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无耻家族 > 第一百八十二章 玩,玩死他们

第一百八十二章 玩,玩死他们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徐腾对地产广告、餐饮酒店……这些经常接触的产业了解很多,对it、科技产业的了解基本和普通小白领差不多,现在让他主持这家腾讯集团,他也只能是边学边作,很多决策都是临时琢磨。

    百度、三大门户。

    他现在不太担心,至少不太怵,因为他在365qq的产业联盟领域,占据着两大平台的优势,新浪在收购uc,搜狐入股瑞星,网易联手kv……都是威胁,但都不是致命威胁。

    蝴蝶效应正在急剧扩大,这才2003年,百度就要去做安软,阿里和雅虎正在谈判。

    这两个才是徐腾的心腹大患。

    bat大格局还是在继续成型中,只是腾讯+天天的365qq联盟,或者说是tt联盟确实能占据上风,百度的背后是idg亚洲基金、华银系和红衫资本,阿里的背后是软银、华银系,现在又要引入雅虎。

    百度、阿里都是在玩平衡战术,不让任意一家风投占据控股地位,保证创业团队能一直控制公司。

    他们缺钱,那是因为他们烧钱厉害。

    百度现在要做第三轮的募资,最后就和阿里一样,创始人持股率会很低的,迟早会成为硬伤。

    徐腾不缺资本,但也得求稳,玩到这个份上,要拼团队的水平和凝聚力时,他还是蛮怕百度和阿里的,特别是阿里的团队,有点小疯狂。

    当然,徐腾对自己的团队总体是满意的。

    腾讯天天的tt联盟,他是新上任的董事长,虽然最大牌的刘治平被他踢出局,企业管理团队还是有唐俊、陈思、曹国维、张亚钦、洪小文、李瑜这些海归派,三个是微软出身,也有史立荣、张平安、何士友、曾学宗这些本土派的精英,大部分都是来自中兴。

    局势是很简单的,海归派控制着财务大权和网络业务,本土派集中在通信设备和其他硬件业务。

    海归派逼宫。

    徐腾一刀砍掉网络派功劳最大的刘治平,换人如换刀,再将通信业务独立为子公司,算是将两边都安抚下来,暂时不会继续闹幺蛾子。

    这肯定还不够。

    徐腾还需要继续调整业务,调整每一位高管的位置,同时也要继续吸纳新的高管,彻底将刘治平此前玩的那一套打散,才能玩他的这一套。

    他和易趣的女总裁唐海玲谈了几个小时,最终敲定价码,8000万美金的价码收购易趣75%的股权,唐海玲再用手中剩余的易趣股权置换腾讯集团的股份,晋升到母公司的创业团队,担任集团执行副总裁,负责电商业务。

    这是一个复杂的交易,所有交易完成后,腾讯公司实际持有易趣83.5%的股权。

    他送唐海玲和沙丽琪上飞机后,回家的路上,终于给正在美国休假的孙立春发了短信,邀请这位中文搜索之父加盟,主管集团搜索事业部。

    最大的知己,往往是对手。

    这两年屡次交手恶斗,徐腾总体感觉孙立春的技能点加的很满,基本面面俱到,比微软出身的那几位技术专家更懂市场运营,比唐俊、唐海玲更懂技术,比史立荣懂网络,比杨富友懂管理。

    华夏网络能和天天公司抗衡那么久,一度死死压制住天天公司,除了资本雄厚,更大程度还是靠孙立春及其团队。

    徐腾也不谈薪水、股份这些细节问题,只和孙立春说一件事——腾讯内部问题很多,全领域通杀战略更是要和华为、中兴、三大门户、百度、阿里全面交战,内忧外患,缺人!

