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无耻家族 > 第两百三十三章 庐山真面目

第两百三十三章 庐山真面目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长江商学院的这个概念,早在蒋宁远、徐总和老赌王筹办长江学院时,就已经开始注册筹办,一直到2004年才最终办成,中间也得到了香港李先生的支持,一同..lā

    所以,长江商学院同时得到了李、梅、徐三个家族基金会的赞助,经费绝无问题,办学师资和商业号召力也绝无问题。

    今年是第一届,ba、金融ba两个班是10月份开学,eba班则是在博鳌中企峰会结束后,才正式举办开学仪式。

    原先预计是30名总裁级学员,后来临时增加了3个人,王佦、梁纬艮之外,还有pn保险公司的郭永哲董事长,星光璀璨都是来交友拉关系的,真要谈企业管理,谁给谁上课还是未知数呢。

    这些学员在两年内,每个月要抽出四天时间集中上课,主要是在江州的长江大学,每个月会挑选一位学员的企业,群策群议,共同分析。

    徐腾也不知道他们中午要去学校的图书馆参观,意外碰车,人生啊,时隔数月,第一次在图书馆装逼就被逮住了。

    这群总裁、董事长晚上有聚餐,选择在江泰皇庭酒店,非要徐腾去,轮流打电话热情邀约,徐腾还是没去,一句话,晚上回家陪女友看电视。

    这个徐腾是说真话,至于他们信不信,徐腾就不知道了。

    李达霄只能挂了电话,和各位大佬们解释,“大伙息怒,多理解,小徐同学这才是大四,这个年纪处对象,肯定是很甜蜜的。再说了,我们都是中年大叔,非要一个孩子过来陪咱们喝酒,也不合适啊。”

    “大霄,你这话是寒碜谁呢,咱们一群大叔,全部加起来没他一个人有钱。”有人得嘀咕一句,这个教室里,差不多有一半位列在胡润2004年富豪榜上,另外一半是国企老总。

    今天中午偶然碰到正在图书馆自习的徐腾大神,大家很兴奋,到长江商学院报读eba,不就是为了结交这样的商界人脉吗

    不过,所有人是真没想到,徐腾这种首富级的高帅健,居然还真是学霸,在图书馆自习,桌子上堆放着十几册教材和参考书籍。

    这所长江大学的学生们显然也是司空见惯,周边十几个同学也在自习,都没有人去骚扰一下中国首富。

    反正这会儿没什么事,王佦和梁纬艮在教室的角落里商量几句,这就先退席了。

    他们这栋教学楼位于夜莺山上,附近就是长江大学的图书馆双子楼,继续一路向下,十分钟路程就到了长江科技大厦,徐腾下午应该是在那边办公。

    王佦不知道这个情况,梁纬艮知道,两人聊了几句,决定一起去拜访徐腾,因为彼此都有一些事要当面和徐腾探讨。

    他们来的非常巧合,正好在长江科技大厦的电梯里遇到了俞亮这真是尴尬。

    王佦还是主动和俞亮握手,拍了拍肩膀,说几句台面上的话。

    好聚好散嘛,这位王董事长已经得到了徐腾和蒋宁远等人支持,成为华银系联席合伙人的概率比梁纬艮更高一点点,没有必要再和俞亮为难。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这个道理,谁不懂

    俞亮真要再狠一点,不留任何余地,王佦根本没时间翻盘,虽然彼此心里结了仇怨,但还不至于当场撕脸。

    到了江州,徐腾就不是谁都能随便见面,更不是谁想见,就能立刻见到的,哪怕徐腾这会儿没什么事,他就是陪朋友喝杯茶,或者是一个人在落地窗前看风景,省里领导该等着,也得等着。

    徐腾是中国首富其实在江淮省,这个身份并不重要,因为他是华腾系的掌门人,控制着整个江淮省工业3.0的规划,昔年的庆云顾家、黄信洲、陈安邦、华煤铁的吴总加起来,份量也不如现在的他。

