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无耻家族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吸血同盟

第二百二十九章 吸血同盟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佦猜对了,华银系之所以要求他在60岁退休,这个条款是俞亮提出的合作条件之一,俞亮也很隐忍,给了他七年时间,不急于上位,自以为算是仁至义尽。

    王佦不这么想。

    在反应过来后,这位王董事长第一时间选择亲自参加博鳌中企峰会,最后时刻同大会组织方的亚太经济研究院协调,希望在最后一天发表讲话。

    徐腾这会儿正在和俞亮、萧清雅闲聊。

    直到这一刻,俞亮总裁依旧没有暴露,并没有以华银系自居,只是默默听着萧清雅汇报徐工兼并案的事,这倒是将俞亮吓了一跳,没想到华银系除了金融、医药、家电、化工、汽车、新能源、地产、煤炭这些领域的投资,居然还在谋划工程机械领域的兼并案。

    这就像是前几年的华润集团,利用资本优势和国内股市的低市盈率,快速兼并,迅速缔造一个大型资本集团。

    只不过,华银系明显开始发力的这两年,兼并规模比华润当初要强势的多,范围更广。

    “省里领导应该已经基本同意了华腾集团和银河资本的联合报价,毕竟,这还是要看徐工自身的意愿。”萧清雅就是为了这件事,才临时飞抵博鳌,“我听省里的某位领导的意思,希望你亲自去一趟,见面谈,大概是希望有其他方面的合作。”

    “哦。”徐腾懂了,江南省还希望华银系拿出更多筹码,在这场并购案中,为省里谋取更多利益。

    这很正常。

    若非如此,江南省不会这么快做出决定,选择华银系。

    “正好,那就等小天鹅的兼并案结束,我再过去谈尚德的私有化和上市。”徐腾当然会考虑扩大在江南省的投资,小天鹅、尚德和严晓群的斯威特集团,这都是华银系瞄准的低价优质资产。

    相比万科、pn保险公司动则几十亿,甚至是上百亿的投入规模,这几家江南省的公司加在一起,预计也很难超过5亿投入。

    徐工的兼并价码并不低,华银系给出的报价是42亿元,取得徐工80的股权,余下20仍然归属地方国资委持有。

    此外,华腾集团和银河资本承诺在未来五年,继续注资20亿元,不断增强徐工的实力。

    俞亮心里其实有点晕眩和迷惑,不知道华银系到底还有多少富裕资金,还是一直都在使用华夏银行和保险公司的资本如果是这样,他感觉华银系有点太疯狂,从华夏银行抽调的资金太多,风险太高,甚至是在违规操作。

    华银系显然没有违规。

    因为华银系是用高市盈率的海外证券抵押,融资并购超低市盈率的国内企业,不管是徐家持有的几只网络股,还是华银系整体持股的银河娱乐、必赢公司、卡蒂亚集团,以及在港上市的博安医疗、博安药业、华夏金融、富信金融,这些都是高市盈率的公司。

    简而言之,华银系的海外资产都属于估值过高,而国内的各种则属于典型的超级低估。

    这和2001年国内a股暴跌,港股随之暴涨的那两年里,华润大肆扩大在内地的投资一样,这是一模一样的道理,只不过,华银系在海外的资产规模更大。

    这和2012年以后,国内科技股暴涨,内资大规模外溢,投资海外一样。

    谁掌握资本高点,谁就是国际资本市场的掠食者。

    这就是资本主义。

    “等一个月,咱们再来处理江南省的事吧。”徐腾起身,和俞亮暂时告别,随即看向萧清雅,邀请她,“咱们好久没见了,随便走走吧。”

    萧清雅笑了笑,轻轻挽起耳鬓秀发,起身和徐腾隔着一步远的距离,在两里长的亚洲湾沙滩上漫步,侃侃而谈,聊着这几年的彼此生活。

    俞亮只是静静看着,心里唏嘘,很快拿起手机给王佦发送短信,至少这一刻,他不知道王佦已经觉察到他的背叛,“华银系的实力是不是有点太奇怪,除了咱们,除了汽车产业的安柴,法士特,他们似乎还在兼并徐工、小天鹅,老王,你说他们到底还有多少资本余额”

