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阴婚缠绵,傲娇鬼神坏坏哒 > 第2856章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听着师叔说完,有点作呕,那蚩尤无论怎么说都还是一个人吧?那些人为了巩固统治,将他杀了也就算了,还挫骨扬灰,并且还用杀了近一万在孩子来封住他。要知道那个时候,全中原的人口算起来也就只有那么几十万,一下子就杀了一万个初生的男孩,这样估计近百来人口都增长不起来吧?

    而且这东西不是说火烧冰冻都不会有变化吗?那为什么我从元家看到的时候,就已经是小块小块的?元付那老家伙是从哪里得到龙鳞的?

    “那些孩子也不一定是汉族的!”苗老汉吧嗒着从师叔手里抢回来的旱烟,有点伤感的道:“这个传说只是在苗族一些深山寨子里的传承深远的老人家还有所耳闻,我也是在龙鳞出现之后,长生一个人走进蛊林之后躲着你们所有人,才去那些深山老林打听到的。”

    我听着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长生被拉进蛊洞那石棺之后没有事了,因为石棺本来就是葬蚩尤的,而长生身上却有蚩尤的骨头,这是回家哈!

    “那些孩子怎么会以为自己还活着?”我还是很难接受,一下子杀了近一万个孩子,看着苗老汉道:“就算这些孩子的血和灵体被封在龙鳞里面,按理说这么多年下来,他们的怨气应该越来越大,会慢慢的成魔才对啊?”

    “泉流洗阴你不知道啊?”苗老汉瞪了我一眼,伸手摸了摸我腰间的阴龙,慢慢的道:“以前那些人懂的东西比我们现在多多了,那时他们主要就是靠这些神迹来统治,我想这龙鳞最先肯定也是跟你娘的铁棺一样放在一个活水的泉眼里洗着怨气。要不然你以为一块什么样的石头,能让阴龙变成一条虬褫?这是里面那些孩子的血和怨气在滋养着阴龙啊。”

    “所以元辰夕会一直不长大也是因为从小种了龙鳞的原故吗?”我看着躺在地上的元辰夕,突然想到他只要一受伤就会维持不了他少年的模样,会变成一个初生的婴儿。

    “没错!”苗老汉抽吧着烟,看着元辰夕十分同情的道:“这伢子从出生就被种了龙鳞,所以被龙鳞里面的怨气所伤,会跟里面那些孩子一样同步,身体会认为自己一直处在初生的阶段,然后再也长不大了!”

    “唉!你们人啊!”魏厨子听完不停的摇头,伸着脚踢了踢元辰夕,看着他跟个没骨头的人一样动了几动之后,咂着嘴道:“还是我们做树好啊,怎么着都不会有这么残忍的事情。杀一万多个孩子啊,再将血和灰揉成一团,凝结成黑色的石头。咂!咂!还要将那些孩子的灵体封印在血里面,光是捉那么多孩子和处理掉按些孩子的尸体就是一个大麻烦!”

    “你没事的话一边去!”大红用力推了一下魏厨子,认真的看着我道:“你现在知道什么是龙鳞了,重点时龙鳞里面有蚩尤被挫出来的骨头灰,所以我想长生和元辰夕会被建木里面的东西吼了一声之后,就变成软骨,我想这跟建木来用抑制蚩尤复活有关,估计就是想着将蚩尤变成软骨头就不会再兴风作浪了吧!”

    想想也真有能,这建木本来防止蚩尤复活而留下来的一截,那天在昆仑之颠,长生和元辰夕这两个身上有着那么浓的蚩尤味道的人靠近,那里面的东西不怒才怪,估计这会还在后悔为什么拉进去的是厉蛊和半个鬼差呢,要是将长生和元辰夕拉进去就更好了。

    我现在是明白是什么是龙鳞,为什么长生和元辰夕的骨头会变软了,这又有什么用?

    难不成我再把建木放出来,然后让建木对着长生和元辰夕唱歌,唱到他们的骨头再重新硬起来。

    一想到我腰间的阴龙体内有着平分一万个几千年前就认为自己没有死的灵体在里面,而且还时时刻刻都在,让我就感觉很不舒服。

    “现在就是想着怎么将蚩尤的骨头灰给弄出来!”大红看着长生和元辰夕,突然一咬牙道:“如果我们能将蚩尤有骨头灰给弄出来,那么长生和元辰夕就不会有事了。”

    “怎么弄?”我看着大红放光的双眼,突然想到她手里那个面具。

    那个带着诡异笑容的蚩尤面具,那个我们看到就感觉很不舒服,到了大红手里我们就感觉没什么不同的面具。

    她能操控蚩尤面具,而且她还来自灵界,一直在找建木,石棺,和龙鳞?