    何况,他的幕后还有一个更庞大的华银系,而他更是华银系的太子。

    黄信洲的江泰系已然破碎,只留下一家江泰集团,似乎只有那座银泰大厦和江泰皇庭酒店,还能证明江泰系曾经的辉煌。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在江泰系的废墟上,崛起出一个更为强盛的华腾系,这两年,江泰系曾经的诸多老倒爷们,陈永年、柳国礼、苏厚文之流,也陆续回归。

    虽说时代变迁,他们已经跟不上时代的步伐,可毕竟是人脉深厚,在江淮省的根基很深,只要手里有资金翻盘,照样是宾客满门,朋友众多。

    王佦、梁纬艮和俞总在23楼的休息室等了十多分钟,房间里的液晶墙幕自动开机,虞素云通过腾讯集团的信息管理系统,像一位气象节目主持人,彬彬有礼的出现在屏幕上,通知几位老总去见徐腾。

    “哎呦,这可真是高科技公司。”王佦笑了,他正对面的屏幕。

    “其实,现在很多公司都只选用最简单的企业级管理大师,腾讯集团开发的t信息系统管理大师,实际上还有很多正在完善的新功能,总之,正如领导所言,几位老总,欢迎来到未来。”虞素云能够听到休息室的声音,这里有一整套的信息监控,她能看见。

    “走吧。”梁纬艮先行起身,系上西装纽扣,以示郑重。

    他们等了十几分钟。

    徐腾在这段时间里也没干什么事,看了一份cs自动化控制系统的调查报告,然后就坐在办公桌的边缘,喝着一杯红茶,眺望远方,静静的思考,等待夕阳余辉的消逝。

    徐腾要思考的事情太多,虽然很多事情根本想不清楚,即便想清楚,下面的人执行起来也是分分钟变样,甚至可能完全不是他预期的那样。

    腾讯集团已经启动了无线战略,正在和tcl合资创立新的手机企业,合作研发智能手机,正在加快手机产业链的布局,在手机社交、电子商务、线上支付、视频、搜索、游戏领域继续快速推进整合。

    华腾集团在汽车、工程机械、智能机械、cs系统、光电监控、le、电池、硅晶光伏、风能、基因工程十个领域大开大阖的广泛投资。

    这么多的投资,最终哪一部分赢,哪一部分输,徐腾哪里知道,他尽量想办法多赢几个棋局,万一输一个,或者输三个,输四个,他也能接受。

    退一万步说,不接受又能如何

    他亲自担任总裁,事无巨细的全面指挥控盘,那就一定能保证每个项目都成功吗恐怕未必吧,恐怕效果更差吧

    即便有再多的未来视野,也不代表你能赢得未来。

    他现在这个情况还算不错了,因为最让他头疼的芯片、存储和面板三大产业是在华银系层面控盘,不需要他操心,否则真能让他崩盘。

    他手上的高科技项目虽然多,全部加起来,加上腾讯集团对通信技术的追加投入,加上在海外已经完成的几次并购和技术引入,2004年的总投入仅有82亿,通信技术还占了13,明年会逐步增加,但肯定不能和芯片、存储、面板三大产业的投资规模相提并论。

    整个2004年,华银系在这三大国家战略产业领域的总投资,从2003年70亿激增到340亿,在全国建立五个科研中心,同四家央企、三十多家科研机构展开合作。

    这些信息,大多数并不公开,即便公开,和银河资本华夏银行也没有直接关联。

    有一些金融领域的主管领导是知情的,所以,对华银系强闯pn保险、招商银行、民生银行的举措,基本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措词很简单,只要符合市场规则,不用多过问。

