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霍总,养妻已成瘾 > 644,公主也要生一个漂亮的女宝宝【更新完毕】

644,公主也要生一个漂亮的女宝宝【更新完毕】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姐姐再见。”小落落挥挥小肉手,眨巴着萌萌的大眼睛,可爱的不像话。

    如果不是自己的双手都受伤被包扎了,墨唯一真想抱着好好地亲亲她。

    简直是太萌了!

    不行!

    她也要生一个这样漂亮的女宝宝!

    都说女儿随父,长得像小白的话,一定超漂亮的。

    “欢欢,你和落落先等一下,我去叫小白。”

    时欢一愣。

    墨唯一已经举着熊掌跑到了书房前,用手肘敲了敲门,直接推门而入,“小白小白。”

    电脑后面,萧夜白撩起眼皮,“怎么了?”

    墨唯一举着熊掌兴奋的喊,“小白,我要拍照!”

    “拍什么?”

    “小落落呀,我特别喜欢她,我们俩一起和她拍几张照片,等以后我怀孕了天天看,可以胎教的。”

    萧夜白:“……”

    时欢也:“……”

    于是,她拿着手机,帮墨唯一和萧夜白,以及小落落一起拍了好几张的“一家三口”照片。

    不得不说,三个人的颜值都很高,站在一起的样子确实也很养眼。

    虽然,萧夜白的表情有点冷,小落落的表情则是……有点懵逼。

    墨唯一却开心的不行。

    照片里,男人穿着深色的衬衫,外面是一件薄薄的灰色针织衫,戴着一副无边框的眼镜,斯文清隽,俊美利落。

    女人穿着粉色的针织连衣裙裙,笑容甜美。

    至于小女孩,扎着两个长长的羊角辫,白皙漂亮的小脸蛋肉嘟嘟的,眼睛超大,超级萌。

    她满意的说道,“欢欢,把照片都发给我。”

    “好。”时欢把照片都发在了闺蜜群里。

    萧夜白看了一眼,转身,径自回了书房。

    ……

    终于离开丽水湾,小落落坐在后车座,小肉手里捏着一根棒棒糖,好奇的问她,“欢欢,那个叔叔是谁呀?”

    因为是快离开的时候,萧夜白才从书房出来,而且也几乎没说一句话,拍完照片立刻就回去了。

    冷漠得不行。

    时欢笑着解释道,“那是你唯一姐姐的老公。”

    “老公?”小落落可爱的歪着小脸蛋,“那以后姐夫是不是也要做欢欢的老公?”

    时欢脸上一排黑线,忙说道,“落落,你褚叔叔都是开玩笑的,以后不许再叫他姐夫了,听到没有?”

    “那我叫他什么?”

    “叫叔叔。”

    “哦。”小落落乖乖答应,但很快的,她又有问题了,“欢欢,马上就开学了,我可以跟你一起住吗?”

    “不可以。”

    “为什么呀?”一听到不可以,小落落整张精致的小脸蛋都皱了起来。

    “因为你爸爸妈妈回来了呀。”

    “可是我想要和你一起住。”

    时欢心头一软,“那……等放假了,有机会的话我就去接你,好不好?”

    “那好吧。”小落落耷拉着小脑袋,有些哀怨。

    爸爸太忙了,妈妈也忙。

    她和爸爸妈妈住在一起的时候,其实也都是保姆在负责照顾她,每天放学回到家了就一个人,连个说话的都没有。

    小孩子真的太可怜了。

    **

    半个小时后,车开进了城北某个半旧的小区。

    自从时家破产后,时老太太和儿媳妇就搬到了这里。

    当时买的是一套三室一厅的二手房,不管是哪方面,自然都不能和之前的别墅豪宅相比。

    为此,时老太太一念叨就是五六年。

    到了楼上,从电梯出来,就听到一阵阵的欢声笑语。

    老房子的建筑一般,隔音也不好,在外面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时欢敲了敲房门,很快,涂悠然的声音传来,“欢欢来了。”

    打开门,一看到小落落手里拿着的棒棒糖,脸色却立刻沉了下去,“落落,妈妈不是说了不许吃糖的吗?”