    我看着大红,竟然感觉这个我们从那个百变女郎手里救出来的傻子变得如此陌生。

    “怎么了?不相信我啊?”大红抬眼看着我,拍着胸口道:“我敢保证我有办法将他们俩体内的蚩尤骨头灰给弄出来?你相不相信?”

    “相信!相信!”师叔忙将我朝后面拉了拉,满脸笑意的道:“只是我们有点怕。万不好长生和元辰夕更惨了怎么办?”

    大红十分不相信的盯着我。似乎对于我不相信她很是建议。

    “你不相信她又有什么办法?难不成你还有办法救长生?虽说她跟我们的目的不一样,但至少她现在不会害我们!”师叔用力的揉着我的头,在我耳边轻声道。

    我忙用力的点头,确实,现在大红自身实力就比我们强去太多,从她对元翎下手时的情况来看,如果她想要杀掉我们,都不用她出手,魏厨子绝对很乐意帮忙,将我们埋在他下面去当肥料的。

    “你相信就好!”大红瞟了一眼苗老汉,慢慢的从背后掏出她的面具。

    我看着那个面具就感觉口干舌燥。这个面具给我的记忆十分的不好,就在遇到大红之前。只要看着这个面具,我脑子里就会传来那熟悉的呼唤声,还夹着头痛和眼睛发红发热,自从这个面具从魏燕的折扇里出来到大红手里之后。我们看着这个面具就再也没有难受的感觉了。

    “等下我戴上面具开始念咒。”大红将面具轻轻的覆在面上,眼神跳跃的看着我和小白道:“你们俩个能会有点难受,但忍一下就好了,具体时间要多长我也不知道,所以提前跟你们打年招呼。”

    小白听说他会难受,忙飞快的跑过来抱着我的大腿,撒着娇道:“姐姐,我会难受啊?”

    我瞄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看大红的样子后面还有安排的吧。大红让魏厨子将长生和元辰夕平摊在地上,然后从苗老汉那里借了一点死人粉洒在两人的周围。

    然后这才沉沉的看着我道:“借你和圆圆的血一用。”

    我一听又是这回事,心里就十分的不爽快,从大红和王婉柔对我的种种形迹上来看,我跟那个蚩尤似乎有着牵不清的联系,有什么事情都要用到我的血。因为什么她们却从来都不会明说。

    而且王婉柔在昆仑之颠有一只眼进入建木的时候还特意点明,我跟小白虽说是是双胞胎,但我跟小白还是不一样的。

    我就奇了怪了,明明是一个娘生出来的,我跟小白怎么就不一样了?

    一低头看着不没到我膝盖上的小白,我竟然无言以对,也许真的不一样吧。

    至少从体形上来讲,他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孩,而我却会慢慢的变老!

    认命的被大红扯过去,在她在长生和元辰夕周围洒好的死人粉上面滴上自己的血。

    “圆圆!”大红将我的手一放,又伸手十分不客气的拉过胖妞的手道:“你的也来滴一点,你是苗族正统,以说是蚩尤后人啊!”

    胖妞刚瘦出来的瓜子脸都快扭成一团了,十分不情愿的将手上一个伤口刚结的软疤揭下来递给大红道:“就从这伤口这里挤啦,我真的全身都是伤了,要再添一个伤口我都找不到地方添了!”

    大红瞄了胖妞布满了大大小小伤口的手,果然十分用力的在她的手上一按,也不管痛得胖妞不停的吸气,拉着她也围着长生和元辰夕转了一个圈。

    这下子终于完了,我拉了拉小白,朝胖妞使了个眼色,想着既然会难受的话,离远一点总会好受点吧。

    大红立马就又开口道:“你把阴龙也一块放进去吧,免得它以后也受蚩尤之骨的控制还要我动一次手,这下一次性搞定!”

    我心里就无数那个什么马奔过,刚才我都围着转了一圈都没听她说,这会子准备后退就又要我退回去了。

    而且阴龙这货也不愿意离开我的身体去长生和元辰夕那里啊,好像他们俩身上有着什么让它十分恐惧的东西,我用力扯了几下也没有扯动它。

    “你不会自己站进来啊!”大红见我又伸手去扯阴龙,瞄了我腰身一眼道:“反正又不会伤了你!”

