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电影人传奇 > 第六十九章 想法

第六十九章 想法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很多人印象中,1983年的央视春晚是第一届,但许望秋知道在1979年就有了第一台春节联欢晚会,执导春晚的是《西游记》导演杨洁。许望秋喜欢《西游记》,爱屋及乌的翻过一点《西游记》导演和演员的资料,便记住了杨洁是第一届春晚导演这件事。

    在这个时代,电视机只有极少数人能够享用,看得起电视的绝对属于小康之家。许望秋手里的钱给家里买台电视机没有任何问题,问题在于没有电视机票根本买不到。许望秋知道秀影厂职工活动中心有一台进口的20寸电视机,便找苏振声从工会借到了钥匙。所以,他们一家早早吃完年夜饭,全家出动,前往秀影厂看春晚。

    许望秋他们一家来到职工活动中心,却发现苏白站在门口不住张望。许望秋赶紧走过去,用责怪地口气道:“你不在家好好呆着,跑这里来着什么?”

    苏白听许望秋这么说,有点不乐意了:“要你管!我是来看望北,还有叔叔阿姨的!”说着她过去和谢春红他们打招呼,然后拿出一块钱递给许望北:“望北,这是给你的压岁钱。”

    许望北跟苏白特别熟,在她眼里苏白就跟姐姐似的。如果是其他人给压岁钱,许望北会假意推辞,但苏白给的,她毫不犹豫地收下了:“谢谢苏白姐!苏白姐,你是来找二哥的吗?”

    “我才不是来找他的。”苏白瞥了许望秋一眼,挽着许望北的胳膊,笑眯眯地道,“我在家里没什么事做,想起我们望北在这里,我就过来找你玩了。”

    与此同时,苏振声正和儿女们收拾桌子。苏家大儿子苏卫好奇地道:“小妹不是说出去一下嘛,怎么这么久都不回来?不会出什么事吧?”

    苏振声笑道:“不会有事的,她肯定是去找望秋了。那小子说今晚上电视上有联欢会,就把活动中心的钥匙借去了。苏白肯定也去看了。”说到这里老头感叹道:“女大不中留啊!”

    苏卫恍然大悟:“我说小妹怎么火急火燎的跑出去了,原来是去约会去了。”

    进入职工活动中心,打开电视机没多久,晚会便开始了。1979年的春晚跟后来的春晚不同,是一场“茶座式”晚会,名为“迎新春文艺晚会”。晚会开创性地将香槟、交谊舞、斗牛舞等多个“洋气”的创意融合在一起,令人耳目一新。许望秋特别惊喜的看到了赵丽蓉老师,遗憾的是老太太没有演小品,而是唱了两段评剧。

    “美酒飘香歌声飞,朋友啊,请你干一杯……”李光曦的《祝酒歌》无疑是整个晚会的一大亮点,欢快的曲风和浓郁的时代气息,让许望秋一家都拍手叫好。

    苏白激动地道:“这歌真好听,可惜现在好歌太少了。我听广播里说,人家香江台弯都有专门的演唱会,很多演唱演员轮流演唱,我们什么能组织这样的演出啊!”

    这句话好似宁静午夜响起的一声炸雷,几乎将许望秋七魂六魄都震出体了。

    这些日子许望秋除了考虑《锄奸》的问题,还在修改他那构思多年的计划。他原来对中国电影的想法是能拉一把就拉,如果真拉不动也办法。但在北电的座谈会后,他决定用尽自己的力量来改变这一切,所以,他对计划进行了大幅调整。

    现在许望秋的新计划大致想好了,但最大的困难是启动资金的问题,要启动那个计划需要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资金。对这个万元户就是富豪的时代而言,私人拿出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资金,可以说是难于上青天。

    许望秋为此设想了很多赚钱的方案,但这些方案难度颇大,而且有政策上的风险。搞不好到了严打的时候,会被当成投机倒把。

    苏白的话点醒了许望秋,让他找到了一条能够赚钱,却又十分安全的路径,就是组织走穴。

    在80年代,中国演出市场最重要的一个词就是走穴,只要是明星,不管大小,基本上都会走穴。刘晓庆号称亿万富姐,而她人生中的第一桶金就是靠走穴走来的。

    许望秋听自己的老师讲过,当时北电学生也走穴,尤其是85级明星班的学生,一到寒暑假会分成两队走穴,一队南下,一队北上。场面堪比今天的巨星演唱会,最火的时候一天演七场,平均每场可以拿120块钱左右,一个假期下来,班上每个人几乎都成了万元户。

    如果能组织一批明星在全国走穴,一两年下来,赚几十万绝对不是难事。倒卖货物被打成投机倒把,判刑,甚至枪毙的都有,但从来听过谁因为组织走穴而坐牢。

    在想到这一点后,许望秋就像被打通而任督二脉似的,浑身三万六千个毛孔都张开了,从里到外都透着舒坦。他抓住苏白的手,激动地道:“苏白,你真是我的福星!你真的帮我大忙了!”

    苏白见许望秋当着家人的面握着自己的手,脸颊微红,用力挣扎了一下,但没有挣开,便任由他握着,若无其事地问道:“我帮你什么大忙了?”