    “这几个只是小兼并,包括我们万科,他们也没有太在乎,真正的目标是民生和pn,他们在打造一个民营的生态圈,自己控股金融企业,向控股的地产、化工、汽车、家电产业输出资本。”王佦也装作没有识破俞亮的背叛,正在悄无声息的调整策略,和亚太经济研究院的马光源协商。

    王佦要亲自参加博鳌中企峰会,要求是给十五分钟的演讲时间,演讲稿可以协商处理。

    “咱们还是小心为妙,他们这种投资模式,风险太高。”俞亮由衷感慨一句,提醒王佦,你得再坚持。

    “是啊,这一点,你应该和华银系提出来。”王佦大致在心里算过账,华银系的机制很特别,实际上是一种合并式兼并,内部股权不断分散,但是,总量在迅速扩大,抵消了资本上的压力。

    这是制度设计上的优越性。

    王佦心里已经有数了,徐大昌只是一介草莽英雄,设计不出如此高规格,如此国际化的财团体制,幕后的高人是亚太经济研究院的那些专家,比如,名誉院长蒋宁远,院长马光源,副院长张维迎、李稻葵。

    他不断分析徐大昌这些天的讲话,最终得到一个结论,蒋宁远、徐大昌都是原先的江泰系出身,马光源是蒋宁远的学生。

    蒋马是产业经济学的大师,张李是产权经济学的专家。

    这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呢

    王佦终于懂了,华银系之所以能迅速成长,除了在保健、博彩领域积累的巨额财富和蒋马之流出谋划策,幕后有人赏识,很特殊的人。

    否则,徐大昌怎么能在澳门竞拍到两张博彩牌照,怎么能在国内拿下华夏银行、保险、证券,重组成华夏金融集团,怎么能一年之内通过四个px项目的审批

    徐大昌投资金融、地产、煤炭,这是为了获取利润,投资面板、px化工、汽车、重工、家电,则是要将利润输入到国家层面需要的产业中。

    王佦被深深的背叛了,他一边要求俞亮向华银系提出有点过分的财务互审要求,一边寻找蒋宁远的号码,这是真正核心层的华银系大佬,所有人居然没发现。

    沙滩上,徐腾陪着萧清雅漫步,两人边走边谈。

    朋友,永远不会背叛彼此的朋友。

    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定语。

    他们一直走到沙滩的尽头,在一片黝黑孤独的焦岩上坐着,这会儿,两人没有谈生意上的事,聊着彼此大学生涯里的那些趣事。

    这样的趣事其实也不多,过早投身创业,代价就是未能挥霍青春,未能真正的融入大学,早早踏入社会,在商场上挣扎。

    “那个曾藜真的和你分手了”萧清雅忽然问了一个很特别的问题,她和徐腾平时在邮件里会谈及很多事,唯独感情生活是彼此的禁区,通常不会询问。

    “没有分手,只是重新定位吧。”徐腾说不清楚目前的状态,他没有太多时间去首都,在美国期间,曾藜乘坐华瑞航空的专机,到加州陪了他几天。

    一切都还好,她只是不愿意回江州,不愿意继续和双莉女神住在一起。

    徐腾看得出来,曾藜很享受这种自在的感觉,有一点事业,有朋友,将人生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想找他就飞过来住几天这妞将他当什么呢,解决生理需求的发射器

    曾藜很聪明,说这种爱情方式对大家都有好处,徐腾很客观的说,被她说对了。

    她现在一直住在瑞麟宅,在神州传媒接一些女二女三的角色,投资几部小制作电影和纪录片,担任出品人,她和梅嘉莉、夏莉的关系依旧维持的很不错,至于她到底在想什么,没人知道。