    孙立春考虑了五分钟,同意加盟,下周一就回江州面谈。

    徐腾对于这家腾讯公司,现在真的还蛮晕的,特别是通信事业部,最近补了两个月的课都没有找到方向,现在只能主攻wcdma,留一点人,慢慢研发cdma2000,为以后布局。

    小灵通市场已经被中兴和斯达康吃光,华为都没有一口饭吃,徐腾就更不指望了,现在只能学华为,去第三世界抢gsm、wcdma的市场。

    百度那边,徐腾已经打了两个月,大体上,感觉没问题,打不倒对手,但也不吃亏。

    他现在最怵的对手就是华为、阿里,再过一些年,还有苹果、谷歌、三星、htc、小米、联想、酷派、oppo、vivo、魅族……!

    一如既往。

    洪姐开车,虞素云在副驾驶座上收发各种短信,告诉洪姐,先回家接夏莉夫人,再去江泰皇庭酒店,宴请徐腾的大伯一家三口。

    徐腾才懒得管徐芊芊的事,何况这件事就是他玩的,他故意的,他让陆芳芳出面对付。

    “领导,刘治平恐怕是反击了,昨天刚自动请辞,今天网上就有爆料,韩黛说是有公关操作,对你很不利。”虞素云刚收到韩黛的短信,提醒徐腾,“要不要先回公司一趟?”

    “不用,你让我老婆随便打开一个网页,搜索一下,我回去接夏莉时,顺便看一眼就行了。”徐腾估测应该是没什么大事,他很早就看过每一位高管的合约,刘治平的合约里确实有条款可以操控,只要他愿意,真的能让刘治平净身出户,一毛钱的违约金和一分钱的股份都拿不到。

    他捏着这个把柄,刘治平不敢爆料,搞不好是别人在整刘治平,而且就是昨天参加会议的那一拨高层,指不定还是硬件派落井下石。

    “领导,大老婆,还是小老婆?”虞素云真不是调侃徐腾,她今天又没喝酒,胆子没那么大。

    “大老婆。”徐腾想了想,顺便告诉虞素云,“以后家里有什么事,你都和曾藜交代清楚,夏莉就是一个小丫头,不用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你要她帮忙,她也帮不了多少。”

    “哦。”虞素云心里唏嘘,给曾藜发短信,让她帮徐腾开机,搜索一下相关的新闻。

    她这个短信刚发完,又收到了新短信,立即将手机交给徐腾,“刘治平的反应倒是神速,第一时间给您回信,他说自己没有爆料,刚到香港和徐总见面,正在谈新工作呢。”

    徐腾将手机拿过来看了一遍,这是他的新公务手机摩托罗拉t720i,最近在腾讯、天天公司和他的生活圈里,用这款手机的人特别多,因为t720i和最老的不死神机一样,拥有一个群组短信功能,配合手机qq,玩起来很带劲。

    刘治平似乎也被网易爆出来的新闻吓到了,就算他想攻奸徐腾,也不可能是这会儿。

    徐腾将短信看完,给刘治平回复,“你查清楚是谁再和我讨论这件事,顺道和你说一声抱歉,公司内斗,我必须各打五十大板才能压制住。我做决定之前也考虑过,你在我父亲那边不缺位置。”

    “大少爷,我知道您是杀猴子给鸡看,您开心就好,我绝无怨言。”刘治平肯定有怨言,他控制的腾讯集团差一步就要上市,只要上市成功,他就是上亿美元的身家,现在可不好说了。

    徐腾不能确定和此人完全无关,但还是安抚对方一句。

    他回到家里时,曾藜已经在餐厅开了一台ibm的笔记本,喝着一杯茶,和刚换了一身小礼服的夏莉在一起看网页。

    “老公,回来啦!”曾藜起身让了位置,让徐腾坐过来看着这些新闻,站在徐腾身后,等了片刻才问他,“没什么事吧?”

