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仙宫 > 第四百一十章 洪昇法王

第四百一十章 洪昇法王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镇比较偏远,中间贯穿了一条官道。

    兴许就是这条官道距离城池太远,住在官道周边的村民最终汇集在一起,渐渐形成了一座小镇。

    镇子里面,最富饶的人家,也不过一座四合院,雇佣了三五个仆人,算不得真正的富饶人家。

    即使酒楼与客栈的装饰,也不是那么精致。反而是在酒楼、客栈的门前,楼内的护栏上分别挂了些许农家特色的辣椒,腊肉腿,倒也显得温馨。

    酒楼的伙计倒在了门前,他的脸上尚且带着笑容,或许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以这样的方式,死在了自己镇子里的酒楼中。

    他的死,只是一个开端。

    酒楼内的人横七竖八地躺在血泊中,面带慌乱惧怕之色,仿佛见到了来自九幽地狱的恶鬼。

    而在小镇的最东边,有一处驿站,打理得井井有条,看起来颇为干净。

    负责打理驿站的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身着一件打着补丁的粗布长袍,看起来是小镇最富裕的那户人家的衣物,想必这件长袍可能是对方施舍给老者的。

    老者颇为勤俭,尽管衣服上打了好几个破洞,却是洗得泛白。

    干干净净的长袍内,老者已然断了生息,他那还未凉透的身体,这也说明老者是小镇里最后一个死去的。

    老者的脸上无惧,无悲,唯有一副紧张的面容,而在他的枯燥的手中还在紧握着打更的竹梆子,此时已经和老者一起倒在地上,静悄悄地睡去。

    夜,变得更加深沉,宁静。

    微风拂过,空气中飘荡的血腥味中,若有若无地夹杂些许稻花香。

    虫鸣不见了,蛙叫停止了,夜色的小镇静悄悄的,仿佛那些人全都睡去,只不过安详得有些可怕,有些令人心情沉重。

    叶天深呼一口气,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到驿站门前,挥手打翻了挂在门前的两个灯笼。

    燃烧的烛火,摇曳着掉落下来。红色的灯笼顷刻间化作璀璨的烟火,落在驿站门旁堆砌的木材,烛油洒落,化作飞舞的花火,溅射在驿站周围的草地上。

    大火烧了起来,火势冲天,借着微风的帮助,大火渐渐蔓延整个小镇。

    蛙叫,虫鸣,响彻天地。

    似乎这一刻,连它们也懂得报恩,一起为镇子里面的人用自己的方式,诵经念佛。火势一直蔓延,随着风夸过小镇,点燃了即将成熟的稻田。

    稻谷的香味,飘荡于空中,燃烧过的烟尘,盘旋飞舞升空。

    叶天站在小镇的东边,望着大火烧尽的小镇,心情沉重地转身离去。

    只就在此时,一道人影忽然出现在他面前。

    “没想到,还有一个漏网之鱼。”

    这声音听起来颇为熟悉,叶天回头看着来人,只见其眼中满是怒意,还夹杂着愤恨和些许无奈。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无日宗的三大法王之一,洪昇法王。

    “小子,竟然是你,你为何会在此地?”洪昇看到叶天,先是有些诧异,旋即放声古怪的大笑起来。

    自从上次在上清教被叶天偷袭之后,洪昇一直怀恨在心,当时若不是叶天突然出手偷袭了他和幽冥老鬼,申阳子也就不会趁机喘息。还有那上清教的憾灵树木,更不会被叶天全部卷走。

    此时此刻,洪昇感觉眼前的这一切就是老天特意为自己安排的。

    否则的话,为何自己刚刚通过秘法强行突破到结丹期修为,就遇到了叶天这个仇人呢?

    “洪昇,是你杀了小镇的人?”叶天眼神中冰冷之色涌现。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以你现在的实力,也敢挑衅老夫?”洪昇沉沉地道,紧接着猛然散发出一股强大无匹的气势,如雷霆一般扩散八方。

    叶天登时感受到空气窒息,旋即就在这股气势的压制下“噔噔噔”连退十余步,方才稳住身形。

    “说起来,老夫还要感谢这个小镇的凡夫俗子,是他们最终助我成功结丹。”洪昇看着面色泛白的叶天,心情真是无比畅快。

    先前他从未想过,此生还能结成金丹。

    如今体会到结丹期的实力,洪昇愈发渴望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叶天目光深邃,镇岳龟山图已然浮现在自己胸前,双手又以最快的速度在身上贴了两张神行符。

    洪昇对此全都看在眼里。

    “小子,上次无双城拍卖的憾灵树木,应该就是出自你的手笔吧?”洪昇冷冷地说完,已然祭出了那只涂着红漆的金身铃铛。

    只见那金色铃铛上面的红色鲜艳靓丽,宛若猩红的血液在流动。

    洪昇手掌一挥,金身铃铛猛地一响。

    “铃铃铃!”铃音急促,犹如雨打芭蕉声声入耳,叶天只觉得眼前一花,下一刻他看到的一切全都变了。

    古色古韵的青石街,天空飘着细雨,青石街的尽头有一处荷塘,而在荷塘的边上,站着一位姿态婀娜,面容姣好的女子,嘴角上挂着浅浅笑意。

    她的脚下踏着一双绣花鞋,朝他缓缓地走来。

    那双绣花鞋仿佛有生命般,散发着晶莹的白色光泽,落在青石板铺砌的地面上,纤尘不染,就连天空飘下的雨水,洒落在女子的身上也没留下任何的痕迹。

    叶天不动声色,快速的双手掐诀。

    “疾!”

    叶天低喝一声,双手迅速画起一套繁琐的文字,紧接着就见一张完全由灵力组成的金色的符篆,上面写着晦涩难懂的符文,迎向了前方走来的女子。

    “嗡嗡!”

