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八零纪事:谢少宠妻成瘾 > 第314章:【不务正业】

第314章:【不务正业】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老陈知道自己活不长了,最近晚上总是会频繁的梦到自己的妻子。

    他很疼爱自己的一对儿子,自然也希望能弥补自己妻子不在的这份母爱,却失败了。

    至于他过世以后儿女怎么办,老陈也不想管了,或者都管不了,死了也就不用操心了。

    当晚就有人过来处理了过户手续,陆爸爸也将这笔钱划到了老陈的账户里,等之后几天稍微处理一下,那套房子就给他儿子。

    陪着老陈在这边一直聊到晚上差不多十点钟,陆爸爸才起身告辞,老陈这身子骨越来越差了,再待下去估计人家就躺在沙发里睡着了。

    陆辞没想到自家亲爹的办事效率这么高,刚说要云雾山的房子,第二天早上就被告知已经买下来了,现在就需要一些手续,处理完就能收拾住进去,可是把这家伙给高兴坏了。

    吃过饭就给许锐去了一个电话,至于许锐在那边什么表情,陆辞就不知道了,知道了也不管。

    老陈是在转过年的元宵节后去世的,他的一对儿女把老陈的葬礼办得很隆重,陆辞跟着父母去吊唁了一番,不过在老陈下葬后,隔壁几乎没有一天的消停,姐弟俩为了财产的事情,几乎是天天吵架甚至动手。

    老陈临死的时候,给了女儿一套房以及壹仟伍佰万的存着,余下的东西全部都留给了儿子。

    破船还有三斤钉,老陈好歹也是家居建材的老板,公司也开了好些年,肯定是不止这点钱的,至少那家公司是留给了儿子,还有这座别墅,另外也有一些钱等等,儿子现在还没有结婚,老陈临死都没看到孙子,估计走的时候是满心的遗憾吧。

    因为有遗嘱在,具有法律效力,所以之后陈穗穗再上门的时候,小陈也丝毫没有给这个姐姐半分面子,直接报警,陈穗穗来闹了大概有小一个月,这才挂着几处彩,不甘心的离开了,临走的时候还恶狠狠的诅咒这个弟弟不得好死,断子绝孙等等,看的小区众人直摇头唏嘘。

    也因为这对姐弟的闹剧,小区中不少人都回家规劝自己的子女,以后可别这样,闹大了谁不笑话,里子面子都没了,也亏得小陈脸皮厚,照常住在这里,只是有时候好几天不回家,家中只有一个做饭的阿姨和打扫庭院的老人,就算是主人不在家里,他们也是照常工作,好在小陈每月都会给他们俩开薪水,不然也要辞职不干了。

    房子拿到手里,过了正月陆辞就让人进去重新装修了,原本老陈夫妇已经装修过了,不过这装修风格陆辞不喜欢,他是现代年轻人,不喜欢这种厚重的风格,反而更喜欢简约的,同时想着今年可以随便出入云雾山看樱花,心底就压不住的兴奋,可惜许锐那小子现在天天住在许家老宅,他还没结婚,再说爹妈也不是个啰嗦的,人家现在也有了女朋友,住在老宅许锐也很自在,不像自己,天天被老妈催着找女友。

    找女友又不是买大白菜,是个女的就行,缘分这种东西,总得让他慢慢的找吧,自己今年刚23周岁,真不知道亲妈急什么。

    所以等别墅装修好,他就住进去,反正爹妈是不可能去那边住的,现在自家的别墅就很不错,而且母亲和周围的邻里都熟悉了,估计搬到云雾山也太乐意,每年可能就是去那边看看樱花什么的,对于陆辞来说自在日子还是很多的。

    公司研发部,许宁正在观察显微镜下的样本,时不时的会在纸上记录一些数据。

    素美的发展越来越火,而许宁也准备开发新的产品,这款产品李雨薇没办法做,不过是许宁临时想到的,目前已经钻研了小半月,初见成效。

    她准备开发一款淡化疤痕,进而起到去除疤痕的药妆,其中主要是中药成分,过年的时间她和爷爷参考了不少的资料,从老爷子那边得到了一些启示,现在正在后期的研发阶段,相信顺利的话这个礼拜就能大体确定下来,之后再进行实验。