    因为华银系即便今年不缺钱,明年不缺钱,迟早有一天会缺钱。

    有华银系去啃硬骨头,徐腾这边的华腾系就要轻松的多,他负责的事情多,但都是小事情,输几个也没关系,只要核心的那几个关键产业不输就行。

    至于通信技术,他专门投资中兴没做的ca,基本也是一场豪赌,就赌以后能否并购中兴。

    这一刻,徐腾看着夕阳,什么都没想,让自己单纯的休息几分钟。

    这个世界其实只有两个国家,一个是中国,另一个叫外国,总之,外国有的,中国都要有,外国没有的,中国也要有。

    达到这个境界,中国经济的产业转型升级就成功了。

    没办法,谁让咱是中国呢

    人口这么多,没有这么多的高端产业撑着,养不活啊。

    王佦、梁纬艮、俞亮身份尊贵,虞素云提前在办公区的走廊里等候,迎接他们,为他们打开徐腾办公室的酸枝木大门,邀请三位大佬进入,随即为他们关门。

    直到这一刻,两位商界大佬,一位商界精英才见到徐腾的庐山真面目。

    徐腾已经将原先的首席公关顾问陈淑芬辞退,暂时让夏莉帮他挑选每日的服装,和以前又不同,上午休闲学生装,中午回家吃晚饭,还得换一套意版剪裁的kiton顶级西装,精致的宛若希亚拉博夫在金钱永不眠中扮演的华尔街新贵雅各布摩尔。

    相比徐腾自身喜欢的英版anersonsheppar,夏莉显然更偏爱徐腾穿意版,复古优雅,高贵奢华,而在莉莉公馆,徐腾的换衣间里有六十多套kiton,每一套都是由米兰这些年最当红的专业西装设计师frankuytjens亲自负责,配上一双杜嘉班纳的黑色羊皮古典尖头系带皮靴,一枚百达翡丽的蓝宝石炫光系列。

    他坐在办公桌的边缘,一直看着夕阳,听到开门声,几位客人进门,他才回头看一眼,示意几位在他的办公桌前坐下。

    王佦是很注重仪表的精神贵族,一代商界领袖,如果不是未曾打招呼的突然来访,还真会以为徐腾是特意穿的如此正式和他会晤。

    显然不是。

    眼前的徐腾就是正常版本的华银系财团的高层联席合伙人,腾讯集团董事长徐腾。

    事实上,徐腾也习惯每天换多套衣服,在学校和节目上穿的随意点,在公司则穿的很正式。

    服装,这是现代社会最典范的艺术品,最明显,最直接的身份和阶级象征。

    在公司穿的更正式,有利于建立徐腾的权威,毕竟,他是董事会主席,只和华腾系的高管层见面,这些人都挺自恃甚高,没有一个会因为他亲和随意而更服帖。

    事实证明,徐腾这种修长健硕的身材更适合穿意版西装,因为意大利版型对双肩要求偏窄,更唯美,而英版面对的盎格鲁撒克逊人,平均概率上要比拉丁裔的意大利人更健硕一些,胸肩部更宽。

    为了配合夏莉女神第一次做形象顾问,徐腾中午还很配合的用了发胶,效果倒是还不错,丝丝服帖,一缕不乱,浓黑如鉴,也配了黑色丝巾和袖扣。

    “坐吧。”徐腾示意三位商界大亨先坐下来,他看一看时间,等着罗红岩总裁过来。

    半年前,俞亮曾经到徐腾的办公室里拜访过,那时,徐腾的办公室还在长江创业中心,如今则迁到此处,依旧竹林渺渺,一切仿佛未变,只是空间扩大几倍。

    办公室的角落有一个水池,栽种了一池金色睡莲,周边有一套藤椅茶座,足够十余人在此开一个小规模的会议。

    王佦见过无数商界大佬的办公室,真心没有比这个更自然清新的,令人神清气爽,也令人精神一震,大开眼界。

    这几位陆续坐下来。

    “梁总有什么事吗”徐腾先问梁纬艮,估测是在追问徐工的并购情况。

    “徐工那边的情况怎么样,我最近听到了消息,似乎是定了,对吧”这件事,梁纬艮比徐腾急多了。

    “嗯,应该能定下来了,江南省的几位领导希望我亲自去一趟,多半是想乘机推荐几个项目邀请华银系投资,不能双手空空过去,我已经安排一位副总过去做铺垫,大致选几个合适的项目,不急。”徐腾安慰他一番,“放心吧,明年二月份的年会,你和王董事长都应该来得及参加。不过,我要先和你打好招呼,一旦合并成功,我会使用华腾重工的品牌,徐工的品牌和产品线暂时不动,主要是吸收你那边的产品,使用华腾品牌。”

