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八零食医小军妻 > 第452章 生病

第452章 生病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斌哥,对付薛小琪这件事您就别掺和了,跟一个女人计较你跌份儿!”于当归劝说曹斌道。

    本以为这句话应该可以让曹斌断了念想,可谁知对方竟然还跟自己较上劲儿了,“于总,你不用担心我!我这脸皮厚,跌不跌份儿的根本不在乎!再说,女人跟男人一样,做错了事一样要受到惩罚,不能因为是女人就能枉顾法律,该判刑的还是要判刑,该挨罚的还是要挨罚,这事儿必须要公平!”

    “是要公平,但你这架势……”于当归上下打量了一下曹斌,那冲天气势简直比她这个当事人还要更胜一筹,“真的像是要跟人打架去的啊!”

    “额,有吗?”曹斌噎了一下,在自己身上四下转了转眼珠,似是要发现于当归看出来的那份火气。

    这件事闹得的确有些大了,也幸好于当归没事儿,要不然他难辞其咎。更主要的是,这件事他还没敢告诉顾十一,若是让对方知道自己在其媳妇儿有危险的时候还在家里睡大觉,那他可就真的惨了!

    所以,早已适应了社会生活,在这各种秩序纷杂中闯出了一条自己路的曹斌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以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如此方能消了顾十一的气,当然,还有自己的气。

    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于当归竟然看出来了自己想要做什么。

    掩饰性地嘿嘿一笑,曹斌挠挠头,对于当归道:“于总,这还不是因为那薛小琪欺人太甚!现在法律制裁不了她,这不是让人看着生气吗!”

    “嗯,的确是生气。”于当归点头并未否认,而且还再次强调,“非常叫人生气!”

    那女人可是把我一个好好的大门给毁了!虽然大门的钱最后让阿超等人赔付了,但背后的罪魁祸首却依旧逍遥在外,任谁看了心里都不爽。

    于当归恨得牙根痒痒!

    “报仇自然是要的!只不过,我不会像她一样暗中下黑手,我会从另外一方面狠狠地揍扁她!”薛小琪,看在薛锦海的面子上我可是一再忍让了。结果你不要我给你的面子,她把它丢在地上!那好啊,既然如此,那我于当归也终于再不用束缚手脚了。

    金大姐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人若犯我礼让三分,人再犯我斩草除根!

    一旁,曹斌一直盯着于当归的脸,从头到尾将于当归脸上的变化看了下来,心中之前冒起的火气也跟着落了下来,同时,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哎吆我滴个娘哎!不愧是顾队看上的女人啊,只怕这狠辣程度一点都不比顾队少哇!这妥妥是第二个顾十一啊!

    就刚才那个眼神,那简直就是顾十一附体啊!这无端让曹斌想起自己曾经被顾十一修理时的惨状,本能地身子想要往后倒。

    于当归扭头,诧异地看了眼表情突然间不自然的曹斌,疑惑道:“斌哥,你怎么了?”

    “啊?哈,哈哈,没,没事儿,没事儿!……”曹斌抽着嘴角极力挤出一丝笑来,“我就是想知道于总想要怎么对付这薛小琪,要不要我帮忙?”

    “哦,这个吗?暂时不需要。斌哥你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成!”于当归直接道。

    “没问题!”曹斌点头,“若于总有需要我曹斌的地方一定开口!我一定会全力做到的!”

    “嗯,谢谢斌哥!”于当归微笑着感谢,“那我现在走?”

    “啊,好,好!”曹斌转身帮于当归开门,眼角余光看了眼依旧在对面大门口站着不动的人影后上了车。

    ……

    曹斌将于当归直接送回了学校,于当归在折腾了一天后也着实有些累了,回到宿舍简单收拾了一番,连饭都忘了吃便睡着了。

    一觉到天明。

    “当归!当归!”袁爱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于当归蹙了蹙眉,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慢慢睁开了眼,“爱华?你……今天怎么起这么早?”

    “起哪门子早哦!现在都要迟到了!”袁爱华也没想到自己醒来后于当归竟然还在床上躺着,以为自己醒早了,结果一看时间吓了一大跳,“快起吧,真的要迟到了!当归啊,我这还是第一次见你赖床呢!红叶和兰军那两个家伙走都不知道叫咱俩一声!”

    “……你不是早就说过不让人叫的吗?”于当归说话有些虚,感觉嗓子干涩发胀,眉头微微蹙了蹙,下一秒想要起身,却在撑起身子那刻眼前一花,又重重跌倒在床上。

    “当归!”袁爱华听到动静便看到于当归眉头用力拧着,透过窗外亮起的晨光这才发现其脸色潮红,“当归,你不会是生病了吧!?”

    袁爱华绕过面前的桌子来到于当归身边,伸手在其额头摸了摸,刚一触碰其手便像是被蝎子蛰了般猛地弹开,“当归,你发烧了!”

    “……是,是吗?咳咳咳……”

    袁爱华的话就像是打开了病菌大军的开关,下一刻于当归便应验了,费力地干咳了起来。

    “啊,当归,当归你没事儿吧!?”

    于当归这一咳有些用力过猛,以至于袁爱华都要被吓住了。待于当归缓过胸口憋着的不畅后,扭过头来看袁爱华,“爱华,你好歹,咳咳,好歹也是学医的啊!你能别这么大惊小怪吗?不,咳咳,不就是发烧吗?”

    “我,我,可我现在还没有临床经验啊!再说也就学了半年哪能跟你一样!”袁爱华皱着眉头蹲在于当归身边,“哎呀现在先不说我了!走吧,我带你去看病!”

    袁爱华说着便要拉于当归起来,不过却被于当归一把拦住,“不用!”

    “什么不用!”袁爱华瞪眼。

    于当归有些发白的嘴角扯出一道笑来,“真的不用!就是一个简单感冒发烧罢了。再说,我是个成人又不是孩子,你不用这样的!”

    “可是,你这样……行吗?”挨着近了,袁爱华进一步看清了于当归脸上的酡红。发烧她不是没经历过,但每次自己发烧时家里人都成群成群地围在自己身边,端茶倒水,有时候甚至吃饭都不用她动手的。所以,在袁爱华的心里,生了病定然是要让人照顾的!

    于当归看着脸几乎要皱成一团的袁爱华忍不住再次笑了笑,勉强将自己从床上撑了起来,道:“行,你放心吧!”

    自然是行的!不行,也是要行的!

    没娘的孩子永远要比那些从小生活在蜜罐里的孩子们更能承受痛苦,也更早学会自己照顾自己。

    也自然,不愿去劳烦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