    天空中突然一阵抖动,却见那张灵力组成的金色的符篆,最终渐渐消散。

    叶天见此,登时疑惑不定,脸色稍显沉重之色。

    据《五行鬼魈御罘术》中记载,镇魂符是所有鬼魅最大的克星,只是没想到,自己刚画出一道镇魂符,立刻就被一股五行的压力彻底摧毁。

    “小子,不管你做什么都没用,在老夫的无相幻界中,一切都由老夫主宰。”洪昇的声音自四面八方如潮水般响起,接着那女子突然出现在叶天的眼前。

    叶天一时间稍有愣神,胸前的镇岳龟山图猛地暴涨起璀璨的青光。

    就在此时,那女子突然化作一狰狞模样,细长的五指,尖锐狭长如铁钩,一身雪白衣裳变得破烂不堪,上面浸染着殷红血色,口中发出一声嘶吼。

    “拿命来!”

    尖锐狭长如铁钩的五指,猛然刺向叶天的心口,速度极快。

    “刺啦!”

    铁钩般的五指,重重地抓在镇岳龟山图之上,那坚硬无比,即使在结丹期修士手下也未曾受过损伤的镇岳龟山图,竟是被抓出了一道白色的痕迹。

    叶天面色阴沉。

    他没想到镇岳龟山图这件法宝竟然会被金身铃铛内的女鬼一击损伤,由此可以断定金身铃铛乃是一件真正的法宝,而且被封禁在铃铛内的女鬼,实力也接近结丹期修为。

    不过接下来的一幕,使得叶天松了一口气。

    只见镇岳龟山图表面青光环绕一圈,然后那坚硬的龟壳纹理的镇岳龟山图,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修复表面受损的部分,紧接着镇岳龟山图已然恢复如常。

    “不想这只龟壳竟然是件法宝!”身前响起洪昇的话语来。

    “小子,看来你在上清教得到了不少好东西,竟然还有法宝,不过这一切都要便宜老夫了。”洪昇仰天大笑起来,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将镇岳龟山图据为己有。

    与此同时,那女鬼猛然扑向前,双手十指锋利如钩地抓向叶天的身体。

    护在叶天身前的镇岳龟山图猛地变大数倍,直接将女鬼挡在外面。

    随后叶天手中法诀不断变幻,一柄上品飞剑直接从储物袋冲了出来,透过镇岳龟山图的边缘直接冲了出去。

    叶天一出手就使出了全部力量,灵力瞬间消耗的同时,就见一道虹光骤然激射而出,瞬间已经洞穿了女鬼的胸腔,顷刻间把她张牙舞爪的身体划破成碎片,渐渐的女鬼的身体淡化消失。

    同一时刻,叶天忽然感觉镇岳龟山图上传来一股暖意,接着回归到丹田里。

    “这怎么可能……”洪昇的话音还未落下,就见脚下的青石板渐渐破碎,远处的荷花池也变得越来越远,周围的真实景象开始慢慢的显现出来。

    大火,尚且还在背后熊熊燃烧。

    炙热的温度使得叶天猛地一个激灵,恍悟过来,他看着眼前面色惨白的洪昇,手里拿着的金身铃铛已然变得黯淡无光。

    “去!”

    洪昇尚且有些不敢相信,继续掐动指诀控制着金身铃铛发出一串的响声,可对叶天却没有丝毫的影响。

    叶天控制着镇岳龟山图,缭绕在身体周围,随时准备护住身体的重要部分。

    由于先前的大意,叶天不小心着了洪昇的道,现在他可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一出手就是两柄上品飞剑,二者冲出瞬间就已经合在一起,顿时两柄剑散发出来的气势,足足攀升了一倍有余,直逼洪昇而去。

    虹光闪过,两柄飞剑瞬间射向洪昇的眉心。

    强大的剑势产生的压迫感,令周围的空气为之一滞,洪昇正欲施法想要躲开,只觉得浑身被一股巨力压制住,一时间连手脚都难以抬起。

    洪昇顿时骇然失色,目光看着逼近的剑光,猛地一咬牙,吐出一口精血,紧接着他双手十指快速掐诀,却见那口精血瞬间形成一个小型阵法,散发出极其妖异的血色光芒。

    “啊!”

    洪昇蓦地仰天发出一声凄惨之声。

    不过下一刻,洪昇的丹田陡然发出异响,就看到一颗布满血色纹理的金丹滴溜溜的从中悬浮出来,“嗖”的一下落在了他胸前的血色小型阵法上。

    “嗡!”

    空气剧烈震荡,下一刻一道血色光幕从小型阵法中散发出去,竟是将洪昇全部护住。

    “轰!”

    两柄上品飞剑的剑光,瞬间落在血色光幕之上,顿时响起剧烈的爆炸声,紧接着空气中荡起一片片的涟漪。

    那光幕尽管震荡的厉害,甚至就连藏于血色阵法之中,带着血色纹理的金丹也被这股巨力震得倒飞出去,偏偏那光幕一直未破。

    见到光幕挡下叶天的攻击,洪昇才算长舒了口气,然后他一张口将那颗血色纹理的金丹吞入腹中。

    “小子,先前你那一招是很强,不过老夫可不会重蹈覆辙。”洪昇冷笑一声,早在上清教的时候他就被叶天偷袭过,所以再次和叶天相遇,又岂会没有防备。

    洪昇的话音未落,那金身铃铛已经“铃铃铃”地向叶天冲了过去。

    其上显露出一位面容狰狞的女子,自金身铃铛上面猩红血液中伸出一双尖利狭长又好似铁钩的指甲,口中快速念叨着什么,一双幽怨的眼神盯着叶天,凶狠地向他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