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无耻家族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天空爱巢

第一百二十一章 天空爱巢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身处漩涡之中,置身于各种负面新闻和质疑声浪中,徐腾却静如兔子,一直没有接受秦怡社长的建议,没有召开所谓的新闻发布会,也没有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

    他越是不开口。

    陈玉龙越烧钱,疯狂攻击,华夏导航网上的新闻链接,基本都是最负面的报道,但没有一个是门户网的大站点,全是收了钱的小网站。

    神州传媒只是锁死三大门户网,即便必须要弄负面新闻,也必须用神州传媒圈定的配图,其实不用秦怡沟通,门户网的各路编辑又不傻,当然要挑选最帅最肉的那些图,虽说是老图了,好歹也能吸引眼球。

    陈玉龙的负面攻势目标性很强,先毁掉徐腾的个人形象,再攻击天天公司,手段越来越卑劣,连ds攻击都用上了,让天天导航和天天约会网都几次崩溃。

    这一招真是很蠢。

    徐腾玩了这么多年的公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本来是他最擅长的,一直没机会展示。

    周末,何嘉莉乘坐专机抵达江州,徐腾开着自己的宝马740去接机。

    回去的路上,顾友骧开车,徐腾一直在收发短信,何嘉莉只是依偎在他的怀里,看着他调度几个策划团队准备反击。

    徐腾这边的策划团队其实比对手强的多,何况,他还有神州传媒这个更有影响力的专业盟友。

    每一步的计划都安排好后,徐腾给陈安邦发了一条短信。“陈董事长,当初您说要念及同乡之情,精诚合作,和气生财。现在您儿子玩的这么疯狂,您总得给个说法。”

    差不多等了十分钟。

    顾友骧已经将车开到翡翠广场。

    陈安邦这才回信,“你们年轻人之间过几招也没什么大事,你们是同学,玩不过,认输就行了。不用伤了和气。”

    “既然您给了说法,那我划个道,养不教父之过,您现在让你儿子停手,道歉赔偿,我可以换一个方案自证清白即可。不用打的他跪地求饶。”徐腾调戏陈安邦之余,美人在怀,还顺势亲吻着何嘉莉的秀发,两人嬉闹片刻。

    顾友骧停车等着。

    三个人都等着,二十分钟过去了,陈安邦一直没有回复。

    徐腾才给江泰集团的幻影策划团回短信,让那位万科公司过来的策划总监正式还手。请神州传媒和奥美公司给予配合。

    神州传媒成立于1999年,最早是做广告策划和进出口的电子商务,也尝试过视频和门户网,这两个项目都陆续失败,2001年转行进入网游产业。

    当时资金不足,陈大桥找到徐妈,从中介绍,请何嘉莉的富信控股投入一千万美金。拿下神州传媒集团1/3的股份。

    从《传奇》盈利以后,迅速扩宽主营业务,准备将影视和网游发展成两大核心业务,围绕两大核心发展周边业务,这样的公司就必须拥有最好的公关推广团队。

    公关,核心的问题是广告费,谁发的广告多,谁和报社、网站的关系更好,谁就能解决问题。

    奥美公司就是国内的广告业巨头,富信控股的公关顾问,而天天公司是富信控股的投资项目,陈安邦是一个老派生意人,他儿子更是什么都不懂,以为在网上污蔑徐腾,弄点手段攻击天天公司没什么大事,这就错了。

    他们根本没明白,2002年是中国网络世界的一个新纪元,网络对现实世界的影响力开始浮现,而且是越来越强。

    他们应该很庆幸,这不是2012年,否则,他们会被反击的更惨。

    “走吧。”徐腾的事情已经搞定,如果加上天天公司的天天策划团,他有四个公关团队,要做的事情都规划的很清楚,还需要他自己处理吗?

    何况,就算他亲自坐镇在学校,也未必比秦怡社长那几个人更强势。

    他还是负责出主意,事情得让真正的专家去做。

    徐腾准备下车,他以为何嘉莉带他来翡翠广场,应该是想在翡翠酒楼吃饭,毕竟她是港澳妹子,喜欢粤菜。

    “再抱一会。”何嘉莉笑嘻嘻的搂着他不肯下车。

    “得,你们不下车,我下车。”顾友骧已经看不下去了,立即下车,点根烟舒缓一下寂寞的心情,这一刻,顾友骧只能说,秀恩爱的混蛋啊。

    “一会?”徐腾很惊讶,反正车里没有第三个人,直接就要脱何嘉莉的裙子,“要抱就抱一辈子啊。”

    “哈。”何嘉莉终于满意了,这个答案简直是满分,但还是有更高难度的问题和考验等着徐腾,“问你一个事,你别生气!”

