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八零纪事:谢少宠妻成瘾 > 第204章:乌烟瘴气

第204章:乌烟瘴气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雪娟每日里都会去医院探望秦思远,哪怕心里对他已经产生了一些情绪,可是如今秦思远时日无多,秦雪娟也不会在这种时候闹情绪。

    许宁不喜欢秦家人,并没有每日里都跟着过去,母亲身边有父亲陪着就足够应付秦家人了,她也不担心秦耀康夫妇会对秦雪娟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这天下午,她和贺敏带着许锐甜甜去了电影院,今天这边有一场动画电影专场,播放的都是魔都美术电影制片厂制作的动画片,说实话许宁也挺喜欢看的。

    电影院是新的,可是这种新电影院的环境也不算太好,至少比起后期那些多元化的电影院来说,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

    买了电影票,许宁在电影院外面的小贩摊位上买了两包瓜子和两包炒花生,两瓶果汁饮料以及两瓶矿泉水,然后才进了电影院。

    进来的时候,这边正播放着阿凡提的故事,许锐很喜欢看,甜甜其实看不太懂,但是这种卡通人物小姑娘还是很喜欢的,看不懂内容就看个热闹。

    “你和表哥以后还要个孩子吗?”许宁问隔着甜甜的贺敏。

    贺敏想了想,“还不知道呢,现在甜甜还小,我和你哥平时也得上班,家里就只有我外婆照顾着,在多个孩子她的身子恐怕吃不消。”

    “这样啊。”

    “不过我还是想再给甜甜生个弟弟的,这两年要顾着甜甜,等她上幼儿园的时候再说吧,再等个两三年,一个孩子始终觉得太少,还是要给她生个弟弟妹妹的。”

    “嫂子说的是,一个孩子的确是挺孤单的。”

    “你们呢,也打算要两个?”

    “这个哪里说得好,反正最少是要两个的。”

    他们在这边没有停留太久,下午三点多的时候,秦钊就找了过来。

    “小敏,宁宁,咱们回去,老爷子没了。”秦钊弯腰抱起女儿,招呼他们一声,抬脚往外走。

    贺敏赶忙跟上,许宁也和许锐往外走。

    一直坐进车里,贺敏才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下午两点十分,咱们先回家,换套衣服就去秦家。”谢铮的面容严肃,看不出他的喜怒。

    许宁却没有任何感觉,从小到大她也就见过秦思远那么一次,就算她体内流着秦家一半的血脉,可是自小没有相处过,哪里就能见过一次就产生感情了?那纯熟扯淡。

    而且秦家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也犯不着让许宁对秦思远产生难过的情绪。

    生与死,和他们许家其实并没有干系。

    回到秦钊家里,父母已经换上了黑色的衣服。

    许宁看到母亲的眼眶有些红,其实想想也可以理解。

    哪怕当初老爷子闷不吭声的联合秦耀康设计过她,可现在人死了,留在心里的大概也只剩下那些美好的回忆了吧,现在这种时候若是还想着那些仇恨,按照母亲的性格还真的做不到。

    人死后烟消云散,若是许宁,大概也会放下的。

    但是秦思远这边放下了,秦耀康和梁露那边,却是绝对都放不下的。

    熬死了一个,还剩下两个,慢慢熬就是了,反正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这次许宁看到秦耀康夫妇,这夫妻俩的状态也不是特别好,上了岁数,人体的各项机能免疫力下降,入土大概也就是这三年五载的功夫了,或许梁露会活的时间长一点,但是也有限。

    许宁领着弟弟上楼换了衣服,然后开车跟着前面秦钊的车子,往秦家宅邸去了。

    来到这里,并没有多少人,吊唁是从明天开始的,不过灵堂也早就提前布置好了,秦耀康他们还没有回来,还在医院那边准备将老爷子的遗体带回来,大概回来后就是晚上了。

    不过秦家这边有佣人的,晚饭他们也准备在这边吃,虽然秦钊很少回来,但是现在的秦家,俨然就是秦钊的一言堂,秦家的其他人不听话?可以!不听话可就没钱花了。

    “你们都来了。”楼梯上,秦湘搀扶着梁露慢慢的走下来,“都坐吧。”

