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蔺先生,一往情深 > 1012.余生不是她,再也不能是任何人

1012.余生不是她,再也不能是任何人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情天莫名打了个寒颤,蔺君尚护搂着她,轻声说:“都过去了。”

    而因为警方的询问,让情天想起另一件事,神色更为不安。

    察觉她的异样,蔺君尚将她护在怀里转身,不让她再看那些人,沉着脸下逐客令。

    “我太太身体还虚弱,需要休息。”

    许途已经上前,客气地请人出去。

    “不怕,我在。”

    以为是那些回忆让情天害怕不安,蔺君尚紧紧抱着她,她却摇着头,说要找医生。

    许途送了人进来,接收到蔺君尚的目光,即刻去把医生找来。

    情天看着医生,唇色苍白,那句话,说出口的同时觉得心口疼。

    “我被带走的时候是被打了麻醉药,我的孩子——”

    怀有身孕的人连感冒药都不能乱吃,何况是那样的药物,这个情况情天不得不说,却又怕极了从医生口中听到任何不想接受的回答。

    女医生脸色严肃,蔺君尚的目光紧紧望着,很有压力,他期盼一个不要让情天伤心的回答。

    “一般来说麻醉药确实对胎儿有影响,但也要具体看药物成分跟剂量,你先别多想,好好休息,明天一早做个检查,现在一切都不是绝对的,放宽心情是第一。”

    中年的女医生看到情天,想起病历上写着年龄二十三,比自己女儿大不了几岁,终归也是不忍。

    情天紧抿着唇不说话,眼泪就那么落下来。

    蔺君尚大掌抚在她发上,将她往怀里拥紧:“医生说得对,我们不能自己吓自己,你难过孩子也会不好过,先照顾好自己,嗯?”

    医生悄悄退出去,情天在蔺君尚怀里没抬头,他却感觉到自己胸膛前衣衫渐渐晕湿了一片。

    她向来极少哭,他想起去年,在医院小树林里找到她,她孤零零一个人坐在木长椅上悄悄落泪,只因为医生说她可能不容易有孩子。

    一年了,外出时流言蜚语背后指点不是没听过,甚至有人当着她面说。

    说她怕是不能生。

    她从来不需要用一个孩子绑住男人或者巩固自己在蔺家的地位,她只是想要一个跟他的孩子而已。

    然而现在孩子来了,却同时伴着这样的消息。

    情天累得睡过去时,蔺君尚轻轻把她放下躺好,靠着床头陪着,目光只落在她面容上。

    安静的病房,明晃晃的灯光,外面风吹槐花树影动,有淡淡的香味,却无人去赏。

    他的心情其实同样需要梳理。

    昨天寻不到情天时的心焦担忧,深夜融城街道上的寻找,凌晨奔走在漆黑的山上,历经天黑天又亮,他彷如一头困兽找不到出路,痛苦地在原地来回毫无办法,面上阴郁,内心早已是狂风暴雨。

    六年,他与她之间分离又重聚,这爱已用尽一生心力,如果余生陪伴在身边的那个人不是她,再也不能是任何人。

    而上天总爱跟他开玩笑,他的她找回来了,而且还怀了身孕,却又告诉他,有可能保不住。

    蔺君尚低头,弯起唇角摇头,那不是笑,是痛。

    ……

    翌日

    上午,情天被带去做了一系列的检查。

    C市的医院比融城更好,但情天的情况还不适合奔波,医生建议留在这边医院多住两天观察,让身体恢复好些再离开。

    蔺君尚让沐少堂先回C市,沐少堂临走前来看情天。

    “姐,我先回去,在家等你们。”

    不说什么煽情话,言语简短,情天靠着床头,对他点头时脸色还有些苍白。

    上午的检查结果出来,她曾问过医生实话。

    医生看了检查结果,结合情天目前的情况,除了身体虚弱孕吐反应严重,没有出现腹痛之类别的反应,说明目前情况还好。

    母体打过全麻如果对胎儿造成影响,一般是流产,如果没有出现这个情况,那么就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但毕竟是前三个月,还是一定要小心注意。

    这个消息只能算是让情天跟蔺君尚放下一半的心,但也已经是目前所知的最好结果。

    这天中午,整个科室办公室都收到了外面送来的水果,医生跟护士都没有少。

    病房中,蔺君尚削完苹果又剥杏仁,忙得认真。

    情天孕吐反应严重,给她订的粥即便吃了不久也是吐,蔺君尚很担心。

    属下依着他的指示去买水果,适合孕妇吃的每样都挑了些,摆在病房里看情天想吃什么。

    情天依然在输营养液,孕吐太严重医生建议先暂时少喝水,通过输液补充,蔺君尚看着心疼,但凡她神色稍有不对,脸色比她还紧张。

    医院里情况算是暂时稳定下来,余力在时,许途曾经离开了一趟,没有说去哪里。

    这日傍晚,蔺君尚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

    “你跟情天,这两天不在家?”

    蔺君尚已经站在病房外走廊,护栏外楼下是走过的病人或家属。

    母亲这样问,明显是往松云居那边家里问过了。

    “我们在融城,过两天应该就回去。”

    说着时,蔺君尚转头,从窗口看向病房中,那人在床里已睡着了,他的目光放软。

    老太太是知道融城的,与C市相邻,蔺承钥年轻时曾想在那边投资项目,后来没有下文。

    只是此前并未听说过儿子儿媳要去那儿,年轻人的事情也不多问:“那等你们回来。”

    挂了通话,蔺君尚看着屏幕不禁轻叹,但愿回去的时候,能笑着跟老太太报告这个好消息。

    ……

    离开融城的前一夜,凌晨两点。

    情天噩梦醒来,睁开眼睛看到床边平排摆放的一架简易折叠床。

    夜里熄了房中灯光,床头柜边却贴着一个半圆的壁灯,光源朦胧温和。

    深蓝色的帆布折叠床里,男子闭着眼睛躺着,只有腰腹盖着一条薄薄的毯子,情天认得那是平时放在车上的。

    朦胧的光源里男子的侧颜立体俊美,情天就这样看着,逐渐平复了心情与呼吸,那人突然动了下肩膀,继而侧头往她所在睁开眼。

    一时间四目相对。

    蔺君尚一怔,第一反应就是拿开身上的毯子,凑近床边,声音温沉:“怎么醒了,哪里不舒服,想吐?”

    情天抬起手臂向他。

    他紧张地更凑近些,被她搂住了脖子。

    “孩子爸,一个人睡有点冷,你上来陪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