    “什么?”徐腾感觉不妙,很后悔顾友骧下车时,他没拦着,这个即将到来的问题一定更恐怖。

    “你和夏莉现在到底算不算谈恋爱?”何嘉莉真的想弄清楚这一点,她知道自己是第三者,抢了夏莉的男友,可她不能一直做第三者,最低也得先并列第二者吧。

    “我们一直都这样,现在不牵手,没有任何亲密行为,但你要让我和她只做普通朋友,我做不到。”这一次,徐腾不能给一个满分的答案。

    他和萧芸分手时,就深刻的领悟到了一个残酷的事实,男人说真话一定会死。

    可他在这件事上永远不能骗人。

    他很慎重的想了想,考虑过三种结局,还是决定说清楚,“夏莉是很聪明的,她知道传言是真的,因为我不再牵她的手,不再触及她,她就明白一切。因为我和她说过,恋爱就是触及,触及到彼此,才能感受到真实的爱情。她没有生气。也不会怨恨谁,只是和我一样,小心维系着彼此的友谊。其实,我和她没有恋爱的宣言。也没有分手的宣言,刚牵手几天,一切就变了。”

    何嘉莉沉默了。

    每一个女友最怕的就是这种事,男友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特别女友,没有恋爱,又像是永远在恋爱。

    她不能要求徐腾离开夏莉。因为这是做不到的事,如果她说了,被分手的一定是她。

    惨啊。

    惨绝人寰的惨啊!

    何嘉莉苦笑,不管怎么说,徐腾至少没有脚踏两只船,他只是没办法离开夏莉。夏莉也没办法离开他,只能当他们是最特别的兄妹。

    除此之外,还能怎么办?

    何嘉莉默默的抱着徐腾,吻着他的手背,感受他的力量,感受他的青春,心里已经满足。

    这个答案不是满分。至少及格,也不能要求更多。

    换个角度考虑问题,如果没有徐腾和夏莉的特殊关系,还真的轮不到她来抢徐腾,早不知道被抢了多少轮,一个比一个厉害,她都未必有机会。

    比如那个无声无息,在宁州科技大学帮徐腾筹建了一个魔都项目部的萧芸。

    何嘉莉查过。真有点担忧,这妹子明显没死心,这都大二了,那么多男生追她,看都不看一眼。

    她现在唯一庆幸的就是徐腾特别挑剔,哪怕是那个影视系的g奶女神宫钥菲,不管传说中有多漂亮,身材多好,照样不会让徐腾劈腿。

    陈健早就和徐腾说过,别让赵普回宿舍,这混蛋也是典型的为妹生,为妹死,还为钱生,为钱死。

    徐腾不听。

    结果,赵普这混蛋就成了何董事长的大内密探,卧底在徐腾身边,帮董事长盯梢。

    徐腾真要劈腿了,赵普打死不会交代,暂时还没劈腿,那就得坚决向董事长汇报,大王,不好啦,外面又来一个更狠的。

    两人在车里缠绵拥吻,激情似火,要不是顾友骧还在外面守着,这就必须得车震。

    一直等到天黑。

    徐腾才拉着何嘉莉出来,不出来不行,被撩到现在,必须得开房,饿肚子也得先开房。

    “上楼,给你一个惊喜。”何嘉莉也急,她这样年龄的女子在这方面的需求不简单。

    顾友骧已经不敢看,看不下去,很痛苦的跟在两人身后,安保队长做到这份上也是造孽。

    何嘉莉要去的地方是翡翠广场a栋的顶楼28层,连带阁楼,进门之后,徐腾才知道这是何嘉莉新买的高层别墅,装修的异常精致典雅,处处彰显创意新颖,风格也是他所偏爱的那种。

    阁楼外面一个用四面玻璃墙封闭的空中花园,有秋千,有假山,有竹园,有金鱼池,种满洋蔷薇,也是学校里的十全十美品种,绚丽璀璨。

    花园的拐角有一个茶座,两条环形的藤椅旁边还有一张宽敞舒适的藤床,中间一张藤条圆桌,坐在这里就能居高临下的俯视长江学院和江师大西校区的风景。

    一份购房合同和两枚房钥匙放在桌子上,两瓶拉菲古堡和两个玻璃杯,一盘徐腾很喜欢的腰果,一盘水果沙拉,还有老蒋挚爱的那一套春园野竹茶壶。

    这个真是惊喜。

    徐腾花了很多力气,甚至让齐丽菁去偷,结果都没弄到手,原来是被老蒋锁在保险柜里,太狠了。

    “哈。”徐腾已经忘了开房的事,迫不及待想泡一壶龙井,因为春园野竹最适合冲西湖龙井和六安瓜片,其次才是碧螺春和嵍州白毫,总之是绿茶和杭菊为上,白茶和乌龙其次,红茶最下。

