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异数定理 > 第七十九章 疑惑

第七十九章 疑惑

作者:吾道长不孤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神父隐藏在菜园子的结界之内,约翰、钱光华和小田三个孩子正在研究站的大门之外等待。

    约翰依旧选择用俯卧撑消耗自己好像怎么也用不完的体能。小田是第一次来神父的这个隐藏结界,忍不住好奇的到处转悠。

    只有钱光华眉头紧锁,似乎在思考什么。

    很快,大门打开,夏吾走了出来,眼眶通红,几乎要哭出来了:“太恶心了……真的太恶心了。我感觉自己从精神到超能力都污秽不堪,需要清洁……”

    “好了好了,不要抱怨了。”身穿白色手术服的神父走了出来:“托你的福,手术非常成功。你应该自豪的嘛。”有夏吾帮忙的情况下,再蹩脚的医生也不可能手术失败。不管是生理循环所涉及的“血液”还是呼吸所涉及的“氧气与二氧化碳”,都是再典型不过的流体。夏吾的存在,使

    得大出血之类手术者的天敌无法出现,甚至“手术视野”都能够得到绝对的保证。

    另外,夏吾本人对“解剖”也确实有一定的理解。

    小田凑了过来:“我们可以去探望京都女士吗?”

    “为什么不?”神父笑了笑。而夏吾则一脸心累的挥了挥手,示意自己想要回去休息。

    夏吾离开结界的同时,神父领着另外三个孩子进入了研究站。他在里面拼出了一个临时的手术台。现在收束已经结束了。京都纯子躺在一个隔离舱里。神父过来的时候,京都纯子刚刚睁开眼睛。神父笑了笑,用手指轻轻敲击隔离舱:“京都女士,你的手术很成功。虽然您的脊椎我没法挽回,不过我用炼金术创造了一截替

    代品。应该能用。你回去之后可以申请一个更好的——或者你对天然脊椎有什么执念的话,也可以选择克隆一根。”

    “除了异化系疯子里的‘纯天然拜物教’,没谁有那种古怪的执念呐……”京都纯子嘟囔着:“神父您……我只想睡……”

    “抱歉,我没有考过麻醉师资格,对麻醉药的用量掌握得不是那么精确……”神父耸耸肩,然而京都纯子已经发出微弱的呼噜声。

    神父耸耸肩。

    “看来她暂时没法回答你们的问题了,孩子们。”神父摇摇头:“你们可以回去了吗?”

    “神父。”小田颇为不好意思:“我想问的事情很重要。我能呆在这儿吗?”

    “好的,姑娘,没问题。只要你们不打扰病人的休息。”神父摸了摸小田的脑袋。

    小田这个时候追问道:“神父,你们刚才说的……‘纯天然拜物教’是什么东西?”“没什么,就是一群……怎么说呢,因为魔法导致脑子变得疯疯癫癫的人吧。异化系的魔法都有这样或者那样的副作用,‘偏执狂’是很常见的一种。‘纯天然拜物教’就是那种

    觉得自然的东西就是好的、工业的东西就是坏的的……疯子?”神父耸耸肩:“不过这种人也就我年轻的时候多一点,现在也很罕见了。”“进化”这个过程其实始终秉持着一种“能用就行”的风格,绝对不求尽善尽美。只有出现了“再不进化就灭绝”了的情况,这种漫长的过程才会像个老太太赶路一样不紧不慢

    的发生。这也导致了天然的生命体身上存在很多让人拍案叫绝的智障设计——比如人类脆弱的踝关节,比如喉返神经,之类的。

    没有哪一个法师觉得天然的肢体真的配与强化义体相比。而有些人之所以还没有换强化义体,要么是部分魔法的特殊要求,要么是没必要。

    不过京都纯子目前就不需要担心强化脊椎的价格问题了。她目前可以算是在任务期间受创,理想国会保证报销强化义体的。神父离开之后,小田就搬了个凳子,坐在京都纯子的床头。约翰和华仔坐在地上打了会扑克。小田看了一会。孤儿院的孩子们很少找小田打扑克或者玩棋牌类游戏。她在

    这方面还是蛮强的——这是小姑娘十三年的人生里为数不多值得自豪的事情。约翰和钱光华很快就打腻了,于是约翰出门继续运动。钱光华走了出去。

    小田又等了一会。也不知到底过了多久,京都纯子眼皮颤动,总算是醒来了。

    “感觉我现在需要一块洁口胶……”京都纯子嘟囔着,看到了舱外望着自己的小田。

    “找我有事吗?小妹妹。”

    小田点了点头:“京都女士,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什么?”“我为什么会那么直观的觉得……伊洛古就是那个神的名字?按照推理来说,其实我猜其他一些树木的神灵、或者有树木作为代表物的神灵都是合理的。”小田盯着京都纯子

    :“京都女士,当时您暂时消解了自我,让我共享了您的经验……您的经历之中,有什么驱使我强烈的这么认为吗?”