    药材自然都不是那种顶尖贵的,很多普通的药材经过科学的配比都能起到很大的作用,有时候并非是药材越高档越好,凡事都要对症下药。

    这段时间她晚上都要在公司忙到肚子饿了才回家,因为下班的时间很不固定,有时候谢铮打电话过来许宁都听不到。

    经过连续一个月的折腾,许宁最终确定了配比方案,然后做出了一罐产品,许宁身上没有疤痕,当初生孩子的时候也都是顺产,不过李雨薇当初生她家的宝贝时是剖腹产的,小腹上留有一道疤痕,原本想找她试试的,奈何李雨薇现在怀上了二胎,但是研发部里还有两个小姑娘的身上有疤痕,一个小姑娘就是天生的疤痕体质,但凡身上蹭破了点皮,保证能留下疤痕。

    几天后,许宁来到研发部。

    “这是咱们公司新研发的一款祛疤药妆,是我亲自调配的,你们谁想试试?别担心有什么副作用,就算无法祛疤也能起到滋润保湿的作用。”

    “我来!”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男人上前两步,“我胳膊上可是有一条不小的疤痕呢,正好试试。”

    “许总,我也能试试吗?”那疤痕体质的小姑娘听到产品调配成功,简直激动坏了,她身上的疤痕也不少,虽然不是特别显眼,可还是让她不舒服。

    “你们俩一人一瓶吧,大概能用两个月,到时候反馈一下效果,好的话咱们公司就找准时间推广上市,相信会造成一个轰动的。”

    “那是肯定的呀。”李雨薇推了推工作时戴的眼镜,“祛疤的产品哎,指不定能让多少女人疯狂呢,像我卸掉肚子里的货之后,我肯定也得用用,肚子上的疤痕看着就揪心。”

    “李部长当初怎么不顺产?”有员工问道。

    李雨薇叹口气,“当时我家老大的胎位有点不正,顺产风险大,不过这次相信没问题了。”

    那俩人带着产品当晚就用了,女孩子叫白月,是帝都中医药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毕业后就应聘到了帝一集团,在这里已经工作了小两年,她身上大大小小的疤痕不少,下巴,膝盖,手肘等,都是摔倒后蹭破了皮,然后留下来的,手腕处还有一块烫伤,明明长得很清秀的一个小姑娘,却因为这些疤痕,夏天有时候也要穿长款衣服的,就是怕身上的疤痕被别人看到。

    此时拿到这款产品,她也没负担,好不好的反正都过了这些年了。

    最开始用的时候丝丝凉凉的,毕竟现在可是春天,早晚的温差还是比较大的。

    许宁也没觉得这款产品能神奇到一天就见效,最起码也要一两个月才能看出效果,所以她也不着急。

    这期间还接到了贺敏的电话,她在电话中告诉许宁,秦湘怀上了孩子,现在已经满三个月了,许宁没表现的多激动,却也给秦湘那边送去了祝福。

    此时秦湘待在港城的家里,福婶给她做了一份水果羹端出来,让她趁热喝,怀孕后的秦湘倒是不挑嘴,不过却能吃了不少,徐家父母对此也很是高兴,三天两头的跑来这边探望儿媳妇,来的时候总是大包小包的,虽然还不知道男女,可两人这么大年纪了,儿子也快奔四了,不管孙子孙女他们都喜欢,只要有个孙子辈的就行。

    徐家森因为妻子怀孕的关系,在外赶通告似乎更加精神了,甚至还和媒体开玩笑,说是趁着这段时间多陪陪妻子,等妻子生下来后再多开工,给自家孩子赚奶粉钱。

    而与此同时,他的一些圈内外好友都在社交同台发布了祝福。

    朱莉看到后,气的直接把手机给摔了,被她整的乱七八糟的脸更是因为气愤而狰狞可怖。

    之前看到秦湘,得知对方的年纪比她只小一岁,站在一起却好似母女一般,这种落差深深的刺激到了这个女人。

    为此她直接去进行了整容,最初做的是磨皮美白,因为花钱到位,找的医生也是有能力的,所以效果很不错。

    和磨皮之后有觉得脸型没秦湘小,又去打了瘦脸针,随后又觉得眼睛不够大,鼻子不够挺,下巴不够小巧,一次次的进入整形医院,一次次的忍受痛苦,这张脸也变得越来越别扭,越来越僵硬。