    “老蒋怎么舍得啊?”徐腾还是有点想不明白。

    “我在香港找到一套松鼠葡萄壶,整整十套件,据说也是顾景舟大师的作品,就买了下来,和老蒋互换。”何嘉莉有点小后悔,应该晚点让他看到这套春园野竹,先在这个敞开的楼顶花园,在星空下云雨一番,现在玩了,估计等晚餐结束,他才能重新想起这么浪漫的事。

    “我晕……不行,我得换回来。”徐腾有点想死,那一套松鼠葡萄十套件紫砂壶可是顾景舟应中南海的要求制作的。后来馈赠给香港某爱国商人,真正的绝世孤品,十几年后可是九千万的逆天价啊。

    现在还谈什么开房,徐腾没从空中花园跳下去。已经算是很坚强了。

    “好啦,乖,只要你喜欢,连我都是你的,还要什么茶壶啊。”何嘉莉暗示的可够明显的,“小腾。你看这里多浪漫,这里就是我们的爱巢,好不好?”

    “爱巢……先爱一次看看效果如何?”徐腾打起精神,提醒自己,专业,专业。一定要专业,既然被包养,一定要有被包养的觉悟……草啊,松鼠葡萄壶被这洋妞败家了。

    翡翠广场的a栋和b栋是最高的双子楼,都是28层,下面是乐购大超市和翡翠百货,有肯德基和德克士。有几家中餐厅,对面是翡翠酒楼,c栋和后面十几栋,陆续只有24层到18层。

    何嘉莉也挺狠的,直接a栋的两户阁楼都买下来,整体装修成空中花园,b栋那边相距几百米远,就不用顾忌了。

    这可真是梦幻般的天空爱巢。

    她只是没想到徐腾这么激动。挺狠的。

    两人在这座翡翠广场的空中花园住了整整两天,一直都没离开,差不多一切应有尽有,还有何嘉莉从香港那边请来一位菲佣阿姨,负责照料他们的爱巢和花园。

    周一上午,何嘉莉要回香港打理生意,她比陈健狠多了,历峰集团目前的困境有点恐怖,正是出手的最佳时机,她还有其他的港澳资本配合,准备强行收购。

    因为陈健几个纨绔的试探,让很多资本财团都意识到历峰的财务状况比预想的更复杂,更惊险,居然没有还手。

    这一次不是何嘉莉的富信控股要出手,而是赌王亲自掌控的富亨集团和另外两位盟友的财团式抄底,减低他们对香港地产业的依赖,规模会很惊人。

    徐腾开车送何嘉莉上机,返回学校的路上,忽然接到了顾雪骊的电话。

    这两天,徐腾玩的很开心,两边的网络披露战,他也没过问,可顾雪骊既然主动打电话过来,说明战况一定异常精彩纷呈。

    他将蓝牙耳机带上,等着科技大道南路的红灯,“顾董事,好久没联系了啊。”

    “徐腾,你个王八蛋,别以为我会饶了你,这一次,你可是惹出大事了,不活活烧死你,你还以为我们顾家好欺负是吧?”顾雪骊可没有徐腾这么悠闲,大喊大叫,已经气急败坏。

    “什么嘛,我这两天一直在度假,怎么了,有什么事吗?”徐腾挺惊讶,至少装的很像。

    “你别跟我装,陈安邦也被你气的够呛,你够狠。咱们等着瞧,不将你那个小破公司拆了,我们不会善罢甘休的。”顾雪骊没有刚才那么愤怒了,阴狠怪气。

    “有毛病,你们真以为天天公司是用来赚钱的吗?我就是弄个公司糊弄老蒋,慢慢玩成这样,顺便多玩玩别人。既然你和陈安邦都很生气,那你就告诉陈安邦,砸,你们有种砸十亿,不将你们这十亿全部烧成白纸,我不姓徐。”徐腾的这番话说的挺狠毒,语声口吻却很随意平常,就像是和顾雪骊闲聊。