    许望秋肯定不会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只是轻笑道:“现在不能说,等以后再告诉你!不过我可告诉你的是,这件事对我来说非常重要,非常非常重要!”

    苏白也不多问,白了他一眼道:“整天神神秘秘的。”

    谢春红见许望秋牵着苏白的手不放,而苏白也任由他牵着,嘴角不禁有了笑意,作为过来人,她早就看出苏白喜欢许望秋,而许望秋也喜欢苏白。她很喜欢苏白,这个姑娘家世好,脾气很好,人又漂亮,品行也没得说,绝对是最理想的儿媳妇。她笑着捅了捅许著文的胳膊,示意你儿子牵人家苏白的手呢。

    许著文横了她一眼,意思是人家小年轻的事,你瞎掺和什么。

    其实许望秋真不是有意牵着苏白的手不放,而是真的忘了。现在他脑子里全是自己的计划,别的事根本没怎么放在心上。

    整个晚上许望秋都在想那个计划,并不断对计划的细节进行修订。一直想到凌晨三四点,整个计划彻底成形。秀影厂、许望川、音乐会、走穴……所有的线都连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幅完整的拼图。这世界没有完美的计划,也没有百分百成功的计划,许望秋的计划同样如此,不过他对自己的计划极有信心,觉得成功的把握至少在九层以上。

    由于睡得太晚,许望秋早上起来的时候带着明显的黑眼圈。洗漱之后,许望秋和哥哥妹妹,在谢春红的指挥下包汤圆。这个时代没有专门的汤圆心子卖,许望秋一家就用红糖做汤圆心。汤圆包好后,放进锅里煮,一家人坐在桌子前等。

    很快热腾腾的汤圆端上来了,圆如珠,白如玉的汤圆漂浮在清澈的汤面上,那种诱惑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许望北迫不及待地咬上一口,被烫得哇乱叫。其他人都哈哈大笑,只有谢春红心疼闺女:“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许望秋笑着对许望北道:“望北小美女,二哥教你唱首歌。卖汤圆,卖汤圆。小二哥的汤圆是圆又圆,要吃汤圆快来买呀,吃了汤圆好团圆呀……”

    许著文和谢春红都不是蓉城人,在蓉城没有亲戚,不像很多人那样,在过年期间会走街串巷,到亲戚家拜年。不过由于他们是工厂工人,同事之间关系比较好。从大年初二开始,同事间就会互相拜年。许望秋没有跟着父母去拜年的习惯,但许望北喜欢跟着去凑热闹。

    许望秋也没有闲着,和苏白一起去青羊宫看灯会。春节期间逛灯会是蓉城多年来的传统,也是春节最快乐的一件事。灯会期间,各种彩灯竞相展示,吊灯、挂灯、走马灯、鲤鱼灯、荷花灯,令人眼花缭乱;还有三大炮、夫妻腑片、担担面、龙抄手等风味小吃,对许望秋这种吃货来说,是绝对可以饱口福的圣地。

    蓉城人有春节到青羊宫摸青羊的习俗,大家相信两只铜羊有神力,能求福驱灾。苏白当然不信这种事,但并不妨碍她去凑热闹,到青羊身上摸一摸。那铜羊冷冰冰的,又是大冬天,苏白摸完后不住对着手哈气,嘴里念道:“好冷啊!冷死我了!”

    许望秋幸灾乐祸地道:“让你去凑热闹,活该!”

    苏白瞪了许望秋一眼:“真没同情心!”她将把冰凉的手伸进许望秋的脖颈,得意地大笑:“这是对你的惩罚!”

    许望秋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她。苏白以为许望秋生气了,心虚的把抽回手来。不料许望秋抓住苏白右手,紧紧握住:“你的手真的很凉。我给你捂热。”

    苏白感觉到许望秋手上传来的热度,脸一下红了,周围都是人呢,她想要挣开,但许望秋握得特别紧,根本就无法挣脱,便轻声道:“你干嘛呀?”

    许望秋满脸无辜地道:“你不是说我没同情心吗?我发现你手特别凉,就给你暖手啊!你不愿意啊?你不愿意那就算了!以后我再也不管你了。”说着,他松开了苏白的手。

    苏白马上抓住许望秋的手:“谁说我不愿意了?我又不是没让你牵过!”

    两人牵着手在青羊宫里闲逛,许望秋对此非常坦然,该看的看,该手的说;但苏白却有些不好意思,甚至有点慌张,生怕被熟人看到了。没一会儿苏白的手心冒汗了,许望秋便松开手,说你的手热捂热了。可没走几步,苏白又抓住了他的手,不行,还要再捂一会儿。

    大年初七一过,许望秋便坐火车返回北平,为电影拍摄作最后的准备。苏白本来可以在家多呆些日子,但许望秋要回北平,她也跟着一起回北平了。苏振声对此长吁短叹,女大不中留啊,自己的宝贝闺女被望秋这小子拐走了。

    在北平呆了一周,许望秋和《锄奸》剧组收拾好行囊,将电影拍摄需要的器材和道具装车,准备启程前往魔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