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 > 第二千八百九十章 不适合你

第二千八百九十章 不适合你

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或许是因为有了他在,也或许是她真的没睡好,有了他陪伴,许轻轻又睡了一会儿,到快中午的时候才起床。

    这一次龙牧野还在,两人还一起吃了饭。

    吃过饭龙牧野本打算陪她出去晒晒太阳的,季冬却急匆匆的过来找龙牧野了。

    以往季冬跟龙牧野汇报工作的时候,鲜少有避开许轻轻的意思。

    但今天,龙牧野先一步松开了她的手,交代了两句后就和季冬去书房了。

    一开始许轻轻也没多想,只以为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可过了一会儿她就接到了龙牧野的电话,他说要出门一趟,有急事。

    许轻轻自然是应允的,还问了一句他什么时候会回来,要不要回来一起吃晚饭等等。

    龙牧野稍稍停顿了那么几秒后回答她,“别等我了,估计要一点时间,你自己吃,吃完早些休息。”

    “……好。”许轻轻淡淡的应了一句,就要挂断电话。

    还是龙牧野有些担心的说了一句,“轻轻,这段时间,委屈你一下,我的确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等我忙完这段,就能好好陪你了。”

    “我都懂的,你不用担心,我很好的。”许轻轻心里柔软下来。

    在她看来,只要这个男人还肯解释,就足以说明他很在乎自己,她又有什么好计较的呢。

    晚餐龙牧野果然没回来,但尽管如此,许轻轻还是亲自下厨做了晚餐。

    只是一个人吃晚餐,到底是没什么胃口的,简单的吃了一点就回房间,再没出来过。

    这一晚,真如龙牧野所说的那样,他没回来。

    许轻轻不适应也强迫自己去适应,毕竟他也不能时时刻刻都陪在自己身边的。

    只是她一向很少做梦,这一晚却做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梦。

    梦里,她浑身是血,满脸惊恐。

    然后她听见有人说她,“许轻轻,你杀人了,你杀人了!”

    许轻轻大汗淋漓的从梦里挣扎着醒来,才发现自己只不过是做了一场噩梦。

    可能是这场梦太过真实,让她再没了睡意,抱着枕头孤零零的坐了一整晚。

    天亮的那一刻,她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

    洗漱的时候,镜子里的自己非常的憔悴,许轻轻看了好久,才幽幽的叹了口气。

    她在心里安慰自己,可能是因为杜源爱的那些话,才让她多想了吧,才会做那样的噩梦。

    这一切都是不真实的,她不要自己吓自己了。

    龙牧野的中午时分才回来,许轻轻那会儿正在花园里看着剧本呢。

    早上的时候,罗宾送来了一大叠剧本,说是最近收到的觉得不错的剧本,让许轻轻自己看看,若是有看上的,才接。

    到了一个高度之后,许轻轻对工作已经没有从前那么积极了,她只想做自己喜欢的事,选自己喜欢的剧本。

    楚临湘也觉得她这样的状态非常好,现在很多流量明星为了提高自己的知名度,总是接一些不好的剧本,反而适得其反导致人气下滑。

    像许轻轻这样演戏才出现,不演戏就消失的低调演员,在娱乐圈已经很是难得了。

    龙牧野一回来就去找许轻轻了,她那会儿躺在一直里,剧本就盖在脸上,好像是睡着的样子。

    哪怕龙牧野已经走近了,她都没听见。

    直至龙牧野取了她脸上的剧本,她才恍惚的睁开眼睛,迷蒙的看了一下后才反应过来,“你回来啦?”

    “嗯,怎么在这里就睡着了?要是着凉了怎么办?”

    虽然温度不错

    ,可也有些凉,她的身体一向单薄,若是生病了,他可要操心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许轻轻挠挠头。

    “好了,回房间吧,我让人给你准备点热饮暖暖,你看你的手都有些冰凉。”龙牧野一碰她的手就开始担心起来,细心得跟个女人一样,啰嗦了一堆。

    许轻轻就喜欢他这种无微不至的关心,因为这样就代表着他很在乎自己。

    她起身靠近的时候,想偷一个吻的。

    可在靠近他的时候,却愣住了,然后又推开,有些疑惑的看了看龙牧野。

    他的注意力这会儿不在她的身上,而是看向了她放在一旁的那一叠剧本,随手拿起一本看了一下说道,“这个不行,太多亲密戏了,不适合你。”

    “有吗?”许轻轻茫然的反问。

    “这个也不行,这些编剧是怎么想的,怎么又那么多男角色和你有对手戏?不合适。”

    “这个也不行!”

    “这个更不行了!”