    老婆多,还都是很聪明的老婆,其实也挺麻烦。

    徐腾算是深有体会。

    “我就知道,你迟早会成为这种花花公子。”萧清雅笑的很无奈,她很早就发现了,徐腾是那种很难会专心和谁过一辈子的混蛋,毫不犹豫,也不后悔的立即抽身离去。

    徐腾无所谓的耸耸肩,你不要,有人要。

    “对了,我这次找你还有另外一件事,前段时间,青基会的崔秘书长联系过我,他和我是校友,通过我们学校联系的,大致是想请你负责希望工程的工作。”萧清雅其实是为这件事来的,至于徐工的那些事,顺道谈一下。

    “哦,为什么”徐腾不理解,不过,他这两年是没有看到希望工程的那些公益广告和宣传。

    “挪用善款的丑闻,你不知道吗”萧清雅随意的问着,看徐腾的样子还真是不知道,就大概谈了谈,原来还真是因为丑闻被迫中断。

    这件事最早居然是从那边爆出的问题,只是被公关封锁了,捐了50万,又以宣传劳务费的名义,将50万拿了回去。

    毕竟是这种级别的名人,南方系的某位记者一路追踪,居然挖出一个大新闻,希望工程和青少年基金会在过去五年投资了四十多个项目,绝大多数都是亏本的。

    为了顾全大局,避免引发大规模的慈善公益事业的信任危机,各方机构没有追查到底,只是将有几位主要负责人逐出希望工程,慢慢关掉希望工程。

    崔秘书长当然不想结束希望工程,决定重新找一个合适的机构负责,想来想去,居然想找徐腾,因为徐腾有钱,会投资,也不会贪污善款。

    最重要的一点,崔秘书长希望用徐腾的名声造势,让社会重新关注希望工程,从传统的捐资办学,转向师资、教育质量和偏远地区学生营养、体育等方面。

    过去呢,希望工程是解决有无问题,现在国家解决有无问题,崔秘书长感觉希望工程可以向着解决好坏的问题努力,尽量不让偏远穷困地区的孩子,被东部地区孩子甩开太多差距。

    穷啥不能穷教育啊。

    那都是穷困县,财政能力有限,基本也就只能解决小初中教育的有无问题,教学质量和素质教育这些东西,根本不敢奢求。

    在此之前,青基会已经找过几位中青年企业家,刚开始接触,对方都很有兴趣,最后都没成功。

    因为上级主管部门的态度还是很坚决的,想将希望工程悄无声息的慢慢停掉,这一批企业家说到底也是为了捞名捞利,万一再捞出更大丑闻,那真是麻烦了,没有哪位领导愿意冒这种风险。

    “我可以重新募集资金做为母基金,可以提供担保,提供投资渠道,但是,财务工作必须由我委派专员负责。具体的行政和公益运作,可以由青基会负责。”徐腾不愿意介入太深,也不愿意被人利用,这种水池还是很难预料的,说深很深,说浅很浅。

    “好,我帮你谈一谈,估计是没问题。”萧清雅和崔秘书长谈了几次,很了解对方的情况,如果不是没有其他选择,也不会冒然请她做掮客,做徐腾的工作。

    徐腾在国内的公益捐助很特别,主要关注自然科研、教育和环保,大部分资金是直接拨付给中国华腾科技基金会,注入国内的非营利性公益科研机构,比如像中科院,其余主要是通过宋庆龄基金、中国环保基金会代为运营。

    青基会和希望工程,徐腾通过个人信托基金和腾讯集团也捐了四千多万,这两年陆续建了六十多所希望小学,这大概也是青基会找到徐腾的一个原因。

    除了这些主要的慈善机构,徐腾的助理团队每天都会接到各种机构的募捐请求,理由五花八门,机构也各种各样,真假难判,还有一些民主自由基金,各种打着国字号的假冒机构,花样繁多。