    小落落吓得忙把嘴里的棒棒糖拿了出来。

    涂悠然直接伸手,粗鲁的把那根棒棒糖抢了过来,再往垃圾桶里一丢,然后看着时欢,“欢欢,以后别总是惯着她了,小孩子太溺爱了不好,以后就戒不掉了,我也不好管。”

    “不好意思小婶婶,其实她今天就吃了这一根……”

    “小孩子喜欢吃零食,能告诉你吃了几根吗?你别被她给骗了!这小丫头机灵着呢!”

    时欢抿了下嘴唇,不说话了。

    小落落也低垂着小脑袋不敢说话。

    客厅里,时老太太拉着一张老脸。

    一旁的钱玉丽和时泯衍也很沉默,前一刻的欢声笑语都没有了,像是被破坏了氛围。

    非但如此。

    “你还好意思回来?”

    时欢一进门,时老太太拄着拐杖,“噌”地一声就站了起来,声色俱厉,高举着拐杖质问,“我问你,朱家的公司,是不是你让人搞破坏的?”

    “奶奶,什么意思?”

    “你还装蒜!”时老太太浑身气不打一处来,“那是你婶婶的亲戚啊,你这样搞人家,让你婶婶以后还怎么在娘家里做人?你让亲家都怎么看我们时家?”

    一旁的涂悠然开口,“好了,妈,这件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问过表哥和表婶他们,说是不关欢欢的事。”

    谁知时老太太立刻又说道,“看看你婶婶,多善解人意,多大度,多体贴!你除了一天到晚的给家人惹麻烦,给我惹不痛快,你还会干什么!简直就是一个孽女!畜生啊你!”

    时欢没有回话。

    这种时候,越说话,只会让老太太的情绪更亢奋。

    十五岁那年刚从孤儿院回到时家的时候,她还以为时老太太只是年纪大,脾气不好。

    后来才知道,老太太是根本就不喜欢自己。

    也是。

    在孤儿院里生活了十几年,就算有血缘关系也亲不到哪去。

    而且时家已经有了一个几乎完美的时轻歌,时轻歌不喜欢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妹妹,而喜欢时轻歌的时老太太也不喜欢她,再正常不过了。

    时欢自认已经看得够通透了,谁知……

    “正好,既然你今天过来了,就在这里给你婶婶好好解释一下,到底都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对朱明鹏下那么重的毒手!事后还要让人去搞朱家的公司!对人赶尽杀绝!”

    时欢耐着性子解释,“奶奶,我已经说过了,当时是朱明鹏嘴脏,我没忍住泼了他红酒,谁知刚好被褚少看到了,他这人护犊子,觉得我这个秘书被欺负了,他做老板的没有面子,所以才……”

    “当众泼人家的酒,你还好意思在这里说委屈?不是你先动的手会有后面那么多事吗?那小朱我认识很久了,人很不错,接人待物非常有礼貌的……”

    时欢默:“……”

    算了。

    就让老太太发泄吧。

    发泄完了就没事了。

    终于,时老太太絮絮叨叨骂了半天,“好,这件事情,既然已经过去,就过去了。”

    时欢刚松了口气。

    “你婶婶又给你介绍了一个不错的男人,他叫汪艺鸣,是做电台主持人的,今年二十八岁,和你年纪相仿,工作也不错,还是你婶婶的大学同学……”

    “我不要。”时欢终于忍不住打断了她。

    时老太太看着时欢,短短一会儿的工夫,脸上已经千变万化,最后乌云密布,“你什么意思?”

    “奶奶,我说过了,我这辈子不打算结婚!”

    “不行!你必须结婚!”

    “我自己能养活我自己,我根本不需要男人……”

    “你是时家的孙女,你不结婚,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放?让你爷爷,让你爸在地下还要被人骂是不是?过完生日你都二十五岁了,再不结婚就是一个剩女了!你还以为能赚钱就很光荣是不是?作为一个女人,不结婚就是让人看笑话!不行,今年你必须赶紧找个男人给我嫁了!”