    “不好说!”徐腾仔细浏览全文,更能确定是公司内部爆料,攻击他为了夺取腾讯集团的控制权,操控董事会投票表决,将功高震主的刘治平总裁驱逐出公司,不惜重创腾讯集团的ipo上市计划。

    对方甚至披露,腾讯公司的早期投资有很多是来自于徐腾父母,这才是腾讯和天天公司能够快速合并的根源,两家公司幕后是同一个家族的资本财团。

    新闻是天极网发的,其实是某人给的公关稿子,假装是天极网的编辑部所写罢了,用第三者采访揭露“腾讯内部员工的感慨”——感慨腾讯过去是倪院士、刘治平为代表的科技创业公司,现在已经在资本的控制下,沦丧为一家粗暴蛮横的家族企业,在刘治平被驱逐出公司后,倪院士怒而辞去了董事长的职务。

    这个新闻稿虽然是最早在天极网刊登,前后不到五分钟,网易立即转载,弄上头条首页,等网易炒热,其他门户网在不到一个小时内就跟风转载,彻底闹大。

    唯有新浪没有转载,因为新浪的董事会里有华银系的一位元老,新浪也是门户网中,唯一使用天天搜索引擎的客户。

    这是多么熟悉的味道。

    it业就这点不好,都是一群虚伪的网络流氓,都是一群不装逼会死的装逼犯,私下全是各种黑招,都是为了钱。

    徐腾仔细想想,感觉新闻炮制者的目标已经超越了公司内部的硬软之争,而是在抹黑他和腾讯天天的tt联盟,甚至是想让他退出腾讯集团,至少是要发表声明,承诺不参与腾讯集团实际管理。

    究竟是谁在搞事,到底是什么目标?

    徐腾暂时说不清楚,有一件事是肯定的,搞事的人很厉害,整个计划有多种解释,可能是对刘治平落井下石,但可能是要将他逼出董事会。

    他这两天在腾讯公司的动作很强势,正在夺回公司的治理权,一旦让他成功,腾讯的这群高管层就将从创业团队,降格为职业经理人,这就等于没有多少股份。

    腾讯一旦ipo上市,不管是在港股,还是在纳斯达克,市值最少是100亿美金,他们每少1个点的股份,就等于是要少1亿美金。

    很多人说唐俊不行,格调低,连创业的勇气都没有,但对老板来说,这才是真正值得重用的高管,不会想尽各种绝招抢股权,抢公司的治理权,还要将公司的各种荣誉名声都拿在手里,让大股东去死。

    万科老王好歹还不要股份,只要治理权和名望,整个it业的高管层比老王夸张多了,只准股东出钱,别的都得靠边站,还要和出资人抢股份。

    这种人,海归居多。

    腾讯公司的高管中,本土出身的史立荣、张平安都属于硬件派,暂时还没有这种“抱负”,真将徐腾这个极力扶持硬件派的大股东挤出局,他们会死的更惨。

    唐俊、陈思、张亚钦、洪小文、曹国维、李甯这一票的海归派,嫌疑最大,来历也都不小,都非凡人。

    唐俊肯定没问题,缺乏那种翻身做主人的精神,值得老板信任,所以才会被徐总拉入华银系的团队。

    陈思是财务总监,88年赴美留学纽约大学经济系,毕业后加入安永会计所,95年任职于美国银行证券投资部,98年底加入腾讯公司,期间也负责处理广州博安的账目。

    这人也没问题,沉默寡言,实际上是华银系安插在腾讯的总会计师。

    张亚钦、洪小文是微软亚洲工程院创始人出身,主管网络事业部的技术团队,他们是靠技术吃饭,谁掌控公司都不会亏待他们,犯不着冒险。

    最后就剩下曹国维、李甯这两位,一男一女。

    曹国维的履历很复杂,四大会计事务所和波士顿咨询公司出身,在波士顿咨询公司任职期间,长期主管it领域和高科技制造业,99年加入新浪担任cfo,2000年应刘治平邀请,加入腾讯公司,担任刘治平的副手。

    李甯是微软出身,在高盛亚洲部任职副总一年,2000年做为刘治平的团队下属,一并加入腾讯公司。

    徐腾在脑海里将所有人都分析一遍,只能说,腾讯是长期处于“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的状态,高管层能力很强,野心也都不小。