    这个时间段,徐腾在谈公益事业,俞亮在找李达霄,试探华银系的资本余度,而王佦则在找蒋宁远,酝酿反击。

    第一届博鳌中企峰会论坛的最后一天,议题是中国民营企业的未来十年,除了原定的李达霄、李东盛、李锦芬的三李,以及泛海的卢总外,忽然临时增加了一位江湖大佬。

    王佦在最后时刻抵达峰会,第五位出场,发表了十四分钟的演讲,风度翩翩,忧心忡忡,认为中国民营企业未来十年的经营环境会变的比较遭,资本大量涌现,竞争激烈。

    他的观点是企业应该未雨绸缪,加强合作,扩大并购和重组优化,应对越来越激烈的竞争环境。

    这基本是180度的大转弯,为华银系的大规模并购重组站台背书,若非如此,还真的很难轮到他站台演讲。

    徐腾坐在第二排的嘉宾位置,静静听着,感慨王佦这种历经风雨的大佬真是名不虚传,这么快就发现自己腹背受敌,反击的速度真是神速。

    在徐腾的不远处。

    俞亮的脸色很难看,在王佦演讲的这十几分钟里,两人对视了数眼,俞总能看到王佦的怒火和憎恨,那种刻骨铭心的憎恨。

    这不能怪俞亮,从一开始,俞亮就知道王佦不会妥协,可他一定要妥协,因为这笔并购一旦成功,万科成为华银系的控股公司,他的收益可能是十亿级别。

    跟着他的那些高管同样各有所获,短则三年,长则五年,都有可能踏入亿万富豪的级别。

    他们是俗人,不是王佦这种精神贵族,他们这么辛苦,每日忙忙碌碌可不是为了当精神贵族,不是为了所谓的情怀,情怀不能当饭吃。

    是的。

    情怀不能当饭吃。

    这是一个极其复杂的局面,会场中,台上的王佦,台下的俞亮、徐腾、李达霄、李锦芬各有一种不妙的心声。

    徐腾和李达霄互视一眼。

    他取出手机,给安排演讲的马光源发了一条短信,确信不是坏事,才给王佦也发了一条短信,邀请王总到楼上会客厅谈判。

    他不知道王佦会不会来,但还是先行退场,在10楼的这间临海眺远的会客厅里,准备了两杯李察干邑,加了冰块,坐在落地窗前静静等候。

    结果,来了两个人。

    王佦是和通商集团的姜肖平一起过来的,在电梯里遇到对方,都是饱经风霜,都对华银系有一定程度的了解,老姜见到王佦180度大转弯的为华银系站台,大致就明白了,对方可能遭遇到了内叛,已经快要失去对万科高层的控制。

    “徐家还是不错的,野心是大了点,但也有勇有谋,最重要是有钱。”电梯里只有两个人,姜肖平是商界中的高级知识分子,真正的剑桥毕业的经济学博士,和蒋宁远是同期毕业,同一位导师。

    华银系刚开始发展的阶段,蒋老魔还曾通过姜肖平的关系,为徐大昌引荐过几位领导。

    那一时期,徐大昌还没有介入博彩业,刚刚有点眉目,正在为这件事继续奔波。

    那一时期,徐大昌手里有钱,一边做保健品,一边做私募操作股市,刚刚介入民营医疗,到处承包并购中医院,赚的都是血腥钱。

    时过境迁,居然到了这种地步,真是起于草莽,一跃如龙。

    姜肖平脸色阴沉,看不出善恶喜好,仔细想想,“错了,最重要的是华银系这种合伙人机制,据说是老蒋的设计。”

    “原来是这样。”王佦终于明了。

    两人从电梯出来,姜肖平也犯不着和王佦客气,他的商界地位比王佦高太多,虽说王佦已经很高,率先走出电梯去见徐腾。

    徐腾心里有点惊讶,不动声色,请两位坐下,以为姜肖平是王佦请来的说客,特意给姜肖平也准备了一杯干邑。

    “酒还是喝的。”姜肖平没有拒绝,一口气先喝了半杯,皱皱眉头,随即全部喝完,只留下三枚还未融化的冰块。

    姜肖平甚至没有坐下,将杯子丢在桌上,很有长辈风范的拍着徐腾肩膀,“价格还是咱们上次谈的那个价,不能再低了,我素来不欠人情,深圳的两家资产管理公司要从招行退出,我上午打过招呼,你用腾讯公司的名义去收购他们股份,溢价10左右基本就能拿下,后面想办法帮招行抬一抬价码,我最近考虑在a股增资100亿。董事会那边,我给你留一个席位,电商是门新生意,我不懂,你懂,我这个开银行的当然要和你合作。”

