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神医小仙农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摊上事了

第一百八十二章 摊上事了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老班长虽然没说话,但脸色也不太好,本来是想好好显摆显摆,哪成想到头来被人家反过来打了脸,打的还是这么痛彻心扉。

    方为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像这帮老同学这么不要脸的,不要脸的功夫简直牛掰到家了。

    吐出一口烟圈,方为站起来淡笑着扫视一圈,目光最终落在了老班长身上,“赵高,这半根古巴雪茄送给你了,应该还能卖个几万块,就当我今天的聚餐费了。”

    包厢里满是震惊的面孔。

    老班长也傻眼了,拿着半根古巴雪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打脸啊。

    这可是赤果果的打脸!

    丢人都丢到姥姥家了。

    方为挥一挥衣袖悄悄的走了,正如他悄悄的来,没有带走一丝云彩。

    姜文和姜午很是鄙夷的扫了眼包厢里的这帮老同学,毫不犹豫的转身,跟上了方为的步伐。

    似乎连姜文、姜午都不愿和这帮暴发户多待一秒钟。

    街边十字路口。

    方为手插裤兜百无聊赖的看着从面前飞驰而过的轿车,前面因为洒水车路过留下了一小滩水,一辆白色的宝马轿车自远处以飞驰的速度冲来。

    红灯亮了。

    宝马车吱嘎停下,轮胎都发出了烧焦的味道。

    噗!

    一滩水洒了方为一脸。

    姜文和姜午从饭店跑出来,刚巧看到这一幕。

    姜文:“你这人什么素质,怎么开车的啊,没看到这里有人是咋地。”

    姜午:“靠,原来是女司机啊,女司机也不行,赶紧道歉!”

    宝马车下来一女人,大热的天居然穿着貂皮,脚下还穿着一双恨天高,手指上戴着几根金戒指,恨不得让全天下的所有人都知道她有钱。

    宝马女下了车,脑袋上扬,一脸不屑:“跟谁俩扯犊子呢,是不是找死,找死老娘开车撞死你俩。”

    在饭店里肚子里就窝了火,姜文丝毫不退让,骂道:“你一个臭娘们差点撞了人还这么嚣张,没看到溅了我兄弟一身水么,开着宝马车了不起啊。”

    宝马女冷笑:“就是了不起了咋地吧,有本事你也开宝马车啊,对了,看你这模样估计这辈子也买不起宝马车了。”

    “穷鬼。”

    末了,宝马女翻了翻白眼,作势要钻进车内。

    姜午不甘道:“方为放心,今天哥们一定帮你讨回公道,这娘们开车还穿着高跟鞋,不外乎人家都说女司机是马路杀手,而且这个娘们有错在先,今天咱们非得讨个公道。”

    方为苦笑,抹掉了脸上的水,衣服的水也干了。

    看着姜文和姜午前前后后操心帮忙,心里也暖暖的,关键宝马女有错在先。

    嘀嘀嘀!!!

    宝马女的车横放在实线上,占据了两个车道,加上她嚣张的站据了一条车道,使得两条车道上的轿车都没办法走,全都停下来按喇叭,少则也有十辆了。

    喇叭声满天飞,宝马女来了脾气,转身喊道:“按你妈比的喇叭,没看到老娘站在这里啊。”

    女司机马路杀手,尤其是宝马女更嚣张,原因嘛除了有钱外,绝大多数宝马嚣张女都有小三的嫌疑。

    姜文已经挡住了宝马车,姜午也堵在宝马车后面。

    反观宝马女态度依旧很恶劣,拿着手机一边打电话一边叫嚣道:“你们等着地,有种都别走,老娘今天要不找人弄残你们,老娘就跟你们姓!”

    嚣张跋扈!

    这大概是宝马女给人的第一印象了。

    此外,有钱,暴发户标签也贴在了这个宝马女身上。

    大热的天穿着貂皮,这已经不是炫耀有钱那么简单,而是脑子有坑。

    不,应该说出门忘带脑子。

    厌恶。

    恶心。

    鄙视。

    这大概是围观者内心里最大的感触。

    因为宝马女嚣张的态度,导致十几辆轿车无法通行,且场面变得混乱失控。

    围观的路人也对宝马女指指点点。

    宝马女自我感觉良好,嚣张的眼珠子都要瞪了出来,时不时伸着手指威胁众人。

    电话通了。

    “喂,张大少,我遇到点麻烦,被人堵了,你能帮我吗?”

    “哦,居然有人敢堵你,你在那里等着,我马上过去。”

    “谢谢张大少了。”

    宝马女挂断电话,阴冷无比道:“你们都等着吧,一会就来人收拾你们了。”

    “靠,你一个开宝马的嚣张个屁,赶紧把路让开!”

    “就是,别挡着路!”

    “这年头开宝马的女人都这么嚣张了么,还能不能把我们这些老爷们放在眼里了。”

    “敬你是条汉子,可也得让我们过去吧。”

    “赶紧把车开走,别挡着路,还有没有点素质了。”

    一辆辆轿车司机打开车窗抱怨着。

    姜文和姜午见宝马女钻进车,赶紧跑到一边。

    砰!

    一眨眼功夫,宝马女把车原地转了个圈,油门往深了踩,宝马车像一头脱缰的野马撞向了一辆轿车。

    巨大的撞击声,让在场众人无一不震惊。

    “我的天!”