    好在她的丈夫根本就不管朱莉,每月只需要给她一些钱就能在外花天酒地,对方觉得很划算,若是和朱莉离婚了,以后说不定就没有这种舒坦的日子了,让男方守着一个女人过日子,很明显是不可能的,不然当初他也不会和已婚的朱莉翻滚到一起。

    至于整容与否,只要没死他根本就不管,反正他常年都不会回那个家,朱莉丈夫在外面还有别的房产。

    朱莉则是觉得丈夫这样鬼混下去,早晚要死在女人的身上,那么他的财产将会全部属于朱莉,她自然也不会离婚。

    女人的婚姻无法保障幸福,可钱却是最好的依仗。

    这些朱莉想的很清楚。

    贫困的生活,在现代社会,是无法幸福一生的。

    有情饮水饱这种话,在朱莉心里,也只有智障才会这么觉得。

    或许是这些年在外面的安逸日子让她变得越累越不满足,此时她看到秦湘怀孕的消息,觉得自己的男人被别的女人给抢了,让她如何不气愤。

    可再生气也没办法,她奈何不得对方,而且心里也没彻底迷失,知道若是去找秦湘的麻烦,对她是没有任何好处的,心里也就是嫉妒嫉妒,别人管不着。

    此时秦湘的肚子只有三个月,还看不大出来,照福婶的意思,三个月的孩子其实没有多大,不过之后会和吹气球似的,一点点的鼓起来的。

    这是秦湘第一次怀孕,感觉似乎很玄妙,又似乎没有感觉,若不是去医院拍过片子,上面有一团黑影,她真的不敢相信自己肚子里居然会有一个新生命在孕育。

    也就是怀孕最初的时候,她胃酸呕吐了半个多月,之后整个人就和没事儿似的,该吃吃该喝喝,晚上一点也不妨碍睡觉。

    每天她就是在家里溜溜达达,然后到点和徐家森通个电话,其余的时间就是玩,闲的发慌。

    可即便无聊,秦湘也不会出家门去折腾,遛狗的事情也交给了老高,一次溜三只狗,老高也挺累的,好在秦湘安分,几乎不出门,除了遛狗的时间就是和福伯下棋,偶尔四个人还聚在一起打打麻将。

    她这是第一次怀孕,很多事情都不懂,就算是看书,可书上说的就全准吗?

    相比较起来,她更愿意和婆婆以及福婶交流,毕竟两人都是做过母亲的人。

    而且秦湘也担心出去被人碰着撞着,或者是发生别的意外,既然怀孕了,就别出去瞎折腾了,凡事等孩子生下来再说,她也期盼着能有个纷纷嫩嫩的小娃娃喊她“妈妈”。

    在外赶通告的徐家森每天都会固定的给妻子打五分钟的电话,时间也不敢太长,他听说手机对孕妇有辐射,不能经常玩手机,所以每次打电话都会叮嘱一番,每日里让妻子躲在庭院里走动走动,或者是看看书之类的,总之电子类的产品少碰,就连电视也不让他多看,秦湘感受到丈夫的关心,也不觉得烦,每次重复都会笑眯眯的听着,然后用力的应声答应下来。

    曾经的过往似乎已经烟消云散,秦湘偶尔想起来都觉得恍若隔世,现在的生活安逸的让她觉得在做梦似的,幸福的不太真实。

    已经成为小五学生的谢洋,在学校里依旧是那般的受欢迎,每日里照常能收到粉嫩的情书,可从来都是被扔到垃圾桶里,他不会看也不会回复。

    谢洋的想法还是超越同龄孩子的,在他心里,那些人就看到自己长得好看成绩好,除了这个根本就不了解他,居然敢一次次的往他的桌洞里塞情书,真的很令人厌烦。

    而学校里的不少同级生都知道谢洋手欢迎,天天收到情书,也知道他都很不客气的扔掉了,反而惹来了不少男同学的崇拜,这做法简直太酷了。

    他们也想这么做,可惜有个前提条件,得有人给他们桌洞里塞情书才行。

    帝一学校的孩子们家境都很不错,可在不错里面还有更好,谢洋算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了,毕竟是校董的儿子,而且孩子们也听说他的爸爸是大军官,倒是不会和谢洋打架。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在帝一学校也不例外,照样存在欺压同学的小团体,不过孩子们都不敢做的太过,万一被老师发现,很有可能会被退学,之前就有发生过这种事情,家长点头哈腰的来道歉,校长亲自出面解决了这件事情,因为那位同学被欺负的太厉害,学校里总要做出表率,这种事情可不能一味的遮遮掩掩的,不然对孩子们不公平。