    “好。”徐腾答应下来,和姜肖平握手,“合作愉快。”

    “和你合作肯定是很愉快的,对了,我顺便替一位领导转达一声关切,工程机械和化工对国家经济至关重要,你们要发挥机制优势,好好搞。当然,你们也要量力而为,适可而止,这两年扩张的太猛,要多注意资金流的问题。”

    姜肖平这几天没有留在博鳌,而是去了一趟首都,刚回来,他若有所指,再度拍了拍徐腾肩膀,意思很明显,已经有人对华银系的快速扩张提出了异议。

    这种异议不是民资、国资之争,而是银河资本华夏银行组成的私营财团,正在不断渗透其他金融机构。

    相关工作的领导虽然不持异议,只要是正常的市场行为即可,姜肖平做为参会人员,还是要提醒华银系适可而止,暂时停一停,到招行和pn保险为止。

    “多谢您的提醒。”徐腾点头,明白这位姜董事长的言下之意,这就是央企的厉害之处,可以直接见领导,参加一些高层面的工作会议。

    当然,徐家不会停,只是要运作的更精妙一些。

    这就像是一个马拉松比赛,华银系状态出的特别早,从94年憋到2004年,终于在2001年至2003年迎来大规模上市的资本爆发期,迎来一个璀璨的峰值阶段。

    华银系目前公开的资产规模是4000亿rb,实际上要翻一倍,同期的万科,市值不到200亿rb,中信、华润也不过千亿级,通商还要稍弱一筹。

    在2004年到2008年,这个时期又正好是央行慢慢缩紧银根,遏制地产泡沫的阶段,央企、私企都缺乏足够的资本。

    这个特殊的阶段不领跑,等到2008年以后,四万亿的大政策一出,全国资本泛滥成灾,华银系再想领跑就晚了,因为不管央企,还是私企,手里最不缺的就是资金,最缺的就是项目。

    华银系憋了十年,就是等这一波的抢跑阶段,目前大肆扩张,等到2006年的a股暴涨泡沫再大规模套现,摆脱华银系内部的债务危机,一举奠定匹敌中石油的资产规模和资本实力。

    送走姜肖平,徐腾才单独和王佦谈判。

    上一次,在这间会客厅,徐腾用二十分钟敲定了pn保险公司的郭永哲董事长,这一次,王佦也用了二十分钟,敲定了徐腾董事长。

    彼此约法七章,其中之一,王佦不得离婚,不得公开私生活;其中之二,个人言论要坚守爱国原则,要和华银系保持一致,支持保护国企资产这是一个姿态,很重要的政治姿态,必须全体遵守。

    在此基础上,徐腾支持王佦担任万科的联席合伙人,他没什么压力,反正答应举荐俞亮做联席合伙人的那个人是李达霄,不是徐腾。

    谈判结束时,徐腾将这一杯干邑饮去大半,若有所指的问王佦,“你想过没有,这本来就是你的错误,别人只是想要维护自己的利益”

    他不希望王佦回去在万科内部大清洗,只是承诺将俞亮调入华腾集团,维护王佦在万科的核心领导地位。

    “是啊。”王佦余悸在心,他昨晚逼问了两位老部下,才知道几乎所有人都支持并入华银系,只是碍于他,不便公开表达罢了,“华银系的合伙人制度比我们的制度更先进,这是更尊重人才和知识的制度,我输的心服口服。”

    王佦唏嘘一声,问徐腾,“徐董事长,您还有别的事吗”

    “华银系会和深市领导谈判,以产业转移和提升性的投资为价码,换取市里的地产扶持政策,拿几块市中心的土地,不涉及任何非法问题。”