    时欢强忍着不说话。

    一旁,时泯衍忍不住开口,“妈,欢欢年纪还小,结婚这种事情不着急……”

    “你懂什么?她是一个女孩子,不比你们男人,男人二十五岁后不结婚没关系,但是女人不行,这件事没得商量!”时老太太说完,立刻吩咐一旁的涂悠然,“悠然,你把那个小汪的微信什么的,赶紧给她加上。”

    涂悠然起身,拿着手机说道,“欢欢,你扫一下他的微信吧。”

    见时欢没反应,她笑着解释,“你放心,艺鸣是我的大学同学,家里父母都是做教师的,人也挺不错的,你放心,他跟我那个远房表哥不一样。”

    “你婶婶的话你没听到吗?赶紧的,把微信加上!”时老太太不耐烦的催。

    时欢深吸口气,拿出手机,迅速扫了一下。

    申请加了好友后,她立刻说道,“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话音刚落,小落落跑了过来,软软的小手拉住她的小手指,依依不舍的问,“欢欢,你现在就要走了吗?”

    涂悠然看着女儿,手指不自觉的掐紧。

    “恩,下次有机会了我再来看你。”

    “欢欢,你不要走好不好?”小落落紧紧的抓着她的手指,小声音软绵绵的,小脸可怜兮兮。

    “到饭点了,欢欢,留下来吃完饭再回去吧。”时泯衍也劝。

    厨房里,保姆正在准备午餐。

    这个保姆是时欢给时老太太雇请的,钱玉丽一个人照顾不过来,而且隔一段时间就要去法国看时轻歌。

    “不用了,我回去吃。”时欢说完,把自己的手指强行抽了出来,“落落,我回去了。”

    小落落撅着小嘴,只能挥挥小手,“欢欢再见。”

    涂悠然忙说道,“欢欢,我送送你。”

    时老太太面色不快。

    就这几步路,有什么好送的?

    **

    到了外面,时欢按下电梯,“小婶婶,你回去吃饭吧,不用送了。”

    涂悠然却说道,“没事,我送你下去。”

    “……哦。”

    电梯到了,两人一前一后的进去。

    电梯镜面有反光的效果。

    涂悠然在大衣里面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连衣裙装,踩着黑色的细高跟皮鞋,及肩的栗色长发吹了一个很温婉的造型,妆容精致,姿态优雅,就连声音都是很温柔的。

    “欢欢,你这么不想要交男朋友,该不会是……和褚少谈恋爱吧?”

    “没有啊,报纸乱写的。”

    “那就好。”涂悠然心里松了口气,“欢欢,其实我觉得挺对不起你的,我真没想到我表哥会这么无礼,拿当年的事情来说你。你放心,艺鸣不会这样的,回头你们俩好好聊,他这人真的很不错,对了,他微信头像就是他的照片……”

    “不用了,小婶婶。”时欢忍不住打断她,“我说过了,我真的不想结婚。”

    “为什么呀?”涂悠然看着时欢,眼神温柔,但是眼底,有着很明显的考究,“欢欢,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你何必一直沉浸在过去呢?做人是要朝前看的,你还年轻,而且你长得很漂亮,现在又有工作能力,我相信会有好男人认识到你的优点……”

    “不用了。”时欢僵硬的笑着,“小婶婶,我的事情以后你不用再管了,我真的不想结婚。”

    涂悠然的眼底迅速滑过一些情绪,语气依然很温柔的说道,“如果你觉得艺鸣的条件不好,我可以再帮你找……”

    “真的不是。”时欢皱着眉,终于说道,“我可能有阴影了。”

    “什么意思?”

    时欢说,“我不能接触男人,稍微亲密一点,我就浑身都不舒服,甚至……”

    甚至有暴力的倾向。

    上次褚修煌就被她咬的手上全都是伤。

    涂悠然有些愣住了,“欢欢,那……要不要我帮你找个心理医生?”

    “不用了。”时欢无奈的笑,“就这样吧,我觉得一个人也挺好的,无牵无挂的,很自由。”

    刚好电梯门开了,她立刻说道,“我走了,不用再送了,小婶婶再见。”

    不等涂悠然反应,时欢迅速抬脚离开。

    涂悠然站在电梯里,脸上的表情突然就变得冷了下来。

    时欢,你是真的有阴影?

    还是因为对泯衍余情未了?

    但不管是哪一点,泯衍现在是我的丈夫,落落是我的女儿,我这个美好的家庭不能有任何的变化,我也不允许有任何的变化!

    所以……

    时欢,我只能对不起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