    “啊哈。”京都纯子笑了:“你还记得你当时是怎么想的吗?”

    “因为夏吾说了大绿柄桑豆这个物种名……而您的某些经验告诉我,夏吾他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有……都有……很重要?特殊?”“‘不成比例的扭曲事件的发展’。”京都纯子微笑着说出了精准的想法。她刚才将自己的“经验”借给了其他几个孩子,但这不代表其他几个孩子获得了她全部的记忆。她的经验,就好像是一块存储量巨大的固态硬盘。而三个孩子,只是读取了其中的一部分数据——这些被读取过的“文件”,会在三个孩子的 “系统”之中留下一些记录。但真正

    储存数据的,还是她的大脑。

    一旦那种状态解除,三个孩子就只剩下一些模糊的感觉了。“小妹妹,看得出,你比你的朋友们聪明多了……你甚至记性比我们都要好。”京都纯子挣扎着撑起上半身:“当时你还没有意识到夏吾的特殊性。但是我们之中,依旧只有

    你记住了这个词……”

    小田点了点头,接受了这个夸奖。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不过也不是不能告诉你。”京都纯子勉强笑了笑:“当然,在此之前,你可以把门口那位小朋友也叫进来。借用他人的耳目,毕竟不是什么好习惯。”

    小田皱了皱眉,然后一惊。她快步走到门口,发现钱光华正撒丫子狂奔。

    “钱光华!”小田也追了上去。

    事实证明,在这个年龄段,女孩的腿比男孩长多了。很快,小田就拽着钱光华来到的实验室。“孩子,你很有天赋……也对,你掌握了社会系的‘感觉’,而我也是社会系的法师。你窥探我的经验,确实可以给你带来一定的进步。”京都纯子虚弱的笑了笑:“但你得记住

    ,不要放纵你的窥私欲——不要进入他人的范围。这不仅是不道德的,更有可能导致你失去对自我感觉的坐标。”

    “我只是……那个……”钱光华眼神闪烁:“有些好奇,所以……所以……”

    “但你确实存在一些阴面的情绪。当然,我也不否定你行为之中正面的想法就是了。”京都纯子叹了口气。

    小田瞪大眼睛:“这种不经允许窥探别人感官的行为,居然还有正面意识?”“‘保护自己最好的办法是隐藏自己’——这是我一个朋友所接受的箴言。他大概是想要知道什么信息,但是又不想承受知道这个信息的负担,所以打算‘假装自己不知道’。”

    京都纯子耸耸肩:“而且他恐怕也猜到了一点点。”

    京都纯子转向钱光华:“也是和夏吾有关?”钱光华绷紧脸,尽力让自己看上去严肃一点:“我……我是说,我感觉得到,你对五哥有一种很强烈……很强烈的……对立情绪。虽然赫胥黎先生还在的时候,我还不能像现

    在这样观察其他人,但是,我觉得他和五哥的关系也很……很……很不好。还有米女士也是……你们都对他很……”

    “不是我们对他怎么样。”京都纯子摇了摇头:“你们和他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我想也能感觉到一点什么……夏吾很特殊。”

    “有吗?”

    “果然啊。”

    男孩和女孩给出了截然不同的答案。

    钱光华一下子变得有些慌:“五哥虽然人疯了一点,品性混蛋了一点……好吧。但是他不管怎么说,也只是……比我们多会一些魔法?这样吧?”京都纯子摇了摇头:“夏吾曾经是一个……邪恶人士的实验体。那个人对他进行了改造。夏吾现在身负一种诅咒一样的力量。这力量非常强大……而且还很危险。神父一直

    在观察他,以确认他是否真的会危害到他人。但说真的,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看。”

    小田还想再问点什么。但京都纯子摇了摇头:“我能说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两个孩子带着更多的疑问离开了房间。

    京都纯子则闭上眼睛,沉默了一会。

    过了半晌,她开口问道:“神父,您在吗?”