    “这个没问题,别看你现在还没涉及重工机械,市场号召力绝对在三一这个牌子之上,我们目前主要还是做中低端产品,直接贴牌华腾的话,你可别嫌弃。”梁纬艮大笑一声,其实有点舍不得,特意提醒徐腾,还是直接用徐工贴牌比较好。

    “我们后面再说这种细节问题”徐腾也不急着确定此事,虽然这件事没有商量余地,按照徐腾的计划,华腾重工集团应该是两个品牌同时推进,一个是华腾重工,另一个是徐工,不断调整产品定位,以及产品线的分布和配合,确保双品牌战术的成功,能够覆盖国内外的中高档工程机械产业。

    徐腾将梁纬艮的事先处理掉,这才问王佦,“您有什么急事呢,非要今天过来”

    “哦,也没什么急事,就是过来拜访一下,顺道想谈一下万科定向增资的事。”王佦的这一次定向增资,本来是准备对应华银系的毒丸计划,稀释华银系的股权,现在正好反过来,用于增强华银系的控股规模。

    最大的好处当然是用来提升万科的现金流,用于竞拍土地,增资一百亿,在十个主要大城市拿下十块地,再用万科的上市公司优势借贷运作,最终拿到手里的利润可是远远不止一百亿。

    “这件事,你要和李达霄商量,他负责统筹安排各公司的定向增持计划,会帮你稳住目前的局势。”徐腾不会越权,因为他在华银系负责的业务已经很多,万科不在他的管辖范围。

    王佦在最后时刻扭转局面,固然稳住了自己的位置,但在万科内部造成的分裂趋势还是很明显的,他需要用这一次的定向增持,为全体高管层一次扩股的机会,稳住军心。

    他差不多是华银系中最穷的联席合伙人,根本拿不出这些资金,只能和华银系求救。

    “其实,我知道您两位的真实来意”徐腾特意看了看王佦和梁纬艮,这两位不顾长江商学院第一天开学的开幕会议,匆匆忙忙过来拜访他,其实是想弄清楚,华银系的投资方向调整到pn保险、招商银行、民生银行三个金融板块后,还有没有能力继续投资万科、三一重工。

    有,很好。

    如果华银系的资金链不够,那最好是和他们提前打声招呼,他们也要准备一条后路。

    “华银系在2004年的大规模投资和并购确实很多,但以华银系的实际资产规模,我们的总负债率并未超过25,仍有进一步扩大投资的余地。”

    口说无凭。

    徐腾从办公桌上取出一份机要档案,平时是锁在他的iva300n2级别的保险柜里,听说这两位大佬一起过来拜访,特意拿出来,安抚他们,以免两位大佬三心二意,在这种关键时刻出岔子。

    徐腾的这间办公室,虞素云和韩黛随时都能进来,但有两个东西,她们也没办法打开,一是徐腾是解锁u盘,这是所有华银系中高级合伙人的标配,双层数码锁,外层是屠龙实验室的us2003,内层是iy公司的专业数据锁。