    从刘治平到其他人,过去的期望值都太高了,先弄走硬件派,将腾讯最早从95年开始的那批创业元老,特别是倪院士那批本土科研、销售人员剔除出局。

    没有倪院士那帮硬件派的创业元老,这帮海归高管就有机会在ipo过程中获取高额配股,人人都是亿万富翁,后面再吸引海外资本和新股东,制造股东之间的平衡,不断扩大高管层持股比例,永垂不朽控制公司。

    人,都这逼样。

    徐腾仔细分析局势,愈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对方是真冲着他来的,究竟是刘治平授意反戈一击,还是刘治平几个副手的自谋自划,很难说。

    “夏莉,晚上邀请大伯一家的饭局,我去不了,你过去和他们说一声抱歉,反正有陆芳芳在场,你让陆芳芳说两句场面话就行。”徐腾这边的事情显然得尽快处理。

    “好吧。”夏莉不是很高兴,她变了,但只是外层次的精神看似变了,更偶像化,内在那种不喜欢麻烦,渴望生活永远简单快乐的灵魂还是没有变。

    她看着徐腾,眼睛里甚至是在劝说徐腾,干脆别管了。

    徐腾只能扬手抽打她的娇臀,啪的一声,打的还挺响,惩罚一下,不准拖他的后腿。

    “哎呀。”夏莉吃痛的捂着,恨恨的想要报仇,“混蛋,你等着,晚上回来收拾你。”说完,她就气鼓鼓的跑出去,招呼洪姐送她出门。

    这是小丫头。

    曾藜和虞素云忍俊不住的都轻笑出声。

    “有什么可笑的,事情没那么简单。”徐腾笑不出来,对方是有计划的,不会只制造这么一条丑闻抹黑他和腾讯公司。

    bat三巨头的大格局中,t最先成型,而且还是更恐怖的腾讯+天天的tt联盟,整个国内网络产业都对这个tt联盟充满恐惧心理。

    这种大环境中,抹黑tt联盟的成本极低。

    “虞美人,你去将唐俊接过来,然后再将海归派的高管逐个接到我这边,用两辆轿车分开接人,我和一位谈完,另一辆车就将下一位送过来。”徐腾给虞素云分派了任务,随即就拿着笔记本去小客厅等人。

    他将自己的两部手机都留下来,亲自发短信,和刘治平沟通,让刘治平提交一个最有可能的嫌疑人清单。

    如果他没有猜错,对方和刘治平的关系可能还不错,但为了争权夺利,照样连刘治平一起坑了,刘治平这会儿估计也气疯了。

    唐俊来的很快,接到虞素云的短信就直接从公司坐车过来,和徐腾商量了十多分钟。

    这位打工皇帝在腾讯公司工作了一年半,一直负责协调工作,和每一位高管都很熟,很快就帮徐腾推敲了所有嫌疑人,结果和徐腾一样,怀疑同一个人。

    这个人的背后还有idg亚洲基金的熊培戈,因为网易的股东中,idg亚洲基金的占比是比较大的。

    这件事肯定是软件派的这批海归高层在捣鬼。

    因为硬件派就算要对刘治平落井下石,也不会连着腾讯公司和徐腾一起抹黑,万一玩出事,最倒霉的是他们。

    从唐俊开始,每一个人都要写出最有嫌疑的三人名单。

    唐俊后面是陈思,这一位沉默寡言,到了徐腾这边就只说了一句话,不用写三个,一个就够了,别的人既往不咎为好。

    即便如此,徐腾还是将所有海归高层都逐个请来,每人半个小时。

    直到晚上十点。

    徐腾才将曹国维请到他的小客厅,这会儿,夏莉刚好回来,匆匆哼着歌跑过来,一看徐腾还在忙着,吓得吐吐舌就要离开。

    “有什么事要说啊,过来说吧,曹总不是外人。”徐腾这会儿已经很轻松了,他和前面的人都谈过了,十分钟谈内贼的事,十分钟谈工作计划,十分钟谈股权分配和长远的红利安排,特别是他设计的星火股计划。

