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放浪形骸歌 > 九十一 时时常相伴

九十一 时时常相伴

作者:失落之节操君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个月内,狂蜂军高歌猛进,势如破竹,非但攻入关内,更连胜谢无伤残党,大举攻城略地。公国之内残部初时纠集大军,抵抗了数日,却如何敌得过形骸、秽留两大高手?一场大败之后,庇护院兵马溃不成军,节节败退,狂蜂军则形势一片大好,终于能明目张胆地招兵买马,号召万夜国的英雄豪杰尽皆来投。庇护院虽统治已久,可早已丧尽民心,一时间,各路人马如溪流入海,汇聚到扶贺身边。

    然而,尽管形骸一有空闲便四处打听利歌消息,至今仍音讯全无。扶贺派出的探子也毫无进展。只听说拜登最初兵分三路,入侵万夜国的军队,损失惨痛,全数铩羽而归。秽留听到此事,心中不安,想要早些归国,可又与黄羊儿好的如蜜里调油一般,黄羊儿劝他留下,他就全没了主意。

    哪怕国内战火连天,乱象纷呈,叶无归却再没露面过,似乎庇护院的死活与他无关,狂蜂军的叛变亦无关紧要。长久以来,这位暗夜的皇帝一直随心所欲,神龙见首不见尾,偶尔才回皇城整顿朝政,但他余威太大,神功太强,弹指间便摧毁万军,双方将士想起他时,心中仍敬畏无比。

    月初某日深夜,形骸夜不能寐,思绪纷纷,想着白雪儿、孟轻呓、利歌、辛瑞、澎鱼龙等种种心事,只觉得每一件皆如此艰难,如此紧迫。他此刻功力已深,只怕足以与圣莲女皇抗衡,可又觉得世间愈发险恶,就算能护得住自己平安,可又未必能令身边之人安然无恙。

    此时,门上有人轻敲,又听扶贺道:“行海,你睡了么?”

    形骸坐起身,道:“正难以入眠,你又要吸血了?”

    扶贺说,形骸与她已是血亲,故时常需给她血喝,如此能使两人身心愉悦,胜似夫妻行房。形骸初时想:“我便让她喝点血也无妨,这又不算对雪儿不忠。”岂料扶贺小嘴咬入他手腕的刹那,形骸只觉无上快意充满全身,比之男女缠绵更令人飘飘欲仙,再看扶贺,也是香汗淋漓,如痴如醉的模样。

    自那以后,扶贺每隔两天,就向形骸索血,形骸也不拒绝。扶贺自知太贪,怕形骸伤身,找来各种贵重补血的药物,逼迫形骸服用,形骸不愿违逆她一片好心,唯有照单全收。

    扶贺道:“怎么会?我看你流血,心里如何舍得?这两天不会再逼你啦,你开开门,我有事对你说。”从结契时起,形骸已是她最信赖之人,军中大小事务,她都要形骸陪伴,哪怕形骸不管,她也强迫形骸留在身边。

    形骸心下默念:“她并非我妻子,我与她也并未越界,此乃血契之故。”反复三次,良心上过得去了,这才打开房门。扶贺一把抓起他左臂,轻轻咬了一口,道:“这么久才开门,不怕气死人家么?”

    形骸道:“这大半夜的,你们血族不用睡,我可真得闭眼了,不然明日如何打仗?”

    扶贺嗔道:“你自己说睡不着的,况且与咱们对峙的是沈水大人,大家不过是装模作样,僵持不动,怎会真打?”

    形骸想起此事,不禁皱眉,道:“此言差矣,前些天,咱们与她的人不是起过冲突了?”

    扶贺苦笑道:“是她那个伯爵义子是个白痴,一场误会而已,幸好没酿成什么大祸。”

    原来五天之前,扶贺与沈水公爵约定假打一仗,由沈水一方挥师攻打狂蜂军占据的祖魔城,这祖魔城本是谢无伤公国要地,城中有大宝石矿,自来各方必争。扶贺将此城让给沈水,也算是送给她一份大礼。岂料那攻城将军竟当真动用精盐火炮,轰击城墙,炸死狂蜂军许多将士。

    随后,形骸、秽留杀入敌军,将这人捉回城中,此人叫做苏长勇,仗着受沈水宠信,竟毫不内疚,反而说道:“打仗岂能全无伤亡?咱们要演戏,就得演得货真价实才行,若不流血,不死人,传扬出去,岂不是弄巧成拙?”形骸大怒,狠狠教训了此人一顿,这才下令撤军。不久,沈水公爵亲至,痛斥那苏长勇,与扶贺澄清误会,化解过节,此事才算平息。

    形骸道:“我瞧沈水公爵那一边似乎对咱们有些不满。”

    扶贺道:“她本人绝无恶意,但她军中知道咱们与她是同一伙的人物可不多。大人她对我们恩重如山,若不是她,我早就死了。而若无她早期出人出力,咱们狂蜂军连军饷都发不出来呢。眼下我们纵然吃了些小亏,可也只能忍耐。”

    形骸道:“这倒也是,有恩不报非君子,似我这等正人君子,自来是有恩必报的。”

    扶贺笑道:“你又自夸,真不害臊。”忽然间,脸色又变得惶急起来,道:“唉,我一看到你,就全忘了烦恼,差点耽误了正事。我师父不见啦!我已经两天两夜没见着他了。”

    形骸道:“我爱徒还不见了呢!而且已然一个月零八天....”