    iy公司的数据锁是国防级别,主要是向中小国家提供网络和信息安全服务,光有u盘都不够,还有一个动态密码,虽然只有四位数,但根据日期不停变化,这玩意必须硬背。

    另一个东西是徐腾的iva300n2级保险柜。

    徐腾将这份机要档案一分为二,交给王佦和梁纬艮浏览,别的话就不用多说了,因为他们至少有85的概率成为和徐腾平级的联席合伙人,迟早也有权限看到这些总资产审查报告。

    华银系到底是什么样子,通过这份报告,他们大致能到7成。

    真正的华银系并不是银河资本华夏金融集团,而是银河资本、华夏金融、博安控股、凤凰资本、富信金融五家资本集团的交叉持股,组成的一个金融复合体。

    徐家在银河资本、凤凰资本的实际控股率都超过12,在其余三家的持股率也超过13。

    这是内核的五家集团,外核才是tcl、神州传媒、华腾系、广泰系,各方合伙人交叉控股,最终组建出一个总资产超过万亿的康采恩财团。

    其中,仅是土地储备就高达27.3万亩,遍布全国各个省,主要集中在三四线的中小城市,一二线大城市的土地持有量占总面积的13。

    这份报告不会告诉王佦,华银系的平均拿地价格和成本是多少,只会告诉王佦,这1.82亿平方米的土地,总价值超过1500亿。

    至于3年后,这些土地价值多少,王佦心里明白。

    王佦也明白,这些土地集中在二三四线的中小城市,实质上都很难受到三年强制开发的限制,而且都是较大面积的土地,可以用分期建设的方式逐步开发,最终获利将是惊人的。

    华银系还是造城式的南方特征,从医院、学校、广场、商业街、超市到其他基础设施一同建设,慢慢酝酿,只要大行情好,这都是一本万利的地产运营模式。

    其中一些优势的地段,哪怕是在三四线的小城市,也可以和万科共同开发,万科保证质量、口碑和品牌,至少能溢价15,销量和资金回笼速度也会更高更快。

    华银系目前有30的资产来自于土地储备、商贸地产、写字楼、电影院线、酒店、煤炭、铁矿、金矿、工厂等硬性资产,30的资产来自博彩、医疗等基本盘和海外投资,40的资产是金融业、证券投资,包括飞机、油轮、绞吸船这种大宗金融租赁产品。

    华银系的债务总额,截止2004年10月,内外债合计2755亿,未超过资产总额的25,整个财团目前的现金储备是483亿rb、12.7亿美金、3.53亿欧元。

    现金储备稍微有点低,证明近期的并购开资较多,财团下属各子集团公司的盈利水平也相对较低,这一点确实是问题。

    徐腾再度拿出第三份财务报告,递给王佦,梁纬艮,“现金储备是有点低,我们已经向多家银行提交了新的2005年融资计划,预计在明年3月份以前贷款450亿。此外,我们向国开行申请了120亿的国家战略产业专项长期扶持贷款。华银系掌管的理财、信托、私募资本,目前总额也在两千亿规模,尚有很大的调拨余度。所以,两位不用担心资金问题。明年5月份以前,我们会解决三一和万科的增资计划,不会因为大规模投资高科技,而耽误两家子集团的发展。”

    央行虽然有收缩银根的迹象,华银系的融资渠道却是多方位的,现阶段是紧急通过国内银行融资,下半年向海外银行和私募融资,最后是利用持股银行、金融机构融资。

    钱,暂时不是问题。

    依据总资产规模而言,华银系的账面现金储备确实偏低,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何况华银系这只骆驼还没死,只是在2004年的海内外并购规模和新兴产业的投资规模太大。

    客观来说,华银系虽然不是央企,不是地方财政重点扶持的国企,融资能力确实已经是国内最强的民营财团,后续一旦成功进入pn保险、招商银行、民生银行的董事会,融资能力还会进一步扩大。

    徐腾等王佦、梁纬艮看完华银系在今年10月份财务初审的“资产、投资与信贷”系列财报,勾勾手指,将这些财报收回,问两位商界大佬,“你们还有什么问题”

    梁纬艮看了看王佦,示意这位王董事长说话,毕竟论国内的商界地位,王佦基本算是最接近柳冯刘卢这些老江湖的段位,甚至可以说是同级别,同段位的大佬。

    “暂时是没什么问题了。”王佦的坐姿还是很随意的翘着腿,扶额思考,他已经初步度过万科高管层集体背叛的内部危机,将俞亮逐出万科后,他也迟早是华银系的联席合伙人。

    一旦成了联席合伙人,他相信,以他的江湖地位,在华银系内部说话还是有份量的。

    当然,他心里也清楚,这个份量最终取决于他和万科能给华银系带来多少利润,大家都是资本家,钱才是地位的根本象征。

    “华银系的所有控股权核算后,徐家大概持股多少”王佦忽然觉得这个问题还是得问清楚的,必须要搞清楚状况。

    “一半左右。”徐腾依旧坐在办公桌的边缘,居高临下,俯视着王佦、梁纬艮,“你们暂时还没有正式进入华银系,有些事,按照道理是不应该告诉你们。当然,告诉你们也无妨。我父母和我的资产主要是以普利兹克家族的模式为样板,在全球注册了大量的家族信托基金,以外资和港澳资本的名义控制华银系,再和其他联席合伙人交叉持股,维持整个华银系的稳定。”