    乔尔乔神父从二楼走了下来:“在的。”

    “如果这个时候,我找您忏悔,您会为我保密的吧?”

    乔尔乔神父点了点头:“聆听忏悔是我的职责,为你保密也是——除非你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不然我是不会违背我自身的誓言的。”

    “那么……神父,我有罪。”京都纯子声音低了下去,脑袋也低了下去:“我感觉,自己做得稍微有些过分了一点。”

    “我也这么觉得。”神父点了点头:“夏吾是非法实验的受害者……”“如果您说那件事……我至今仍旧觉得,夏吾这样自己也控制不了自己的力量,是很危险的事情。稍稍提醒一下他周围的人是合理的——虽然确实很过分。”京都纯子笑了

    笑:“他救了我的命。”

    “没错。”神父露出了微笑。“虽然他觉得维持他人循环很恶心,但他还是做了。”京都纯子低声说道:“在缺少反应时间的时候,他的第一选择就是这个——我愿意相信他确实如您所说,其实是个好孩

    子。”

    神父点了点头:“一点没错呀。”“但是我的内心仍旧有怀疑。”京都纯子捂住胸口——然后因为没愈合的皮肤而疼得皱了皱眉,说道:“当时战场附近只有我一个社会系法师可以有效的封印掉或然神。他也

    有可能是出于纯粹理性的考量才那么做的。”

    神父叹了口气:“其实这也不是不能理解,孩子。奥尔格·刘创造他,不是作为一个人,而是希望他能够成为一个理性机器。你可以抱有这样的怀疑。”

    “我觉得自己很卑鄙。在被他救了一命之后。”“有条件的话,很多人都会做出类似的选择。”神父点了点头:“人类之所以能够凝聚成一个集体,就是因为能够感同身受,因为厌恶死亡,所以同样厌恶他人死亡。我相信

    ,这正是上帝给予人类的爱的能力。”

    “不知道您听说过‘猕猴可以通过训练获得镜像认知’的故事吗?”京都纯子低声说道。

    乔尔乔神父皱了皱眉。他已经是今天第二次听到这个案例了。

    ——镜像认知一定程度上代表“自我认知”。——这个实验或许可以说明,“自我可以靠训练得来”?又或者,是猕猴学会了“根据一个不知道为什么长得和我一样、一直学我动作的同族,来判断自己身上有没有被无毛

    巨猿偷偷涂上颜色”的思路?

    “米氢琳女士跟我提过一次。”神父点了点头:“你是想说……其实你不知道,夏吾这孩子,是真的融入了人群,还是仅仅凭借理性认为融入人类社会收益最大,对吗?”

    女人点了点头。

    “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吗?”“有哇。如果是前者,那自然万事皆好。但如果是后者,就说明当他的理性判断‘抛弃人类’收益更大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的这么做——如果不影响‘收益’,他不会在乎他人

    的痛苦。”

    神父耸了耸肩:“北方的阔佬……我是说,资本家们,可不也是这种德行?”

    “他是‘主角’。神父。”京都纯子低声说道:“他的一切行为,都会对这个世界产生巨大影响。”神父苦笑:“逻辑上或者技术上,都无法判断一个人到底具有怎样的自我。你们给夏吾那孩子提出了一个他无法自证的难题,然后要求他做出证明——我觉得这太过分了。

    他是受害者……”

    “但他也是强大的……怪物。”京都纯子低下头:“我觉得这样想很不对,神父。但我控制不了你的思想。”“这没什么。”乔尔乔神父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你的顾虑并非是出自于‘恶’,而是出自于‘爱’。我相信你是爱着这个世界的。你只是忘了,夏吾也属于这个世界,仅此而已

    。”

    米氢琳闭上眼睛:“如果您这样说……我确实感觉好多了。谢谢您,神父。”

    “休息一下吧。明天你大概就能下地走路了。”神父摇了摇头,退出了研究站。结界自动将信息汇聚到他的意识当中。

    他很快就找到了夏吾。夏吾正在他的办公室里,捧着一本神话学专著,津津有味的看着,表情很是兴奋。

    看样子,他确实完成了对自己精神的“净化”了。至少他确实忘记了那些让他感觉恶心的东西。神父叹了口气。他觉得,有些话,现在就应该和夏吾谈一谈了。