    他也不隐瞒,他会继续注资四亿美金增持,投入到通信技术公司,扭转目前的颓势,同时将自己持有的股份扩大。

    他根本不在乎多少钱,多少身家,他只想欺负所有同行竞争对手,实现他的腾讯梦,全领域通杀。

    他不能保证每位高管能有多少股份,可能,股份比例会缩小,但是长远的价值绝对不会低,分红也肯定比他高,因为他都不要分红的。

    反正他已经很有钱,也不在乎这点钱。

    他是认真的,很坦诚。

    所以,逐个谈下来,他已经确信所有高管都不会离开公司,愿意听他指挥,管好每个人的责任田。

    “哎呀,我只是想说世态炎凉,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问,你大妈以前多凶啊,现在简直是……我都没法形容。”

    夏莉多单纯啊,真以为这位仪表堂堂的曹总裁是徐腾的亲信下属,一点没防备,坐在徐腾身边的沙发扶手上,和徐腾笑呵呵的调侃李大凤,“你堂姐更夸张,还想到腾讯公司当个高层领导,说自己在银行工作业绩怎么好,领导都夸她有能力。”

    徐腾也忍不住笑了,给夏莉倒了一杯干邑,拿给她,和她轻轻碰杯,“辛苦你了,其实吧,这就是我们家不愿意将这些事告诉亲戚的原因。现在才是刚开始,你们夏家的亲戚更多,光是你爸就有七个兄弟姐妹,你妈那边也有两个哥哥,两个妹妹。反正你要明白这个规矩,他们来找你,你就尽量让芳芳姐和雪骊姐帮忙安排,实在不行就安排到江泰集团,绝对不要放到我这边。他们那边都是酒店地产,怎么安排都没事,我这边是绝对不能瞎折腾。”

    “应该没有那么严重吧,随便安排一点小职务不就好了?”夏莉喝着干邑,心里很不理解,她没敢告诉徐腾,夏妈这一次过来还真要她安排两个亲戚进入徐腾的公司,说是帮她盯着,以后慢慢提升到高层,哪天真要出事,娘家人还能帮她出力。

    她没答应,因为她觉得夏妈疯了,电视剧看多了。

    “你回房间上网,搜索一下普利茨克家族,美国凯悦酒店集团就是他们的家族私有企业,100%控股。他们正在闹家产分割的问题,除了直系继承人,还有表亲堂亲一堆人,都是各个家族企业的管理人。美国都能闹出这种事,何况中国?”

    徐腾不屑一顾,拍了拍夏莉的后背,“反正我的规矩已经告诉你了,上楼去玩吉他吧,我和曹总要谈的事情特别多,可能要再等一两个小时才会休息。”

    “好吧,你们忙。”夏莉吻了吻徐腾的面颊,拿着酒杯,哼着最近正在练的新歌旋律,去楼上找曾藜。她的新专辑还是谭楯负责打造,但和上一张不同,很随意了,反正她是不会到处做推广,参加节目,录完送出去打榜,能卖多少是多少。

    “董事长年纪虽轻,却能未雨绸缪,提前防范普利茨克家族的陋弊,令曹某佩服不已。”曹国维恰到好处的一番唏嘘赞叹,笑容温和老练,似乎也很羡慕徐腾的生活。

    是啊,这种生活多美好。

    徐腾住在江州最顶级的豪宅里,坐着劳斯莱斯银天使,出去有专机和直升机,家里的女仆都是很漂亮的青春美女,而且有六位,有十几位专业人士组成的安保团队。

    徐腾没有付出任何努力,只是从父母那里拿一笔钱,投资一家网络公司,现在已经是十亿美金,甚至几十亿美金的身家握在手里。

    他还是高帅健,能去好莱坞拍《终结者3》的段位,还能玩玩文艺,写点小说,自己花钱拍成电影电视剧。

    他现在的正牌女友是中戏出身的女明星,和章紫怡这样的国际巨星是同学,情人不是女总裁,就是少女偶像。

    曹国维要说自己不羡慕,那是胡扯。

    这是什么人呢?