    徐腾想了想,玩着酒杯,耸耸肩,“华银系转型成功,不会再有任何妥协,因为我们已经不是那个段位了,拿地的公司是华银系内部的其他企业,万科负责联合开发。这样的合作,以后在全国会有很多,要适应。正如我和你说的,大叔,资本就是这样的无情。联席合伙人就是中国式资本主义的巅峰大佬,你不能在里讲情怀,因为华银系的情怀更大,你懂得。”

    “我懂,多谢徐董事长指点,王某惭愧,以前多有不敬,还望包涵。”王佦举杯,想和徐腾喝完彼此杯里的这点残酒,消弭过去的恩怨,从此精诚合作。

    他放弃了内心的很多坚持,才终于击败对手,拿到自己应该拥有的联席合伙人位置,现在也只能继续放弃那些坚持。

    华银系就是用非上市的内部公司持有土地,同万科联合开发,利用万科的品牌、项目运作、建设管理和营销能力,谋取更高的利润,更快的资金回笼率。

    万科同样有收获,毛利率会下降,总利润会激增。

    王佦离去后,徐腾继续在会客厅里坐着,思索很多问题,华银系的资本目前还是有较大的限制,万科这一战提前半年结束,华银系就能将资本抽出,投入到pn保险公司。

    一旦入主pn保险公司,华银系就能从pn保险公司拆借资本入主民生银行,用自己的本金运作入主通商银行。

    为了调度资金,徐腾将自己持有的银狮啤酒公司卖给华润,华银系的永泰集团将向华润、中海油定向扩资40亿的股本,占总股本的17。

    永泰旗下的五个px项目,联合中石化运作陕省px项目,联合中石油运作江淮、宁州的px项目,联合中海油运作海南、天津的两个px项目。

    华银系将项目分流给央企,拆借私募资本协力运作,将大部分的本金入股民生、通商、pn保险三大金融机构。

    徐腾自身控制的华腾汽车公司,也将会考虑吸收非华银系的民营资本,将华银系的资本抽调出来,整合华腾重工集团。

    届时,他会利用st金马、st襄轴的上市壳资源,让华腾汽车和华腾汽配直接借壳上市,华腾重工则借道徐工股份,整体上市。

    所有操作都直指一个方向,用最少的本金办最多的事,节省本金,聚集资本,入股三大金融机构,控股江州商业银行,瞄准未来的长江银行。

    资本操作是一门很复杂的吸血鬼艺术,简而言之,用民众的钱扩大资本的实力,更贪婪的汲取民脂民膏。

    华银系,本质上就是一个吸血鬼同盟,王佦再有情怀,也挡不住鲜血的诱惑,这是资本家的贪婪本性决定的,俞亮也有情怀,为了鲜血,宁可背叛十年深交的老友。

    这鲜红的血河在流淌,华银系的六千多名合伙人一同分享欢乐,开怀畅饮吧。

    人们将这种机制美名其曰,尊重人才。

    资产阶级最美妙的能力,就是会将最血腥的事实,包装成最美妙的概念,迷惑人心,让所有人甘愿成为血奴。

    俞亮来了,李达霄陪同对方,十多分钟后才抵达徐腾的会客厅。

    徐腾没说什么,签了一张一亿元的支票,没有立即交给俞亮,只是搁在桌上,告诉俞总,“你知道王佦胜了,没有情怀的王佦,你打不过的。可你也没有输,因为你年轻,我相信你可以取得更高的成就,你不应该被地产业束缚住。从今天起,你是华腾控股公司的总裁,地产、汽车、金融,你跟着我,可以做一切。”

    “那老罗呢”李达霄有点惊诧,这个位置一直是罗红岩的,老罗从江泰系干到华腾系,再过一些年,差不多也能提升到联席合伙人的位置。

    “老罗的华腾控股集团副董事长的职务不变,同时担任华腾科技集团的总裁,两个人各负责一方面的业务。”徐腾必须要做调整,将华腾集团的产业群优化,“母公司是华腾工业控股公司,华腾重工、汽车、地产、科技四个子公司互相运作,华腾工业控股做为母公司,参与地方金融产业的改革。”