    她前段时间在医院里一直都照看着秦思远,身体很是疲惫,所以秦老爷子死后,她就带着秦湘回来了,那边秦耀康带着儿子儿媳处理老爷子的遗体,而且家里这边也需要有人提前回来归置一下灵堂,明日吊唁的人应该不少。

    在客厅里坐下,梁露看着面前的女儿一家和长孙一家,心里无限的愤怒和痛苦。

    秦雪娟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后来嫁给许建军,当时她是真的瞧不上许建军,不过是个农村出来的乡巴佬,有什么资格娶她梁露的女儿,这完全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但是谁能想到呢,十几年过去了,许建军现在已经进入了帝都财务部,成为中央干部,而秦雪娟现在的宁瑞地产也是经营的风生水起,甚至还被评为年度优秀企业家。

    可反观秦家现在的状况,其实真的已经只剩下空壳子了。

    当年虽然还又不少钱,可因为秦耀康和秦天朗不懂得经营,做生意几乎每年都是入不敷出,而他们秦家的长孙,现在却是魔都赫赫有名的帝森集团总裁,每年不知道要赚多少钱,却从来都不知道孝敬她这个祖母。

    梁露自认为对待秦钊,那是自小疼爱到大,可是怎么就养出这么一个白眼狼呢?

    但是她还不能当面训斥秦钊,做了这好些年的总裁,秦钊的气势很盛,莫说是他,就是秦耀康也不敢和秦钊吵架,就怕到时候他会断了秦家的金钱。

    到时候别说是雇佣下人了,就是日常的消费都要拿不出来了。

    现在整个秦家,其实都指望着秦钊。

    “娟儿这次回来,就在家里多陪陪妈吧。”梁露眼含孺慕的看着秦雪娟。

    秦雪娟淡淡摇头,“我公司还有事情,而且建军只剩下三天假期,我们在这边呆两天,第三天就要回去。”

    “你这都十几年没回家,更没有打电话回来了,妈……很想你。”梁露此时似乎很脆弱,浑浊的眼眶里都带着泪花。

    秦雪娟张张嘴想拒绝,可是却说不出太绝情的话来。

    但是很显然,秦雪娟是绝对不能留下来的。

    许宁低头看着自己修剪得很圆润的指甲,这还是铮哥给她剪的呢,手艺非常不错。

    “人呐,一上了岁数就容易健忘,这并不是个好现象,其实这是老年痴呆的征兆,秦太太可要多注意了。”许宁讥笑的看了她一眼,“十三年前的事情,秦太太可能是选择性的遗忘,但是我记性很好,永远都不会忘记的,当年你们秦家差点害的我父母婚姻破裂,害得我失去母亲,甚至差点害的我弟弟无法降生,我都记得清清楚楚的。人总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我们虽然不愿意提,那也是给你秦太太一个面子,但是您也不能为老不尊是吧?上次想留下我母亲是为了秦家谋得利益,这次是看上了我妈手里的钱财吧?不过很可惜,她手里的钱全部都是我弟弟的,任何人都不能从我弟弟手里抢走一分钱,谁都不行。”

    “许宁,你别太过分,怎么和我奶奶说话呢?没教养的……”秦湘其实说不上多尊重梁露,但是她知道自己这辈子只能靠着梁露了,她父母的感情现在很淡漠,两人整日里就是各自算计着如何从大哥手里捞更多的钱,根本就顾不上她,可是她想过好日子,所以就得讨好着奶奶,大哥现在虽然被贺敏这个骚狐狸给迷得五迷三道的,但是每月都会给奶奶一笔钱的,奶奶现在上了年纪花不了,她还是能拿到一些。