    “哦”王佦有点牙疼,他的预估应该是在30以下,毕竟,华银系的各个子集团加在一起,规模已经接近中石化。

    这真是有点疼。

    这意味着什么呢

    即便王佦在五年后,最终在华银系的业绩对赌协议中,拿到了十亿级别的资本,在整个华银系也是微不足道的掌柜级别,根本不算是严格意义上的大股东。

    即便梁纬艮能算是大股东,在华银系内部的份量也还是很低。

    “会慢慢稀释的,取决你们的实力。”徐腾心里冷笑,当然明白王佦刚才那一下倒吸凉气是什么意思,王佦怕了,怕就对了。

    这段时间里,俞亮一直沉默不语的坐在角落,如果说王佦、梁纬艮算是准联席合伙人,他现在也就是准高级股东合伙人,上午才正式办理入股华腾集团的手续。

    一亿资本入股,连1的股份都没拿到。

    这让俞亮有点小心碎。

    很快,罗红岩匆匆赶了过来,见到俞亮不由得微微一怔。

    这一位也不开心。

    华腾集团的事情大部分都是从零开始,罗红岩很忙,忙的根本无法顾全各个方位,即便如此,他也不会欢迎一位竞争者,分掉他的一半实权。

    “你来的正好,坐吧,罗总。”徐腾斜坐在办公桌的边缘,端着茶杯,静静的看着夕阳,这是他最喜欢的景色,百看不厌。

    几秒钟的时间。

    这间宛若竹海寺院般的办公室里很寂静。

    徐腾短暂的想了一些事,从办公桌上取出另外两份文件夹,分开交给罗红岩和俞亮,“华腾工业控股公司的业务量很大,百废待兴,必须要倚仗更多的高级合伙人协作运营,所以,我对两位稍微做了一个分工。“

    “电池、硅晶、光伏太阳能、风能归属华腾的新能源事业,由罗总负责,地产、cs自控系统与仪器、光电监控、le照明归属智能城市事业,由俞总负责。汽车、工程机械、智能机械、基因工程与生物技术,这几个产业必定是要分拆出去,做为独立的集团运作。”

    徐腾仔细想想,决定说的更清楚一些,“华腾工业控股公司其实没有主业,每个领域的子公司都将分拆出去,独立上市,华腾控股本身只负责控股和协调产业运作,以及投资、孵化、并购新的产业,新的企业。两位也别急着较劲,我们试试看,说不定会缔造出一家很特别,也很有趣的新形态公司。”

    最后一句话,他是说给罗红岩、俞亮听的,顺便也要告诉梁纬艮董事长,华腾集团其实就是缩小版、科技版的华银财团,本质上是一家资本运作的投资公司。

    不同于其他的投资公司,华腾首先是专注于高科技领域,其次,只要找到合适的产业投资方向,华腾控股公司就会立即并购对方,注入资本,扩大技术和产能优势。

    简而言之,母公司是华腾工业控股公司,子公司差不多有十几家,有大有小,目前最大的应该是华腾汽车、华腾重工、华腾置地,这是较大的,其余是较小的。

    华腾汽车暂时是最大的,拥有五家上市公司,包括st襄轴、st金马、湘火炬、法士特、安柴股份,资产重组后,大致会剩下两家上市公司,一家华腾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负责整车设计、制造和发动机,一家中腾控股,整合华腾系的车桥、变速箱、轴承、电火塞、活塞环、电装、内饰等汽配产业,可以向其他汽车公司提供一整套的解决方案。