    帝一学校不缺生源,而且这边还是私立学校,若是觉得花钱就能在学校里为所欲为,那可就错了,他们学校最不缺的就是钱,没人有资格认为花钱就能解决任何事情,这也是有背景的好处。

    校长也在这个基础上,将学校经营的成绩斐然,这两年国外也有不少的学校,和帝一学校进行了多次友好的访问,首先就对这所学校的教育和人文环境给予了极大的肯定,每年还和国外的一些重点高中有交换生的名额,名额还不少。

    若是在普通的学校,或许会为了交换生的名额各种考量,可帝一学校的学生都是家境好的,自小也跟着父母经常出国游玩,若是想出国读书,他们各自的家里自然也都有能力,在乎这个交换生名额的学生还真不多,因此每年的名额直接发下来,让学生们自己斟酌报名,不说抢的头破血流的,明明他们学校就已经特别的好了,学习压力也不大,升学率却很高,而且课外活动丰富多彩,谁愿意跑到国外去折腾个一年半载的。

    自家学生能有这个觉悟,作为校长的自然很高兴,可总不能和友校说我们学生不愿意去你们那边吧?

    那人家多尴尬。

    这天周六中午,谢洋和陈防在来到学校门口,陈防的奶奶已经开车过来了,老人家现在小六十,还是能自己开车的。

    陈防拍拍谢洋的肩膀,“走啦,回家。”

    帝一学校的学生几乎没有星期作业,就连寒暑假的作业都不太多,不过平时上课的时候会有课外作业,却也不仅仅是让你看书本的知识。

    学校里的文理科同样强大,图书馆更是囊括众多的各方面书籍,每一种都有好几种语言,但凡是从帝一学校出去的学生,至少会掌握两种外语,英语则是必备的,就连学校的小学生都能说一口很不错的英语口语,这在现今的国内学校是很少见的,理科方面学校更注重实际操作,以生动的方式教授你书本上的只是,而却对不是靠着干涩的想象或者是书本的死记硬背,因此这里的学生才会比别的学校的学生出彩。

    还不等谢洋坐进车里,就听到有人喊他。

    “谢洋!”

    他扭头顺着声音看过去,就瞅见那辆很骚包的黑色跑车停在路边,一身白色休闲装的俊美男人站在车旁冲他挥手打招呼。

    谢洋精致的小脸上露出一抹愉悦的笑容,“陈防,我舅舅来了,今天就不和你一起回去了,陈奶奶,再见!”

    陈老太太笑呵呵的点点头。

    一路小跑来到这边,“舅舅怎么来了。”

    “你爸出差了,你妈中午有应酬,我来接你回太外婆家。”许锐打开车门,将小外甥塞进去,然后绕到驾驶座进去,发动车离开了。

    “哎哟,那辆车瞧着很贵吧?”

    “去年上市的限量款,一台一千多万呢,当然不便宜。”

    “啧啧,有钱人就是舍得,反正都是代步车,买那么贵的做什么?”

    “你家的对普通人来说也很贵,怎么不买辆十来万的大众,反而买辆两百多万的奔驰?”

    “……”

    “人家有钱自然是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反正也没偷没抢,光明正大的。”

    也有来接家里小辈的年轻叔叔舅舅的,想着是不是也买辆这么拉风的跑车?虽然价格是贵点,可是性能就是好。

    国外的这种名牌跑车,或许发生车祸什么车也撞不过,但是有一点是值得肯定的,那就是安全性能非常的牛,出车祸生存的几率比起普通的车子大幅提升。

    谢洋也不是第一次坐舅舅的车子了,他也知道这是妈妈送给舅舅的毕业礼物,在里面很舒服,后面还有一个小型的冰箱,里面放着水和饮料,唯独没有酒。

    “后面有果冻,来的时候给你买的。”许锐可谓是非常疼爱这三个小外甥了,他和姐姐的感情就特别的亲厚,小的时候就算是姐姐大部分时间都在上学,姐弟俩的感情也从没损伤过。

    谢洋笑眯眯的转身,看到后面的一个购物袋,伸手捞过来放到腿上,打开来慢悠悠的吃着。

    “妈妈中午不回家吃饭吗?”

