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放浪形骸歌 > 九十 血字结契约

九十 血字结契约

作者:失落之节操君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形骸道:“你如何...如何.....”

    扶贺道:“如何杀我爹爹妈妈?哼,我那位血贵族主人又要品尝‘骨血相连’,我爹爹吸我血时,我体内的龙火陡然觉醒,我脑中滚烫,只想着‘杀!杀!杀!’待我清醒时,我爹娘、妹妹,全都死在我手上了。”

    她走向河水,水中映出模糊不清的影子,她又道:“魏风师父恰好赶到,见我觉醒,便举行仪式,将我也变作血贵族,我那主人再将我送给沈水公爵为食。沈水公爵很喜欢我,并未吸我的血,反而传授我泣灵经的功夫,待我功力至第五层时,她命我加入狂蜂军,辅佐魏风师父。从此以后,我练功之余,便四处奔波,解救那些血奴,增扩兵马,与庇护院作对。”

    形骸道:“你可曾想过前往阳间?毕竟你们仍是活人,阳间也有血族,只是与你们有些不同。”

    扶贺道:“我们阴间的血族与阳世的尖牙鬼虽是同类,可却已截然不同。我们见不得阳世的太阳,否则将化作焦炭。我们实则已算不上生者,因为心脏已然不跳了。”她取出利歌交给她的刻花小刀,又叹道:“我在树海国本还有个亲姐姐,但她也已死了。我在世上....别无亲人,也没了牵挂,也不必再顾及自己性命。”

    形骸答道:“姑娘既然对我开诚布公,我自当助姑娘一臂之力。”

    扶贺大喜过望,道:“你肯答应了?”

    形骸道:“我只能尽力而为,干些脏活累活,至于能否成事,还得全看姑娘运筹帷幄了。”

    扶贺道:“那咱们何时成亲?”

    形骸直吓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道:“你怎地还提此事?我已说过,我不贪图你....你这人。”

    扶贺皱眉道:“你是因为嫌我丑,还是怕我吸你的血?”

    形骸道:“非也!非也!姑娘非但不丑,反而极美,不可妄自菲薄。但本仙是世上一等一的大侠,自来一片热忱,不计得失,若行侠助人时,竟要女子以身相许,以为报答,那这大侠的名头,只怕要换做...淫贼了。”

    扶贺盯着他瞧,道:“可你若不娶我,我总有些不太放心。”

    形骸急道:“什么不放心?我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哪里会反悔?”

    扶贺哼了一声,转过身子,背对着他,竟似赌气。

    形骸道:“扶姑娘,你生我气了么?”

    扶贺抽泣一声,轻轻点头。形骸略感不安,看她侧脸,扶贺半转脑袋,不让他瞧。

    形骸道:“你这又是何必?我说错什么了?”

    扶贺道:“人家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你怎地还不知好歹?我是女孩儿,颜面要紧,都亲口说要嫁给你了,你却吓得这副人模狗样,难道不伤人心么?在你眼中,我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吗?”

    形骸无可奈何,道:“好,是我有眼无珠,毫无教养,得罪了姑娘。但我身心皆有所属,娶亲一事,莫要再讲。”

    扶贺深吸一口气,断断续续地呼出,道:“好吧,许久都不曾哭,眼下哭过之后,倒也痛快多了。”

    形骸心下内疚,总觉得自己没错,可又觉得哪儿都不对。

    扶贺一双美目红彤彤地转了过来,她道:“当年我曾发誓,若不捣毁庇护院,此生绝不掉一滴眼泪,但却因你这负心人坏了誓言,将来劫难若是应验,我又该怎么办?”

    形骸心往下沉,暗中叫苦,道:“错全在我,那劫难定会落在我头上,与姑娘无关。”

    扶贺摇头道:“不成,当初我立誓太狠,我好生害怕。我要你守着我,守着我一辈子不受劫难所害。”

    形骸愤然道:“你怎地得寸进尺?这还有完没完了?”

    扶贺冷笑道:“我把自己嫁给你,甚至愿做你奴仆,让你寸尺全占,你却不要,反过来说我得寸进尺么?真是贼喊捉贼,冤枉好人!”

    形骸头疼不已,恨不得立刻去闯庇护院,将那院长一剑杀了,或许能借此免去扶贺纠缠。

    扶贺伸出手指,贴着一侧脸颊,想了想,道:“那这样吧,你我立个字据,各留一份儿,上头留个咒印,若有灾祸,也转嫁到你的头上。”

    形骸道:“那也好,你写来瞧瞧。”

    扶贺从怀中掏出两张纸,一支笔,放在一块干燥平整的大石上。形骸见她早有准备,吃了一惊,见那纸上红字赫赫在目,写道:“鄙人龙国孟行海,自愿为扶贺姑娘效力,一路追随,替她消灾解难,直至庇护院毁灭为止,无论何等苦难,皆甘之如饴,虽死无悔。”

    形骸拿着纸,双手气的发颤,道:“你早就算计好了?”