    扶贺道:“我答应过帮你找他,一直也没闲着,只是全无线索,力有不及啊。你先帮我找师父,好么。”攥住形骸手掌,一双水灵灵地大眼睛看着形骸,满眼哀求之情。

    形骸拿她没辙,道:“就依你,不过你为何这般着急?你师父是个疯老头,跑不见人,有何奇怪?”

    扶贺咬了咬嘴唇,道:“是师父将我变作血族,而且他常常喝我的血,他与我之间....心有灵犀。”

    形骸恼道:“好个老色鬼。”

    扶贺道:“你吃醋了?”

    形骸一惊,忙道:“本仙怎会吃醋?只是恨这老头太欺负你。”

    扶贺笑道:“那你就是心疼我啦,哈哈,小女子多谢大仙。被你这么一说,我心情立时好得多了。”

    形骸道:“你快说正经的!”

    扶贺立即答道:“不错,不错,该说正事。我今夜突然间很是不安,心里抽紧,不知怎地,总觉得很不对劲。我总觉得师父他...处于极大危险之中,非得快些去找他。”

    形骸虽嫉妒这魏风吸扶贺鲜血,但仍道:“不错,这档子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他现在何处?”

    扶贺道:“我就是全无头绪呢,就先来找你了。”

    若是在阳世间,形骸道法精妙,莫说找个老头,便是找一只蚂蚁,也未必不能办成,但阴间全无龙脉,他这身道法大打折扣,找起人来便束手束脚,他叹道:“那先去他住处找找吧。”

    扶贺拍手道:“好主意,我怎地没想到?”

    形骸瞪着她道:“你就是想将我扯进来,对不对?”

    扶贺微微一笑,道:“或许是吧,因为结了血契,我做什么事都想与你在一块儿。若非你这人假正经,我恨不得整日价粘着你。”

    形骸道:“什么鬼话,没羞没臊!”扶贺做了个鬼脸,拽着形骸跑出了屋子。

    两人找着魏风屋子,见屋中事物凌乱,柜倒箱翻,形骸心中一凛,道:“有贼人闯入过。”

    扶贺道:“这是我翻的。”形骸哭笑不得,道:“你早就来过了?”

    扶贺道:“是啊,但找了也是白找,所以找你来试试。”

    形骸问道:“他家有什么人么?”

    扶贺道:“先前我来时,地窖里关着几个小血奴,但他们全不知情,看来也不像撒谎。”

    形骸暗忖:“这魏风毕竟也是极古老的血族,行径习惯比庇护院好的有限。”

    他在屋中上下找了一圈,忽见桌案上有一纸碎末,约莫小指甲盖大小,似是魏风为了泄恨,将纸一把火烧了,只剩下些焦黑碎屑。

    扶贺叹道:“我也瞧见啦,可本来那信纸全烧没了,剩下这些,又有何用?”

    形骸哈哈大笑,道:“又有何用?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在本仙面前,但剩下一丁点零碎,便足以得见旧貌了!”遂使孟轻呓所传道法,暗运天脉法则之理,将纸屑一捏,那纸屑浮上半空,成了一尺长宽、墨绿透明的信纸。

    扶贺喜道:“你竟有这本事!”正欲伸手,形骸道:“不用。”手指一拨,信上字迹全投在了墙上。

    信中写道:“老阴犬!老阉贼!多年之前,你心恶胆狠,丧尽天良,害我痛苦至深。我杀你妻儿,亦不足泄恨!你我皆命不久矣,然而此仇怨不共戴天,若有胆,至旧时老宅,了断仇怨!若你忘了老宅何处,就在那葛山梅岭下,卓然溪水旁。”

    形骸奇道:“害死魏风前辈满门的,不是谢无伤么?”

    扶贺握住形骸手掌,掌心冰冷,道:“师父说过,他本将妻子义儿藏在安全之处,是他家中一老仆人告密,才致使她们惨死。他后来才知道,那老仆本就是师父仇家,他对师父恨之入骨,可又自知远非师父敌手,于是隐姓埋名、乔装打扮,在师父门派中潜伏,只为寻觅良机,一举令师父万劫不复。”

    形骸道:“这人心机之深,胆识之强,倒也绝非一般。”

    扶贺道:“师父生平最恨者有三,一者是庇护院院长,二者是谢无伤,三者正是那位老仆。而这三者之中,这老仆尤其令他痛恨。但是这老仆早已被师父亲手杀了啊?”

    形骸道:“要么是此人逃过一劫,并未真死。要么....”

    扶贺骇然道:“要么是敌人布下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