    “不回,中午在外面有个商业性质的酒会,弟弟妹妹都在太外婆家。”

    小勺子挖着果冻一口口的塞到嘴里,“我们再过一个星期,要去参加课外教学了。”

    “今年去哪里?”每年学校都有两次为期两个礼拜的课外教学,春秋两季,都是在全国各地,这也算是帝一学校的特色了。

    “听说是去南方,好像是去苏省那边,之前妈妈带我去过,风景还不错。”

    “那恭喜你了。”

    “嗯,今年秋天大概是去沿海城市,大概就是在海边的一处酒店,我这是听高年级的学生会学长说的,是他们提议的,希望能通过。”

    家里在岚市海边有一处酒店,若是去的话可以提前安排一下,许锐想着。

    针对孩子们出去的安全问题,这个学生家长都是不担心的,学校那边的老师都会跟着过去,而且也会请专业的安保团队进行安全保障,这些年都非常的顺利。

    不过今年的课外教学到底是没有成功,只因为突然蔓延出一阵流感,未免学生去外面接触太多的人,这次的春季课外教学只能取消。

    而学校那边也做出了全方位的措施,至少目前没发现有学生感冒生病的迹象,就算是有感冒的也仅仅是普通的感冒。

    这笔流感来的汹涌,已经在各地不少人感染上了,之后被隔离开来,甚至还有流感病人死亡的例子,一时间很多人都小心翼翼起来,走到大街上到处都是带着口罩的人行色匆匆。

    许宁对这件事也有印象,不过当年有发生的这么早吗?她记得应该还要再等三俩月才被重视起来的。

    不过不管怎样,公司这边也做了全方位的错事,不过公司的人今年三月份刚体检完毕,问题应该不太大,却也不能松懈。

    发现有这方便的病人就赶紧送医,都有医疗保险,也不用担心无法承担医药费的情况。

    许宁这边也被请到了医院,倒不是因为流感,而是要参与一位手术患者的确诊方案。

    她的医术并未荒废,这些年但凡是出现别人无法断定的病人,许宁都会参与的,几乎每年都能有十几台手术的主刀任务,这次的病人是颅内中弹,是一位武警战士,之前参与一场反恐袭击,被恐怖分子给打中了头部,却因为角度刁钻,没有当场死亡,可手术风险很大,稍有不慎这位武警战士就有可能死在手术台上。

    院方这边虽然考虑了几个方案,可都存在很大的风险,手术成功率不足一成,几乎是已经和死神在打招呼了。

    许宁过来后,看到院方定下的几个方案,其中一个方案的可行性,对她来说是很高的,在别人手中的成功率不足一成,可对许宁来说,至少有七成的把握。

    她对自己的医术很有信心。

    不过即使如此,她和就这个方案做了一些改动,然后才准备了一番,当天下午进入了手术室。

    这位武警战士今年不过三十二岁,家中上有老下有小,一双儿女大的五岁,小的刚满月。

    此时一家人都在外面面容忐忑的等带着。

    手术时间大概在六个小时左右,这场手术自然也被院方全程录制下来,方便之后的观摩学习,这已经是很多医院的惯例了。

    手术室内很安静,偶尔能听到医疗器械的声音,站在许宁旁边的一位女护士偶尔会给许宁擦拭一下汗水,看到手术刀在许宁手中好似有了生命一般,心内很是佩服。

    她听过许宁的传闻,从开始主刀的那日期,许宁做过的手术大概在两百例左右,这其中有简单的,有复杂的,也有极其复杂的,但是成功率百分之百。

    被她救治过的人有普通人,有商界大佬,有政界高官,也有军界的人,各行各业。

    几年前许宁还未一位白血病男孩做了骨髓移植手术,这种手术成功率还是不低的,但是手术后的并发症却很高,很多人通常活不了多久,有时候是一年半载,有时候是三五年,都会伴随着一些并发症,可经过她手术后的那个男孩居然完全康复了,后期的并发症更是不存在,这种情况当然也有,却并不多。

    不过医院的高资历医生说,随着医学的发展,后期可能白血病人康复的比例更高,在现今却是一件很不简单的事情。

    抬手再次为对方擦拭了一下鼻尖上的汗水,手术已经进行了四个多小时了,子弹就在不久前取了出来,病人的生命体征没有出现太大的危机,但是之后的每一步都不能松懈。

    当时间指向七点十九分的时候,这场手术才算是彻底结束。

    只要后期没有出现什么并发症或者不良反应,大概在医院里修养一段时间,就可以出院了。

    手术室的门打开,一个女人涣散的眼神终于聚焦,起身冲了过来。

    “医生,我丈夫怎么样了?”