    “就没有好一点的剧本吗?”龙牧野翻完了一大叠之后,不满的问道。

    许轻轻囧了囧说道,“照你这么说,我应该适合演那种尼姑的戏吧。”

    龙牧野,“……”

    “其实尼姑的戏份也不错,你看那个谁……”

    “你闭嘴吧你。”许轻轻无力的翻个白眼,推了推他说道,“好了,回房间了。”

    尽管路上的时候龙牧野还抱怨了几句,总而言之就是不满意她在戏里谈恋爱。

    许轻轻也是无可奈何。

    回房房子里,龙牧野去吩咐管家准备热饮后过来打算抱她的,许轻轻却推了一下说道,“你先去洗个澡吧,看你一身疲惫的样子,洗了澡能放松一点。”

    “好,那我先去洗个澡再来陪你。”

    难得龙牧野听话,许轻轻还给了他一个笑脸。

    只是等他一上楼,她脸上的笑容就淡了下去。

    刚才她明显在他的身上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那种香味很是温柔,不像是男人喜欢用的香水。

    再则,龙牧野从来不用香水,这一点许轻轻是知道的。

    两人一起生活了这么久,他身上的问道是什么样她十分清楚。

    刚才靠近的时候,他身上明显有另外一种味道。

    像是什么精油或者香薰的味道,许轻轻有点说不上来,心里有几分沉重。

    龙牧野洗了澡下来,整个人神清气爽起来,还和许轻轻一起吃了个午餐。

    平日里她都鲜少过问他工作的事情,今天的许轻轻,却若有似无的问了一句,“你昨晚忙什么去了,怎么一整晚都没回来啊?”

    “就在总部开会,事情有点多,所以没回来。”

    “是吗?”许轻轻淡淡的垂了眸,“那可要注意身体啊,就算你现在年轻气盛,也不能这样总熬夜的,人还是要休息的。”

    “好,我忙完这段时间就好了。”龙牧野跟她保证着。

    许轻轻顿了顿,又半垂着眼眸说道,“所以,你还要忙多久呢?”

    关于这一点,龙牧野没有给她一个明确的答案,只是说道,“还有几天吧,应该不超过一周。”

    “哦。”她没在问。

    有些东西,问多了也就没意义了。

    他愿意说自然就会说,既然他选择了隐瞒,她也问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来,索性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好了。

    傍晚的时候,许轻轻都还没来得及跟龙牧野一起吃晚餐,他又出门了。

    理由也是一样,风行会有公事。

    许轻轻都已经见怪不怪了,并没多问。

    甚至她很清楚的知道,今晚龙牧野也不会回来。

    此时的龙牧野,正坐在车里,听季冬说明情况。

    “为什么她现在情绪这么难稳定?就没有别的什么办法吗?”

    季冬心里慌得一匹,“若是有一点办法,也不会打扰三爷您了。”

    龙牧野也知道这个事实,但他就是很不爽,“轻轻已经起疑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许小姐起疑了?”季冬有点意外。

    “中午的时候她突然叫我洗澡,应该是闻到了什么,回头你记得帮我准备衣服,我换了在回家。”龙牧野特别叮嘱道。

    季冬不得不感叹,女人的第六感果然是很强烈的。

    这前后才三天,许小姐就已经擦觉了,果然不容小觑的。

    可这不也是没办法吗?

    许温柔那边情况特别严峻,谁去都没用,用什么药都不合适。

    她只有在见到龙牧野之后,才会安分下来,安静的接受任何治疗。

    季冬弱弱的问了一句,“三爷,其实……你对许温柔已经仁至义尽了,为什么还承诺要照顾她一辈子呢?”

    “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过问我的事情了?”龙牧野凉凉的反问。

    季冬顿时觉得背后发凉,连连道歉,“是我多嘴了。”

    许温柔一直都咬着龙牧野给她的承诺为所欲为着,季冬总觉得,这件事怕是要出什么岔子。

    可三爷这样做,自然有他的用意,季冬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听从安排了。

    许温柔的情况的确很严峻,又是一整天的哭闹,在见到龙牧野之后,才算安分下来,破涕为笑。

    龙牧野一出现,她就热切的抱着他的手臂,“牧野,你可算来看我了,他们这些人都要害我,你快保护我啊,你说过要保护我的啊。”

    “没事了,他们不是坏人,不会伤害你。”龙牧野虽然在安抚,可那声音,和安抚许轻轻时温柔的声音俨然是不一样的。

    那双眼睛里,分明没有什么温度。

    但许温柔就需要这样的安慰啊,仿佛成了她的精神支柱一样,一旦缺失,她整个人就会陷入一个崩溃状态。

    许温柔的医生也明确表示了这一点,所以龙牧野才不得不出现的。

    “不,他们对我不怀好意,牧野,你什么时候带我离开这里,我不想再在这里了,我害怕。”

    “你得在这里接受治疗。

    “我没病,我好好的,我为什么要治疗。”许温柔矢口否认。

    “那你为什么要哭闹呢?为什么我一离开你就哭闹呢?”

    许温柔被反问得哑口无言,最后委屈巴巴的说道,“我只是觉得见到你才有安全感,牧野,你是不是已经厌倦我了?可是你答应过的啊,会照顾我一辈子的啊。”

    “我没忘,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

    “那你就带我离开这里吧!”

    “听话,你得养病。”

    许温柔有些暴躁起来,想要发脾气。

    可是她才张口,就看到了龙牧野眼底的冰冷,顿时就不敢造作了,委屈的忍了下去,“那你每天来看我也行,我尽量不闹。”

    “嗯。”

    “还有,你要记得你的承诺,你答应过要照顾我一辈子的。”

    “我一直都记得。”这是龙牧野的回答,很坚定。

    许温柔总算破涕为笑,听从安排的吃药打针吃东西。

    可这样临时的安抚又能起到多久的作用呢,龙牧野内心烦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