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69章 给徐福的信

第69章 给徐福的信

作者:耳东水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对了,还有一件事忘了和你们说……”说话的时候,饕餮将啃剩下一半的烤鸭放回到了桌上。问伙计要了湿毛巾擦干净了手之后,它这才从怀里摸出来一封信函。

    “这是张松准备投胎之前写的,要我转交给徐福大方师的。之前一直没有遇到,现在好了,你们替我转交一下。我也算了却一件心事……”看着归不归接过了信函之后,饕餮这才抓起来剩下的半只鸭子,继续旁若无人的大嚼了起来。

    “张松离开也有几百年了,现在你才把信拿出来。如果耽误了什么事情,黑锅你是背定了……”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撕开了这封指明要送给徐福的信封。拿出来里面的信纸看了起来……

    看到老家伙的胆子这么大,饕餮皱了皱眉头,将嘴从半只鸭子身上挪开,对着归不归说道:“刚才我的话没有说清楚?这信是给徐福的。归不归你这样算什么?”

    “老人家我的小名就叫徐福,家里老人给起的,说名字贱点好养……”归不归刚刚胡说了一句便闭上了嘴巴,最后他脸上的笑容也开始慢慢凝固了起来。看完了这封信之后,老家伙先是沉默了片刻,随后这才想起来身边还有一个白发男人。将手里的信纸递给了吴勉。

    “老家伙,信上写的是什么?看看你吓的脸色都白了。”看到了归不归看信前后表情的变化,就连百无求也感觉到你不对劲了。当下二愣子对着老家伙继续说道:“是不是说了你的身世?老家伙你不是咱爷爷亲生的,多大点事……老子一样不是你亲生的,不还是当你是爸爸吗?”

    “要是那样,老人家我也不用这么愁了。呸!傻小子你胡说什么……”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已经看完了信函的吴勉说道:“想不到徐福那个老家伙虽然没有收张松做弟子,却告诉了他这么多连广仁都不知道的事情……”

    吴勉看完了信之后,将信纸扣在了桌子上。随后白发男人看着信纸的背面,沉思了片刻之后,他这才开口对着归不归说道:“这会是真的吗?如果是打着给徐福的名义,实则是给你我的信函呢?”

    说话的时候,白发男人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饕餮。看的这位已经啃光了整只鸭子的龙种心里发毛,它扔掉了手里的鸭架子,对着吴勉和归不归说道:“什么叫打着给徐福的名义,实则是给你们的信函?你们是在说我什么?不行,我得看看信上写的是什么……”

    说到这里,饕餮伸手就要抓桌子上倒扣的信纸。却被归不归抢先一步将信纸拿在了手里,随后老家伙重新将信纸叠好,随后重新塞进了信封当中。他一边做事,一边对着饕餮说道:“这是张松给徐福的信,你一个龙种看什么?谁知道你是不是你们家龙王派下来的细作?”

    “呸!我就知道不能做好人。你们不是一样看……等一下,归不归你的意思是张松信里说的和我家龙王有关?你快拿来我看。”说到一半才明白过来的饕餮脸色也跟着变了起来,随后它起身就要伸手去抢归不归手里的信函。

    “张松让你转交的信函,怎么可能和龙族有关?”此时归不归又变回来他嬉皮笑脸、老不正经的样子,在饕餮冲过来之前已经将信函塞到了吴勉的手里。张松不敢伸手从白发男人手里抢东西,当下只能对着归不归说道:“信上面究竟写的什么?归不归你们为什么看完就如此的紧张?”

    “和你们龙族无关”看着饕餮不看信函不算完的表情,归不归继续说道:“算了,老人家我和你说,不过记得千万不能外传……张松信上写着徐福是他的生身父亲,他打算在投胎之前认祖归宗,想要改回徐松的本名。”

    “老家伙你就胡说八道吧,说张松是你的儿子,我还会信一点。你们俩一样的心眼,估计你年轻的时候也和他一样。”听归不归说的有理,如果信中所写牵扯到了龙族,张松不会让自己来送信的。想到这里,饕餮也不在继续纠缠。

    看完了信涵之后,吴勉、归不归二人都没有了继续吃喝的心思,当下他们俩留下了两只妖物陪着饕餮,带着赵真元一起回到了皇宫。

    回到了宫殿之后,好奇心重的赵真元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人家,信上说的不会和您与我师尊有关吧?”

    “不止我们俩,这世上的人谁也逃不掉。”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眼睛却向着吴勉看去。示意白发男人将信函拿出来,让他的弟子也看一眼。没有想到吴勉根本不识这茬,白发男人好像没有看到老家伙再向自己使眼色。当下他走到自己座位上坐好,再次旁若无人的翻看起来那本《冥人志》。

    看着吴勉没有掏出信函的打算,归不归也不能说出信函上面的内容。当下他嘿嘿一笑,对着赵真元说道:“这事让徐福老家伙烦忧吧,说出来你也要落一块心病,老人家我还是不说的好。真元,你去准备晚上的事情吧。不用在这里待着了……”

    看着吴勉、归不归都没有告诉自己的意思,赵真元脸上瞬间闪过一丝不满的表情。好在这表情马上消失,并没有被吴勉、归不归看到。当下赵真元对着他们二人行礼之后,便施展术法离开了这里。

    赵真元离开之后,归不归这才对着吴勉说道:“看起来这炉丹药要晚点炼制了,我们要先会会徐福那个老家伙了。老人家我说他怎么一直都不回来,原来那个老家伙早就知道了。”

    “你不要去,让广仁去送信。方士的事情,我们参与的还少吗?”吴勉收起来了《冥人志》,看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老家伙,你不是打算这件事也要掺和进去吧?”

    “这件事老人家我可掺合不起。”归不归苦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你说的对,徐福那个老家伙一定早就开始布局了。我们早就不是方士了,还是尽早抽身事外的好,一会我老人家就去白云观去找广仁的徒子徒孙。”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他条件反射的看了一眼脚下的地面,想要对吴勉说什么。不过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闭上了嘴巴没有说出来。

    直到天色快快暗下来的时候,醉醺醺的百无求和小任叁才回到了皇宫。进到了宫殿之后,二愣子便对着归不归一顿傻笑,它嘴里的酒臭味道熏的老家伙直皱眉头:“傻小子你们这是喝了多少?你可是有些日子没有喝多了。”

    “也没多少……酒肆里面的酒都喝光了,老子这才回来……老家伙,你是不知道饕餮的酒量,那只长虫精以前只知道吃……老子还没发现它这么能喝……”说话的时候,百无求躬着身子,搂着归不归的肩膀说道:“不过那只长虫还是不死心……要老子替它打听一下,心里面究竟写了什么……老家伙,你跟老子说一下,老子嘴严……指定不告诉它……”

    “看看你喝成什么样子了,还把人家酒肆都喝光了。”归不归皱着眉头,将百无求扶到了椅子上坐下。随后继续说道:“傻小子,等你再看见饕餮,就说信上写着……”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仰面坐在椅子上的百无求已经呼呼大睡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