    多出来的壳资源,也将在华腾系内部消化,通过注资改组,优化整个华银系的上市资源,包括华腾置地、华腾重工、华泰保险都有可能借这个机会上市。

    华腾系实际上是拿出二十多亿去并购这些汽配产业,最终整合完成,整个华腾系的市值规模预计能达到300亿。

    这也是一种一本万利的买卖。

    “华腾集团的未来,基本上也是向着银河资本、博安控股这样的资本运作公司发展,对吧”梁纬艮大致懂了,但还是要和徐腾问清楚。

    “差不多。”徐腾漫不经心的答着,随即想了想,补充的更清楚一些,“银河资本在华侨、盘谷两家外资银行和华夏金融集团持股,博安控股的下一步是联手民生银行,当然,这要看明年的一些运作情况。华腾系暂时是和pn保险、招商银行联盟,入股两家金融机构,本省的江州商业银行和江淮农商行都在华腾系的考虑范围。总之,华银系在架构的设计上是非常复杂的,类似于蜂巢结构,最终会有六七家较小的资本财团,通过相互持股,组建出一个庞大的资本财团联合体。”

    这一刻,王佦没说话。

    他能说什么

    时光如果倒流,他一定会对十年前的自己说,其实你很蠢,这个世界永远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十年前,他刚经历君安事件,做出决定,让万科专注于地产事业,而在那时,徐大昌才刚开始做保健品和私募。

    十年后,他曾经看不上眼的徐大昌,已经是中国第一民营资本财团的商业领袖,掌控着不输给中石化的总资产,负债率还仅有24,仍然有进一步扩大资本输出的实力。

    中石化的负债率可是52左右。

    这意味着华银系再扩大10个点的负债率,调集上千亿的资本是没问题的,只要盈利能力足可支撑债务风险。

    对。

    问题就在盈利上。

    王佦这样的商界大佬一瞬间想到了华银系的核心要害,光靠博彩、医药两个基本盘的利润,撑不住华银系的快速扩张,盈利增长空间有限。

    这就是华银系一定要控制万科,要重组家电、汽车、汽配、工程机械,要大范围投资化工、煤炭、酒店产业的原因,这是华银系的中期盈利点,籍此支撑五到十年的时间。

    十年后,华银系现阶段提前大幅投资的高科技产业,才能迎来高盈利的收益期。

    计划上是完美的,问题则是另一个。

    “执行。”王佦说了一个很装逼,但又很实在的问题,这么多的产业整合,真的一定能达到华银系所期望的效果吗

    “对,理想、计划和现实之间,欠缺的那个不稳定因素就是执行。”徐腾耸耸肩,欣赏着江州的日落,自顾自的喝茶,享受时光流逝的轻松惬意。

    日落了。

    徐腾将茶杯放下,将所有的重要文件锁入保险柜,笔记本电脑锁上,拔出解锁u盘,看了看对面的几位商界大佬和精英,“你们去参加商学院的晚宴吧,如果还有新的问题,随时可以联系我。正如王董事长所言,华银系的布局很完善,资金也不是太大问题,但依旧有可能面临一场滑坡式的大惨败。但愿我们别等到失败的时候,再去找原因,慢慢努力吧,几位大叔。”

    他从抽屉里取出三个纸鹤,除了王佦,其他三人挨个点一圈,“你们随便选,抽中的就是华腾集团的副董事长。”

    他说完就走了,离开办公室,因为现在是他的下班时间。

    梁纬艮、罗红岩、俞亮,三个人面面相觑,感觉这简直是大学生的恶作剧,对了徐董事长就是大学生,天杀的。

    “你们抽签啊,别耽搁了。”王佦也看一看时间,想要抓紧时间前往江泰皇庭酒店,参加晚上的同学聚餐,eba的同学不就是最好的关系网吗

    “梁董事长,罗总,你们先抽。”俞亮很客气。

    罗红岩想了想,决定先下手为强,梁纬艮和俞亮随即各抽一个,三人打开,结果是一样的,里面都写着“副董事长”四三个字。

    王佦抹了抹下巴,不知道是该恭喜他们,还是说点别的。

    这才是真正的大学生恶作剧,对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