    “这是怎么了,撞车了?”

    “路怒症啊!”

    “开宝马的女人?马路杀手吧!”

    ……

    宝马女下车,很嚣张道:“让你丫刚刚跟老娘叫嚣,老娘不差钱,这是修车费,还有谁不爽,把车开过来老娘挨个撞。”

    宝马女从包里拿出一叠钞票扔在了地上。

    被撞的轿车司机心里委屈,也十分愤怒,骂道:“你个娘们脑子有病吧。”

    宝马女冷嘲道:“老娘就是有钱,就是看你们这群穷鬼不爽,开一个破帕萨特牛比啥,我这一辆宝马就能买你好几辆。”

    帕萨特司机蔫了,宝马车是不便宜,可他的买车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地上的钱没人去捡,谁都有尊严,帕萨特司机已经在打电话报警了。

    四周安静下来。

    最初还抱怨的轿车司机都不说了,他们也不傻,宝马女就是一个傻缺,跟这种暴发户土鳖一般见识,到头来受伤的还是自己。

    索性,等候的轿车司机避开,调转车头走了别的路。

    姜文、姜午站在路边吓傻了。

    这刚才要不是走的早,估计就被撞残了。

    姜文:“这个娘们胆子不小啊。”

    姜午:“我靠,这么多年了,我才发现宝马女才是女司机中的顶级马路杀手,就这脾气在路上怼着谁就是撞啊。”

    方为汗颜,简单的小事居然闹的这么不愉快。

    方为:“哥们,这事因我而起,你修车的钱我给你包了。”

    帕萨特司机摇头:“不用,我车有保险,打电话让保险公司处理,只是没想到这个宝马女这么嚣张,你可得小心点了。”

    方为感动的点头,但还是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千块,可帕萨特司机还是没收。

    宝马女站在路边冷嘲:“哟,这么煽情干什么,又不是演苦情剧,得了吧,就你这辆帕萨特我现在再买一辆送给你都行。”

    帕萨特司机眯眼怒道:“要不是看在你是娘们的份上,老子早打你了,这也就是遇到了我,要是遇到了硬茬,你特么的不知道被弄死多少回了,一看就知道你是一个经常出来卖的货色!”

    宝马女怒了,指着帕萨特司机骂道:“草-你-妈,你再给老娘说一遍试试,老娘非得弄死你!”

    帕萨特司机也来了脾气,一边说一遍挽起衣袖,“来,试试就试试。”

    方为一瞧这哪行,真打起来罪过就大了,赶紧把帕萨特司机拉到路边。

    “姜文、姜午,你们带着这哥们在路边消消气,我来处理。”

    “行,方为你小心点,千万别动手,不然保不准这个娘们又要赖咱们了。”

    “对,不行就躲远一点,今天这是够倒霉的了。”

    “放心,哥们有数。”

    周围已经围着了二三十人,都露出好奇的目光。

    “这个开宝马的女人真嚣张啊。”

    “是啊,我要是有这样的闺女不得给气死。”

    “嘿,以后我家儿子找儿媳妇,绝对不要这种女人,简直克夫。”

    “克夫?我看这女人祖宗十八代都要从坟头里跳出来揍她。”

    “什么人才能教育出这样的子女。”

    “真嚣张啊,不但是马路杀手,而且还这么不讲理,跟一头疯狗有什么区别,逮着谁咬谁啊。”

    ……

    不等方为转身,吱嘎一声,一辆黑色的路虎揽胜停在路边,跟着后面还一辆价值三百多万的玛莎拉蒂和一辆价值三百多万的阿斯顿马丁。

    两辆均是豪华跑车。

    就连那辆黑色的路虎揽胜价格也在三百多左右。

    一个戴着黑色墨镜,留着板寸,体型壮硕有一米八大个的男人从路虎揽胜下来,脖子上戴着一条大拇指粗的金链子,此外手指上戴着两三枚大金戒指。

    从玛莎拉蒂和阿斯顿马丁上均下来了两个年轻的小伙子,也留着板寸,同样穿金戴银,一派暴发户的模样。

    围观的民众看到豪车全都震惊!

    “我的乖乖,这几辆车应该不便宜吧。”

    “真开眼了啊,有钱人才能开得起的豪车。”

    “一辆怎么着也得三百多万吧。”

    “妈的,除了豪车还穿金戴银,一看就知道这几人是暴发户。”

    “就这大拇指粗的金链子也不怕累么。”

    “切,说实在话,这种金链子还不跟我家大黄狗的那条铁链,戴那玩意多带劲。”

    ……

    路虎男皱眉寒声道:“怎么回事啊,车怎么撞成这样了。”

    宝马女见状,撒娇的扑进路虎男怀里,“张大少,车是我撞的,但是那个人先骂我的。”

    宝马女一指路边的帕萨特司机,委屈的泪水都流了出来。

    路虎男眼睛一蹬,怒道:“刚刚是哪个王八蛋骂她的,赶紧给我滚出来。”

    声音之大,让人无一不颤抖。

    围观的民众不再敢直视路虎男,生怕被波及,全都低下了头。

    帕萨特司机心里直打鼓,腿也有些发软,说不害怕那都是骗人的,关键他开一辆十几万的车,在怎么有本事也对付不过开几百万豪车的主。

    摊上这种事也只能自认点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