    “你这样和我说话真的没问题?”许宁挑眉看着秦湘那张愤怒却怀揣着别样心思的双眼,“我现在心眼特别小,惹得我生气我会在你们家里待不下去,然后就想着会帝都,我一走,我爸妈和弟弟肯定都要和我一起走的,所以……”

    “湘湘,你少说两句。”梁露看着许宁那含笑的眼眸,铁青着脸色咬牙切齿的叮嘱了孙女一句。

    秦湘想说许宁的不是,可是看到奶奶的脸色,到底是没有敢再说一个字。

    “娟儿,当年是爹妈糊涂,可是你不能否认,我们对你的心情是假的,天底下的父母谁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嫁的一个乘龙快婿,当初你好歹也是我秦家娇养的大小姐,下乡后居然嫁给了……”梁露现在是不会说许建军是个乡巴佬了,毕竟人家现在的身份,秦家是不敢置喙的,“若是早知道女婿能有现在的成就,我和你爸当初也不会做的那么过分了,你真的要斩断咱们母女的情分吗?你真就以为妈是那么狠心的人,一点都不为你着想?”

    “狠不狠心你自己心里没数?”许宁冷声笑道:“当初你让我妈嫁给那个姓陶的,这难道不是让她抛夫弃女?退一万步说,就算当初我爸真的配不上我妈,可我呢?你们想过我吗?秦太太,我妈心肠软,其实你真的可以和我妈促膝长谈,或者她真的就原谅你了,但是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在我妈原谅你的那一刻,我会把整个宁瑞全部都接手过来,你们不会得到一分钱的,相信我,我说到做到。”

    “而且你更要想明白,我和弟弟很不喜欢你们秦家人,若你打着母女情分,却在背地里想着我们家的钱,那么你们秦家以后的日子,将会比现在更加的不堪。”

    “所以,咱们还是和以前一样,就这么远远的别理会对方就行,你何必还要在背地里作妖呢?这么大岁数了,我表哥每月还是会给你们家一笔钱的,你们根本就不愁钱花,安安静静的不好吗?”

    “其实说真的,我看到……不,我想到你们秦家人就觉得恶心想吐。”

    贺敏在旁边看着许宁的战斗力,真的是目瞪口呆。

    在她的印象里,许宁还真的不是这种能说出如此绝情言语的姑娘,可现在真的是震碎了她的认知。

    毕竟说的再差,梁露也是许宁的亲外婆,哪怕心里再讨厌,至少嘴上也要敬着吧。

    她就是这个样子的。

    可许宁现在是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和秦家人做,这两家的仇恨……

    “娟儿,你就这么看着她将你妈,骂的这么狠?”

    “我闺女很有教养,这番话不是一个脏字都没有嘛。”秦雪娟容不得别人说她的儿女。

    而且女儿有多心疼她,秦雪娟作为母亲比这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清楚。

    许宁平时是个特别温暖的孩子,笑容明媚的让秦雪娟任何时候看到,都能觉得身心愉悦。

    但是亲人是许宁的底限,她容不得任何人来算计甚至是欺负她身边的人。

    刚才,秦雪娟想了很多。

    她看到母亲那苍老的容颜,再想想十三年前看到的梁露虽然年纪也不小,可是气质和面容都比现在年轻太多太多,这十来年就把自己给折腾成这个样子,日子恐怕是很不好过的。

    可秦家是真的不缺钱,这样的人家日子不好过,那只能说明是自找的。

    秦家的人骨子里都是那种贪婪算计和无耻的,这点秦雪娟知道,她毕竟也继承了秦家的血脉。

    可是她也庆幸,自己遇到的是许建军,结婚快三十年了,这个男人始终将她捧在手心里疼着护着爱着,让她骨子里的那种肮脏特性并没有机会表现出来,让她能在孩子们面前保留这份温暖。