    “你不赚钱?你不赚钱,开什么公司?”顾雪骊不信。

    “我就弄个公司玩人啊,你们都算什么,我要玩的人很多,你们只是刚开始。你和陈安邦说清楚,我这公司不打算赚钱,弄多少钱,弄多少投资,全部白玩,一分钱不赚的折腾人,欢迎你们陪练。”徐腾打个哈欠,“昨晚没睡好,我先回去补一觉,你们也别急了,毕竟是刚开始。”

    “你等着,我保证你会死的很难看。”顾雪骊越说越气,怒冲冲的挂了电话。

    她不生气才怪。

    整件事,华夏网络最大的失误就是用ds攻击,令天天公司的一系列网站陆续崩溃,这些网站单个影响力都不大,只有天天导航迄今还保持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宝座。

    这就彻底制造出一个大新闻。

    从最初对徐腾个人的栽赃抹黑,迅速被幻影策划团和神州传媒扭转新闻标题,变成了网络公司之间的恶性竞争,再弄几个网站采访,承认收钱,关于徐腾的负面新闻都是有人付钱发的。

    每一家网站的报道都有差别,一步步推出真相,这是华夏网络对同城竞争对手天天网络的攻击,最无耻的地方是华夏网络的所有项目,全部是在抄袭天天网络。

    天天网络的创始团队是一群学校的大学生,而华夏网络则是孙立春、庆云集团和华煤铁。

    真正了解庆云集团和华煤铁的人很少,庆云集团主要恶霸行为集中在庆州,在江州、江北市的经营则是非常守法,华煤铁更隐蔽。

    徐腾无声无息,将战火直接烧向孙立春、庆云和华煤铁,大肆买新闻位和流量狠刷庆云集团的负面新闻,狠挖华煤铁的特殊背景,然后将庆云、华煤铁、孙立春、陈安邦、陈玉龙进行捆绑式攻击。

    徐腾很早就在搜集庆云集团的各种黑材料,他在做,老蒋也在做,不同的途径,都是很专业的团队。

    东辰集团的黑材料,他也在搜集。

    正好,两边都用上了,用庆云的黑材料捆绑整个华夏网络的利益集团,孙立春虽说此前和徐腾致歉,可事情玩到这份上,他也有功劳,身败名裂也不委屈。

    徐腾用江泰集团的钱,用奥美在传统媒体和神州传媒在网络媒体的公关实力,直接用跳棋的手法,避开代笔丑闻,将整个大新闻引向恶势力财团攻击大学生创业团队。

    在天天导航、天天中文、天天约会一系列网站,这几天更是同时打出“我们没钱,只有创意”的新标题。

    南方系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21世纪经济报道》也不算干净,偏偏都是奥美和神州传媒能用上的力量,挖了庆云集团的几个大丑闻。

    在网络媒体上,这些丑闻挖的更深,陈安邦的东辰集团也不例外。

    这么玩下去是肯定要出事的,可陈安邦哪里还好意思和徐腾说赔款道歉?这会儿,即便是一贯阴险狠辣的陈安邦也得说,徐腾这条小毒蛇真够阴险。

    这帮人就死在两招上,第一招是联手庆云集团;第二招是雇佣黑客攻击天天网络。

    这两招一出,徐腾要是不将他们打得********,生不如死,他就不是徐腾。他手里拥有的庆云集团黑材料,足够爆一个月,详细的很,基本能爆到省领导不得不先处理庆云集团的水准。

    徐腾今天也很忙,忙着拍肉照。

    这一次可不是裸奔,白为ck内裤拍照不收费,登喜路已经同意赞助他的服装,如果一切顺利,秦怡这一周就能彻底敲定登喜路的全品牌代言合同,预计是三年,每年七位数。

    因为陈健那帮黑卡基本是稳稳吃掉了登喜路,历峰集团完全没有反击的意图,甚至是乘机脱手了一部分股票套现。

    唯一的问题,登喜路的内裤真心不怎么样,不帅不性感,在国外基本没多少销量,纯国产贴牌,骗国人。

    这也不是问题,等陈健完全拿下来,一定会聘请最好的内衣裤设计师。

    《man》杂志的摄影师还没到,没关系,天天公司内部就有一位顶尖高手,别看摄影大师丁秋月薪只有一千八,水平绝对不差,这几天都在苦思创意,还和韩黛商量,最后决定在图书馆拍摄。

    徐腾收到韩黛的短信时,只能惊叹,学姐聪明啊,他的女粉丝都是******,太有共鸣了,二话不说,“在图书馆二三楼清场,我先去综合体育馆健身,半个小时后必到。”

    “好。”韩黛很开心,她今天准备一路陪同,自己也带了一台单反照相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