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首尔的天空 > 第三十九章 不为鱼肉

第三十九章 不为鱼肉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秋天的美是成熟的、理智的.它不像春天,不会羞涩也不会妩媚,也不像夏天,不袒露不火热,更不像冬天,因为冬天太过内向和含蓄。

    艳红的枫叶脱离了树枝,飘飘荡荡的飞落,像一只只美丽的蝴蝶在风中翩翩起舞,就在这时,秋天静静的来了,悄无声息之间,它为大地换上了迷人的秋装。

    在这个枫红似火的迷人秋日,在这个阳光明媚的秋晨,韩慕轩比任何时候都要早的来到j.l娱乐公司上班。

    金秋的阳光温馨恬静,金秋的微风和熙轻柔,金秋的蓝天白云飘逸悠扬。抬头仰望,天空瓦蓝瓦蓝的,洁净得好像刚洗过的蓝宝石,使人感到秋高气爽。

    似乎是被这明媚的清晨所影响,尽管已近早上十点,韩慕轩竟然罕见对每一个问好的职员微笑点头,这一幕惊呆了无数的人,纷纷揣测这个平时高贵冷漠的社长大人是否吃错药了,若不然岂会这么反常。

    韩慕轩倒是毫无所觉,依旧一副阳光灿烂的样子,进门之前还笑着和李雅玲打了个招呼。

    “早上好,雅玲。”

    “早上好,社长。”李雅玲也觉得不可思议,同样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但她的猜测却和众人不同,她认为会长应该是碰到好事了,至于什么好事,恕她无法猜测。

    一进门,韩慕轩一眼就看到办公桌上的报纸,吹了声口哨,坐上椅子翻阅起来,这是这几天每天早上的必修课,也是他特意吩咐李雅玲准备的,后者觉得很奇怪,她知道韩慕轩以前是没有看报纸的习惯的。

    五分钟之后,韩慕轩放下报纸,为什么花费的时间这么长,是因为当他找到要看的版面后,他将那一面版面上的某一条新闻反复看了许多遍。

    “没有三两三,岂敢上梁山,一分钱一分货,这效率还不错。”

    韩慕轩嘟囔了一句,放下报纸,开心的哼起了小曲儿,正在这时,李雅玲刚好进来,没有听全的她疑惑的问了一句,“社长,您是在说我吗?”

    韩慕轩差点就笑了出来,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回答,嘴角抽搐许久勉强压下那股笑意,故作严肃道:“是啊,最近你的工作效率我都看在眼里,觉得应该表扬你一下。”

    李雅玲一愣,心想最近自己没有什么变化,每天都是同样的工作同样的任务,并没有特殊的表现,不过管它呢,凡事以社长大人为基准,所有的不正常情况都应该参考这条基准。

    稍稍一想,她已浮起笑容,一双好看的眼睛弯成一道月牙,浓密纤长的睫毛对着韩慕轩扑棱扑棱的眨动着,一脸好奇的等待着奖励

    韩慕轩淡淡一笑,“口头奖励,或者你想要什么奖励?”

    艾股,李雅玲发现自己被调戏了,赌气的跺跺脚,尖尖的高跟与地板接触发出刺耳的鸣响,嘟着小嘴负气转身欲离去。

    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这小助理竟然还有脾气了,韩慕轩认为是可忍孰不可忍,愤怒的打开柜子,从中掏出一盒东西扔了过去,咬牙切齿横眉竖眼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样。

    “我这暴脾气,我生气起来可是连自己都打了,赶紧拿去速度离开我的视线,看着你就烦。”

    李雅玲却不以为意,淡定的接住,定睛一看竟然是一盒化妆品,她立即转嗔为喜,“谢谢社长大人,我去帮您泡杯咖啡。”

    “诶,等下,打个电话给李桢凡,让他过来,哦对了,从明天起报纸我不需要了,将桌子上的这些带出去,扔了。”

    李雅玲点头,对韩慕轩的善变早已习以为常,淡然的转身,将桌子上的报纸拿上,揣着刚入手的化妆品,头颅微抬露出白腻的粉颈,扭着小蛮腰迤逦行去。

    桌子后面的韩慕轩将修长的双腿搁在桌子上,身子后斜悠然的靠躺着,趁着空隙点了根烟,在淡淡的烟雾中欣赏着李雅玲那婀娜的背影,从白皙的脖颈到紧收的纤腰,再到隆起的****,最后顺势而下直到晶莹的小腿,眯着眼的他将目光紧紧跟随,直至门被关上为止。

    吐出一口烟雾,韩慕轩按下遥控将窗帘降下,遮掉了明媚的阳光也隔离了外面的世界,整个房间突然变得暗淡,阴暗昏沉,如最隐蔽最深处的暗不见光角落,可以让阴影无限的延伸。

    小的时侯,不懂得什么是永恒,但会天真地期盼自己不要长大,那样父母就不会老去,一直陪伴自己。

    渐渐地长大了,开始懂得了红尘之爱,于是便渴求着寻找一份天长地久的情感,更是笃定相信爱一个人就是一生一世,甚至来生来世。

    可惜,这所谓的一生一世的真爱只是梦幻般的泡影,不论你如何努力维持着,当有一天出现另外一股外力,它便会轰然一声炸裂而毁,不留一丝痕迹,只在内心的最深处留下一道深不见底的裂痕。

    红尘的纷繁缠绕,时光的流离骤变,逐渐淹没了起初最单纯的梦想,人的心被放逐,人的爱在流浪,而人却依然在路上,被命运的脚步牵引,茫然失神的行走着。

    韩慕轩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普通又自信的男人,直到尝尽世间冷暖,直到阅遍悲欢离合,直到重生的那一刻,他都从未想过改变什么,改变自己、改变他人,这都不是一件令他喜欢的事情。

    他突然想起那个柳树下约定一生的女孩,想起那个在公园里飞舞而去的女人,同样的身躯同样的心,变幻的也只是岁月增添的痕迹,可为何时间会造成这么大的改变,不复当初,不如初见。

    若不能变得更好,莫不如一程不变,若世间不允,若世道压迫,若还是顽固不变,剩下的唯有自取消亡。

    曾几何时,韩慕轩还为张紫妍的命运感到可悲,可当他同样举起阴暗的屠刀之时,却毫无顾忌或者犹豫,反而不假思索干脆利落的直接动手。

    是下意识的选择遗忘还是不愿去深想?

    或许都有吧,虽然物伤其类,秋鸣也悲,可当转换位置成了施暴的一方,谁又会愚蠢的去思考去同情呢,如果有一天他身处垫板的时候,那些屠夫会和他谈感情吗?

    单纯和天真,很美也很好,可现在的他认为自己已没有这样的资本。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怪只怪孔刘你自不量力的挡路,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可你偏偏要跳出来蹦达,既然这样,各施手段,所有的后果各自品尝勿怪他人。

    窗帘重新升起,炽热的阳光瞬间穿入,所有的阴影都一闪而逝不见踪影,仿佛刚才的昏暗从未出现。

    香烟上的火光明灭不定,燃烧的烟雾在光晕中腾起萦绕,袅袅娜娜间越飘越远,越散越稀,韩慕轩眼睑上挑直视着天上的艳阳,眼睛在刺目的光照下微微眯起,漆黑的瞳仁似要吸走所有的亮源,在阳光下光影流转间闪过了一道道的晦涩之色。

    这一生这一世,我只做刀俎,不为鱼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