    若是梁露真的思念她,这十几年她有无数次的机会找她,但是他们从来没有给自己打过一个电话。

    假如许家没有现在的成就,这次回来估计秦家的人还会是那副眼高于顶的傲慢态度。

    所以听到梁露的这番话,秦雪娟原本就难受的心,却变得更加痛苦了。

    母亲现在对她的态度,居然是为了她手中的钱。

    可是女儿说的没错,她手里的钱不是自己的,而是儿女的,她所作的一切努力全部都是为了儿女。

    她享受的只是这种创业的过程,而非结果。

    “妈,当年离开的时候,其实你们心里很清楚,我和秦家的情分在那个时候就已经结束了。这次回来是见爷爷最后一面,等处理完爷爷的葬礼我们也就要回去了,咱们不要再互相折磨了。”

    在秦雪娟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梁露就知道自己的心思已经被秦雪娟给彻底看穿了。

    她的确是想和女儿要钱,毕竟现在秦家风光不再,花钱都要开始算计起来。

    梁露自小就出生在富贵人家,从来都没有为钱发过愁,后来嫁给秦耀康,日子也是过得富庶享受。

    她不想过这种精打细算的生活,这不是她该遭受的苦难,她本应该富贵里出生,富贵里离去。

    哪怕她不花钱,也享受那种钱堆积在家里的快感。

    可是现在……

    孙子每月只给他们家五千块,这五千块能做什么?和附近的太太们打个麻将都不好意思拿出来,更别说稍微买件衣裳都是好几百块,家里吃的也很精细,五千块钱完全就和打发要饭的似的。

    秦钊可是她最疼爱的孙子啊,自己这个亲奶奶花钱都要看亲孙子的脸色,而且还都是从他指缝里流出来的一点小钱,这种憋屈的感觉,梁露如何能忍受得了。

    很快外面哀乐由远及近,他们知道秦思远的灵柩送回来了。

    众人起身来到院中,看到灵车缓缓开了进来,随后秦耀康带着秦天朗夫妇从车内下来,然后丧仪人员去后面把秦思远的灵柩抬下来,按照秦天朗的指示,将老太爷的棺椁放在正中间,就给了对方一笔钱,让他们离开了。

    秦思远要在这边停灵三日,三日后就会送去殡仪馆火化,然后入土安葬。

    没办法,许宁一家人只能在这边多留几天,等到秦思远下葬后他们才能离开,毕竟下葬才是最重要的日子。

    晚饭是在秦家吃的,都是简单的素菜,味道还算不错。

    当晚秦钊是要留在这里的,因为秦雪娟是外嫁女,所以晚上不需要在这边守灵,他们回到秦钊家里休息,准备明天早上再过来。

    晚上,秦家客厅里,秦耀康就和秦天朗说起了秦雪娟的事情。

    秦钊冷眼看着秦家的这两位长辈,唇角带着嘲讽的冷冽笑容。

    他们还真的是无耻到了极点,当年对姑姑是什么态度,现在又是什么态度,简直让人作呕。

    “阿钊,你每年都和你姑姑有来往,你去和她说说,咱们好歹是一家人,当年的恩恩怨怨这么多年也应该化解了。”

    “这种事情别找我。”秦钊很干脆的扔下一句话。

    “阿钊,难道你不希望你姑姑回来?”秦天朗脸色漆黑,这个儿子真的是彻底养歪了。

    秦钊勾唇轻笑,“爸您真了解我,我还真就不想我姑姑回来,她现在日子过得好好的,回到这乌烟瘴气的地方做什么?”

    “你怎么和你老子说话呢?”秦天朗用力的一拍桌子,胸膛内的火气根本就压不住。

    “爸!”秦钊眼神带着怜悯,看着面前的祖父和父亲,“你们难道不知道,许宁的丈夫叫谢铮吗?我劝你们别打姑姑一家的主意了,真的惹恼了许宁,谢铮是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题外话------

    铮哥:大表舅哥是个有自知之明的。

    秦钊:呵呵!

    下一章在十一点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