是背光,看不清脸长什么模样。

    似乎是看到了女人的身影,男人撑着伞快步的面向女人走来。

    “我来晚了,路上修路又堵车”女人像每次来晚时一样,喃喃着原因并做了个歉意的笑。

    “晚就晚了,还赶那么急,也不知道带把伞,淋湿了容易感冒。”男人掏出纸巾揩了揩她额头和发丝上的雨水,略带责备的轻语着。

    “没事,不要紧的,我自己来吧。”女人带着不耐,接过纸巾随意的擦拭着。

    男人没有生气,只是温柔的注视着女人的动作,像是在守护,又像是在赏玩,脸上挂着暖暖的笑容。

    等女人擦拭好把纸巾丢掉后,男人右手环着她的肩膀向前走去,撑在左手的伞也尽量的往右倾斜。

    “怎么了?今天这么着急要见我,想我了吗?”男人偏头看着边上的女人,温柔的目光里夹杂着浓郁的愧疚与怜惜。“不好意思,这段时间我有点忙,冷落你了。”

    “我有事和你说。”

    “嗯?”

    女人淡漠的语气让男人的面色一紧,他微妙的觉察到一丝不好的预感。

    挣开男人的手臂,女人站到伞外,仰头直直的看着男人。

    “我们分手吧。”

    是错觉吧,前几天还在一起很开心的看着电影,同吃一桶爆米花的。

    男人晃了晃头,眉宇微拧,想把数日的疲劳甩去,保持清醒。

    “我们分手吧。”不带丝毫情感的声音再度响起。

    不是错觉,看着她淋雨后微微泛白的双唇,这张在昔日里也曾对他说过千千万万次“我爱你”的唇,再没有往昔的鲜嫩诱人,扑面而来的冷冽,令他如坠冰窖。

    夜色忽然浓郁的化不开,女人却如临大赦般的呼了一口气,白色的雾气体从她的唇齿间密密麻麻的宣泄出来。

    尽管努力的控制着情绪,男人的脸色依然变幻不定,他酝酿了许久却如鲠在喉般怎么也说不出口,慢慢靠前,近距离定睛看着女人,百感交集。

    “为什么?”

    “你现在除了爱,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的爱是很空洞的,我懦弱又现实,原谅我无法坚持,所以我们分手吧!”女人的声调中有着解脱带着决绝,有些释意也有些歇斯底里。

    雨一直淅沥沥滴答着,如泣如诉,似一首哀歌不断吟唱。

    冰冷的脸庞,冰冷的雨,冰冷的语言,冰冷的心,冰冷的景像深深刺痛了男人的双眼,他的心在这一瞬忽然就疼的结了冰,忽然感受到,那心如刀割的绞痛感。

    十三年的长跑爱情,在某年某月某日,死在了夜幕下的萧疏细雨中。

    “我放下尊严,放下了个性,放下了固执,都是因为放不下你,却没想到最终却是这样的结果,行,我知道了。”男人伸手想要拉住女人,却最终把手虚停在空中,收手扶额屏着呼气,最后他把手上的雨伞递给女人,“就这样吧!”

    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却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

    就这样静静地行走在飘飞的细雨中,任由冰冷的雨水拍打他的脸庞,浸湿单薄的衣衫,透过烟雨迷蒙的世界,仿佛又回到了初见时那一个同样绵长的细雨天。

    时间是个无始无终的圆环,四季在这圆环上无休止的重复交替,冬的雪岗、春的绿地、夏的河边、秋的乡间。这个公园,曾经到处留下他和她漫步的足印,回荡着两人永远也谈不完的话音,却在这个阴雨连绵的天幕下,眉一皱,头一点,不知是预言般的逝去,还是人生闹剧的终结。

    八月的早晨有些宜人的凉意,不是寒。太早,太阳还没来得及跳出来,这时的天显得更加清亮、明澈,除了河面上轻漫着淡淡的晨雾。远山、原野,翠绿的万物,像用水洗过似的,一尘不染,显得那么的真,那么的净,也那么的静。

    公园河边的垂柳,比之春天,它的枝丫更绵长、粗壮,叶子也不再是嫩黄而是深绿或者说墨绿色,茂盛下垂的枝叶会遮挡枯裂斑驳的树皮,盛夏的柳树如一幅水墨古画,成一道优美风景。

    垂柳下站着一个少年,他向着远处小路上漫不经心地瞟了一眼,没有发现后,他收回目光,云淡风轻心静如水,再没有那份殷情切切的期盼,因为太辣,因为太飘。也许习惯、也许不习惯,由始至终,每一次都是他先她后,他等她,她理所当然的让他等她。

    爱情不是热情,也不是怀念,不过是岁月,经历年深日久,最后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或许你我,终将成为人群中擦肩而过的陌生人。

    望着波澜不起的河面,他有了决断。

    少女姗姗迟来,而迎接她的依旧是他温暖和煦的微笑。

    “好早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去沪市玩也不带我,我生气了,不想理你,哼!”少女娇憨的皱起小鼻子,小嘴嘟起都能挂上油瓶。

    “呵呵!”他轻笑,没有解释,一脸淡然。

    “对了,你不是说要和我上同一所大学吗?通知书收到了吗?”少女察觉到一丝异感,聪明的不再继续算账,连蹦带跳的走到他身边,抓着他的手问道。

    抽出手,轻轻的揉了揉她的头,仔细的打量着,看完最后一眼,他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去,一句淡然的话语从他带着笑意的嘴角传出,随风送至。

    “我不去了,原谅我不能和你一起走下去,我要离开了,我们分手吧!”

    曾几何时,为了守住一份情缘,他在斜风细雨里痴痴的苦候着,而今,却在同样的地方再次残忍的分离,不复厮守的情感与多情的回忆,抛去酸涩与凄绝,曾经寸寸成灰的心境早已被雨水狠狠淋散,没有留下任何一抹的悄然印记。

    人生,就像是风中的尘埃一样飘浮不定。

    相遇,就像是在风中碰撞的尘埃一样偶然。

    相爱,只是在两颗尘埃间加了一点点忧伤的眼泪。

    分离,只是因为所有的爱意与努力都已经被岁月风干。

    随着岁月的变迁,有很多东西,一点一点地流逝去了,再不复回。一切都变了,找不回原来的曾经了。那些逝去的日子,那些曾经丰富的经历,被岁月的流水冲得越来越淡,到现在,只剩最后那一点点的味道。终有一天,那最后的一点味道也会像白开水一样淡涩无味。离过去越来越远,早晚会看不见它的身影,就如在茫茫大海中捞针一样虚无缥缈。

    漫长的人生岁月中,很少有人能够清晰而理智地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曾经非常憧憬和渴望的,回过头来看,却是一错再错。而有些握在手里的,看起来平常,却不知道那是一生中最珍贵的。那么轻易地就舍弃的,恰恰是我们一生中不可缺少的东西。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无处可寻,有些爱,一旦失去就不再。

    而懂得了这样一个浅显的道理,则是要以失去一些人、失去一些爱为代价。

    既不回头,何必不忘,既然无缘,何需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