    刘治平这几年在腾讯公司的业绩,一半得归功于这个人,从财务到技术,从运营到资本运作,这个人基本是一把抓。

    这是技术弱化版,财务和资本运作强化版的孙立春。

    这是99年加入新浪,后来却能驱逐所有创业元老,最终彻底控制新浪董事会的牛叉人物。

    徐腾还真不知道,只知道这人能力很强势,他一路谈了这么多高管,现在已经确认无疑,这个内贼就是曹国维。

    他也没急着和曹国维翻脸,毕竟他的社会经验很丰富,当年连胡老师在天天公司创业初期的间谍案,他都能淡然化之,悄无声息的处理掉。

    到了这份上,徐腾已经很轻松,玩着一杯轩尼诗vsop,加了冰块慢慢喝,听曹国维给公司的管理和运营思路提意见。

    曹国维最早负责im的推广业务,后来负责建立腾讯网和qq空间、游戏业务,在腾讯网划归天天公司的杨富友负责后,他又主动要求继续负责无线增值业务,特别是手机qq的推广工作。

    这一次单独同徐腾会谈,他还是继续提倡自己的想法,希望徐腾将无线业务做为集团未来的重点。

    “你承认自己是内鬼,集团的无线增值事业部就由你负责。”徐腾这才突然切入真正的主题,耸耸肩,品畷美酒,也没有再多看曹国维一眼。

    他要是真知道曹国维是多牛的人物,估计就不谈这些了,早就一脚将对方踢出门。

    “很抱歉,这件事真不是我做的,其实我也知道,大家都会怀疑我。”曹国维也很无奈,“董事长,我承认对我有提携之恩的刘治平总裁出局,通信事业也没有分离,不能让腾讯冲击更高市值,这些都让我不满。唐俊忽然接替刘治平,更让我不是很信服,但我是很职业的经理人,绝对不会做出有损公司的事。”

    “那你认识是谁?”徐腾反问他。

    “如果我告诉您,刘治平和李甯有很特殊,也很复杂的关系,您会觉得是谁?”曹国维说了一个让人惊讶的新怀疑方向。

    “有多复杂?”徐腾终于发现,李瑜的反应确实有点不正常。

    “据我所知,李甯想要刘治平离婚,刘治平担心会影响在公司的秩序,不愿意离婚,两人吵了几次,可还是在一起,这种情况大概已经持续了几个月。”曹国维比徐腾的样子更坦诚,“我和他们关系更好一些,整个公司,目前只有我知道他们的情况,还劝过刘治平,建议他早点分手,不要影响公司和家庭。”

    “真的?李甯不是有老公,我记得还是一个老外,咱们合并时办庆功宴,那人还出席过。”徐腾没办法想象,他的公司居然有这么狗血的八卦。

    他不知道曹国维的腹黑和能力水准,但对李甯,他还是知道的,中国网游界的三大美女总裁之首,在微软时期就涉及过微软xbox业务开发,目前在腾讯公司,李甯暂时也是游戏事业部的总裁……她这个位置还是很危险的,徐腾已经通知她,会更换她的工作内容。

    这一位虽是美女总裁,但徐腾很客观的说,她根本不热爱游戏业务。

    “两人分居中美很长时间了,对方也是微软的员工,顺道过来出席,后来就签了离婚协议,她后面就要求刘治平也离婚。”曹国维可没有徐腾这么八卦,一番唏嘘,很关心的样子。

    “如果是这样,那咱们就犯不着追究了,女人嘛,总有犯错犯糊涂的时候,男人不就是为了宽容女人而存在的嘛。”徐腾感叹一声,示意曹国维可以回去了,“无线事业部就交给你负责,尽快根据公司的全局计划,拟定你的工作构想,包括你要并购的那两家无线增值公司,这段时间,你就可以正式接触。”

    “好,多谢董事长信任。”曹国维和徐腾谈到现在,大致已经更深层次的了解徐腾,这几个小时,他们这群海归网络派的高管也一直在会议室谈论,徐腾绝对不是一般的纨绔,在董事长的位置上,比倪院士难对付多了。

    徐腾起身,握手送走这位高管,特意让家里的安保队长郭剑亲自开车,开那辆劳斯莱斯银天使送对方回酒店。

    虞素云在客厅里等着,此时才问徐腾,“领导,到底是不是这个人?”

