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神医农夫 > 第2209章 再次进入血牢里

第2209章 再次进入血牢里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209章 再次进入血牢里

    “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周游看过留影石之后,却是还固执的,坚持要见宗主。

    他必须要亲自询问故魂这件事,表现的没有丝毫商量余地。

    虽然这一点让秦琳快要气得肝儿颤,可哪怕她心都要气炸了,此时却也压根就拿他没办法。

    秦琳再次看了眼握有留影石,无声沉默的周游,她垂下眼眸时,心里想着:

    ——“既然如此,周哥哥,你就不要怪我了!”

    深深吸了口气之后,秦琳也彻底安静下来,她轻轻擦去眼角泪光,觉得与其跟周游彻底撕了脸,不如当真如白老所说的挑拨离间。

    横竖留影石中那一切都是真的!

    这么确定了之后,秦琳开口道:

    “我带周哥哥过去。”

    看着周游,秦琳语气笃定的再一次提醒道:“毕竟留影石里面所有一切都是真的!”

    秦琳是真的希望,这一次后,周游能够对宗主,对蓬莱师门彻底死心。

    因为她也的的确确觉得:

    如果从一开始,所有的好都建立在欺骗和利用上面,那么为之产生的心动不过是场笑话!这样想着,秦琳看着周游的目光,就带出几分小小的奢望来。

    “我要亲自问宗主。”

    周游看得出来秦琳希望自己与宗主反目成仇的奢望,对此,他的回答依旧只有这一句。

    对此秦琳没有再反驳,只转身干脆领路道:“周哥哥跟我来吧。”

    因为心里有着这么一个小小的奢望,于是秦琳在给周游带路时,便半点儿弯子都没有绕,甚至毫无遮掩,直接就带他顺利进入了血牢中。

    “你们当初费了那么大劲儿,把我带来这里,”看着熟悉的血牢,周游面沉如水,跟着秦琳之余,忽然开口问道:“目的就是想要我引出火貂吧?”

    天地之间唯一的神兽火貂,认邪帝为主,而后在宗主那边蕴养的小东西,也只有周游这邪帝转世之人能够接手。

    即便到现在为止,周游还不清楚为什么狐姥那么执着的要火貂。

    不过从议事堂到血牢,以白老为首的域外天魔,其目的,周游觉得,似乎也是火貂!

    “白老的确是要火貂。”秦琳犹豫着什么,脚下同时也缓了下来。

    当初周游进来,五感被封,可是如今却是堂而皇之的被秦琳带进入,各中原因他还没有来得及试探,那边秦琳就转过了头来。

    原本正留心观察着身边血牢路线的周游,在意识到秦琳停下来时,略微挑了下眉,却没有着急开口询问。

    秦琳突然向周游倾过身去,轻声道:

    “周哥哥,她如此骗你,利用你,算计你……”

    听着她这饱含引导意味的话,周游却只是微挑起嘴角,笑道,“你说了不算,我要见到她亲自问。”

    在感情上面,周游或许不是体贴的人,但秦琳或者应该说是魂女心中所想,他却多少能够猜到几分,

    所以此时周游看着她,仿佛两人不是置身在诡秘血牢之中,而是在茶餐厅那般清雅环境里面,语气甚至就像饮茶闲聊般随意道:

    “小琳,就目前而言,我不信。”

    看着秦琳眼中瞬间涌上被质疑的愤怒与劝说不了的无可奈何,周游凝视着她的眸光里,那些一直被压在心底的感觉,在此时恍惚间翻涌而起。

    往前一步是血牢彻底的黑暗,往后一步是离开血牢的光明。

    如今周游就站在这明与暗之间,看着停留在伸手不见五指黑暗中,带着黑色面纱,身着黑袍,依稀要与黑暗融为一体的女子,他原本不打算说的话,就那么说出了口:

    “你一直在寻找数千数万年前那抹身影,是邪帝,或者邪帝之前,可于我来说,能够想起的,却只有在魔都那段无忧岁月。

    无论是在不夜城还是后来的观海船上,曾经如何想要找你问询清楚,可我知道,事到如今,不管是你还是我,都无法再把已被撕裂的过往重新拼接起来,破裂的关系即便缝补得天衣无缝,都回不到最初了。”

    有些时候,周游甚至希望,没有什么蓬莱师门,没有什么域外天魔,只要那魂安然无恙,他哪怕看不到,记不起,想不清楚都没事,在魔都为了些许鸡毛蒜皮的小事,在修真道路上摸着石头过河的日子,其实最是无忧。

    “回不去了?”

    秦琳伸手揉了下眼:“又是这一句,我不信,为什么回不去,怎么可能回不去!”

    她像是个面对现实无能为力的小女孩,用力到揉得眼睛发红,揉得眼眶发疼。

    在模糊的视线中,秦琳依稀看到了曾经那个肩膀宽厚到可以为她挡去一切风雨,遮住所有烦心的大哥哥。

    被周游拥在怀里的她,最终还是放声大哭起来:

    “周哥哥,为什么不行!”

    委屈,难过,伤心,秦琳紧紧抱着周游,情绪最终还是崩溃,过去的记忆太过美好,她放不下,丢不开,更加不甘心。

    出了一个拥抱外,她得不到任何回应,秦琳眼中的不甘心,夹裹着千万年时光凝聚而出的憎与恨,几乎要凝成实质。

    她抿了抿嘴唇,眼底终究是闪过决绝,随即她狠狠抹了把眼泪,拽上周游:

    “你不过就是不相信,那么我让你看清楚,彻底看清楚!”

    周游还没有从脑海中那些记忆碎片里理出头绪来,就被秦琳拽着,一路像是破开无数水潭结界。

    在血牢那一片光怪陆离之中,周游直到隔着熟悉的血色湖水,在水帘之中瞧见一个有些眼熟的身影。

    仅仅只是抹身影,周游便已经能够确定,于是在那倚在石壁之上的人刚映入他眼中时,便想要立刻上前。

    可就在周游刚要踏前时,体内灵力像是瞬间枯竭,连带着双腿都仿佛失去知觉般,瞬间便无力的瘫软下去。

    “周哥哥,你就在这儿吧……”

    听着秦琳的话,周游发现那种连动一下手指都无力的感觉,瞬间遍布整个身体,比之最初被关在血牢,无法动用灵力成为一个普通人还要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