    “谁知道你会不会伤了我啊!”我想着以大红的技术,我还真不敢相信,但也不敢大声说,只得在喉咙里嘀咕一下。

    认命的将身上还没来得及放下的背包递给满脸担心的师叔,然后又特意将红布包掏出来递给苗老汉,我都不敢将建木和魇大红放在一个背包里面。

    大红面具下面的眼珠一动不动的看着我将这些东西交出来,只是朝我点了点洒了死人粉圈了来的圈子示意我快点站进去。

    “等下有什么异常的话,我跟苗老汉绝对会以最快的速度出手的,你不用担心。阴龙身上的蚩尤之骨虽说现在没事,但那些孩子的灵体天天在你身上,虽说你现在感觉不到,但对你也不是好事啊!想想就让人害怕!”师叔见我十分不情愿的朝前挪,好心的安慰我道。

    我没心情跟他解释我为什么不想站在那圈子里去,实在是因为我心底里有两个声音都在提醒我不要去。

    师萃和厉蛊,这两个依附在我身上的租客,这次几乎同时在我心底里大叫着让我不要去,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在那个圈子里发生。

    而且阴龙刚才一沾长生和元辰夕的身体就害得全身哆嗦的躲回了我的腰间,见那圈子里没有好事。

    厉蛊是我的本命蛊不会害我,而师萃就更说不清楚了,她只是一个灵体,却能将山神和雪女骗下山,附在我身上也不是单纯的为了害我,似乎是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比如说建木。

    “快点啦!”大红一把将我拉了进去,指着圈子里面的长生和元辰夕道:“你看着点啊,等会我一念咒语,如果实在是不行的话,你就真的要动那几根银针了!”

    “银针我没有带啊?”我忙睁眼看着大红,飞快的道:“那银针不是给师公去封了吗?你要用怎么不早说?”

    “那银针上面的龙气是什么你知道吗?”大红看着我发急,反倒不急了,反口问了我这样一个问题。

    我想那所谓的龙鳞是用黄龙的劲鳞和龙血,加近万个孩子的血和灵体封的蚩尤骨;那这个龙气估计也跟蚩尤脱不开关系了吧?

    小心的看着大红的眼睛,慢慢的道:“是蚩尤血?”

    “没错!”大红十分得意的看着我,抿嘴轻笑道:“这是用蚩尤之血浸泡过七七四十九天的银针,本是苗族苗医一代从不外传的圣物。后来元翎从苗寨出来之后,就将这几根银针带入了宫中,他为了落花洞女肚子里的孩子又走得匆忙,也亏得他宫里那个同盟没有将他卖掉,将这几根银针又当圣赐之物赐还给了元家,要不然这几根银针还不知道要惹出什么祸端来。”

    我认同的点了点头,想从圈子里出来,却被大红死死压住道:“这死人粉不能跨出跨进的,你在里面安心的等着就好。老魏你去叫秦先生出来。”

    魏厨子几乎跟得了圣旨一般,大步的去叫师公去了。

    一会之后,他没有将师公叫出来,倒是用一块布包着那几根银针,飞快的跑了出来,朝我手里一塞,用力的甩着手道:“这针真***冷啊,冻得我这棵老树都直哆嗦!”

    “血开始有了反应,这只能证明一个问题!”大红看着我手里的银针,沉吟道:“骨血都开始有了反应了,张阳,你能理解我的话吗?”

    我听着大红这么一说,脑中猛的闪过在昆仑之颠,师萃那种心如死灰的绝望,不会是蚩尤开始复活了吧?

    大红盯着我脸上的神色不变,朝我点了点头,然后猛的双眼一睁,面具下原本清亮的双眼立马露出两只诡异的瞳孔,而她的嘴里也慢慢的流出了一些古老的咒语。

    那种好像山民唱偈一般的歌声,一入我耳里,就让我头猛的一痛,双眼竟然忍不住盯着大红的眼睛一动不动。

    “杀!”

    小白突然大吼一声,黑亮的眼睛里立马跟着现出了重瞳孔,睁着腥红的眼睛竟然猛的朝着大红冲了过来。

    我双眼又红又痛的看着小白,心里就是一急,他这样子明显就又是被控制了。

    想开口叫师叔,嘴一张喉咙里面竟然还着强烈的痒意,跟着我听着熟悉的声音飞快的念着与大红一般古老的咒语,而且比大红念得还婉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