    “应该就是他!”徐腾耸耸肩,坐在客厅的沙发扶手上喝酒,玩着冰凉的酒杯,琢磨着,“他说李甯和刘治平是秘密情人,为了感情报复,既报复刘治平,也报复我,这是真的有可能。不过……!”

    “不过什么?”虞素云不懂,追问徐腾。

    “给李甯出主意的人是他,所以,我让李甯写三个最有可能的内鬼人选,李甯写了硬件派和刘治平关系最差的那两位,最后写了自己。”

    徐腾停顿一下,仔细想想,确信自己的判断没错,“我当时以为李甯实在不愿意写别人的名字,硬凑自己补上三个名字,现在想想,李甯其实是暗示我,她做的,不敢承认罢了。另外,李甯没有和网易、天极网的人脉,也没有和idg熊总的人脉,曹国维有,网易的管理顾问就是波士顿咨询公司,他以前给网易和新浪做过业务咨询,后来才被新浪挖了过去。”

    “另外,刘治平以前一直想找新的投资公司注资腾讯,冲散老徐家的持股比例,至少不能是一个家族企业,这一点,他、曹国维、李甯是一致的,陈思表面同意,唯有唐俊和所有人的意见不符,坚持服务资本。正因为这件事,让陈思告诉徐总,唐俊比刘治平更值得信任。”

    徐腾说起另一件事,“那么,如果我猜的不错,当时被刘治平派出去和idg、aig这些风投公司谈判的人,就是曹国维。最后,曹国维现在要收购的两家无线业务公司,背后大股东都是idg,如果最后要采用资金加换股的协议收购,他就正式将idg的熊总引入我的公司。”

    “这个人还真阴险啊。”虞素云不由得有些心悸,“那你不将他弄走,还将无线事业交给他,让他负责收购?”

    “虞美人,你记得,这些高管能混到这个份上,没有一个不是腹黑流的高手。唐俊倒是不腹黑,但要说能力,真的不如这位曹国维。刘治平这两年在腾讯的业绩很惊人,很大程度上是曹国维的贡献。”

    徐腾叹息一声,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吸一口凉气,“但是,这个曹国维也被刘治平防了一手,因为对方能力太强,老刘同志才故意让他负责和风投谈判,没有告诉他,腾讯公司4/5的股份是在老徐家的手里,也没有告诉曹国维,他其实宁愿继续留在华银系效力。”

    “你是说,刘治平是后悔邀请曹国维加盟腾讯,故意坑曹国维,想借老徐家的手将曹国维踢出局?”虞素云好歹跟在徐腾身边好几年,一路也经历了不少风风雨雨,总算明白,刘治平也够腹黑的。

    “对。”徐腾默默点头,“所以,曹国维是完全不清楚局势,以为我的实际控股比例也就是在60%左右,这是陈思故意泄露给他们的假消息。李甯今天的反应有点古怪,说明刘治平晚上给她发了短信,将实际情况告诉她,让她意识到了,她和曹国维计划的那些事,根本没有一丁点的成功概率!”

    “唉。”虞素云叹息一声,她这段时间和李甯关系还不错,没想到也是一个苦命的女人,问徐腾,“领导,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玩啊。”徐腾很奇怪,问虞素云,“你还不了解我,我最怕事少,有的玩,为什么不玩死他们?”

    “晕!”虞素云这才突然想起来,徐腾整个晚上都在陪曹国维玩着呢,早就猜到是对方,就是要故意引诱idg的熊总入局送钱给他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