    突然间,扶贺“哇”地一声,掩面大哭,她道:“我受你...大辱,还要被你冤枉?爹、娘、姐姐、妹妹,我孤苦伶仃,谁也不要我啦!我还不如....追随你们而去,一了百了,再无罪孽缠身。”

    形骸招架不住,道:“好!我签字还不成么?”

    扶贺道:“得用血为墨!”

    形骸咬破手指,滴血在笔,在两张纸上各签下大名。扶贺哭声渐小,但仍是“呜呜”不断,她划破指尖,也在纸上写下自己姓名,随后吹了口气,纸上墨迹登时干了。

    形骸见她眉开眼笑,眼角哪有半点泪痕?他怒道:“你...那是干号!你装哭骗我?”

    扶贺装作清纯无辜的模样,道:“谁装哭了?我是真哭,哭的心都碎了,但正是大怒反笑,大悲无泪,我泪都哭得干啦。”

    形骸万料不到这庄重果决、苦大仇深的姑娘,竟也有如此古灵精怪、调皮狡诈的一面,他道:“不算!我上当受骗,这契约不算!”

    扶贺嘻嘻笑道:“这契约将你我连在一块儿,怎能说不算就不算?若你反悔,可真会有天劫啦。”

    形骸拔出青阳剑,道:“凭借此物,天劫又能奈我如何?”

    扶贺道:“天劫害不了你,就会害我,那样一来,我就必死无疑。”

    形骸怒道:“你...你...”一时气的无言,却又不能当真让她死了。

    扶贺笑吟吟地走近,在他脸颊上一亲,形骸一个寒颤,听她柔声道:“就知道你舍不得我,孟大侠,你是个好人,我很感激你。事出无奈,情非得已,还请你宽宏大量,莫要计较。”

    原来这扶贺身为万众统帅,无时无刻不想着寻觅良才,增强战力,一遇良机,绝无放过之理。她见形骸一身功力惊天动地,而为人看似高傲,实则心思简单,极好说话,这才想方设法地将他拉拢过来,非但要他无法反悔,更不可令他半途而废。

    先前她提议嫁给形骸,虽未必真有深情爱意,可也并非虚情假意,对她而言,自己的才貌地位也不过是可拿来交易的筹码,若遇上合适人选可以托付,绝不会有半分犹豫。一旦两人成亲,再也不分彼此,形骸必竭尽全力地相助,如此一来,狂蜂军的胜算又多了几分。她对形骸了解不多,将来这婚姻虽未必美满,可人生在世,率性而为,又岂能患得患失?

    形骸拒绝她后,她也早有准备。关于她过往遭遇,确实是她真情流露,肺腑之言,绝非作伪。形骸为她感动,满口答应,但扶贺生平见过许多言而无信之徒,无法轻易相信,于是她胡搅蛮缠、撒娇卖惨,骗得形骸在这血字契上落款,到这地步,她才算吃下了定心丸,真正没了后顾之忧。

    形骸定了定神,道:“说,那庇护院在哪儿?”

    扶贺眨了眨眼,道:“你要找庇护院做什么?”

    形骸道:“我冲杀进去,将上上下下都杀个干净,咱们这契约便算结清了!”

    扶贺道:“你要这么想,我可不能告诉你。”

    形骸道:“你难道不想报仇?”

    扶贺道:“我是怕你鲁莽行事,反而害了你自己。”

    形骸道:“反正我不过是你骗来的苦力,是死是活,对你而言有何要紧?”

    扶贺摇了摇头,张开双臂,抱住了形骸。她身躯柔软轻盈,形骸先是一惊,可又不愿推开她。

    扶贺道:“血字契是我血族古老的仪式,若目的未能达成,契约上留字的两人便是血亲,就像是夫妻一般,又像是八拜之交。从此以后,你会有保护我的念头,我也会有亲近你的心意。你虽拒绝与我成亲,可到头来还算是答应下来啦。你并非什么苦力,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最亲的人了。”

    形骸喊道:“你这滑头....”莫名之间,心中涌起好感,不忍出言责备,他道:“接下来你想怎样?”

    扶贺拉着他的手,笑道:“随我来。”

    形骸道:“有言在先,你不许再耍花样!”

    扶贺道:“你是武功高强的大男人,我是法力低微的小女子,该是我怕你才对,你怎地提防我?”

    两人回到她的帐中,扶贺指着桌案上一张地图。形骸也曾为大军元帅,看起图来,倒也轻车熟路。

    扶贺说道:“谢无伤死后,他那公国里的侯爵、伯爵可乱了套。咱们可趁势抢占领土,沈水大人也可占领不少。”

    形骸嗤笑一声,道:“明眼人一眼便可瞧出你与她之间颇有默契。”

    扶贺道:“她假借支援名义进入谢无伤公国,咱们再打几场败仗,丢些领地给她。四大公爵之间本就争锋相对,彼此有仇,她若不趁人之危,反倒显得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