    许宁摘下口罩,脸色因为长时间的手术而泛着苍白,却依旧笑得很是柔和灿烂,“别担心,手术很成功,之后留院观察一段时间,就可以出院了。

    后面抱着一个小婴儿的中年婆子上来,直接跪在地上向许宁磕头,眼泪喷涌,双唇嗫喏,颤抖着连连道谢。

    许宁和旁边的护士长赶忙将两个女人搀扶起来,这种情况护士长见过很多次,这是一些患者家属最普通也是最真挚的反应了,就算是经常看到,护士长也是满脸动容。

    旁边协助许宁手术的神经外科主任送走几位家属后,对许宁笑道:“下个月在法国有一场学术交流会,你去不去?”

    许宁抿唇笑道:“我已经接到了邀请函。”

    “哈哈,说的也是,你不去那才叫不对呢。”

    许宁是个全方位的天才,所有的手术她都能做,而且成功率万无一失,这样的人才,国家可是很重视的。

    其实许宁不知道,每次她只要一出国,国内的不少人都对这件事特别关注,就怕这样的人才被国外给留下,对他们来说是很大的损失。

    每次这些医学界的大拿开会,都是对许宁又爱又恨,明明在他们心里许宁就是为医生这个职业而生的,而且大学以及留学期间学的也是医学专业,回国后怎么就去转道经商了呢?这不是纯属浪费吗?

    去年许宁的一片医学学术论文,在国外还获得了多项大奖,其中两座金奖,三座银奖,很多的国外顶尖医院都会许宁发出了邀请,甚至薪水也开的很高,可随后也不知道谁那么调皮,直接放出了今年的陶布斯富豪排行榜,许宁在全球富豪排行榜上位列第98位,世界奢侈品牌排行榜位列第一位,你觉得给钱多就行?你有人家许宁有钱吗?

    再说这是他们华夏的人才,怎么可能让她去你们国家,还说什么可以移民,也不看看她家老公是干啥的。

    移不了民,死心吧。

    其实也有人私下里想请许宁做手术的,给的价格很有诱惑力,不过许宁绝对不接私活。

    帝都的几家医院也了解许宁的性子,遇到一些很复杂的手术,都会找她一起去探讨一下,他们从不会小瞧许宁的年纪,毕竟很多操刀二三十年的老资历医生,都没有许宁的这种技术。

    只能说,她在这方面是极具天赋的。

    谁想到却误入“歧途”,居然去经商了呢。

    简直令人扼腕。

    这些年,许宁几乎每年都要去参加各种学术交流座谈会,国内国外的都有,偶尔应学校老师的邀请,还会去帝大医学院进行演讲,她的时间其实都过得非常有意义。

    谢铮带队任务结束,回来后在一次午餐时,和几年前上任的于参谋聊起了许宁。

    “之前我去军旗总医院,听到那边的人替你媳妇叫屈,说明明是个医学奇才,居然去经商,可是让他们心疼死了。”

    对方比谢铮要大七八岁,于参谋没有强悍的背景,算是军界新贵,军事学校毕业后凭借自己一步步的努力走上来的,谢铮上辈子就和他是不错的朋友,这辈子自然也延续了这段友情。

    “我媳妇经商也很厉害,每年给国家创造不少的税收呢。”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能这么说,不过你媳妇是真的很厉害,做什么都不在话下。”

    谢铮勾唇一笑,那是因为她付出了比别人无数倍的努力,才有今天的成就。

    在许宁空间里的那张书桌,谢铮第一次看到的时候,都打磨出了一层厚厚的包浆,很明显是经常用的,空间里还有两个书架,里面是各种方面的书籍,大约有几千册,全部都被翻看的起了毛边,这绝对不是看了一次两次,十次八次才有的情况,至少翻来覆去的看了无数次。