    “哦,这样也好。”李达霄懂了,徐腾的安排是要让各位总裁都有一个位置,每个人专抓自身最擅长的领域。

    现在的事实就是这样,不能怪华银系不守约,王佦有名,梁纬艮有资本,他们先行一步成为联席合伙人,罗红岩和俞亮就得竞争,抢一个席位。

    “抱歉。”徐腾还是得和俞总说一声,将这张一亿的支票转了一圈,依旧没有交给俞总,“这是你在华腾控股公司的股本,签了合同就直接入股。”

    李达霄噗哧笑出声,调侃徐腾,“太子,您这可就不厚道了,说一声就行了,干嘛要签这张支票”

    “错,这是很厚道,因为他要是真不开心,可以拿着这张支票走人,创立自己的地产公司。”徐腾耸耸肩,满不在乎,“如果他真觉得自己只能做地产,不能替我照顾其他公司,那我也没办法。”

    俞总还有点晕,这到底是算输,还是不算输,心里一直没弄清楚。

    李达霄拍了拍俞总的肩膀,提醒他,“这是好事,为华银系的太子效力,那是肱骨之臣,谋反的急先锋啊。”

    徐腾笑一声,示意俞总先坐下来,“有些事,急不得的,联席合伙人的位置也不是那么好做,就算留在万科,你也要等老王退休才有机会参加竞选。现在还是一样,先在华腾系内部拿到一个高级合伙人的位置吧。”

    “多谢董事长关照。”俞亮反应很快,输和赢是另外一件事,有位置腾出来,那就先占住位置再说,福祸难料,现在还言之过早,十年后是什么情况,谁能知道

    徐腾这才将一亿支票推给俞亮,“你先去华腾集团总部办理增资入股的手续,老罗一亿,你也一亿,至于以后能拿到多少股本,咱们后面谈一个职务对赌协议,用你们的业绩说话。”

    俞亮点头,也没有别的话说,他心里明白,徐腾和李达霄是华银系的联席合伙人,两人这会儿肯定有事情要单独商议,他是低一个级别的高级股东合伙人,不便打扰,这就先行告辞。

    李达霄亲自送俞总离开,一路送到电梯门口,安慰几句,正好,马光源从电梯里出来,遇到两人,热情的握手。

    其实这件事,马光源先和老蒋协商,同意了王佦的条款,愿意投票支持王佦成为联席合伙人。

    “抱歉啊,反正你总有机会。”马光源还是很歉意的,但这里面的因素,他相信俞亮心里也明白,王佦不要情怀的反戈一击,万科内部团队立刻就会倒向王佦,俞亮根本控制不住局面。

    归根结底,俞亮还是不够心狠手辣。

    “没事,没事。”俞亮也不好说什么,他只能安慰自己,至少王佦向所有人屈服了,顾全整个万科团队的集体意志。

    “以后都是自己人,吃小亏,赚大便宜,不急。”马光源握着俞亮的手,拍着对方肩膀,“努力向前看,你在咱们华银系的路才刚开始,就像咱们少东家说的,东家仁厚,掌柜不贪,最终肯定不会亏待你。要说咱们华银系不尊重人才,那全国就没有更尊重人才的地方了。”

    俞亮心里不急才怪,虽说华银系的联席合伙人和股东合伙人都属于高级合伙人的序列,差别其实很大的,联席是在整个华银系持股,参与整个华银系的上层运作,共同投票表决重大投资事项,管理整个财团一个方面的业务。

    股东合伙人就差了一大截,只能在子集团范围内持股,参与子集团的决策。

    这就像是省长和中央部委领导的差别,一个在地下,一个在天上。

    华银系的联席合伙人有二十多位,股东合伙人有一百四十多位,这些人,哪一位不是雄峻之才,率领一个团队管理一个领域的产业,率领一个团队雄踞一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