    她的努力配得上她的成就,铮哥也为有这样的媳妇而自豪。

    之后有关流感的问题,许宁也多次出入帝都的研讨会,此时都在为能研制出应对之策而努力,许宁也在其中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曾经这对她来说是个遥远而虚无缥缈的世界,她就知道感冒了就要吃感冒药,而此时她也能在这个崇高的研讨会上发表自己的意见,尽一份自己的力量。

    许宁去国外参加学术座谈会的时候,国内已经研制出了应对的特效药,得知这点后,她也全身轻松的踏上了去往法国的飞机。

    白月用了这款祛疤产品刚半个月,就很明显的察觉到自己身上的伤疤淡了很多,而研发部的那位男同事的效果也很不错,部门的同事看到对方胳膊上的那条疤痕居然淡化了很多,真的是很吃惊。

    在他们看来,这位同事胳膊上的疤痕真的很厉害,是小的时候在自家厨房闹着玩,不小心被水果刀给滑坡的,长度大概在七八公分左右,笔直的一条,疤痕比肌肤的颜色要深红,此时看着却很接近于周边皮肤的颜色了,这才仅仅是半个月的效果,相信再用半个月,肯定能消失的。

    研发部的众人看到这个结果,都开心的差点要跳起来,这绝对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产品。

    “部长,上市后咱们公司的这款产品,还不得被全世界给抢疯了?”

    “就是啊,去疤痕唉,根本就不用去医院做手术了,而且手术费那多贵啊,动辄数千上万,甚至几万块不止,现在……老天爷,想想就激动。”

    “我就是它的受益者。”白月撸起衣袖,在她小臂外侧原本有一片散淡的疤痕的,是小时候就有的,当时摔了一跤,整个手臂都被擦出了血,当时伤口里面还有砂砾,后来虽然去医院做过清洗处理,可之后还是留下了疤痕。

    现在看来真的淡化的很好,这点他们部门的同事都知道,夏天有时候因为工作会把衣袖挽上去,部门的同事全部都知道。

    “先继续用着吧,对了,你们拍过照片了没有?”李雨薇端着温水站在研发部门口问道。

    “我拍了!”白月晃了晃自己的手机,“每天晚上早上都会拍一张。”

    “嗯,那就好,等新产品上市后,把你的照片做个宣传,让宣传部那边好好包装一下。产品再好,也得宣传。”虽然他们公司的确很出名,可再出名也得宣传啊。

    这款产品是祛疤药妆品牌,并非单纯的化妆品,可能要和医药连锁店进行合作,不过他们不会主动去找人合作的,等宣传发出去后,人家肯定会汹涌的找上素美,静静等待就可以。

    法国医学学术座谈会为期一个礼拜,许宁既然受邀过来,自然不是纯粹的来看热闹的,在这次座谈会上,她学到了很多,而且这边也有她认识的几位医学界大佬,哈佛的几位教授导师也来到这里,看到许宁都很开心,许宁自然也给自己的导师送了自家公司的产品以及红酒。

    期间许宁也发表了几项自己的研究观点,得到了众多人的支持和肯定,同时也为许宁的年轻而感到惊讶。

    几位哈佛教导过许宁的教授都很是欣慰,这毕竟是他们的学生,出色是肯定的,这些年发表的一些学术论文他们也都看过,几乎每一篇论文代表的都是医学方面的进步,进步再小也值得肯定,何况她的论文每次发表都能引起医学界的一次激烈讨论。

    当然这种待遇并非只有许宁一个人,几乎每一位有真本事的医学大佬发表论文,都能引起轰动,只是许宁更加的年轻而已。

    一个礼拜的座谈会结束,许宁还在法国这边跟随着参观了一些医院,偶尔遇到手术,他们也能在外面现场观摩,这次可谓是不虚此行。

    因此这种座谈会许宁只要接到邀请,几乎是不会拒绝的,这比起某些纯粹的商业聚会,意义是不同的。

    ------题外话------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大雪人

    声名狼藉,未婚生子,家徒四壁,食不果腹,楚楚很是忧伤,穿到这样一个人的身上,老天,你莫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身为出版社主编的楚楚决定重操旧业,写话本,开书坊,网(忽)罗(悠)一批文采斐然的优秀写手,名利双收。

    等等,这位公子清俊飘逸,是不是可以考虑……睡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